2022 年 9 月 1 日

????

這說的什麼話?

人家都是怕大人把小孩子給帶壞了。

怎麼到了陶知意這裡反而反了過來呢?

他怎麼可能會被滿寶帶壞!?

滿寶所說的雖然有時候有些不靠譜,但是在了解陶知意的習性上,那還是很靠譜的。

「那個咱們可以先不用管這件事情,你能不能跟我說一下,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呀?就是之前我都已經跟你說了兩次求婚的事情。」

知道陶知意臉皮薄,季容琛想了想還是要決定自己將這些流程全都給說出來。

「當年的那個時候的確是情急之下才會有那種表現,但是在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我發現你也是個挺好的姑娘,所以我覺得我們兩個在一起應該也不算是一件壞事。」

「我爹之前跟我說過,遇到喜歡的姑娘那就要勇敢大膽的去追,可是我之前都沒怎麼接觸過姑娘,一直都是在家族所提供的地盤修鍊的,對於女孩子的心思琢磨的的確是不夠通透,所以有些時候就會跟滿寶一起做出比較幼稚的事情來,但是我這一切都是真心想要負責的!」

從來都沒有聽過季容琛說這麼長的話,一下子又被季容琛這樣表白,陶知意突然有些不適應。

「那個這件事情咱們要不要等這次旅行結束以後再說,畢竟現在我身上有許多重擔,而且你也知道我對陶鴻興和王氏根本就不怎麼看得上眼,他們也不算是我的父母。」

要是真的想要請人作證的話,那怎麼也要讓洛老和魔族那些老頭們看看季容琛,再做決定才好。

這麼堂而皇之的直接說在一起了,那定然是不好的。

聽到陶知意這個反應之後,季容琛原本還有些陰霾的心,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了。

那這麼說的話,陶知意豈不是要答應他了?

也就是說陶知意根本就不怎麼排斥他!

如果他再繼續努努力的話,那就一定能夠跟陶知意平起平坐!

想到這裡季容琛開心了不少。

「好,你說怎樣就怎樣,那我們現在就先把重心放在這個果子上面。」

兩個人說話的功夫就已經漸漸靠近了冰域之城。

這邊誠如其名,一靠近便覺得寒冷萬分。

而周圍的裝飾物品全都是寒冰。

小販們在旁邊時不時的抬起頭來打量來往人幾眼,而後又迅速低下頭去做自己的生意。

陶知意神識一掃這裡好像並不像外面那樣靈氣充沛,這裡所有的人身上似乎都沒有多少靈力可言。

這樣寒冷的地方,可這些人的身上卻穿得並不厚重,若無靈力加持,又如何能夠在這冰天雪地當中生存呢?

眾人全都心不在焉的吃著手中的東西,可是眼睛卻時時刻刻都盯著來來往往的行人看上幾眼,而後又迅速扭過頭去。

陶知意和季容琛找了個小鋪子,直接坐了下來。

「這些人都奇奇怪怪的。」

掌柜的,聽到這話之後,當即沖著陶知意和季容琛笑了笑。

「兩位是頭一次來這裡吧?」

好傢夥,就剛剛那麼一句話就把自己給暴露了。

「兩位也不必如此戒備,咱們這頭一次來的人多的很呢,你看這些人群當中那些警惕著的也不一定就是這裡的老油條大多數還都是新人,老油條都知道最近城裡的新動向,哪幾個大佬來了,哪幾個大佬易中的東西是什麼,所以那些實力不夠有不急用的人一般都不會去搶。」

「那老闆你的意思就是肯動手搶的一般都是實力高強之人?」

那掌柜的慧眼如炬:「兩位不就在此之列嗎?」

「掌柜的,這話可不能亂講。」

「姑娘容貌稱得上是絕佳,縱然斂了自己一身修為,可這股子靈氣卻是瞞不住的。老朽在這幻月之城的邊邊上住了這麼久,來來往往又看了這麼多人,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姑娘的靈氣。」

「若我未曾猜錯的話,姑娘也是為了這靈果而來吧?靈果千載才得這麼一個,得到的人必定是緣分極佳的。就算姑娘坐在這裡不動,老朽也能夠看得出來尋常之人並不是姑娘的對手。更別提姑娘身邊還有這位公子相助,想要得到東西必定是手到擒來。」「歐巴,你有沒有想我?」

才剛剛見面,李知恩就紅了眼圈。

「有,而且還很多。」

朱子仁上前抱住李知恩,內心愧疚不已。

這丫頭剛從學校裡面放假就被朱子仁抓到演技學院里去了,再加上loen公司本就在暑假給她預備好的工作…李知恩這個假期過得簡直就是地獄一般的生

《半島之俠》第二百六十章給你選,你會要什麼 秦舒歪了下頭,「大概是,眼瞎吧。」

王藝琳進到警局,憑着和褚臨沉的關係,倒是沒費周章就把肖勇帶了出來。

坐進保姆車裏,車窗全部放下來,拉上窗帘。

王藝琳冷著臉問道:「秦舒他們怎麼會和余染在一起?」

「這誰知道?突然就來敲門說是打掃客房,然後趁我不備就衝進去了,攔也攔不住!」

肖勇懊惱地錘著座椅,嘆氣:「可惜,那小美人身材不錯,又水又嫩,到嘴的肥肉,就這麼飛了!」

王藝琳看他這時候還在想那事兒,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就不該找這個人!

「你在警局的時候,沒有在他們面前透露我吧?」

「這倒沒有,反正把你說出來也沒用,我還指望你撈我出去呢,這不就指望上了嗎?」肖勇嘿嘿笑道。

王藝琳冷哼,「你倒是還有點腦子。」

記住網址et

她冷靜了一會兒,說道,「既然這件事兒你都辦不成,那你也別留在海城了,早點離開。」

「誰說我沒辦成?」肖勇從口袋裏掏出手機,「照片我都按你吩咐的拍下來了……」

王藝琳眼中倏然一亮。

……

這段時間,秦舒被懷孕的妊娠反應,折磨得上吐下瀉,整個人疲憊不堪。

好在實驗室的工作並不繁重,又是做的她自己熟悉的醫研項目,在她可承受的能力範圍之內。

難以想像,她當初要是跟隨史密斯教授去了國外,一定扛不住那邊高強度的工作環境。

又一天的工作結束。

秦舒接到余染的電話,約她和張翼飛吃飯。

看得出余染是個真誠感恩的人,她也挺喜歡和這樣簡單幹凈的人來往,於是同意了她的邀約。

她跟張翼飛打了聲招呼,先去一趟洗手間。

從洗手間里出來,沒想到湊巧遇到了韓墨陽。

「你……」

韓墨陽剛開口跟她打招呼,才說一個字,秦舒胃裏一陣翻湧,捂著嘴又沖回了洗手間。

等她吐完酸水出來,發現韓墨陽還在外面站着,目光探究地看着她。

秦舒朝他露出一個標準笑容,「韓總剛才想說什麼?」

韓墨陽收起打量的視線,「沒什麼,我想說,你來我公司這麼久,還沒請你吃頓飯,晚上有空?」

「不巧,約了人。」

韓墨陽眉頭蹙了下,「那是挺不巧。」

正好這時候張翼飛走過來,朝秦舒招手,「我們走吧。」

秦舒點點頭,正要走過去。

韓墨陽說道:「聽說你們的項目研究挺順利的,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謝謝韓總賞識。」秦舒客套地說了一句,正要走,沒想到又被他給攔住了。

韓墨陽說道:「18號有個競標活動,我希望你到時候你作為技術指導,跟我一起出席。」

秦舒腳步微頓,「這是工作的一部分?」

韓墨陽想了想,「算是。」

既然是工作,那就沒有辦法拒絕。

秦舒點頭,「好,我會去。」

說完,她朝張翼飛走去,「走吧。」 偏偏,自己又不能夠說服吳應雄,不要去調查袁夢。

要是自己真的跟吳應雄這麼一說,恐怕吳應雄就會立刻懷疑起來了。

畢竟,吳應雄可不是什麼愚蠢的人,要知道,他可是南區分局破案效率最高的破案王啊!

「唉,真的是麻煩啊,」許林滿臉無奈的神色,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然後就走到了特武隊警廳,來到了正在收拾著文件的白冰菲面前。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問道,「怎麼樣?你忙完了嗎?」

白冰菲聽到這話,抬起頭。俏臉上露出了錯愕之色,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微微一笑,說道:「恩,現在沒有什麼事情了,怎麼,現在就走嗎?」

許林點了點頭,說道:「走吧。」

當下。兩人就離開了警廳。

出了分局,許林問道:「你想吃什麼?」

白冰菲想了一想,就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你看着吃吧。」

聽到這話,許林哭笑不得,說道:「什麼叫做我看着吃啊?」

許林目光望向了四周,就見到不遠處有一家燒烤小吃攤,笑着說道:「你要是不怕胖的話,我們就到那吃點燒烤吧。」

白冰菲撇了那裏一眼,俏臉上露出了不悅的神色,說道:「不是吧你?你請我吃飯就請我吃燒烤?你未免也太寒酸了一點吧?」

許林聽到這話,臉龐上露出了尷尬之色,心中一想也是,畢竟燒烤攤這種地方,像是白冰菲這樣精緻的女孩的確是不該去的。

「那我們……」

許林正打算說要不換一個地方吧,卻是見白冰菲口中「噗哧」一笑,輕聲說道:「行了,我只是開玩笑的呢,燒烤其實也蠻好吃的,我們去吃吧。」

許林一臉狐疑地看着白冰菲,口氣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真的可以接受?」

「可以啦,哎喲,你這個傢伙。怎麼比女人還要磨嘰呢?趕緊走啦!」白冰菲沒好氣地說了一聲,然後就推著許林的後背讓他到燒烤攤前。

燒烤攤前是一名長得非常帥氣的小夥子,看那個模樣大概是二十四、五歲左右,留着小劉海,臉上掛着的笑容頗為的陽光,一看就是一個活潑樂觀的英俊小夥子。

小夥子見兩人出現在自己的視線面前,臉上露出了燦爛如陽光般的笑容,問道:「兩位,不知道想要吃點什麼嗎?」

許林倒是沒有點什麼,反倒是白冰菲興緻勃勃的點了不少,全然就沒有那種女人想要保持好身材的覺悟。

許林看着頗為無語,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反正人家想吃,願意吃,那就吃唄,干涉那麼多做啥子。

許林看着帥小伙,笑着問道:「你是剛來這裏擺攤的嗎?」

帥小伙微微一笑,說道:「是啊,昨天才來的。」

許林恍然大悟,點了點頭,說道:「難怪我這陣子進出武衛局都沒有見到你,原來你是昨天才來的。」

聽到許林的話,帥小伙的臉色微微一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說道:「原來你是武官大人啊,武官大人,我在這裏擺攤,應該沒有犯法吧?我記得好像這裏是允許給人擺攤的啊!」

許林笑了笑,說道:「放心,沒有想要查你,只是好奇問一問而已,不然的話。我還何必來你這裏消費呢?你說是不是?」

帥小伙聽到這句話,頓時就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道:「那真的是很感謝兩位武官的關顧了,這樣吧,為了表示我的謝意,今天兩位武官的消費,一律打五折。」

「這樣嗎?那真的是太謝謝你了,你……」

許林說到一半,卻忘記了詢問前者的名字是什麼。

帥小伙立刻就知道許林的想法是什麼,當下連忙說道:「我叫馬雲騰,你叫我小馬就行了。對了,武官,不知道你想要什麼飲料嗎?」

許林扭過頭望向了白冰菲,白冰菲說道:「給我橙汁吧。」

「那就來兩杯橙汁吧。」許林說道。

馬雲騰點了點頭。然後迅速的弄好了兩杯橙汁,遞給了許林,笑了笑,低聲說道:「這算是我私人請你們的。」

「那謝了!」

許林笑了笑。轉身就跟白冰菲找了一處位置坐了下來。

「誒,這個燒烤攤的老闆還挺帥氣的啊!」白冰菲看了一眼正在認真燒烤的馬雲騰,笑眯眯地對着許林說道。

許林聽到這話,笑眯眯地說道:「怎麼?看上人家了?」

「是啊,他長得帥,而且看上去這麼陽光,只要是一個女人,都肯定會看上他的好不好?」白冰菲說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