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素素兩手空空如也,不是要撒花嗎?花呢?

「催動木靈力,迅速讓玫瑰花開,一路撒之。」

聽到洛天霖的回答,洛素素整個人懵了。

「少主叔叔,我才王境,這一路耗不起啊。」洛素素開始賣萌了。

「耗不起就下來,不要耽誤少家主提親。」另外一邊,洛堂兄恨不得洛素素早點下來,少點兒丟人現眼。

「就不。」

洛素素雙手結印,木靈力運轉,凝聚成一株玫瑰。剎那間,玫瑰抽出新芽,長出花苞,瞬間花開。

靈力一抖,紅色玫瑰花散成花瓣,隨風飄落。

「我感覺我可以了,就算是嗑藥也要堅持到沐家。」

洛素素一副興奮的勁,她才不是那麼容易認輸的人,而且她的修鍊天賦也不差,就是懶。

嬉鬧罷,後面的九隻血色麒麟背上都用靈力加固著一份聘禮。這也是因為血色麒麟和七色麋鹿的性格溫順不同的原因,不會輕易的服從於御獸師之外的人,而這挑選的九個未婚男子是洛家子弟,不見得都是御獸師。

這也就讓他們跟在血色麒麟身旁,免得發生別的意外。

洛天霖則是來到獨角聖獸面前,洛星辰有些擔心,提醒道:「天霖,這獨角聖獸是真正的太古妖獸,性格並不是那麼的溫馴,不好馴服。」

在洛星辰的認知中,洛天霖還是尊境初期的修士,而這獨角聖獸可是聖境巔峰,接近帝境的太古妖獸。

加上太古妖獸天生放蕩不羈,不容易屈服於人,更不要說是弱者了。

對此,洛天霖自信一笑:「放心吧老爹,我覺得這獨角聖獸挺溫馴的。」

洛天霖一步步靠近獨角聖獸,眾人則是抬起頭,提心弔膽的看著這一幕。

在獨角聖獸旁的一個聖境巔峰的修士再次提醒:「少主,小心點。」

「好。」

洛天霖與獨角聖獸面對面,他盯著獨角聖獸的眼神,緊接著傳音道:「待會記得乖一點,配合一下,要不然今晚可就有肉吃了。」

獨角聖獸懂人言,它自然也知道這可是帝境強者才能夠做到的傳音術,可眼前的這小子竟然也做得到。

不對勁,這傢伙要吃肉,難道是吃它的肉?

想要反抗,可是為什麼有一股奇怪的規則在籠罩著自己,彷彿只要敢反抗,下一會兒就真的會變成烤肉。

猶豫之間,洛天霖已經坐在獨角聖獸背上。

「啟程,前往沐家提親。」

「素素,你不認識路,跟在後面撒花。」

「恭賀聖子。」眾人回應著洛天霖的聲音。

洛星辰獃滯在那裡,輕聲低喃:「這獨角聖獸怎麼變得那麼溫馴了?回頭我也騎一下。」

「本家主帶路吧。」

洛星辰可不認為洛素素之外的幾女會知道前往沐家的方向,這些人都沒有離開過洛家好不好。

「辛苦老爹了。」

洛星辰看了一眼獨角聖獸,依依不捨的御空走到最前面。

七色麋鹿跟著前行,洛素素在最後面,也就是在洛天霖的前面。

「少主叔叔,我也可以騎一下這獨角聖獸嗎?」

「……」

「你現在跟堂兄回家還來得及。」

「撒花。」

洛素素趕緊追趕前面的七色麋鹿,一同飄落的還有紅色的玫瑰花瓣。

「我們也跟上去吧。」

洛天霖拍了拍獨角聖獸的後背,後者煽動潔白的翅膀,「嗖」的一聲騰飛起來,這並不是御空飛行,而是單純的使用翅膀飛行。

在後面的九隻血色麒麟,也一同追趕而上。

洛家大老祖洛行雲一個轉身跟了過去,他並沒有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但是此行他也定然前往。

倒是這一趟並不是擔心洛天霖的安全,而是擔心這些珍稀妖獸的安危,他可是知道某組合曾經偷靈魚。

萬一洛天霖這小子把這些珍稀妖獸當做聘禮豈不是血虧。 法瑪斯走後,斯坦利也看了剩下的幾人一眼,裝作冷酷的樣子,頭也不回的離去。

「二位,請問有空嗎?」

溫迪剛想追上法瑪斯,但這傢伙跑得實在太快,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有什麼事嗎?」

派蒙看著欲言又止的熒,搶在她的前面說。

「其實,前幾天斯坦利先生喝醉酒,說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給我聽。」

「他當年冒險時用的武器,是大英雄溫妮莎的遺物,【輝煌勇氣之劍】和【光耀意志之盾】」

提到這兩個中二氣息十足的名字,傑克的眼中只有憧憬。

而在溫迪的記憶里,那把輝煌勇氣之劍已經被法瑪斯從風之橡樹中抽出來,送給了溫妮莎作為禮物。

當然,這件事情是在溫迪發現,藏在風起地巨大橡樹中的青色短劍失竊后,直接殺到騎士團二樓,追著法瑪斯才問出的結果。

「說出來怕你們不信,這兩件武器現在都還藏在蒙德境內,就在達達烏帕谷哦!」

單純的傑克顯然沒有想到斯坦利在騙他,還認真的向著兩人請求道:「你們這麼厲害,能不能陪我去找這兩件神器?」

「現在我還是能力不足的新人,而且父親和母親對我的理想非常反對,如果能找到足夠厲害的東西證明自己,家裡說不定就會支持我做冒險家了…」

「所以求求你們了,幫幫我吧!」

「我不敢把這個自私的念頭說給斯坦利先生聽…但我保證,用完馬上就還給他!」

看著傑克結結巴巴的語氣,以及懇求的神色,知道真相的溫迪剛想說點什麼,同情心泛濫的派蒙立刻就心軟了。

「好可憐…喂,熒,我們就幫幫他吧!」

聽見派蒙的話,熒也只好點點頭。

「賣唱的,你也來嗎?」

派蒙盯著似乎又準備摸魚的溫迪,面色不善的問。

「我啊,誒嘿……」

剛想拒絕的溫迪,聽到了傑克的話:「前年我託人搞來一瓶珍貴名酒,只要幫我找到神器,酒就歸你!」

「嗯?!」

一提到酒,溫迪來了精神,青翠的眸子閃閃發亮。

「達達烏帕谷對吧?!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動身!」

在幾人決定前往達達烏帕谷,尋找根本就不存在的寶劍和盾牌時,飛速趕路的法瑪斯已經接近了星落湖。

星落湖的湖心島上,立著靚麗異常的蘿莉版風神像。

法瑪斯舉起手裡的長槍,卻遲遲沒能下得去手。

而這時,在法瑪斯的右耳邊,突然傳來了挖土的聲音。

疑惑的法瑪斯慢慢的扒開湖心島旁的草叢,只見一個紅衣服的小女孩,在用小鏟子一下一下的將地上刨出一個小坑,然後從背上的雙肩包里取出一個圓圓的,像是炸彈一般的東西,埋在坑裡,再慢慢的把土填上。

「可莉!」

法瑪斯把腦袋湊到毫無防備的可莉耳邊,輕輕的叫里一聲。

「啊!?法瑪斯哥哥?」

正專心致志埋炸彈的可莉被嚇了一跳,連忙轉過身來回應道。

「可莉,你這是……」

法瑪斯看著湖心島周圍的好幾個土坑,心中已經瞭然,只是有點擔心可莉埋下的炸彈數量。

「可莉,這麼多炸彈,是不是有點……」

法瑪斯仔細的感受了一下大地中的火元素,僅僅是湖心島上,可莉就至少埋下了幾十個炸彈,按照可莉平日里普通炸彈的威力,今天埋下的這些炸彈,幾乎可以將整個星落湖夷為平地。

「啊?琴團長不是讓我們炸平星落湖嗎?」

可莉一臉興奮的說,隨後又怯生生的抬頭,看向法瑪斯。

「難道…」

可莉金黃色的頭髮被剛剛辛苦挖坑時流出的汗水浸濕,耷拉在長長的耳邊,似乎是害怕弄濕鞋子,小可莉挽著褲腿,光著小腳,踩在泥地上,背包里時不時掉下一兩顆紅色的圓球,看得法瑪斯眼皮一跳一跳的。

雖然可莉的炸彈無法對他照成什麼傷害,但一個小女孩玩著這麼危險的東西,法瑪斯還是不由得有些擔憂。

「沒事…這些炸彈剛剛好。」

看著臉上也濺到上了泥水,像是小花貓一般的可莉,法瑪斯單膝跪地,摸了摸她的腦袋,用指腹擦去可莉臉上的泥點。

「我們躲開點,然後引爆這些炸彈吧!」

法瑪斯提起可莉擺在一邊的鞋子,然後伸出右手,準備抱起可莉。

「好!」

聽見法瑪斯的話,還在擔心的可莉亮起了星星眼,伸出雙手,環住了半跪著的法瑪斯的脖子。

托著可莉的屁股,法瑪斯一把抱起了蒙德的小太陽。

「誒嘿,我們快走,法瑪斯哥哥!」

可莉高興的搖晃著雙腿,布滿泥漿的小腳在法瑪斯的衣服上蹭了又蹭。

抱著小太陽的法瑪斯飛快的撤到了星落湖的邊緣,可莉轉過頭,估計著炸彈的爆炸範圍。

「法瑪斯哥哥,再走遠點。」

法瑪斯依言,又往後撤了一段距離。

「再往後點…」

可莉再次出聲。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