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清自言自語的說着,胡天也不知道她對自己做了什麼,很快,一陣昏昏欲睡的感覺傳來。

胡天腦袋一歪,徹底昏睡了過來。

「你這小傢伙,還挺有原則,挺有趣的。」秦清輕笑着說道。

說完后,秦清握住了胡天的雙手。

一瞬間,一股非常濃郁的仙元,從秦清身上灌輸到了胡天身上。

隨着胡天的臉色越來越紅潤,秦清的臉色變的越來越蒼白了起來。

而整個雪山之巔,都被一陣非常耀眼的光芒給籠罩了起來。

這樣的景象看起來非常的奇異,引起了無數強者的窺探。

但因為忌憚秦清,所有人都只敢遠觀,不敢靠近。

這樣的奇異景象持續了半個月,在藥王谷外面聚集了很多的強者。

因為大家都很好奇,藥王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難道有什麼重寶問世嗎?

畢竟每一次的重寶問世,都會伴隨着很奇異的景象。

半個月的時間,這裏已經聚集了不少強者。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散發着無可匹敵氣息的男子,從很遠的地方踏空而來。

他的臉上充滿著滔天的怒氣,他周身的空氣都變的扭曲了起來。

顯然,這是一位超級存在!

當大家看到這位男子,所有人的臉色都忍不住劇變!

很快,在暗中隱匿的人都紛紛現身,因為大家都忍不住的跪在地上膜拜了起來。

甚至有一些實力不夠強大的人,被這股氣息震撼的暈死了過去。

還有一部分人大口的吐著鮮血,模樣非常的難受。

「這,這是神府大佬!」

「天哪,沒想到連神府大佬都來了,藥王谷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我年輕的時候,有幸見過這位大人一面,他是神府排行第十一的大佬,千年前聽聞就踏入了神皇境界!」

一位中年男子若有所思的說道,雖然他看起來只是人到中年,但是一身修為隱約散發着不俗。

「什麼,我有生之年竟然目睹了一位神皇強者!就算讓我現在去死,我也知足了!」一位穿着玄衣的老者跪在地上,老淚縱橫的說道。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林小芭狂奔回房間后,情緒仍舊是十分地緊張,她坐在桌邊大口大口地深呼吸,緩了片刻后,趕緊倒了杯水來解渴。

「林小芭啊林小芭,你剛才差點就做出對不起長風的事情了!

你可是已經答應了要跟長風走的,絕對不能做背叛他的事情啊!

今後一定得注意跟齊驍占保持距離才行!」

林小芭不禁在心中懺悔起自己剛才險些犯下的過錯來,可是她再轉念一想,她之前玩psp的時候一直都在想辦法通關多人happyending劇情,按著人家的成功攻略玩了n遍都沒能打通,說不定她這樣有機會摸索出屬於她的成功攻略呢?!

「嘿嘿嘿嘿……」

陷入YY的林小芭露出一臉花痴的笑容,但很快她又拍了自己的臉兩下:

「不行!不行!遊戲是遊戲,現在可是認真的現實!」

說到「認真的現實」,林小芭又猶疑起來:

她現在這樣到底算是在遊戲里,還是在現實中?

如果是遊戲,為什麼她能體會到那麼多具象的感官感覺,如果是現實,那這個世界又是怎麼一回事?

林小芭越想越頭大,她捶了捶越想越暈的腦袋,還是決定放棄思考這麼深奧的問題,趴在桌上閉眼放鬆起來。

因為羞於見面,午膳的時候,林小芭並沒有過去照顧齊驍占,齊驍占也沒急着找她,一個下午都窩在書房裏寫摺子,待到晚膳的時候,齊驍占見送飯的還是胡叔,便是囑咐胡叔,一會兒務必想辦法讓林小芭負責過來送葯。

胡叔便是以要去監工花園池塘的清掃工作為由,讓林小芭去幫忙盯着葯爐,給齊驍占送葯。

「胡叔也真是的,好端端的,幹嘛這麼晚了才讓人清掃池塘!」

林小芭端著湯藥從小廚房裏出來,一臉不情願地往齊驍占的房裏走。

今天早上她才和齊驍占發生了那麼曖昧的事情,她一時真不知以什麼樣的態度面對齊驍占,且,萬一齊驍占要求跟她繼續那種事情,她又該怎麼應付才好,這些事情真是令她想想就覺得頭疼。

林小芭正往齊驍占的寢室走時,發現齊驍占的寢室無燈,反倒是書房有亮光,她走近一看,齊驍占正在書房伏案書寫,便是才稍微覺得放心一些地大方走進了書房:

「將軍,該喝葯了。」

林小芭想着,在書房裏見面,齊驍占應該就不會提早上的事情了吧!

「嗯,先放着吧,我還差幾句,寫完了就喝。」

齊驍占專心地低頭書寫,林小芭見狀也更加大膽地走近了他,將湯藥放在書桌上,然後湊出頭去,看看他在寫什麼,竟寫了那麼一長串的頁面。

「皇上也真是的,你這才剛醒,就要你寫檢討!」

林小芭看了幾眼開頭的內容,又見齊驍占寫個兩列就要按著右肩抬一抬右臂活動,便是擔心起他的傷勢來。

「這不算什麼,皇上已經是寬宏大量了,要不是我右肩有傷,也不至於寫到這麼晚!

唉!要是有人能幫我按按肩膀就好了!」

齊驍占說着,就自行捶了兩下肩頭,好似在暗示林小芭幫他按摩一般。

「你別亂捶!傷口還沒完全癒合,你要再把它扯壞了,就麻煩了!」

見狀,林小芭卻是撇開他的手,隨後幫他輕輕地揉着肩頸的穴位,以舒緩他的疲勞。

齊驍占看林小芭如此懂得照顧自己,心間一暖,擱筆,捉住她的柔荑,將她摟入懷中,笑道:

「怕什麼?!扯壞了,不是還有你能幫我縫么?!」

「你會要我幫你縫?!

你之前不是都嫌棄我縫的不好么?」

林小芭質疑地反問道。

「嗯……你的針線活確實是不怎麼樣,今後你還得勤加練習才行,我可不希望我身上的傷疤,都長得跟毛毛蟲似的!

不過,你是我的女人,要是你這輩子都縫不好,我也只能受着了!」

齊驍占猶疑一下,又是像往常一樣,吐槽起林小芭的女紅。

「切!誰是你的女人!誰要幫你縫!你求我縫,我都不縫!誰愛縫誰縫!」

林小芭聞言,就是氣鼓鼓地掙扎著要從齊驍占的懷裏起身。

林小芭一掙扎,齊驍占就蹙眉伸手入衣襟,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嘶!別亂動!你再亂動,我傷口真要裂了!」

「我碰到你的傷口了嗎?!那你的傷口怎麼樣了?!有流血嗎?!要不要把衣服脫了,檢查一下?!」

聞言,林小芭不敢再亂動地緊張起來。

「呵!」

誰知,齊驍占卻是憋不住地笑了一聲,林小芭這才知道他剛才是裝的!

「好你個齊驍占,你居然敢耍……」

林小芭正要發作地起身走人,卻是被齊驍占抵在了桌邊索吻!

林小芭一被吻住,立刻又慌了,她深怕一會兒又會往早上那樣的局勢發展!

她緊張地閉上眼睛,不敢回應,也不敢亂動,黑暗中,她卻忽然感覺到脖子一涼,有什麼東西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 第二天一大早,太陽初升,黃炎就起床了,如日常一樣,先吞吐這初生的紫氣,還別說,經過這十多年積累,紫氣也積攢了拳頭大小了。

全部收拾停當之後,差不多到了約定的時間,他穿過廣場來到了山門之前,五行宗三個古樸大字,好像懸浮在百米高空。

靈識快速一掃,玄品以上的錄取者竟有三百二十人,今天大家一起登山門。

登山門是五行宗傳承了萬年的規矩,既是考核,也是福利,具體玄妙只有登過的人才知道,傳說天賦越高,收穫越大。

今天帶隊的是一位內門長老,姓王,在王長老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山門前。

「登山門的好處大家可能都聽說了,確實和傳言差不多,登山門對修行者的根基凝實幫助極大,登得越高收穫越大。」

「有收穫就會有付出,登的越高,壓力會越大,如果堅持不住了,可以捏碎令牌,就會被傳送出去。」

「登山門的好處就在登的過程中,希望大家盡全力,同時呢也量力而行,時限六個時辰,時間一到,不管你在哪個台階都會被傳送出去。」

給每人發了只令牌,令牌木質,上面雕刻着五邊形的五行組合圖案,將令牌收在腰間,一群人開始登山,三百多人同時往裏走,竟然沒感覺到一絲擁擠。

等最後一人進入山門之後,帶隊長老飛去新人殿,等待他們。

黃炎邁進山門之後,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內有乾坤,其他人完全看不到了,只有眼前的一天古樸的,蜿蜒向上似要通天的古路。

邁步而上,踏上第一階台階,一絲壓力落到了黃炎的身上,還行。

看不到其他人,無形的競爭,全力發揮就好,炎在心裏給自己打氣。

十階一過,踏上十一階,壓力的增加好像突然翻了一倍,感受着激增的壓力,雖然對黃炎來說還算不上什麼,但是抬頭看看沒有盡頭的登山路,心裏也沒那麼自信了。

黃炎已經開始攀登一千級台階了,一百倍的初始壓力,他開始感受到挑戰了。兩千級,三千級……

轟,一腳踏進下去,炎感覺身體都歪了一下,九千級的壓力好大,而且這種壓力是全方位的,身體,氣海,魂海,都在接受着連續不斷的擠壓與錘打,炎明顯感覺它們都凝實了很多。

嘗到了甜頭,他更不願意放棄了,下定決心要登上山頂,登上九千級的時候,他得到了一天提示,登山路九千九百九十九級,登頂還會有意外獎勵。

黃炎可是超天品火靈根,登山路給他的壓力並不算大到難以承受,但是到了最後九步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第九九九一步剛邁上去,他好像靈魂聽到了「當!」一記重鎚擊打,在他心目中堅不可摧的陰陽五行大陣應聲而破,再是一陣「叮叮噹噹」,至寶木靈珠和一千枚中品木靈石沒了。

「哪去了?」心一下子慌了。

調動所有的神識全身上下,里裏外外一陣掃描,找到了!

鮮紅偏暗一點的肝臟,被混沌幽深的青光覆蓋,他感覺肝臟功能異常強大,排毒功能超乎想像,幾個呼吸之間,血液被清洗了一遍,雜質從毛細血管飛速排出,血液變得清澈純粹,如同神液一般在體內流淌,他感到自己現在生命力非常強大。

肝屬木,至寶沒了,靈石沒了,他還是覺得自己賺大了,外物變成自己的潛力了。

適應了體內的變化之後,他知道自己可能觸發了不得了的機緣。

第九九九二步堅定的邁了上去,「當!叮叮噹噹!」,退變了的陰陽水火大陣又破了,元火沒了,心臟演變成了火的世界,造血功能發生了質的飛躍。

適應一段時間之後,繼續,第九九九三步邁出去,堅定的立住以後,「當!叮叮噹噹!」,元水也消失了,腎臟成了一片海洋,腎臟功能發生了質的飛躍。

水生木,木生火,腎,肝,心形成了一個小循環,不需要催動,自助運行起來,他感覺自己的生命層次變得不同了,晉陞到了更高級的形態。

這是要往五行道體進化的節奏,果然,人體才是修者最大的財富。

他試着打了一套小時候學過的太祖長拳,竟然打出了拳芒,威力已經不下於天眾怒火式了,看來出去后,要找一套高級的體修拳法了。

「嗯哼,什麼味道?」,一股極濃的腥臭味襲來,他低頭一看,全身上下糊了一層血色的油泥,眼睛鼻孔都快被堵住了。

「伐毛洗髓!」三臟進化后,體內幾十年來積攢的雜質,毒素,全部被排了出來。

施展術法召喚出如瀑布一般的水柱,扒光了衣服,全身沖洗了一邊,沒有任何味道了之後,換了一身新衣服。

渾身上下從未有過的舒爽,皮膚如金玉一般,晶瑩剔透,又堅不可摧,取出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試着割了一下,只留下了一道白印子,防禦力這麼強!

擼起袖子,超小臂砍了一劍,「哎呀!」痛的眼淚快流下來了,皮膚和肌肉絲毫未損,但骨頭好像快斷了。

脾屬土,肺屬金,下一步要強化脾臟了,只有五行道體真正小成了,才能真正無懼刀劍加身,不過目前也是非常強了,及時八重樓高手想取他性命也很難了。

看來這不是登山門的路,是成神的路啊,這五行宗應該沒有這麼強的法寶吧,否則,整個人間界怕都是五行宗的天下了。

想歸想,登山門不能停。

。 只有跟親人在一起的時候,過節才是最溫暖的時候。

一桌飯菜,父母滿滿的關愛。

很多人總是覺得家裏的菜沒有外面餐館好吃,等離家久了,才知道家裏的菜,才是最好吃的。

比如王雲,當兵前覺得母親炒的菜是真的咸,而且還特別軟,但是現在覺得感覺說不出的美味。

唰!

王雲猛然伸過筷子,夾了一大口,塞進嘴巴里,嚼著嚼著,眼淚在眼眶裏浮現了。

他咬牙忍着,硬是沒有流出來。

王雲將一口菜狼吞虎咽的填進肚,喃喃的說道:「好幾年沒有吃過了,就是這個味道,肯定沒錯了,這是我媽炒的菜。」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