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2 日

看來武林堡之所以能夠有如今成就,並不是一件偶然事。

李清源記起一事,輕輕側目,果然瞧見不遠處的山頭上面,果然見到了那條河面奇異美妙的錙珠河。

他扯了扯嘴角,最終沒能笑出聲來,望向蒼翠成簇的青竹,只是重重吐出一口氣,沉默不語。。回到學校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

從步入大學校園到大一結束,竟恍若昨日。

孟河川發來消息,小天一切都好,林雅慕心中對李叔的疑慮也隨着平靜無波的生活而逐漸減小。

直到突如其來的一件事情,如同石子一樣,驟然打破了湖面的平靜,在林雅慕的生活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由於暑假

《你知我三分心事》第199章 按照歷史記憶,東歐小國的獨立反水,是毛熊老大哥分裂解體的一大催化劑。

正常節點來說,東歐小國的獨立反水,是不應該在這個時間段發生的。

換而言之就是,目前的世界進度,比正常的歷史進程,加速了!

毛熊老大哥,將提前分裂解體。

這讓江山不得不提早做出應對。

「回國!」

放下炸雞可樂,江山就要去打電話訂機票。

原本是打算好好休息兩天再回國的。

畢竟從來白頭鷹國開始,江山就沒閑下來過。

但時局驟變,容不得江山休息享樂了。

就這樣,江山帶著龍文南幾人,乘坐著晚上的航班就出發回國了。

記住網址et

……

在天空飛行了十幾個小時,江山一行人終於在國內的國際機場落地了。

因為時差的緣故,國內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

江山乘車回小區。

本以為這個時間點,蘇婉兒和萌萌都已經睡著了。

但他下車到小區門口,卻正好碰上了蘇婉兒。

蘇婉兒穿著職業ol裝,夜風有些涼,吹得她抱緊了雙手,小跑著往小區趕。

她看起來已經很疲憊了,無精打採的樣子,很顯然,她今天加班了。

「老公!」

蘇婉兒只顧著小跑回家,一時間,都沒發現江山。

江山攔住她的去路,她這才抬起頭來看到江山,才發現,面前的男人,是自己的老公。

「你回來啦!」

見到江山,蘇婉兒別提有多高興了,臉上所有不好的情緒,全部一掃而空。

一下子就撲到了江山懷裡。

「今天怎麼這麼晚才回家。」

江山有些心疼。

他下飛機的時候,都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這會兒,已經快是十二點了。

而他們住的小區,距離公司是不遠的,也就不到十分鐘的路程。

也就是說,蘇婉兒加班快到深夜十二點了才下班。

那怕是江山,也很少這樣的工作強度。

「沒事,就是工作沒弄完嘛,然後就加班了。」

蘇婉兒微笑看著江山,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但江山很快發現了端倪。

細看之下,蘇婉兒眼中滿是血絲,整個人的精神狀態萎靡,黑眼眶很厚。

這明顯是連著加班好幾天了。

「到底是什麼工作,讓你要連著勞累這麼多天?」

江山有些生氣。

他之前是叮囑過李瀟瀟的,要好好照顧蘇婉兒,重點培養。

而不是讓蘇婉兒一連勞累好幾天。

他並不在乎蘇婉兒的工作能力,讓蘇婉兒去參加工作,也只是想讓蘇婉兒多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長長見識。

「哎呀,沒事的,工作嘛,這都是很正常的。」

「你剛回來應該餓了吧,我回家給你下碗面吃。」

蘇婉兒說著,挽上江山的手,就和江山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蘇婉兒換了衣服就要給江山煮麵吃。

「你已經很累了,回房間去休息吧。」

「還有,工作要是太累的話,就辭職算了,咱家也不差那麼點錢。」

江山看著蘇婉兒,心疼的說道。

「你不用太為我擔心了,我能堅持下去的。」

「通過這段時間的學習,我已經會列印文件做表格了,學會了很多技能。」

「而且再說了,這份工作,可是你好不容易才幫我爭取到了,我要是就這麼放棄了,那不是對不起你嗎。」

相比起江山的心疼,蘇婉兒倒是很樂觀。

江山也沒再說什麼,抱著蘇婉兒去了卧室休息。

蘇婉兒明顯很疲勞了,倒頭就睡。

……

第二天早上八點。

蘇婉兒準時起床洗漱,穿戴整理好之後,就準時去上班了。

原本她是要先送萌萌去幼兒園的,但江山回來了,接送萌萌的事,就落到了江山的肩上。

一到上班時間,公司的各個入口就擠滿了人。

最關鍵的是,蘇婉兒的工作崗位還是在高樓層,坐電梯是最方便最快速的。

但因為是上班早高峰,電梯經常擠滿了人。

等了好幾趟,終於等到電梯了。

「蘇婉兒,你很早嘛!」

這時,一群女人走了過來。

濃妝艷抹,穿著包臀裙黑絲襪,露出事業線,一臉高傲。

這群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和蘇婉兒一個辦公區的同事。

「你們好。」

蘇婉兒微笑著和她們打招呼。

但很顯然,在這些女人面前,蘇婉兒是處於弱勢的。

「電梯來了,上樓吧!」

一群女人沒有過多搭理蘇婉兒,看到電梯來了,就先行進入了電梯。

不少等電梯的,也一窩蜂的跟著進去了。

蘇婉兒緊隨其後,也進去了。

「Lisa姐,今天氣色不錯嘛!」

「你們也不賴。」

一群人互相打著招呼。

而最受人歡迎的,便是蘇婉兒的同事,剛才那群女人的頭頭,Lisa。

Lisa是留學海歸,打扮艷麗身材傲人,在公司裡面人緣很好,同時也是部門裡的香餑餑。

刨除自身能力外,她之所以能在公司混得這麼開,是因為公司的部門經理,是她家的親戚。

這在公司,已經不算是秘密了。

也因此,幾乎沒有人敢得罪她,同在一起辦公的女性,也都在籠絡巴結她。

一群人打完招呼,正在閑聊,電梯卻響起了超重的提示聲。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願意出去。

「蘇婉兒,你出去吧,等下一趟電梯!」

Lisa指了指蘇婉兒,理直氣壯的說道。

「可是,這趟電梯是我先等的啊!」

蘇婉兒不願意,她也要上班的。

「費什麼話!」

「老娘讓你出去,你就得出去,你還想不想幹了?」

見蘇婉兒不願意,Lisa當場就變臉了,氣勢洶洶的大聲呵斥道。

「Lisa姐說了,你就出去吧。」

「別自找不痛快!」

其他的同事也跟著幫腔。

他們都不願意出去,便挑好欺負的蘇婉兒下手。

蘇婉兒心裡雖然委屈,但還是默默的退了出去。

就這麼看著Lisa一行人,得意洋洋的坐著電梯上去了。

「她就是那個靠走關係進來的蘇婉兒?」

電梯里,人群中有人問道。

「對,就是她。」

「只念過小學,卻能和我們一塊兒上班,蠢得要死!」

Lisa毫不掩飾的貶低道。

「這女人有兩把刷子啊,只念過小學也能進咱們公司!」

「害,還用說嗎,肯定是靠著身體,陪睡上位的唄!」 一看白少塵這麼問,宮尚的臉瞬間就沉了下來,然後轉過頭一臉不滿的看向牛牧,道:「還不是因為他,把劉師弟氣走了!」

牛牧一聽,臉上立刻浮現出一副尷尬之色,於是立刻把頭壓的低低的,不在說話。

「劉全走了,我是去追他的,可是等我出去之後,劉師弟就已經不見了!」宮尚立刻說道。

「這麼說,你並沒有去找那刑事堂幾個執事的家人?」已寒風突然開口問道。

宮尚道:「沒有啊,是你們不同意的嘛!」

「幸好你沒去!」白少塵心中暗道,接著有開口問道:「然後呢,那這麼長時間你都去哪了?」

一說到這裡,宮尚的臉上立刻浮現出興奮之色,瞪大眼睛,看著白少塵就喊道:「白師弟,我遇到神仙了!」

「神仙?」

一聽這話,白少塵和吟風同時驚訝道。

「我跟你說,是真的,是他親口告訴我的!」宮尚怕白少塵和吟風不信,再次補充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