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6 日

鐵莽眉頭緊鎖,稍一思索,「任務我可以接,但是我有個條件,帶上他!」聞言,兩個女僱主互視一眼,旋即搖了搖頭,「抱歉,我們只需要你魔族的身份,人族……對我們而言沒什麼用,而且他也不值這個價錢,你要是非要帶上他,任務酬勞不變,你自己看著辦!」

聽到這裡,林天成很鬱悶,自己這是被人嫌棄了?

看來人族在九大陣營中,依舊是處於最底層的存在,連來當個雇傭兵都只能算是贈送平,連酬勞都沒有。

「那好,任務我接了!」鐵莽雖然早就知道對方不會額外支付酬勞,但還是爭取了一下,萬一對方慷慨呢?

如今,見對方毫不猶豫的拒絕,當即也不再猶豫將任務接了下來。

「那好,你的身份令牌給我,我給你五十積分,事成之後再付你剩下的一半,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將積分換給我們,我幫你恢復傷勢,相比而言,我更希望你選擇後者!」僱主笑道。

「任務完成之後來城北客棧,你告訴店家交任務,他會帶你來見我!」

女僱主留下了截取任務的地址以及自己的聯繫方式之後就離開了,當然還給鐵莽的身份靈牌中打了五十積分,算是任務的定金!

鐵莽一臉凝重的目送對方離開,旋即轉身拉著林天成就走,「老弟,走走走……咱們買藥材去!傷勢好了就去做任務!」

林天成忍不住潑冷水道,「你這點積分夠買煉丹的材料嗎?」

聞言,鐵莽頓時愣住了,旋即皺起眉頭道,「對方說想我選擇後者,恢復我的傷勢的丹藥一百積分根本買不到,就算是買藥材都差了一半……」

「我就是這個意思,我看他們根本就是不想給剩下的五十積分,所以想你選後面的條件!」林天成皺起眉頭,「我覺得這裡面有很大的問題!」

鐵莽聞言也是點點頭,「不錯,如果我猜的不錯,他們最後可能會殺我們滅口。」「畢竟死人才會保守秘密不讓第三個人知道!」林天成笑了笑。

「所以我更應該帶上你了,不然我死定了!」

「你……真是兄弟啊,人家為兄弟兩肋插刀,你拉我去死?」

林天成和鐵莽笑罵著離開了傭兵廣場,既然已經洞穿了對方的想法,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或許對方是不懷好意,但是那又如何?

此時願意雇傭他們的人估計也就這種人了,正常的任務人家根本看不上他們兩個。

「反正咱們不接這個任務也是半死不活,管他呢!」鐵莽笑道。

林天成一想,好像也對,他們兩想接正常任務是不可能的,只能接這種任務了。「放心吧,我其實有對策,等任務完成我就直接交給雇傭大廳,讓雇傭大廳抽取百分之十的勞務費去幫我們取剩下的五十積分!」鐵莽笑著摟著林天成往前走去。

「嘿嘿,上次遇到荒野主宰我見識過你小子的實力了,能從它手下逃脫還能帶著我,說實話我還沒見過第二個人有這份能耐的,所以……這五十積分你先換丹藥修復你身上的傷勢,能恢復多少就恢復多少,到時候我們也算是有自保之力了。」

聞言,林天成點點頭,目前的情況,貌似他狀況好一點,恢復起來的代價也小點!

於是,二人在藥材店採購一番,一個小時內,枯藤就煉製了幾枚丹藥。

「爸爸,這幾枚丹藥能緩解你肉體的損傷,但是想要徹底恢復還需要更多的丹藥,這丹藥只能讓你恢復一半的傷勢……另外這枚霸體丹是給你應急的,萬一遇見什麼需要全力以赴的場面,服用它,半個時辰之內能壓制住你身上的肉體損傷反噬,不過一個時辰后你的肉身損傷會達到八成……所以,切記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用!」

枯藤最為了解林天成現在的處境,所以為他煉製了一枚霸體丹應急。

林天成看著手中的霸體丹微微嘆氣,「希望能用不上才好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朝廷要動南荒?」

百花仙睜大了雙眼,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這並不是裝的。

她知道陳安是朝廷的人,但卻不知道朝廷真正的打算是準備動南荒,若真是如此,那百花谷還能保住嗎?

「對,」白羽真人說道:「興許是噬魂宗知道了這些,要藉此機會躲進蜀州。」

他想了想,又接着說道:「這樣,咱們先答應他們,屆時再見機行事。」

百花仙憂心忡忡的點了點頭。

若是真到了那一步,那這百花谷隨時都可能被朝廷攻佔,所有蝶妖都不可能留下來,難道帶着他們向著更南邊再尋找一塊棲息之地?

……

……

陳安幾人屋裏閑聊著,尤其是李麟,對合歡派底細一無所知的他還在逗弄著後面的姑娘。

百花仙和白羽真人兩人從外面走進來時,白羽真人同之前完全變了個樣。

他熱情的迎向了陳安等人,開口道:「幾位靈幽宮的道友,我白羽教甘為入蜀之事效犬馬之勞。」

這麼容易?

楊沂狐疑地打量著百花仙和白羽真人,心中對這件事能這麼順利達成很是懷疑。

李麟則是興奮地沖陳安豎起了大拇指,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這代表了什麼意思,但陳安卻並不樂觀,因為他從百花仙臉色看到的並不是任務完成的喜悅。

「不過,」白羽真人接着說道:「我並不能代表無相寺的意見,等那禿驢來了貧道會幫你們說服他,但若是他打定主意不參與到這件事中,就不關貧道的事了。」

白羽真人笑着解釋道:「畢竟,出家人向來不問世事的。」

陳安看向百花仙。

百花仙羞愧的低下了頭。

這副樣子讓陳安心中一凜,看樣子事情有些出人意料了!

「什麼出家人不問世事啊?」

門外,響起一道敦厚的聲音。

一個眯着眼睛胖胖的和尚踱步走來,看着房間里的眾人,不論認識的或是不認識的,都看了一眼,才雙手合十:「貧僧慧明,見過幾位施主。」

胖和尚打完招呼,才將目光鎖定位在百花仙身上:「百施主,你找貧僧過來,是因為這幾位從未見過的施主嗎?」

這還是陳安第一次見到佛修,看起來還有模有樣。

但楊沂卻在這和尚走進屋的時候蹦緊了身子,陳安瞧見,不免多了幾分詫異,這可不是楊沂應該有的反應……

「都說了,奴家不姓百,百花仙只是道號罷了!」

百花仙先是強調了一番自己的稱謂問題,隨後才說:「慧明,這三位是靈幽宮的弟子,請我為他們當個說客,說服你們與靈幽宮一起覆滅天玄聖宗,入主蜀州!」

「阿彌陀佛,百施主又準備如何說服貧僧呢?」慧明問。

百花仙白了慧明一眼,「這南荒恐怕快要亂了!」

她不經意看了陳安一眼,才接着說到:「朝廷準備對黔州動手,唇亡齒寒,我們滇州若是不找個出路,恐怕與等死無異。」

陳安心中一驚,百花仙這話明顯是變相的在怪自己為何沒告訴她這件事。

這特么的,

是因為自己也不知道啊!

白羽真人看向陳安三人,「想必貴宗肯定是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才有得這個計劃吧?」

三人中陳安掌握的信息是最多的,所以不等楊沂和李麟說話,陳安在兩人還在發愣就搶先開口:「的確是這樣,只有拿下蜀州,我們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有了這條信息,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就完全解釋得通了……

朝廷要動南荒,噬魂宗雖強,但也沒強到能無視朝廷的地步,所以才會急着另謀出路!

而恰好噬魂宗的高層七長老是李源的人,李源看到了一個徹底掌控蜀州的機會,「狼」和「狽」這才達成了共識,李源袒護噬魂宗入蜀,而噬魂宗則是負責替李源剷除異己……

有一點陳安還不知道,乾元帝國最近又是滅妖族,又是動魔教的,這背後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真的是良心發現,想要好好治理一下這個世界了?

但陳安明白一點,這世界,恐怕真要亂起來了。

慧明聽了百花仙的話以後,雙手不停地在胸前搓著念珠思考着。

少頃,慧明問道:「蜀州朝廷呢?蜀州的乙等宗門呢?此事重大,肯定瞞不了他們,噬魂宗哪來的自信能瞞天過海?若是這些人支援過來,加上天玄聖宗的合體期、甚至渡劫期的大能,我們所有人都不可能安全的從蜀州回來,更別說取代天玄聖宗了。」

「蜀州指揮使的人會負責拖住其他乙等宗門!」

這時,李麟開口了。

他放空了一會才像陳安一樣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理清楚,而且他身為李源的兒子,對朝廷更是了解一些,即便如今朝廷岌岌可危,他也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看着自己的父親犯原則上的錯誤,蜀州絕不能讓魔教進去……

「我們靈幽宮已經與他們達成了共識,所以不用擔心會有其他勢力參與到這件事中來。」

「朝廷為何會幫我們?」

「朝廷是朝廷,蜀州指揮使則是代表他自己!」

李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接着對慧明道:「乾元皇朝亂了,他需要我們的力量為他爭權。」

慧明再次沉默下來。

連帶着其他人也沉默下來。

李麟說:「你們若只想永遠呆在這個爛地方,那就躲去更南的地方;若是想改變現狀,就跟着我們去拼一個未來!!」

振聾發聵的話讓所有人都重新打量了一番李麟,包括陳安也是,心想這傢伙騙……鼓動人心的能力跟自己差不了多少了。

「啪啪啪~」

百花仙當先鼓起了掌,感嘆道:「難怪靈幽宮會讓你一個築基期的人來當說客。」

「阿彌陀佛!」慧明雙手合十,說道:「無相寺本就源自南方,若是再回去,恐怕我佛也不會答應……」

「好,」百花仙道:「就這麼定了,奴家為幾位準備了宴席,幾位可要賞臉哦!」

「大善,還請百施主為貧僧多準備些肉食……」

事情辦好了,但陳安和李麟的臉色卻有些陰沉,唯獨楊沂看起來還挺開心的…… 想到自己那晚發神經在直播間里鬼哭狼嚎了一整晚,時鳶尷尬地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你歌唱的不錯,改天帶你去錄音棚錄幾首給我。」陸霆之目視前方,說道。

或許,聽著她的聲音,就不會失眠了?陸霆之忽然想試試。

「好啊!」時鳶笑道:「真沒想到居然有人願意聽我唱歌,榮幸之至。」

「你怕是太謙虛了,沒事去你直播間看看留言。」

聽了陸霆之說的,時鳶連忙拿出手機,打開了自己的直播間,看到上面大批的留言和私信,整個人都懵了。

「我好像是個美食主播啊,怎麼被分到音樂主播板塊了?」時鳶不解。

「能者多勞。」陸霆之對此並不在意一般。

來到提前定好的餐廳落座,時鳶發現,今晚的餐廳極其冷清,只有較遠的位置有幾桌零零散散的客人。

「這餐廳今天怎麼了?」時鳶自言自語的嘀咕,眼睛卻看著菜單。

她記得這裡每天都應該是爆滿的,今天的生意卻是很差的樣子。

陸霆之自然不會告訴她,這是他的傑作。

因為他們周圍的桌,全都被陸霆之包下了。

至於為什麼不把整個餐廳都包下,那是怕時鳶誤會他多在意今晚的約會,只是隨便吃頓飯,他可一點兒都沒用心安排。

吃飯的過程很融洽,兩人像往常一樣,用餐的時候話很少,安靜用餐,等到兩人都吃好了,才開始講話。

「陸霆之,你昨晚為什麼突然會來找我?」時鳶想到昨晚這個男人的反常,依舊耿耿於懷。

「酒沒醒,腦子不清楚吧。」陸霆之自嘲一笑,總不能說那是陸之霆的傑作。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陸之霆幫他做出決定后,他的心理壓力確實小了很多,心中的恨意,也釋懷了一些。

但是,叫他全都放下,他還做不到。

「對不起!」時鳶認真地看著面前的男人,「陸霆之,真的對不起。我知道那次的事情,對你的一生影響很大,我做夢也沒想到我自己竟成了那裡面的其中一環。對你造成的傷害我很抱歉,請你給我個機會彌補你。」

「彌補我?」陸霆之笑了,那笑意明顯不達眼底,「如果我說,假如時光可以倒流,我當初一定不會跳下湖救你,你信嗎時鳶?」

時鳶一愣,之後落寞點頭:「我知道。」

「那你呢?」陸霆之又問。

「我……」時鳶咬唇,「陸霆之,我不騙你,假如時光倒流到那個晚上,我可能依舊沒法救你,因為當時的我……真的沒辦法。」

「呵……」陸霆之被這個女人氣笑了,「時鳶,你還真是誠實的叫人咬牙切齒。」

就知道他根本不相信。

時鳶沒有理會他的冷嘲熱諷,徑自道:「因為我當時哮喘發作,身邊也沒有葯,我必須立刻離開。陸霆之,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除了對不起,她還能說什麼?她覺得語言真的很蒼白。

如果可以,她寧願陸霆之一刀捅死她一了百了,也好過她日日煎熬,夜夜夢魘。

「編了這麼棒的一個理由?真是難為你了時鳶。」陸霆之依舊淡淡笑著,「你不是問我,要怎麼彌補么?我現在就告訴你。」

「你說。」時鳶抬起頭,希冀地看著她。

男人明顯有備而來,拿出了一份協議,遞給她。

時鳶看了看裡面的內容,越看臉越白。

這份協議,已經不能用簡單的不平等條約來形容了,根本就不算個東西!

陸霆之,這分明就是要整她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