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瀾站在血霧中,停頓了片刻,而後微微抬頭,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敖滿。

拿出青依水花,輕聲開口。

他的聲音如同九幽低語:

「你,要嗎?」

******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地府簽到三萬年,我舉世皆敵》。

可以圍觀。 猩眸毒狼個體的戰鬥力並不是很高,甚至可以說處於中下游,但是他們抱團作戰的話,它們的戰鬥力會極速提升,相當不錯。

黑口妖蟒的戰鬥強度雖然蠻高的,但是雷極抓它們主要還是覺得它們的肉質不錯,特別的鮮美,個大肉多。

躍林豹的戰鬥強度很低,優點就是擅長隱匿速度快。

板角蠻牛擅長衝鋒頂撞,力氣極大,戰鬥強度很高,集體衝鋒效果更甚,衝鋒陷陣的的一把好手。

不過它們在這個到處是島的萬島妖國根本沒有多少給它們發揮優勢的空間。

肉質發柴,口感極差,繁育速度也是一般,只能當成戰力儲備。

繞指蛇這小東西毒性非常之強,由於它們的體型很小,不引人注意,總會對靠近的大型目標發動襲擊,非常危險!

焰角鹿可是個好東西,它們戰鬥力一般,不過這玩意的肉質非常鮮美,繁育速度一般,高端食材,遇到就是一窩端!

和夢眠羊一樣,當場被宰了三百頭開慶功宴!

環角蜂的蜂蜜很美味,功效堪比中品源晶!乃是不可多得的好寶貝!

行軍蟻就是一個背景牆,沒啥大用,養著玩的…

憶夢蝶就是長得好看,也是沒啥用,養著玩的…

這半年的時間,雷極長期奮鬥在抓妖怪的第一線,在丹藥和戰鬥的雙重作用下等級提升異常之快,等級飆升至103級。

其麾下的五階妖怪也是激增至三十隻!

又增加了兩隻五階遁影大猩猩,共四隻,三隻五階嗜血靈貓,共六隻,三頭五階夢眠羊共八隻,四隻五摘葉猴共六隻。

兩條五階黑口妖蟒,兩頭五階板角蠻牛,一隻五階躍林豹!

說實話,這些五階妖怪的戰鬥力實在是有些差強人意!

基本上都是這輩子晉陞無望的那種老傢伙,回老家庇護一下自己的後輩…

說來也是,年輕的都去萬島妖國中部去闖蕩了,在外圍徘徊的五階都是老傢伙…

也就這種老傢伙才會在萬島妖國的邊緣地帶藏貓貓,他們年輕時候都去萬島妖國中部闖蕩過,只不過它們是挫敗者,又被打了回來…

而且它們的運氣有些糟糕,被雷極帶著狐葉堵門,一鍋端了…

除此之外,狐葉又逮住了兩個六階的老妖怪…

它們分別是夢眠羊和摘葉猴。

以上便是雷極半年來的收穫,縱然那些老妖怪這輩子基本就這樣了,就目前而言,這是莫情可以穩定控制的最強力量!

雷極在外面東奔西走,莫情在玉扳指中也沒有閑著。

嘭!

莫情身負雙龍,手執海之嘯,猛的一刀斬在熊能身上,發出了一聲悶響!

一股反震力量順著刀身猛的傳來,將莫情震的口吐鮮血倒飛而出!

熊能也是發出一聲悶哼,被海之嘯壓來的巨力震退了數步,其通體覆蓋的大地鎧甲也是寸寸崩裂…

「噗~四階和五階的差距怎麼這麼大!」莫情猛的吐了口鮮血,不難的哼哼道。

「無論什麼體系的力量,到達五階都會發生一次大的質變,內力化為真元,妖力化為妖元,實力翻倍提升,你能震退並摧毀熊能的大地鎧甲已是不易。」

希雅倒是沒有莫情那麼失落。

「所有手段都用上了,僅僅是擊碎一層殼子…還是肉身超級香啊…」莫情不禁想起了自己肉身超階的日子。

一拳便可越階秒殺,現在使盡渾身解數也只能斬破一層殼子…

「四階中級修為打成這樣子已經不錯了,你還有什麼不滿?」希雅鄙視道。

莫情此時的修為已經飆升至101級,已經突破至四階中級,有了有雷極趟路,莫情的修為提升的相當之快。

「還得繼續潛修啊…不到五階,根本在這萬島妖國中根本打不出什麼水花!」莫情清楚的認清了這個現實。

莫情做出這個決定之後便吞下一顆小還丹來恢復傷勢。

……

雷極在外面也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讓一眾寵物隱匿在周邊為自己護法,隨後又在周邊設下諸多陣法以之遮蔽氣息。

做好這一切以後,雷極便坐在法陣中央念起了草木大道經。

草木大道經的玄妙莫情也是初窺門徑,禁知道這本功法可以輔助自己感悟意境。

雷極漸漸沉浸在了草木大道經的意境之中,絲毫不在意靈魂上傳來的劇痛…

——

這一日,狐妖的宅院中猛的盪出一陣香風,緊隨而至的便是猶如塌天陷地般的威壓…

七條雪白的狐尾衝天而起,隨著威壓的波動緩緩舞動著…

一尊雪白的七尾狐緩緩浮空,雖是獸體,但是眾人皆是感覺自己的內心對其生出一種愛慕感。

那種美麗種夾雜著聖潔,聖潔種又帶有些許的魅惑,猶如女王!

玉扳指空間中,無論男女雌雄,是人是獸,皆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半空中的這尊巨大的白狐。

莫情虛脫的躺在地上,目不轉睛的盯著半空中的那尊白狐。

不用想,那是狐葉,她已經破入七階了…

縱然那威壓僅僅持續了數秒便被它的主人收了回去。

可是它依舊打斷了莫情的裂魂,使其損失了一條靈魂手臂…

和莫情一樣點背的不在少數,全神貫注的修行被威壓打斷,通常都得吐兩口血…

那尊巨大的白狐在半空中盤亘了半個小時便緩緩的縮小,落於地面。

經過半個小時的修養,莫情已經在鎮魂珠的和丹藥的輔助下,恢復了些許傷勢。

光影閃爍,緊接著一陣香風撲面而來…

「主人~妾身終於踏入七階了~」一陣熱氣夾雜著酥軟的聲音在莫情的耳邊響起。

「恭喜美人蒞臨七階!」莫情看向了狐葉的臉,手也攀上了狐葉的腰肢。

隨著莫情手上的動作,狐葉更是軟踏踏的癱在了莫情的懷裡:「得到主人的恭賀,妾身深感榮幸!」

「愈發柔軟了呢~」莫情的手輕輕的撫摸著狐葉的尾巴。

「嗯~主人若是喜歡…」狐葉發出一聲輕吟。

「我自然是喜歡的,但你突破的威壓搞得我好苦啊…」

狐葉也注意到了莫情胸前的點點血漬:「都是妾身…」

「不!我要努力修行了啊,不然美人心裡可是會不平衡的啊…」

「既然主人要修行了,那妾身便不再在此逗留了…」 巨型水牆以毀天滅地之勢,朝著孔弘文重壓而下,孔弘文的身子一點點收縮,最終竟然跪倒在了地上,嘴角滲出鮮血。

孔弘文牙根緊咬,目眥欲裂的盯著林天成。

孔弘文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林天成竟然擁有如此強悍的水屬性功法。

當然,林天成自身的真氣力量也是非常強大的。

「林天成,就算你有實力打敗我,你也沒有那個膽量殺我!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爺爺絕對會滅你滿門!你最好想清楚動我的代價。」

孔弘文的一句話將趙雷和南宮雪拉回了現實。

沒錯,林天成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是他真的敢殺孔弘文嗎?

除非他不要命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強大的能量自孔弘文的身後激蕩開來。

這道能量與那巨型水牆僵持了片刻之後,最終全部算作淅淅瀝瀝的小雨。

孔弘文又驚又喜,他還以為是自己的爺爺來了。

待他掙扎著站起身來,轉過身子一看,這才發現竟然是自己的師父南宮問天。

南宮雪看到自己的父親出現,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還好父親及時趕到,出手制止了一切,否則林天成將會遇到大麻煩了。

這也怪自己,就不應該拿林天成當槍使。

南宮問天面色沉重的對林天成說道,「天成,不可衝動!弘文的爺爺乃是凡仙怪人,殺他不得啊!」

幾年前,凡仙怪人親自將孔弘文送到南宮世家,要求南宮問天收他孫子為徒,南宮問天不敢不從。

平日里孔弘文經常背著自己干一些壞事,其實南宮問天都知道,他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林天成沖著南宮問天拱了拱手,「前輩,您來的正好,還希望前輩還我一個清白。」

孔弘文擺明了是想要殺林天成,其實這個清白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

但是林天成行得,端坐得正,還是不想讓南宮雪誤會了自己。

同時他也不希望南宮問天攔著自己。

南宮雪準備上前將整件事情告知她的父親。

南宮問天卻擺了擺手,「事情的經過我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確實錯在弘文!」

隨後南宮問天轉身對孔弘文說道,「弘文,我平日里教你的為人處事知道你都忘了嗎?你要是還認我這師父的話,就像天成道個歉,此事就此作罷。」

這件事情確實是孔弘文做的太過了,但是,南宮問天也不敢將孔弘文懲罰的太過。

凡仙怪人可是出了名的護犢子,南宮問天要是傷了他的汗毛,凡仙怪人還不得把南宮世家掀個底朝天。

孔弘文卻是一臉不屑的冷哼道,「南宮問天,我好心好意為你出氣,你到頭來卻還指責我!這些年我已經受夠了,別以為我稱呼你一聲師父,你就真的是我的師父。你今天要是不幫我把林天成這小子給殺了,我就去我爺爺面前告你一狀。」

孔弘文這麼多年在南宮世家「卧薪嘗膽」,不就是為了南宮雪嗎?

可現在倒好,幾年的辛苦付出與等待,到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

如此一來,他已經沒有必要再在南宮世家待下去了。

南宮問天的胸膛氣的劇烈起伏,但也拿孔弘文無可奈何。

他一臉譏誚的看著林天成,「小子,你不是要殺我嗎?我現在就站在這裡,你怎麼不敢對我動手了?」

南宮問天連忙對林天成勸說道,「天成,不要衝動。這件事情由我來解決。」

孔弘文冷笑道,「南宮問天,你想怎麼解決這件事情,是把我毒打一頓還是殺了我?你有這個膽子嗎?」

看著自己的父親被孔弘文這般無情羞辱,南宮雪也是被氣的胸膛劇烈起伏,「孔弘文,原來這才是你真正的面孔,你個人面獸心的畜牲。」

「住口!」孔弘文厲聲喝道,「賤人,枉我對你掏心掏肺的喜愛,到頭來你卻如此這般羞辱我。你以為你是什麼好東西嗎?」

聽到賤人兩個字眼,南宮問天的拳頭早已捏得咔咔作響,心中更有滔天怒火。

最終還是冷靜戰勝了衝動。

然後孔弘文又走到林天成的面前,拍了拍林天成的臉頰,「廢物終究是廢物,給你100個膽子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孔弘文確實打不過林天成,可現在南宮問天在這裡,南宮問天肯定不敢讓自己受到絲毫損傷。

南宮問天嘆了口氣道,「好了,弘文,這件事情因我而起。你非要怪罪的話就怪罪我吧!」

孔弘文轉身又看著南宮問天,「怪罪你是吧?那行,今天你就給我跪下,我就饒了那混賬東西和這賤女人。」

就在南宮問天準備下身的時候,林天成卻是一聲怒吼,體內磅礴的水陽之力蓄積在右拳之上。

這拳頭不偏不倚,直擊孔宏文的要害部位。

趙雷的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林公子,萬萬使不得!」

南宮問天也沒有想到林天成竟然真的敢對孔弘文,想要急忙出手制止,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南宮雪的心中雖然也有滔天怒火,可她卻知道殺了孔弘文的後果有多麼嚴重。

就在孔弘文還在得意洋洋的時候,林天成的拳頭已經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襠下。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