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 日

沈棠尷尬地躁紅,支吾道:「唉,那不是喝醉了嗎?醉酒之話不可信,都是誤會。」

祈善:「沈小郎君把『珍寶』帶回來了。」

褚曜詫道:「不是說誤會?」

「昨晚一路追,在城外二十多里地救回來個人。」祈善一想到昨晚的遭遇,心火重燃,語氣沖了三分,「廢了這麼大功夫、冒着那麼大風險救回來的,如何不能稱一句『珍寶』?」

褚曜:「……」

他對祈善帶回來的人生出幾分好奇。

儘管昨日之前,他與祈元良僅是神交,昨日才見到真人,但從以往傳聞來看,他深知這廝是無利不早起的性格。雖說仇家遍地,但不喜沾手麻煩,一旦沾手必有利益可圖。

讓他瞧瞧——

又是那個倒霉催的被盯上了?

褚曜不說話,但他的表情出賣了他的內心,祈善這頭心領神會,眉頭跳得厲害。

目光一掃,一眼注意到褚曜身後跟着的小胖墩兒,便問了一句:「此子哪家的?」

褚曜:「那間肉鋪屠夫之子。他阿爹跟我交了束脩,我總不能不管人家兒子,反正五郎還要在孝城待一段時間,便帶過來教一教。這個世道多學一點本事傍身,總不會錯。」

說完拍拍小胖墩兒發頂。

看向沈棠,對小胖墩兒道:「不要緊張,這位郎君是沈家五郎,我的主家。」

孩子局促垂首,上前行了一個不太標準的禮。看着胖,但聲音意外得脆:「郎君好。」

褚曜又看向祈善。

「這是祈元良,喊他先生就行。」

小胖墩兒乖順道:「先生好。」

祈善對孩子面色好些,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正欲進屋休息——昨晚夜宿野外,條件簡陋,蚊蟲騷擾睡得不穩——這時,耳邊聽到一聲極其輕微的「喵嗚」聲,他腳步一頓。

又聽沈棠問小胖墩兒:「你懷裏是貓?」

7017k 「我說吧……」薛染香見他不說話,還待再說。

「小居士,休要胡言。」趙元蘊擰眉,面上染上了一層薄怒。

「喲呵。」薛染香往後退了一步:「你別過來啊,被我戳破了心思,惱羞成怒,本相畢露了是不是?」

她駭了一跳,這傢伙凶起來這麼怕人嗎?

哼,之前的溫和都是偽裝。

趙元蘊氣結,轉身朝着村上去了。

薛染香在後頭嘀嘀咕咕,遠遠跟着。

到得牛棚,賀斟呈已經安頓好江氏和薛染甜回去了。

薛染香折騰了一通也餓了,娘仨煮了些麵疙瘩吃。

趙元蘊一到門口便被蔣氏給請走了。

傍晚時分,賀斟呈忽然來了。

江氏見他來,連忙招呼。

賀斟呈卻站在門口不肯進去:「呃……」

他之前都是直接喊薛染香,眼下卻不知喊她什麼好了。

「做什麼?」薛染香打量他。

支支吾吾的,不是這傢伙的風格,是有什麼事不好開口?

「你跟我出去一下,我有話跟你說。」賀斟呈終於鼓足了勇氣。

「有話在這說唄。」薛染香今天計劃失敗,有些無精打採的。

「你跟我來……」賀斟呈有些難以啟齒。

「你去吧。」江氏倒是看出了點什麼,推了一下薛染香,這個孩子就是個榆木疙瘩,還沒開竅呢。

但眼看着賀斟呈這些日子的變化,她還是很欣慰的,這兩個孩子要是在一道,她也能放心了。

賀斟呈雖然家境不算多好,但一定是負責任的好孩子。

薛染香抬頭看着他,想了想,點頭起身:「走吧。」

她知道這小子找他幹嘛了。

兩人並肩朝着遠處走去。

趙元蘊將好從青磚小院裏出來,要往牛棚去,就看到他二人的背影,夕陽將他們的影子拉的長長的,兩個人走在一起,竟然有一種相得益彰的意思。

他抿著薄唇,眼神鋒利如刀,身上的氣勢瞬間冷了下來。

元清跟在後頭戰戰兢兢,大師兄到底怎麼回事?看上這小丫頭了?

這鳥不拉屎的村子,從前他們幾年都不來一回的,這幾個月都來了幾回了。

大師兄這樣的人物,看上這個小丫頭,還不是她的福氣?可大師兄為什麼不說呢?

他看着趙元蘊僵硬的背影,心裏真是好奇極了,但就是不敢問出來。

薛染香走遠了些,瞧瞧四周沒人,便轉身道:「賀斟呈,你不用多說,我知道你找我幹什麼,今天你給了吳二八兩銀子,那麼我就欠你三兩銀子。

你放心,這銀子我會想辦法還給你的,時間不會太長,相信我。」

她被那小道士給氣的,倒是差點忘了這件事,賀斟呈找她要銀子也沒錯,總歸是要把話說清楚的。

畢竟原主的人品,人家信不過嘛。

賀斟呈本有些忐忑,聽她說起這個,不由有些說不出話了:「我……我不是想說這個。」

「那你想說什麼?」薛染香轉了轉眼睛:「難不成你還想要利息?我告訴你,沒有!」

她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賀斟呈哭笑不得:「你想哪去了?」 在不計成本的使用武裝色霸氣增幅自身的情況下,海明威施展月步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轉瞬間就逃出去了老遠的距離。

而這時候,被他抱在懷裡的紫珍珠也是從昏眩中徹底清醒了過來。她看著遠處那正在與一頭超巨型深海魔鯨戰鬥的小型深海魔鯨,失聲驚呼道:「爸爸!」

說是戰鬥,其實還是抬舉紫巨鯨了。

在體長兩百米的深海魔鯨王面前,紫巨鯨的武魂真身,簡直就是個嬰兒。他的任何攻擊對於深海魔鯨王而言,都不痛不癢。反觀深海魔鯨王隨便的一甩尾巴,激起的水花就足以把他扇飛的老遠。

深海魔鯨王其實就是在玩,它看著面前紫巨鯨化身的小號深海魔鯨,覺得頗為有趣。所以暫時陪他玩玩,取取樂而已。真要想要他命,只需一擊就足夠了。

畢竟雙方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過巨大了。

紫巨鯨自然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這一點,不過他不在乎。只要能夠為女兒拖延時間,讓她能夠逃生。就算豁出他這條命又怎麼樣?

「放我下來!我要去幫爸爸!」

看著那頭正在被深海魔鯨王玩弄,戲耍取樂的小型深海魔鯨,被海明威抱在懷裡的紫珍珠使勁的掙扎著,想要脫離他的懷抱。

「你冷靜一點。」

海明威緊緊的抱住她柔軟的嬌軀,眉頭緊皺道:「那是深海魔鯨王,近乎於半神的百萬年超級魂獸!絕非我們能夠力敵,你父親哪怕加上我們,也絕對是螳臂擋車。不要做傻事了!」

紫珍珠掙扎的身軀一僵,似乎是被他的話給驚住了。

天哪!

百萬年魂獸啊。

那是個什麼概念?

紫珍珠不知道,連十萬年魂獸對於她而言都是傳說中的存在。更別提所謂的百萬年的魂獸了。

只是,那又如何?

難道這就是她拋下父親逃跑的理由嗎?

「放開我!」

紫珍珠的聲音很冷漠,心中對於這個男人湧起濃濃的失望。

「別做傻事了!」海明威暫且停下疾行的步伐,腳下依然慢慢的凌空虛踏,維持在半空中不掉落。望著懷中的少女,嚴厲的斥道:「你想要讓你父親的犧牲都白費嗎?!」

「…放我下去!」

紫珍珠沒有因為他的話動瑤,那雙紫色的美眸里,帶著堅定與決絕!

海明威望著她的目光猛的一愣,從這雙眼睛中,他看到了某種寧死也不願拋棄的東西。似乎現在的自己,就缺這種東西…

「……我知道了。」

海明威不知怎麼的沒有再相勸,緩緩的將她鬆開,一隻手還攬著她的腰肢,另一隻手按在她的肩膀上。體內的魂力毫無保留的侵入進去,將堵塞住她的經脈,封印住她丹田魂力的金色武裝色化解!

轟的一聲,龜縮在丹田中的魂力爆發,瞬間涌遍四肢百駭!

感受著體內洶湧的魂力,以及肉體上久違的力量感。紫珍珠美眸中有些恍惚,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緊緊的盯著他海藍色的眸子,彷彿要將他的影子永遠的刻在心底!

「謝謝你……」

紫珍珠說完掙脫他的手,整個人往海中落下,同時身體周圍有三道魂環開始顯現,一條海蛇的虛影浮現,就飛快的融入其體內。身體微微扭曲著,整個人都顯得柔軟起來,雙眼之中多了幾分陰冷的氣息,皮膚表面多了一層灰藍色的細小鱗片。

「你快走吧!」

「這裡很危險。」

「父親抓你的事情,我很抱歉……」

「但,我不能就這樣拋下爸爸,獨自逃生……」

紫珍珠沒有再回頭看他,落入海中。整個人腰肢一扭,周身有淡淡的光芒湧現,隨即就彷彿真的變成一條海蛇,快速的往前方的戰場游去。

海明威看著她往遠處游去的身影,咬咬牙。轉身,繼續施展月步逃跑。只是不知為何,內心中彷彿有一團火焰在熊熊燃燒!

明明他此刻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趁著那頭深海魔鯨王被那個海盜頭子擋住,趕緊逃跑。畢竟他與那海盜父女非親非故,相反硬要說起來還有仇。犯不著為了這兩個人以身涉險。

而且就算他回去了,也根本改變不了什麼。只是多出一個人送死罷了。

他身為一名穿越者。

有著光輝美好的未來,還有著血海深仇沒有報……又如何能夠就這樣憋屈的死在這裡?!

跑吧!

趕緊逃吧。

像個懦夫一樣……

「砰!」

疾行的步伐猛然一停。

海明威站立在半空中,緩緩的抬頭仰望著那碧藍如洗的天空,腦海中開始回放起來到這個世界的一幕幕,回想起昏迷時紫珍珠對自己不眠不休的照顧……

拳頭緩緩的握緊!

………………

「轟!」

飛揚的大片水珠毫不留情的轟砸在紫巨鯨身上,讓他數十米長的身軀遍體鱗傷!

此時深海魔鯨王僅剩的那一隻獨眼裡,正滿含戲謔的看著紫巨鯨化身的小深海魔鯨,就如同在看一個取樂的玩具。

至於逃跑的海明威和紫珍珠兩人,它根本就不在意。反正他們也逃不了,等它待會把這個玩具玩夠了,起身去追,很快就可以追上。

在這茫茫大海,那兩人逃又能逃得了多遠?從沒有任何人能夠在大海上逃過它的追捕,除了當年那個拿著三叉戟,後來還成為了海神的小子……想到這裡,深海魔鯨王僅剩的一隻獨眼中湧現一抹陰霾。

距離當年那個叫波塞冬的小子成為海神,已經過去了許多萬年了吧。

它在這裡呆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神界消除了魂獸成神的資格。以至於明明它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百萬年,早就擁有了成神的資格。卻始終無法跨出那最後一步,總是差了那麼微不足道的一丁點。

但就是這微不足道的一丁點,卻是天地之別。

凡與神的差別!

無論它如何努力,始終都無法成神。久而久之,深海魔鯨王也是有些心灰意冷,頹廢了下來。平日里沉在海底睡覺打發時間,閑的也是夠無聊的了。

本來今天被兩個小蟲子吵醒,它是打算直接弄死了事的。結果沒想到很快有隻大一點的蟲子又出現了,還自不量力的上前來挨揍,這讓他多少來了點興趣。所以就陪他玩玩,打發打發時間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於是這天時鳶一回家,就看到搞笑的一幕。

小鐵乖乖地坐在那,詩詩則正在用她的小發卡小頭花,為小鐵打扮,儼然把他當成了洋娃娃。

柳郁沒見過小鐵,時鳶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這是小北的兒子小鐵,大飛現在大概在小北家裡。」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