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臨沉看著她臉上生動的模樣,不由勾了下唇角,但說出口的話卻冷淡:「你奶奶的手術結束,但我們的協議還沒結束,你欠的賬,也還沒還清。」

「知道。」秦舒說道,想到什麼,拿出一個東西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欠你的錢,我用這個還可以嗎?」

褚臨沉看向她手中的玉墜,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這塊玉的價值。

這麼好的一塊玉,她從哪兒來的?

看出他臉上的狐疑,秦舒解釋道:「這是褚老夫人感謝我的救了她,送給我的。」

說著,她把玉遞到他面前,「我沒去問過這塊玉值多少錢,但老夫人送出來的東西,想必也便宜不到哪兒去,你看能不能抵那幾十萬的債?」

褚臨沉很想告訴她,這塊玉,何止幾十萬,她把奶奶想得也太小氣了。

不過話到嘴邊,他問道:「你確定用這個還錢?」

秦舒點點頭,「我不愛戴這些,留在身上也沒用。」

褚臨沉上下掃了她一眼,的確,這女人除了配備他出席特殊場合外,身上永遠沒有多餘的配飾。

都說女人愛珠寶,但在他看來,那些金光閃閃、花枝招展的女人,跟一棵聖誕樹有什麼區別?

反而是秦舒這一身素凈清爽的樣子,讓他覺得更養眼。

這麼想著,褚臨沉從她手裡接過了玉墜。

秦舒見狀,笑了笑說道:「那現在我們就沒有債務關係了。」

聽出她語氣里的輕快,褚臨沉不知怎的,心裡反而有些不快。

他冷聲提醒:「錢還清了,戲還得繼續演。」

秦舒今天心情很好,爽快應道:「沒問題。」

……

星游娛樂總經理辦公室。

褚雲希看著辦公桌對面的長發男人,頗有些得意,「kenney,你不是一直嫌我不會包裝新人嗎,你看我這次的安排怎麼樣?」

kenney把手裡的策劃書看完,聽到她這話,直接給氣笑了。

將策劃書拍在桌上,kenney無語地說道:「雲希,這王藝琳到底是什麼人?為了她,你大張旗鼓的弄了這麼個新人出道發布會也就算了,還要搭上我親自挖掘的兩個潛力新人,給她搭台唱戲,你就肯定她能紅?」 江遠彥身體微動,掙脫開小雅的束縛,朝着顧南靈走去。

「我也是第一次收拾東西,若是弄得不好你可不要嫌棄。」江遠彥笑着說道。

「當然不會嫌棄,只要是你幫我,我都喜歡。」

甜的膩人的語句在兩人之間你來我往,小雅站在門口,臉色有些難看。

然而顧南靈根本不在意她臉上好看與否,一雙杏眼緊緊的盯着江遠彥。

趁著收拾衣服的空隙,江遠彥靠近顧南靈,低聲說道:「你就不怕刺激的太過,適得其反?」

「沒關係,我應付得來。」語氣十分篤定。

江遠彥瞧着她自信的模樣,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兩人收拾完東西,再轉過頭去發現小雅還在門口。

「哎喲,你怎麼還在這裏呢?我都以為你已經回去休息了?」

顧南靈驚訝的捂住嘴巴,看着小雅的眼神也是分外吃驚。

小雅冷淡的瞥了她一眼,看向江遠彥,「哥哥,我有些作業不會寫,你能幫我看看嗎?」

江遠彥沒有說話,而是看向顧南靈。

「我可以去嗎?」他問。

顧南靈得意的揚起下巴,點頭道:「當然可以。」

江遠彥這才看向小雅,「走吧,我給你看看。」

小雅往後退了一步,給江遠彥讓出位置。

江遠彥經過她身邊往外走,背對着江遠彥,小雅的視線落在顧南靈身上,臉上天真的笑容消失不見,眼中閃過狠厲。

顧南靈愣住,這樣的神情,怎麼也不該出現在一個十八歲的女孩身上。

作為一個演員,顧南靈突然很好奇,在這個姑娘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她變成這個樣子。

只是現在這姑娘敵對的態度,別說是好好聊一聊,恐怕正常說話都很難。

展露出自己的敵意,小雅轉身,跟上江遠彥。

站在門口的人沒了,剛才和自己收拾東西的人也沒了。

顧南靈站在原地,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衝動之下做出這個決定搬進來,現在她應該怎麼做呢?

「嘭——」

隔壁突然傳來聲音,打斷了顧南靈的思緒。

顧南靈往外走,走到了隔壁小雅的房間。

此刻小雅房間的房門是開着的,顧南靈看見江遠彥和小雅面對面站着。

江遠彥面無表情的看着小雅,神情嚴肅。

而小雅笑嘻嘻的站在他的對面,眸光流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顧南靈出聲,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嚴肅氣氛。

江遠彥回頭看向顧南靈,「南靈你來得正好,累了一天,我先去洗澡了,你幫我看看小雅的作業。」

說完也不管兩人什麼反應,往外走。

這是顧南靈鮮少看見江遠彥對着外人露出這樣的表情,笑容已經是他的面具,緊緊戴在臉上,很少有像現在這樣失態過的時候。

這小雅到底是做了什麼?讓江遠彥這麼生氣。

「給我看看吧,你的作業。」顧南靈對小雅說道。

小雅瞥了她一眼,淺淺的笑道:「謝謝南靈姐姐,哥哥已經給我講明白了。」

「明白了?」顧南靈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意思是不需要我說了,對吧?」

小雅點頭,「這道題還是很簡單的,說了一次我就明白了,所以謝謝姐姐,不用在講了。」

「好。”顧南靈點頭,轉身往外走。

「姐姐,等一下!」

現在突然傳來小雅的聲音,顧南靈停下腳步,轉頭看去。

小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還是怪異。

「怎麼?」顧南靈問。

小雅盯着她的眼睛,沉默不語。

顧南靈皺眉,「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不在搭理小雅,顧南靈轉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方才小雅的眼神太過鬼魅,顧南靈總有一種后脊發涼的恐懼感,如今回了房間,顧南靈才覺得心中惶惶不安,那個小丫頭,太過難懂。

顧南靈突然有些後悔,住進來要和這樣難纏的丫頭計較,她是不是會很累?

想到這裏,顧南靈直接倒在床上,真想這樣一直裝死下去。

然而事實證明,現實是不會讓顧南靈閑下來的。

她剛躺下沒一會,江遠彥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喂。」極其無奈的接通了電話,顧南靈吐槽道:「你不是洗漱休息了嗎?打電話過來做什麼?」

江遠彥輕笑,「怎麼?被小丫頭欺負了?」

「開什麼玩笑?我會被一個小丫頭欺負?」顧南靈坐了起來,亮出自己招牌笑容,「我不欺負她,她就應該謝天謝地了好嗎?」

「倒也是。」江遠彥認同的點頭,繼續道:「那麼請問顧總,什麼時候過來我的房間?」

「你的房間?去你房間做什麼?」

「你忘記先前對小雅說得話了?」

顧南靈愣住,整個人都僵在那裏。

「小雅應該不至於那麼較真吧?」顧南靈忐忑的問道。

江遠彥笑了笑,幸災樂禍的聲音傳過來,「你可以在等會試試。」

雖然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但顧南靈還是抱着最後一線希望,想着能夠在挽救挽救,坐在房間里沒有離開。

直到門被敲響,顧南靈蹭的一下站起來,像極了受驚的松鼠,只差在屋子裏上躥下跳了。

「南靈。」

門外傳來江遠彥的聲音。

顧南靈咽了咽口水,走過去開門。

將門拉開一條縫隙,江遠彥的臉透過縫隙,被壓得有些長。

「怎麼了?」顧南靈問。

江遠彥笑了笑,往旁邊挪了下,露出不遠處看熱鬧的小雅,「該休息了。」

果然,該來的總還是會來的。

顧南靈笑容僵硬的從裏面走出來,動作自然的挽著江遠彥的胳膊,「好啊,正好我也困了。」

江遠彥溫柔的按住她的手背,笑道:「休息。」

兩人進了江遠彥的屋子,門關上后,顧南靈瞬間鬆開手,整個人只差趴在門上,聽着外面的動靜。

江遠彥雙手抱於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顧南靈。

然而厚重的木門,隔絕了外面的聲音,她甚至不知道小雅這會是站在門口還是已經進屋了。「她會在門外守一夜嗎?」顧南靈突發奇想的問道。

江遠彥聳肩,「不知道。」

這個小丫頭行事怪異,還真不是顧南靈她們這種正常人的思緒可以想清楚的。 「西里爾,西里爾。」

西里爾低下頭。卡羅琳在拉他的袖子,漂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在撩人的貓。

看到西里爾終於看向她,卡羅琳立刻鬆開了手,誇張地在身前畫了個大圈圈:「你看到沒有,他會飛,會飛?G。」

「其實那是輕身術,非常初級的一個大氣系法術,只要對風元素有些許感應,然後施放法術,就可以輕鬆用出來。」

西里爾嘴上給卡羅琳介紹著。一直以來帶卡羅琳法術入門的都是米婭小姐,西里爾也不知道現在的卡羅琳到底有什麼樣的水準。

遊戲與現實有所不同,在遊戲中,有等級的支撐,010級的見習法術學徒可以施放一二環的法術,成為法術學徒后則可以開始修行三環的法術。25級以後的見習法師能夠使用四環法術,而50級轉為正式法師后,才可以開始學習並使用五環法術——這裡所說的都是職業等級而非個人等級。

畢竟別忘了,普通的玩家可得把10點的等級浪費在民兵上,藉此離開新手村。相比普通的玩家,西里爾已經站了一大截的屬性上的便宜了。

但現實當中,這就全靠天賦了,可能有人就是非常努力認真學習使用法術,但沒有天賦也系統的幫助,感知不到那些流動的元素,他就算頭髮掉光,也一輩子都放不出一個法術。

而有些人成功邁上了法師之路,但沒有系統輔助,在戰鬥上一竅不通,甚至能夠做出相隔五十米手忙腳亂開抗拒火環,貼臉死亡一指大小兵……啊不,是貼臉炎爆術砸空氣這樣的事情。

這樣的素質顯然沒法成為一名戰鬥系的法師,學術能力強的還能夠去做研究,學術能力弱的自然而然便被淘汰了。

西里爾甚至在考慮塵世的本源之心帶來的第三面板要不要走法師的流派,不過現在他的本職騎士都還是個半吊子,至少得等本職練起來了再去考慮第二職業的事情。

當然,這並不代表著他不能提前學習法術——別忘了,他可是有著風元素專精,元素池都免費開好了,學些入門的技巧自然是理所當然。

那點陣圖書館老闆蘇格爾·溫克勒的輕身術倒確實是用的異常瀟洒,至少足以抓住小姑娘的眼球。不過他的瀟洒還沒能持續幾十秒,西里爾就聽到二樓傳來「哐啷噹」的一聲巨響,接著是頭頂沉悶的「咚」一聲,聽起來似乎有什麼東西砸穿了那並不太結實的屋頂,緊接著方才還懶洋洋的溫克勒先生的咆哮聲就響了起來:

「傑夫,你這個該死的矮冬瓜,和你說了多少次,不要因為你姓橡木,就像一顆大橡果一樣砸到我家裡來!」

西里爾連忙拎起卡羅琳跑上二樓,卻看到原先好端端的屋頂漏了一個大洞,灰塵在照入房間的光線中漂浮著,而那都有些凹陷的地板旁散落著一堆瓦片,一個矮胖的身影正揉著屁股,手裡拄著一根長長的法杖,被蘇格爾指著鼻子罵著。

「蘇格爾!把你的手指頭收回去,不要用它指著偉大的傑夫·橡木,你以為你的手指很好看嗎?你握得住矮人的鐵匠錘嗎?!」

那個矮胖的身影分明做錯了事,但絲毫悔改的態度都沒有,他一揮手拍開蘇格爾的手,同時揮舞著手裡的長杖。卻見那些被他砸落的屋頂部分的材料逐一飛起,唰唰唰地就把頭頂的大洞給填上了。

「我告訴你,你再不把你的屋頂換成漂亮的白樺木板,我下次來還砸你屋頂!」

他氣哼哼地轉過身,一點兒也不顧身後責怪著他沒恢復地板的蘇格爾,而是邊扶正他頭頂的藍色尖頂帽,邊走向站在樓梯口的西里爾: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