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8 日

老李交代一聲,收起群鬼,關上小賣部的門,準備離開。

「趕緊幫我升級轎子。」何凡叫道。

「放心,明天來取。」老李擺手道。

何凡離開小賣部,回家畫紙人和熟練六級鬼氣。

達到六級,他現在可以虛幻兩條大腿,或者虛幻腦袋,雙臂,外加三分之一胸膛了。

距離完全虛幻,不遠了!

現在要畫五級紙人,想想邪修精心培養,才有一個五級,頓時覺得陽間扎紙術就是垃圾。

學會六級畫紙術,何凡沒有畫紙人,而是直接改造。

這樣更快一些,先把紙人等級提上來,以後再畫。

只是改造紙人,容易許多,鬼氣耗盡,改造出來四個紙人,三桿紙槍,回房休息。

醒來繼續,然後購買東西,繼續改造升級。

一天下來,何凡改造了三次,將剩下的十二個三級紙人,全部提升到五級。

這改造速度,可比自己重新畫紙人,快多了!

十二個五級紙人,二十二個四級紙人,四個二級紙人,其中兩個虞夕鬼氣遮掩的二級紙人。

如果再對上鍊氣六層的邪修,可能不需要他出手,僅憑這些紙人都能拿下。

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一點半了,何凡帶著貨物前往小賣部。

老李蹲在小賣部外,無聊地抽著煙。

現在十班的鬼,都在服用魂液修鍊,沒鬼出來逛小賣部,他這裡也沒有生意。

「老李,交貨了。」

何凡帶著貨物到來。

老李站起身來,從懷裡掏出一本冊子,還有一個巴掌大小的漆黑轎子:「給你,鎖魂咒也寫在上面了。」

畫紙術!

七級到九級內容。

「沒有猛鬼篇?」何凡皺眉道。

「猛鬼是另一個層次了。」老李撇嘴道:「先看看這轎子改造,你喜不喜歡。」

何凡接過漆黑轎子,濃郁的陰氣瀰漫,森寒氣息,令人發毛。

轎身上,雕刻著各種青面獠牙,猙獰面孔,還有一種花朵圖案。

那些花朵也瀰漫著詭異氣息,讓何凡心神都恍惚了一下。

「這轎子還有障眼法功能?」何凡驚訝道。

「當然。」老李傲然,指著花朵圖案道:「看見這朵花沒?彼岸花,會幹擾心神,產生幻覺。」

何凡聞言,道:「這彼岸花,是個寶貝,能賣我一些么?」

這彼岸花圖案,連他都能影響,那一般的鬼,肯定抵擋不住。

「想啥呢你?」老李翻了翻白眼,道:「你這轎子,只是融入一片花瓣,完整的一朵彼岸花,現在的你傾家蕩產都買不起。」

何凡:「……」

好吧,是我太天真了。

「你這轎子,也算是九級鬼器了,當然,在九級中算是不錯,但還夠不上頂尖。」老李道。

何凡點點頭,這轎子蘊含的鬼器,比起虞夕給他的大槍,差距有些大。

他感覺,漆黑鬼槍的鬼氣,至少是這轎子的一倍!

「好了,拿了東西就走吧。」老李擺手道:「趕緊去調查鬼市的線索。」

「你沒有從二班鬼口中問出來?」何凡問道。

「沒有,他們也不知道。」

老李輕嘆一聲,道:「這事還得你努力。」

「哎。」何凡嘆息一聲,道:「那這貨還送不送,一班的那些鬼會不會動心?」

「為什麼不送?就算是不動心,使者現在沒說什麼,趁此機會,你賺我也賺,不好么?」老李哼哼道。

錯過這次,以後還有沒有這個機會,都很難說。

何凡一想也是,不再多言,飄向江城市各大街道,希望能尋到鬼市。

現在二班和三班的鬼,都被他送回去了,江城市夜晚已經感應不到鬼氣了。

一直到快天亮的時候,何凡也沒找到鬼市線索。

回到家,繼續改造紙人。

之前增加紙人數量,現在就是將質量全部提升上去。

至於鬼市的事情,詢問王胖子,他那邊也還沒找到線索。

白天睡覺,畫紙人,直到大半夜,下半夜出去轉悠。

飄累了,便把轎子取出來,坐進去休息,讓紙人抬著飄。

到了最後,他索性就在轎子里升級紙人,反正也不耽誤,只是不能消耗太大,以免遇見鬼沒鬼氣對付。

一晃三日時間過去,除了那兩個二級紙人,他將其餘紙人全都升級到五級。

三十八個紙人,四個抬轎,其餘分成四隊,前後各兩排。

作為一個勤儉持家的男人,紙人抬轎,紙人充當陰兵,不比花錢雇傭陰兵香?

天亮之時,何凡回到家中,準備休息。

喵嗚

橘貓瑟瑟發抖,在沙發上縮成一團。

「算算時間,文姐他們該回來了才對。」何凡皺了皺眉。

現在天剛亮,等睡醒了問問。

沒有多想,讓紙人餵了貓,何凡倒頭休息。

一覺睡到下午三點,何凡給李文文撥打電話,對面很快接通:「姐,你們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啊。」李文文有些無奈地道:「我們早該回去了,可這邊出了點事,他們死活不回來。」

「不回來?出了什麼事?」何凡詫異道。

「我也不知道,你姐夫的那些朋友,還有這次僱主,全都瘋了一樣,說什麼看見了天堂。

我和你姐夫費了多次口舌,都沒能說動他們回來,他們像是被洗腦了一樣。」

李文文低聲道。

「天堂?洗腦?」何凡眉頭輕皺:「那你們怎麼不報執法局?」

「他們自己不願走,而且沒人為難他們,完全是莫名其妙,這種就算是執法局來了,還能將他們抓回去?」

李文文頭疼地道:「聽他們的意思,還打算把家人接過來居住。」

「除了你和姐夫,還有正常的嗎?」何凡問道。

「沒有,都瘋了一樣。」李文文道,頓了頓,又道:「對了,小凡你給我們的玉佩哪買的,怎麼晚上還涼涼的?以前沒發現,來了這裡晚上開始變的冰涼了。」

「變的冰涼?」

何凡一怔,之前李文文被鬼氣纏身,他給了玉佩護身,裡面存的是他的鬼氣!

若無意外,他的鬼氣不會有什麼變化,除非,那裡有鬼,觸動鬼氣了!

若是遇見修士的話,估計早把他玉佩給毀了。

只是他實力太弱,無法感應到那麼遠。

「對,很涼,我晚上睡覺連空調都省了。」李文文道。

「千萬要帶好玉佩!」何凡連忙道:「姐,姐夫,你們晚上別出門亂走,你將地址發我,我認識一個執法局的朋友,我讓他來看看。」

這特么,撞見鬼了!

那些看見了天堂的說法,完全是扯淡,應該是中了障眼法。

。 「行了,回去吧。你不是說還要去你娘家嗎?」

李錦在土坑邊呆了兩分鐘轉身拉着李帥就走。林禿子媳婦聽到李錦肯定的語氣,知道事情成了,連忙應着還要去看她娘家的姑姑,她姑姑最近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不記得人了,在家裏像個瘋子一樣見人就打,只好被家裏人關在了屋裏。

太陽已經正午當頭,走了半天的山路,李錦的身上已經冒汗了,看到李帥的額頭上也冒出了汗珠,伸出小手幫李帥抹去。

「用手抹不衛生,以後記得用手絹。」

李帥掏出一塊手絹塞進李錦手裏,李錦齜牙笑着用手絹抹李帥的額頭。李帥很享受地閉上眼睛。

「下心腳下。」林禿子媳婦提醒道,其實山路已經轉來平緩,閉着眼睛走也沒有問題。只是林禿子媳婦嫉妒眼前李帥和李錦父親帥氣慈愛女兒乖巧有福氣的畫面,故意打斷兩人。

「喲,這棵杏花樹又開花了!」

才幾天沒過,林禿子的媳婦驚奇地發現東山坡上石頭屋前的那棵杏花樹開花了。幾朵杏花站在枝頭迎風輕顫,淡淡芳香飄散四方。

「這棵杏花樹非常神奇。」

李帥還記得去年八月他第一次到靠山村時曾經和錢利娟來看過這棵杏花樹。剛才在山腳下光顧著和小嬌嬌說話,沒發現這棵杏花樹梢上已經綻開了花蕾。

「神奇是夠神奇的,正常的杏花樹應該早春開花,這棵杏花樹總是在夏天開花,可惜不結果子,說起來也沒什麼用處,頂多聞個香味,有人還不愛聞那味呢!」

林禿子媳婦飛快地從杏花樹下經過。

李錦在杏樹底下站住了,仰臉望着去年她親手造的紀念蓮杏的杏花樹,感覺時光竟然匆匆而逝,當時覺得要快快長大,可是現在才發現她是長大了,卻也沒有為靠山村做過什麼。

今天村民們特意擺酒席求她賜福沾好運,可是提的要求也無非是希望自己家人身體健康,種的蔬菜果子能豐收,孩子能避免瘟疫……

說來說去其實都是因為靠山村窮啊!

這次回來發現姥姥的金豆子已經用完了,家裏的生活條件也並沒有多少改變。

是時候為這片土地做點什麼了。

李錦掏出口袋裏的制香膏的花草種子朝山坡下揚去,又望着山頂,心念所動之處,可以看見一棵棵小草冒出泥土。既然大家都說牛莉送的人蔘好,那就讓靠山村的山上長滿人蔘藥草。

「到了,讓你見笑了。」

娘家的房子破,林禿子的媳婦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說完上前推開破爛的草編院門,回身請李帥和小嬌嬌進門。又快步走到房門口叫門。

林禿子的媳婦喊了好幾聲,屋門才慢慢打開一道縫。

從門裏探出一張睡眼迷糊的臉。

「小福星我已經請來了,飯菜酒席也在我家擺的,你只要把人帶到院子來就行了。不要讓小嬌嬌進去聞到不好的氣味了。」

林禿子媳婦對娘家的情況相當了解。

門裏的女人點了點頭轉身進屋。

。 張晨點開《喜歡你》,點開快進直接唱了高潮部分,這點是他前世在創造101里看到的一段演唱,可以說是改編。

喜歡你那微笑的眼睛

連日落也看作唇印

我喜歡這樣跟著你

隨便你帶我到哪裡

你的臉慢慢貼近

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

我喜歡你愛我的心

輕觸我每根手指感應

我知道它在訴說著你承諾言語

(Music)

我喜歡這樣跟著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