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30 日

楊永輝在電話里確定道:「那行,李董,明天下午三點這樣,我和公司其他兩位同事過來一下你們公司,有些資料請您提前準備一下。第一是你們公司的法定註冊資料,包括表格9以及……」

《重歸新加坡1995》第203章好消息不斷與葉妮婭來電 「我……我……」

聽到這話,子瑤的身體開始不住地顫抖,內心開始劇烈的掙扎。片刻之後,她只能無力地說道:

「我什麼都做不了。」

「是啊,你什麼都做不了。我們家在奄國地位不高,與先君的血緣隔得已經有些遠了。若是無法成為國君的話,為父是無法護你周全的。」

子權感慨道:

「而為父若是想要成為國君,那麼就必須要將你嫁給宜離。所以啊,一切就都又繞了回來,你不嫁給宜離是不行的。」

說完,子權又補了一句道:

「更何況,別看如今宜離已經有很多女人了,但是為父相信,這些女人中能夠比你美的一個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下,你想要獲得宜離的寵幸就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而寵幸有了,位份還會遠嗎?屆時只怕宜國三夫人之中,定有你的一個位置。而到了那個時候,為父也將因你而登上奄國國君之位,在外為你做外援,繼續鞏固你在宜國宮中的地位。咱們父女倆內外相互照應,方能長久啊!」

說着,子權還瞥了一旁的子友一眼道:

「而且為父也已經活不了幾年了,屆時你哥哥若是想要繼位,也少不了你的支持。你也不想你哥哥被人從君位上干下來吧?」

「我……我知道了。」

聽到這話,子瑤咬了咬牙道:

「女兒這便回去收拾行李,準備南下去宜國的宮中……爭寵!」

一般女人進宮爭寵都是和一群陌生的女人爭奪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的寵幸,而子瑤則不同,她是南下去爭奪自己暗戀對象的,因此相較而言她的戰鬥力要遠超那些普通的後宮女人。而這,也正是子權之所以放心讓自己未滿十五歲的女兒進攻爭寵的原因所在。

……

夜幕很快降臨,子貿坐在主客的位置上,向奄國貴族們介紹起自己這次帶來的貨物:

「這是醬油,這是醋,這兩個一個酸一個咸,正好可以用來佐料。」

「這是蔗糖,是世間少有的甜食,怎麼吃都行,諸位可以隨意。」

「這?這是火鍋,可以用來現煮的,不必擔心會燒到案幾。冬天用這個吃飯,可熱乎了呢!」

「還有這個,來來來,諸位嘗嘗,這是我宜國在渡江之後釀造的黃酒,氣味香醇,非濁酒所能比擬,乃是世間不可多得的佳品啊!」

「……」

奄國的貴族們目瞪口呆地看着子貿拿出來的東西,一臉的懵逼。

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只是短短的兩年時間,宜國竟然就搞出了這麼多的東西。

雖然還不知道這些東西到底是不是如同子貿所說的那麼好吃,但是哪怕其味道只有子貿所描述的一半水準,那也已經很了不得了啊。

更何況……

「哎呦!這是什麼東西?竟然比醢還要好吃!」

「嘖!這醋可比酸梅要容易入口得多啊!」

「呀!這蔗糖竟然與蜂蜜不相上下,話說我都已經有兩年沒有吃到蜂蜜了呢!」

「哎,今日喝了這黃酒,才知道自己這輩子算是白活了……」

「不行,這麼美味的東西我們這麼能夠自己享受呢?我們要昭告太廟,讓先祖們也品嘗一二才行啊!」

「對對對,大家快快停下,這等美味咱們要先供奉先祖才行啊!」

「諸位不必如此。」

聽到這話,坐在主客位置上的子貿笑着說道:

「自受命稱王之後,我宜國便建造了一座太廟,將先商曆代天子的牌位都請了進去,時時進行供奉。諸位如今所品嘗的這些美味,我們宜國早就已經進獻給先商曆代天子過了,因此諸位不必再額外供奉一次。」

「原來是這樣。」

聽到這話,有貴族感慨道:

「想不到先祖們竟然比我們這些後人還要早點品嘗到這等美味,這還真是令我等羞愧啊!」

「是啊是啊。」

有人在一旁附和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貴國竟然能夠想到將先商曆代先君的祭祀都承接過來,這還真是難能可貴啊。」

「貴人何出此言?」

子貿正色道:

「先商曆代先君與我宜國天子承受的都是帝嚳的天命,既如此,我宜國將其供奉起來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置之不理才是不對的吧?」

「對對對,瞧我這記性。貴國承接的乃是帝嚳的天命,如今貴國天子已經是我商人的天子了,是我糊塗,當罰!」

那名貴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而後直接端起一杯黃酒,一口悶了下去。

「阿諛奉承!」

下方的子權見到這一幕,不由撇了撇嘴。

「父親,此乃何意?」

一旁的子友聽到這話,急忙低聲問道。

「那傢伙此言看似在冒犯宜離的權威,然而實際上確實在向子貿示好,暗示假如宜國願意支持他當國君的話,他便願意臣服於宜國,尊宜離為自己的王,讓奄國成為宜國的一個諸侯國。」

子權撇了撇嘴道:

「如此行徑,實在是丟陽甲一系的人!」

「那……敢問父親。」

這時候,子友繼續問道:

「假如宜離很喜歡妹妹,並且同意支持您成為奄國國君,那麼成為國君之後您準備如何對待宜國呢?是與其平等共處,還是尊其為上國?」

「這……」

聽到這話,子權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之後,子權開口道:

「若是宜國真的已經受命的話,那麼臣服與他倒也沒有什麼不可。畢竟人不能與天斗,他若真是天命所歸,強行違抗除了身死族滅之外,不會有其他的下場。」

「那咱們應當如何確定他是否真的已經受命呢?」

子友繼續問道。

「這就需要你用眼睛去看了。」

子權看着自己的兒子道:

「子貿的這個商隊是要繼續北上貿易的,因此護送阿瑤南下的任務依舊要我們自己來做。這樣,屆時你親自護送阿瑤南下去宜國,並且趁機看看宜國的國力,以及其氣運。若是天命真的在他,那咱們該臣服就臣服。若是天命不在,那麼咱們就以對待普通邦國的態度對待他們,雖然依舊要對他們禮遇有加,但是臣服卻是大可不必。」

紫筆文學 孽海無喜無悲,只是看着花濃拖着一身病軀在與剩下的邪佛相爭。看着花濃現在的狀態,在說出『苦肉身』這簡短的三字真理之後,孽海便是調動另一尊邪佛施展出了自己的神通。

之前被花濃打碎的邪佛,生的乃是三頭四臂,除了正中那面目兇惡的青面人首之外還有些佛陀的意味之外,剩下的兩個野獸頭顱則只剩下了嗜血和凶厲。與之相比,現在被花濃所控制的邪佛,反而是顯得有些靈動、莊嚴,面目間也多是柔和之色。

這尊邪佛,生的乃是正常的人身,一首二臂,眉目低垂,頭上挽著高高的髮髻。其身上的衣着華貴,背後掛着一道佛光金輪,若非是身上有着各色的氣息瀰漫,倒也和之前的仙佛沒什麼兩樣。

『唰!』渾身冒着各色煙瘴的邪佛,腰間掛着一面細長的腰鼓。配着其身上的瓔珞和絲絛,邪佛便是打起了拍子,跳起了舞蹈。隨着邪佛如痴如狂一樣的起舞,那些個彩色煙瘴也是紛紛化作花瓣、蝴蝶、樹葉等等四處漂流零落,被不知名的風吹響花濃的附近。

「貪妄欲。」孽海依舊是抬頭看着正在與其他邪佛鏖戰的花濃,看着那捲在微風中幻形的煙瘴,緩緩的說到。

見着有煙瘴向自己飄來,花濃也不敢怠慢,其身上的血氣亦是有一部分化作狂風,向著飄來的煙瘴吹去。煙瘴夾雜在微風中,與血氣吹在一起,雙方都在互相的磨滅著,一時間倒是沒能近的了花濃的身。

「嫉妒恨。」孽海又是一聲無喜無悲的吟唱,天上便再次有一尊邪佛被其控制。這邪佛生得一張豬面,端的是白白嫩嫩、肥頭大耳,其身子胖碩且腿腳粗短,穿着一身血淋淋的獸皮如佛陀的袈裟一樣披在身上。

那豬面的邪佛,左手端持着一面銅鏡,右手拿着一隻破爛的缽盂擱在肚前。突然之間,就是被孽海控制着,朝花濃打了過去。其手中的爛缽盂被其扣著破洞如同使著鍋蓋一樣,向花濃砸去,只不過未曾近身便是被花濃一腳踹在身上。

這『嫉妒恨』生得肥大,被花濃踢了一腳也不覺得疼。只是晃了晃身子,便再次向著花濃攻去,左手上的銅鏡照射出污穢、昏暗的寶光,透過血氣映在了花濃的身上,讓花濃的術法施展起來處處受阻。

『砰!』花濃又是一腳踹在了『嫉妒恨』的身上,將其踹出了好遠。不過這次,豬面邪佛卻是拼着受傷,硬是在花濃的身上砸了一缽,一缽下去花濃便是被打的大口吐血、敗退連連。

「阿彌陀佛。」孽海見得『貪妄欲』和『嫉妒恨』已然是牽制住了花濃,便是不再出手,繼續的做起了看客,觀摩著花濃的一舉一動。

「孽海還是好本事啊。」在秘境之外,坐在正首的陽泉帝將兩人間的打鬥皆是看在眼裏。見到孽海和尚,只是輕鬆自在的便將花濃給牢牢困死,陽泉帝不禁是感嘆了起來。

「陛下說的極是。」青木若何同樣是將一切看在眼中,對於顯然已經落入下風的花濃,青木若何卻並無多少的擔憂,只是仔仔細細的觀摩著孽海所用的術法。

「你就不擔心你師父消耗過大?」陽泉帝轉過頭來,看向青木若何,滿臉笑意的說着。

「不擔心,我師父有的是血晶。」青木若何搖了搖頭,這反應讓陽泉帝有些咋舌。

在孽海的大梵天界中,花濃與其中的五尊邪佛打的不可開交。雖然此時還是處於下風,但花濃也是漸漸的摸透了『貪妄欲』和『嫉妒恨』的本事,正在慢慢的找回優勢。

「這豬頭肉身糙厚,銅鏡和缽盂都是讓人靈力、血氣紊亂不順的玩意兒,只不過是一明一暗,讓人防備起來有些麻煩而已。倒是那人模人樣的邪菩薩,着實的難以對付。」花濃分出神來,在心裏思索著『貪妄欲』和『嫉妒恨』的破綻。看着眼前這肥頭大耳、通體黢黑的豬人,花濃便是決定先不管這難打的肉坨,轉而先解決掉『貪妄欲』。

花濃一聲大吼,身後的血海中那涅槃魚的法相隨即縱身一躍。『噗!』的一聲,吐出一道長長的血箭,混著奇異的符文打在了正準備偷襲的豬面邪佛的臉上。

『嗷!』豬面邪佛一聲慘叫,那打在臉上的血箭散成一灘血水鑽入了『嫉妒恨』的七竅之中,化成鎖鏈將這豬人的六識封死,讓他無暇他顧。

「怨憎會。」孽海看着『嫉妒恨』一時難以脫身,便是控制了另一尊邪佛,由遠處殺到花濃身前。使着手中的法器,不讓花濃近了『貪妄欲』的身。

這『怨憎會』生的五大三粗、渾身赤紅,在人頭上長著雙蜷曲的牛角,又滿臉橫肉生著蛤蟆一樣的薄唇大口,其中有四五排如箭矢一般的薄薄利齒。

『哼!』『怨憎會』憤怒的大哼一聲,掄起了拳頭向著花濃砸去。其如同獅鬃一般的白髮飄揚,光着上身、坦胸露乳,顯得氣勢非凡。

『咚—!』花濃大半的血氣都被用來壓制煙瘴,此時解決了『嫉妒恨』血氣便是流暢了起來,這小半的血氣也足以讓其與『怨憎會』對抗了。花濃也是一拳迎上,兩隻拳頭相撞,登時便是明白了『怨憎會』遠比那『嫉妒恨』的肉身要強上不少。

一拳未果,『怨憎會』反手就是用左手向著花濃抓了過來。花濃不敢怠慢,將涅槃魚法相聚在頭頂,法相揚起尾巴帶着血浪抽開了『怨憎會』抓來的大手。

擋開『怨憎會』的大手,花濃的左手便是拿着煙桿兒,向著『怨憎會』的胸口點了過去。『砰—!』怨憎會也未躲閃,被花濃死死的點了一下兒,悶哼了一聲,往後退了好幾步。

「哼—!」『怨憎會』又是一生冷哼,從背後將大棒取下。揚著和花濃差不多高的粗木大棒,往前一躍,跳到花濃身前一**就砸了下來。

『轟!』這一**被花濃躲開,敲在了空處,但依舊是發出了如同雷鳴一樣的聲音。。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對方臣服了,祝融也沒有必要趕盡殺絕!

「嗷嗚!」

祝融立刻用聲音宣示著主權。

雖然他看不上這塊地盤,但老虎的本能還是讓他下意識地對着kzt199發出了驅逐的聲音。

Kzt199聽到祝融的聲音之後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留戀!

它立刻轉身朝着原始森林的深處跑了過去。

動作之快讓祝融都為之咋舌!

等到對方的身影消失之後,祝融才露出了嗅氣味的表情。

片刻后他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這傢伙為什麼不朝着緩衝區逃跑,而要進入其他老虎的領地?」

「難道就只有本王可怕,其他老虎就是軟柿子?」

祝融很不理解kzt199的行為。

在他看來越往森林深處居住的老虎應該越厲害才是!

「這kzt199怕是『石樂志』吧!」

很快,祝融就收斂了自己的心思。

畢竟這事他一時半會兒也搞不明白。

對祝融來說,還是進入核心區比較重要!

於是,他迅速地回頭看了看雪蓮然後發出了「呼嚕嚕」的聲音。

雪蓮很是順從地點了點頭。

她已經為了祝融放棄了自己的領地,留不留在這裏她也不在乎。

有了雪蓮的認可,祝融也放下心來。

他便直接帶着雪蓮朝着原始森林的深處走了過去。

大概走了三千米,祝融停下了腳步。

他再次露出了嗅氣味的表情。

片刻后他便聞到了kzt199和另外一隻雄虎的氣息。

「怎麼沒打起來?無人區的老虎脾氣都這麼好么?」

祝融頓時有些好奇。

「呼嚕嚕?」

雪蓮疑惑的聲音瞬間打破了祝融的思考。

她見到祝融在原地愣了好久頓時發出了關切的詢問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