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3 日

屋子裡沒點燈,床上一個白色的人影側躺著,背對著門外。

她進來的時候,他還咳嗽了兩聲,看著像是在睡著之後的咳嗽。

梅寒裳靜靜看了那背影兩眼,走過去坐在床邊,開了口:「行了,別裝了。」

身體一動不動。

「我來了,康嬌嬌和花夫人這樣鬧,追難都沒出來,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她又說。

他是無比聰慧的,想必是已經料定了她會來找他吧。

他還是不動。

梅寒裳有點不耐煩了,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胳膊:「你再不動,我就走了啊!」

手指觸到的地方一片冰涼,她驚了下,低頭仔細看去,發現他的衣襟竟然是敞著的!

她去摸他的脖頸,冰涼。

她去摸他的胸.口,冰涼。

她去摸他的手,冰涼。

她的心裡頓時湧上一陣火——關切又恨鐵不成剛的火!

已經是初秋了,他竟然不顧身體,把自己搞得冰涼!他有心疾,本來抵抗力就不好,這是不想好好活了嗎!

她用力去拉他的衣襟,手卻被一隻大手被握住了。

大手略一用力,她就栽倒下去,撞進了他的懷裡。

下一秒,他的長臂就將她整個人都圈進了懷抱里。

「唔……梅大小姐可真是本王的小火爐,真是熨帖。」他從心底發出一聲嘆息,將她緊緊摟在懷裡。

梅寒裳所有的氣都在那個剎那煙消雲散了。

之前想好的一堆質問他的話,也都說不出口了。

果然戀愛了腦子就進水,智商餘額變成零了! 她的眼神變得愈發的渴望。

本命神器有瑕疵這是她一生的痛,她一直想要把這個瑕疵彌補上,她找了許多人,也找了許多的材料,可惜一直也沒有成功。

現在,她覺得冥冥之中有了指引。

她要得到這根棍子!

咚!

棍子又重重的頂了一下,步長的臉色更加的紅潤,讓她有些受不了。

「停!我可以幫你煉體,絕無怨言!」

說著,她又是把一堆的材料扔進了煉丹爐里,那是無數的大補之物,對孟有房有著極大的好處。

這一次孟有房停下了動作,他相信了步長的話。

不過,他也從步長的眼神里看到了對某物的渴望。

「她想要建木!」

雖然感覺到了步長似有所圖,可孟有房有些不太理解。

建木再怎麼變得金光燦燦的那也是木,這好像與丹爐沒有多大的關係,她如果拿建木來彌補丹爐的漏洞好像不太可能。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

孟有房把棍子收了起來,他向著步長一擺手:「步長小師妹,希望你能認真一些,否則可有你的好果子吃!」

步長的臉色恢復了正常,她低眉順眼的點頭:「明白!」

「開始吧!」

聽到孟有房的指令,步長的雙手瞬間冒起了三昧真火。

「火起!」

三昧真火再次燒起來,剛才還在身邊堆著的材料瞬間全都被燒成了液體。

咕嘟咕嘟!

孟有房在液體里泡著,他的身體也是在吸收著這裡面的藥力。

酸麻腫脹,這是孟有房一瞬間的感覺。

「好猛的藥力!」

如果不是孟有房的身體夠強,這磅礴的藥力恐怕要把全身所有的器官都給摧毀了。

轟!

仙氣燃燒了起來,孟有房頓感火熱。

三昧真火可以燃盡一切雜質,而在步長的控制之下,那些被燃燒的雜質借著無盡的藥力又補充了回來。

哐當!

金鐵之音響起,一塊巨大的金屬被扔進了丹爐里,不待孟有房反應,那金屬已然化成了金水糊在住了孟有房的全身。

「便宜你了,這可是天外隕金!」

天外隕金,傳說中這並不是本仙界的物質,它裡面蘊含了無數的可能,對於步長來說這東西也是珍藏了許久的寶貝。

不過,為了能得到好結果,她也是拼了。

天外隕金一化,步長更是加大了三昧真火的燃燒力度。

她對孟有房的期許還是很高的,不說別的,就是這超強的火焰耐久就不是常人所能夠擁有的,更不用說那身體里磅礴的仙氣。

她看了一眼,也是覺得很好奇。

「這人是仙石成精的嗎?」

要說一個人的身體硬度很強可能是金鐵之物融合,可要是這軀體里全是仙氣,好像除了仙石成精也沒有別的解釋。

融化仙石,那可是要很高的溫度的。

步長恍然間覺得這三昧真火的力度好像不太夠。

咻!

一枚丹藥扔進了口中,步長身上的氣勢也是大漲了一截,她要開始發力了。

「五行煉丹術!」

一瞬間,金火之氣大增。

丹爐內,孟有房現在是痛並快樂著。

回想起當年在靈石漩渦里煉體的經歷,他認為那是一段難忘記的歲月,可現在,他在丹爐里又想起了那段經歷。

身體上很疼,每一個細胞都在撕裂。

畢剝畢剝~!

孟有房的身上響起了奇怪的聲響,他的軀體正在一層層的剝落。

咕嘟!

一朵小火苗露出了頭,一道金光開始閃爍。

「成功了!」

步長興奮的呼喊了一聲,她的身體也是激動的亂顫。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終於是把這個丹方給煉成了,只不過這只是產生了一朵金火,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

「繼續!」

煉丹爐再次閃動起烈焰,孟有房的身上不停的閃起金色的小火苗。

半月之後。

步長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地上,她現在已經累的不想再說話了。

仙氣全部耗盡,丹藥更是吃了無數顆,她覺得呼出的空氣都有著一股藥渣子味兒。

不過,道心達通了!

她突破了!

如果說以前她步長只是一個煉丹小天才,那現在,她就是一位真正的小丹神,她已經離大羅金仙越來越近了。

「不知道那個人會怎麼樣?」

心裡想著,她也是把眼神瞅向了丹爐。

丹爐里,一顆大金蛋正在熠熠生輝,一波波的金光不停的律動,彷彿這金蛋里有著一個生命體在孵化。

說彷彿這個詞是多餘的,金蛋里當然是有著一個生命存在。

孟有房在金蛋里盤坐著,五心向天。

步長確實沒有騙人,她直接將孟有房的身體強度給提高了一個等級,只是,這留下來的後遺症也是非常的猛烈。

三昧金身,沒有三昧真火怎麼能稱為三昧金身呢!

呼呼!~

一朵小火苗竄出,孟有房的身上多了一個窟窿。

不會功法,控制不住仙氣,在三昧真火的影響之下這個弊端顯現的淋漓盡致。

「我去,這以後想和妹子擁抱都不可能了!」

看著身上的那個窟窿,孟有房不由的苦笑出聲。

一把火下來,衣服沒了!

這要是和妹子來個擁抱,瞬間就得變成負距離的親密接觸。

「有些費衣服啊。」

孟有房正在感嘆,丹爐外的步長已經是站起身來。

哐!

丹爐的蓋子被一把拍飛。

躺了這麼半天,步長也是恢復了一絲力氣,忍著噁心吃了一顆丹藥,總算是能把丹爐給打開了。

只是,她發現,那顆金蛋竟然沒破殼。

步長疑惑的歪了歪頭:「悶死了?」

按說丹火都停了,丹爐也打開了,可裡面的人不出來,這不是反常么?

嘭嘭嘭!

步長敲了敲金蛋,她在確認著裡面的情況。

孟有房本不想搭話,現在這個樣子出去可是有些丟人現眼的。

這萬一要是小火苗出在了一些關鍵的部位,那他就是真正的社死現場。

可總不能在蛋里住一輩子吧…

思來想去,孟有房最後整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唰唰唰!

紅色的小本本圍住身體重要部位,慢慢形成了一道防護圈,看上去就像是穿了一條紅色的小戰裙。

等了一會兒,試驗了一下,孟有房這才是拿起了棍子。

嗵!

使勁在金蛋上一戳,一個大洞被戳了出來。

「我靠,你沒死!」

步長的小臉帶著驚喜,可這話說出來卻是很讓人不喜。

嘭嘭嘭!

三下五除二,孟有房砸穿了金蛋閃了出來。

「哈哈哈!你這個裝扮很有個性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