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2 日

時宜之前對她的話都是深信不疑的,如今態度反轉,這讓她驚訝不已,沒想到這樣的話會從時宜口中說出。

她也只好舔著笑臉相迎,「好啦好啦,姐姐別生氣了,我替她給姐姐道歉!」

說著,時箏便把脖子上的項鏈摘下來。

「姐姐,我是時家的養女,自然是沒有資格要外祖母留下的物件,若是姐姐不嫌棄的話,就送給姐姐吧,在我這裡也純屬是浪費。」

時宜挑眉,盯著那串項鏈,只覺得可笑。

怎麼,拿著傅婉清的東西,到她這裡來為人?

「這是媽媽送給你的生日禮物,送給我不合適吧?況且像這樣的項鏈,若是我喜歡,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妹妹還是好生收著吧!」

她這樣說,時箏感覺被打臉,只好悻悻地收回,放到抽屜里。

不一會兒,時箏便找借口去了洗手間。

因為剛剛一段不愉快的小插曲,讓時宜和江月琳有了隔閡,氣氛一下子尷尬不少。

江月琳覺得在房間無聊得很,便自顧自地出去。

時宜見時箏遲遲不回來,便起身出門去了自己的房間。

她剛打開燈,裡面赫然出現的男人嚇了她一跳。

「啊,你,你怎麼不開燈?」她還心有餘悸,雙腿發軟地坐在床邊。

「剛到,沒來得及。」席聿衍漠然開口。

男人的目光打量著她這個狹小的房間,確實有些寒酸。

但他不知道,這是時宜曾經的避風港。

「談完了?」

時宜疲憊地點點頭,「嗯。」

「都說了些什麼?」

時宜皺眉,目光灼灼地盯著席聿衍,這讓男人渾身不自在。

尤其是時宜慢慢地靠近,不由得讓席聿衍心跳加速,臉頰竟然泛紅。

「老公,你這是害羞了嗎?」時宜軟綿綿的話,惹得席聿衍心中一陣騷亂。

他轉過頭去,矢口否認,「沒有。」

時宜嘴角揚起一個不懷好意的弧度,撩撥男人的興趣更濃。

她趁其不備,薄唇輕輕地地吻上他的額頭,這樣好看的男人,不調戲一下都對不起自己了。

時宜就要逃跑,卻被席聿衍雙手遏制住脖子,那張帥氣逼人的面孔就盡在咫尺,急促的喘息聲撲在她臉上,氣溫急劇升高。

就在時宜以為要發生點什麼的時候,席聿衍忽然鬆開了手,陰沉著臉說道:「我雖然是腿瘸,但我也是個正常的男人。」

時宜故意挑釁地撇撇嘴,「那,老公,你到底行不行啊?」

席聿衍抿緊了嘴唇,忽然發現自己對時宜有些太好了,讓她得寸進尺,不禁挑戰自己的底線。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不知是不是玩笑話,反正時宜是當真了,她垂下眼眸,嘴唇慢慢地靠近,就在快要吻上去的時候,席聿衍卻打斷她的動作。

「我之前怎麼沒發現,你這樣欲求不滿?」

時宜嫵媚的眼神看著他,「那還不是因為我老公太帥了嘛!」

這算是拍馬屁嗎?席聿衍忽然覺得面前的女人讓他很難琢磨。

她不是那麼迫切地想要從他身邊離開嗎?

現在又算是什麼,欲擒故縱?

不得不說,就算席聿衍表面再怎麼偽裝,都抵不過心中那份隱忍著的喜歡。

外面,壽宴不知不覺地結束,賓客走了大半。

這時候樓上傳來時箏的驚呼,惹得隔壁房間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我的項鏈呢,月琳,你有沒有看見我的項鏈啊!我明明就放在抽屜里的!」

她焦急的聲音裡帶著哭腔,吸引了一波人的目光。

「我沒有看見啊,你再仔細找找!」江月琳故意跟她搭腔。

「沒有,我里裡外外都已經找過了,那是媽媽送給我的,我不能弄丟!」她高昂的聲音響徹時家老宅。

此時時宜和席聿衍面面相覷了一下,果不其然,沒過幾分鐘,傅婉清和時箏便敲響她的房門。

時箏上來就拉住她的手,急切地問道:「姐姐,你有沒有看到媽媽給我的那條項鏈啊,我剛剛怎麼找都沒有找到!」 蘇寒原本打算立即返回龍淵星,可是在這個時候,忽然得到一個消息。

那便是繁星帝國邀請此次參加文明大戰的統帥參加他們舉辦的慶功宴。

蘇寒作為此次文明大戰的指揮官,也自然在邀請的行列當中。

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蘇寒心中頓時一緊。

恐怕繁星帝國為旗下六級文明舉辦慶功宴是假,想要打探八級文明碎片的消息是真。

不過蘇寒想來,當初那個機械的聲音只有自己一人聽見,其餘六級文明統帥根本就不知道這次文明大戰勝利的獎品是什麼。

只要自己交出腦海當中的一門超級技術,應該可以矇混過關。

想到這裏,蘇寒整理了一下心情,立馬乘坐着戰爭堡壘,朝着繁星帝國的總部趕去。

繁星帝國的總部位於潘多拉星系,雖然相距大麥哲星系甚遠。

可是因為龍淵星早已經掌握了星際之門這些技術,僅僅只花費了兩天的時間,蘇寒便趕到了繁星帝國的總部。

看得出來,繁星帝國對於這次文明大戰十分看重。

在得知旗下六級文明竟然取得這次文明大戰的勝利之後,竟然大費周章的將整個星球都給裝扮了一番。

看着無數自己無法理解的技術,蘇寒心中不僅有一絲感嘆。

繁星帝國不虧是七級宇宙文明,哪怕是星球當中最為普通的技術,也是其他六級文明夢寐以求的。

在蘇寒剛一抵達繁星帝國總部之時,立馬有專人代為迎接。

就這樣,蘇寒和繁星帝國旗下六級文明統帥被帶到一座大殿當中。

這座大殿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合成,給人一種非常復古的感覺。

蘇寒剛一踏進這個宮殿之時,隱隱生出一種錯覺。。

那便是這個宮殿自成一界,跟外面的宇宙毫不相關。

此時,大殿之上,留有十個座椅。

每個座椅之上都坐着一位生靈。

不用問,這些生靈皆是繁星帝國的高層。

最在最上首的一位生靈見到蘇寒等人走了進來,臉色難得露出了一絲笑意:「繁星帝國對於你們在文明大戰戰爭當中的表現非常的滿意,所以繁星帝國給你們這些統帥準備了一份『小禮物』。」

說話之間,一大群繁星帝國的侍衛從內殿當中走了出來。

這些侍衛的手中都捧著一個徑直的小盒子。

就在六級文明統帥好奇,繁星帝國為他們準備了什麼禮物之際,卻發現坐在椅子上的摩爾根主動站了起來。

摩爾根也不廢話,直接走到一個侍衛的面前,將他手中的盒子給接了過來,隨後朝着蘇寒所在的方向走去。

在其餘統帥羨慕的目光下,摩爾根將手中的小盒子遞到蘇寒的面前,笑着說道:「蘇寒,這是我精心為你挑選的禮物,喜歡你能喜歡。」

蘇寒倒是沒想到,摩爾根會當着這麼多生靈的面向自己釋放善意。

猶豫了以下,蘇寒將小盒子接了過來。

在摩爾根眼神示意下,蘇寒當眾將小盒子打開。

小盒子當中,放在一塊透明的晶片。

就在蘇寒好奇,這款晶片究竟有何作用之時,卻聽到身邊響起了一陣陣的驚呼聲。

「這是繁星帝國研發的智能晶片,他們怎麼捨得把這種東西送給龍淵星?」

「傳說只要裝備了這智能晶片,所有的電子產品都可以實現自能化,而且這塊晶片還可以自我進化。」

「這下龍淵星可發達了,一旦有了這塊晶片,那麼他們將會成為七級宇宙文明以下的最強文明。」

聽到這些驚呼聲,蘇寒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看來繁星帝國為了得到八級文明碎片,可是下了血本了。

不過可惜,蘇寒絕對不會將文明大戰當中得到的那塊八級文明碎片交給繁星帝國。

見到蘇寒將那塊智能晶片收下之後,摩爾根忽然開口說道:「想必各位都清楚,每一次文明大戰結束之後,文明大戰的設計者都會給最終勝利者頒發獎勵。」

「就是不知,這次文明大戰的最終獎勵是什麼?」

此話一出,繁星帝國所有高層的目光都望向了蘇寒。

這些眼神當中有好奇、有驚疑,但更多的是期待。

瞬間,蘇寒就明白過來。

這哪是什麼慶功宴,明明就是『鴻門宴』。

「就是不知,這繁星帝國高層得知,文明大戰最終的獎品並非是他們期待的八級文明碎片,會不會後悔舉辦這個慶功宴?」

蘇寒心中這樣想着,神色卻是不變的說道:「這次文明大戰的獎品乃是一項非常強悍的技術,名叫『蟲洞跳躍』,我現在就可以把這項技術交給繁星帝國。」

繁星帝國的某些高層聽到『蟲洞跳躍』四個字之後,臉上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雖說『蟲洞跳躍』非常的強大,可是對於繁星帝國的幫助並不是很大。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高層對蘇寒的話抱有懷疑。

「當真是蟲洞跳躍技術,也沒有可能是別的獎勵?」

聽到這話,蘇寒立馬裝出一副很憤怒的樣子說道:「各位大人,你的意思是說,我蘇寒故意隱瞞文明大戰的獎品,隨便拿出一門技術來糊弄你們。」

「就算是你們有理由這樣懷疑,可是我龍淵星不過就是一個六級宇宙文明,哪有可能知道『蟲洞跳躍』,那你們說說,我腦海當中的這門『蟲洞跳躍』從何而來?」

與此同時,繁星帝國旗下六級文明統帥也開始『嘀咕』起來。

「這繁星帝國的高層是什麼意思,咱們辛辛苦苦為他們文明爭回了面子,可是到頭來卻懷疑咱們?」

「是啊!這以後誰還敢為繁星帝國拚命,萬一不一小心取得文明大戰的勝利,結果卻被他們誤以為私吞了勝利的成果,那可就麻煩了。」

「要我說,咱們以後也別參加什麼文明大戰了,免得受這等委屈。」

繁星帝國的高層聽到旗下六級文明統帥的『嘀咕』,臉色頓時一變。

雖說繁星帝國是七級宇宙文明,可是旗下六級文明也不容小視。

如果因為這件事讓旗下的六級文明對繁星帝國產生了不滿,那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想到這裏,繁星帝國所有高層立馬將目光挪到摩爾根的身上。

摩爾根知道其他高層的意思,立馬站了出來,打着哈哈說道:「各位不要誤會,這畢竟是咱們繁星帝國第一次取得文明大戰的最終勝利,對獎品有所懷疑,乃是在所難免的事嘛!」 阿特拉斯的體內。

這裏沒有光,無數的通道都是黑乎乎的一片,看不到的盡頭便掩藏在黑暗中,這些通道原本是阿特拉斯身體上的紋路,此刻沒有了能量,就成了暗黑的通道。

嗅探器是提拉特彌斯創造的球狀閃電,它本身使用的空氣中電離后的粒子,這些粒子經過特殊的改造和編程后,就能夠成為運動狀態下的程序載體,裏面的意識,便是在這個基礎之上保持原來的存在結構。嗅探器需要能量,它本身也能夠存儲能量,但當處於阿特拉斯體內的時候,嗅探器能夠辨別出來此時的環境已經適合其中意識的存在了,它就自然破碎了。而火鳥,正是風鈴的一個意識分身。

當火鳥投入阿特拉斯的身體時,破碎的嗅探器中的能量沒有完全消失的能量,大部分融入了火鳥的身體,一小部分進入了阿特拉斯的脈絡,阿特拉斯的身體以嗅探器落點為中心,迅速波動出去,盪開一圈電花,而火鳥有了這些能量,速度更得以提升,化作一道光流向著阿特拉斯的大腦奔去。

以火鳥的視角來看,一張巨大的網絡在火鳥面前不住的延伸著各種管路在它的面前分分合合,迅速掠過又急速遠去。轉眼間,火鳥出現在一片鋼鐵森林中。火鳥的目的地正是這裏——阿特拉斯的控制核心。

鋼鐵森林中的一切都處於凝固狀態,正在連接的管線保持着剛搭上還沒有連接在一起的狀態,正在分裂的管線還沒有斷開,停留在裂開的狀態,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網狀的結構處於死寂之中。而如果從大一些的視野去看,一圈斷與不斷的鋼鐵波浪環以某一個地方為中心,也凝固在這一片看不見盡頭的鋼鐵森林中。

火鳥徑直穿過鋼鐵網格中的空隙,無聲無息地撞擊在鋼鐵波浪環的中心。

撞擊的地方沒有火焰騰起,也沒有響聲發出,一圈紅色電芒迅疾無比地掠過整個鋼鐵森林。鋼鐵森林在這一刻猛然活了過來,未斷的管線重新開始斷裂,而即將聯合的管線開始互相融合,只是與之前不同,所有的管線發出的不是黃色或者青色,而是紅色。

撞擊點的中心,一片紅色的區域迅速擴展開來,佔領了整個鋼鐵森林,最終,一團明亮的紅色聚集在曾經是黃色光團控制的區域,那裏鋼鐵管線均勻而穩定,但看起來有燒毀和熔化的樣子。

紅光掠過,這裏的一切在快速逆轉,燒毀和熔化的部分在自我修復。紅色的光芒不斷從管線上滲透出來,如同血液一樣從這裏滑向阿特拉斯的胸腔。

那裏是阿特拉斯的能量控制中心。

紅光到達能量控制中心的時候,控制中心還在閃現著微弱的光芒,但是看起來過不了多久,這裏將最終歸於黑暗。青色和黃色的光芒彼此穿插著,在拼盡最後一絲力氣爭奪著能量控制核心的控制權。

說能量控制核心幾乎快成為一塊廢鐵那是毫不誇張的,原本分佈均勻的金屬管線在這裏已經變得粗細不同,同一根管線在反覆劇烈地融合融合之後,還沒有恢復到原來的狀態就又被重新撕開,就變成了長滿疙瘩和拐彎的廢舊管線,而另一些青黃兩色意識爭奪更為激烈的地方,管線被擰成針狀,向著控制核心的內部或者外部凸起,形成刺狀,自行開始破壞能量控制核心的總體結構。

戰場有很多種,但是戰爭的結果大多只有一個,就是將所有正常的東西破壞得一乾二淨。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