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5 日

就連老姐白諾也坐在那兒。

看到自己之後,家裡人都鬆了一口氣。

「今晚是怎麼一回事?你具體跟我說說?」白大慶對著白洵道,先前在電話里,兒子就簡單說了一下,並沒有說的那麼詳細,只是讓自己知道自己沒事了,現在既然已經安全到家,那麼白大慶勢必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原委。

自己可就這麼一個兒子,真要是有所閃失,白大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會做什麼。

估計家裡老爺子也得瘋了吧。

還好還好~

但是這件事肯定不能就這麼算了,今晚自己只是擔心兒子而已,明天非得讓酒店那邊給一個說法才行。

張慧同樣也是一臉的心有餘悸,光是聽白洵講那些,她就覺得嚇死了,更不要說,身為當事人的白洵,那時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

白諾的目光,始終都落在白洵的身上,雖然沒有說話,但眼神里,還是帶著幾分關切。

大家也都能看的出來,白洵臉上的疲憊神色,所以也沒有再多打擾他,既然他已經平安回來,那麼就讓他早點休息去吧。

白洵回到自己的房裡,先是泡了會兒熱水澡,把身上的疲憊和寒意都驅走,然後才回到床上。

要說今天晚上不害怕,那絕對是騙人的,就算是現在回想起來,白洵都一身冷汗,只不過當時顧莎在身邊,自己只是一門心思想著別讓她受傷害,所以沒顧上那麼多。

想到顧莎,腦海里又情不自禁的出現她那動人的模樣。

原本,白洵只想著遠遠的欣賞她的美,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跟顧莎發生這麼多的事兒。

現在好了,平靜下來想想,白洵就覺得,在發生了今晚這麼多的事兒之後,恐怕他和顧莎之間的關係,不但沒有拉進,反而會疏遠很多。

雖說顧莎看起來溫婉淑良,好似對誰都是一副笑盈盈的溫柔模樣。

可過分的親密接觸,只會引起她的警惕。

正因為她是個好女人,所以只會疏遠自己,特別是在她知曉自己心思的情況下。

不知道這算是因禍得福,還是飛來橫禍了。

算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這個女人,本來就應該只是自己生命里的過客而已。

欣賞,並不代表一定要得到。

只能說有緣無分。

再說,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美女,卻多的是。

白洵苦笑著,沒多久,一陣疲憊感傳來,他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但夢裡面,還是不自覺地浮現出,那讓他痴迷不已的世界波。

接下來的幾天,果然就像白洵所猜測的那樣,他幾乎都沒有怎麼再見過顧莎,看來,她也是在刻意的躲避著自己。

雖然遺憾,但白洵也沒有表現的那麼強烈。

再加上,國慶節假期,在好多人的盼望當中,總算是到來了。

白洵所有的注意力,也全都放在了呼倫貝爾大草原之行上。

國慶節前一天。

下午2點。

白洵跟宿舍里的其他人,便來到學校前的停車場上。

遠遠的,就看到那裡停著一輛中巴。

正是楊天寶按白洵的吩咐,租來的一輛車。

白洵的室友們,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腳步,同時沒有忘記打電話催促自己的女伴們。

2點17分,當所有人全都到齊,載著16人的中巴,便緩緩駛離了學校,直奔京城機場而去。

他們的呼倫貝爾草原之旅,正式拉開了帷幕。

今日第二更,求收藏訂閱

。 這不,沈虞臣打算回A國的時候,忽然收到兩個非常重要的消息。

第一,深海集團背後的勢力是死對頭莉茲財閥。

第二,莉茲集團方,接受了赫連凌的邀請。

步淮和路易斯兩個人,此刻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一直沒有扒出深海集團的底細,結果現在自曝,人家就是在國內是死對頭,是老熟人了!

現在來X國,又成了死對頭。

這還沒完,居然冒險在他人的地盤,去見赫連凌那瘋子。

沈虞臣相比較兩手下的驚訝,相當的冷靜,甚至在琢磨著什麼。

步淮和路易斯不解,所以,步淮問道:「老大,你在想什麼?」

沈虞臣微微抬眸,一雙深邃的眸像是看不透的漩渦,道:「或許,這是莉茲集團的邀請函。」

「什麼?」

沈虞臣說完,就自我篤定了,直接下令:「先不回國,去見赫連凌。」

步淮沒琢磨出味來,「如果莉茲集團跟赫連凌站在一邊,豈不是赴宴對我們不利?」

沈虞臣說:「不,莉茲集團不會跟赫連凌站在一邊。」

「為什麼?」

沈虞臣並沒回答,而是看著路易斯,「你是不是已經暴露了什麼?」

「啊?」路易斯一聽,瘋狂的搖頭:「我沒有啊!」

沈虞臣皺眉:「如果莉茲財閥方不是知道點什麼,一定不會自曝消息,更不會去赴赫連凌的約,現在恐怕他們提前知道洛克集團,才敢去見赫連凌的,因為他們只要和洛克合作,這才有十成的把握在赫連凌的地盤挑釁也不會吃任何虧,所以,他們是在邀請我去合作。」

步淮聯繫前前後後的話,忽然就懂了:「所以老大你的意思是,這一次,洛克和莉茲合作,一起坑赫連凌么?」

沈虞臣點頭:「自然如此。」

步淮忽然感覺熱血沸騰啊,「赫連一家人都是瘋子,這一次聯合,一定會把他製得死死的,然後分出一杯羹來。」

沈虞臣輕笑,一雙深邃的眼眸也是捉摸不定的,「你說,莉茲集團來的是錦溫塵,還是傳說中神神秘秘的半金先生?」

步淮激動道:「半金先生要是真的露面了,老大,我打賭,你跟他不是敵人就是朋友,你們外號都是相對的!」

「我也期待。」沈虞臣手往桌子上一點,聲音也隨之一沉:「但是這一次,一定是朋友。」

而就在這個時候,步淮的手機接到一通陌生人的電話。

步淮拿出手機一看,「老大,陌生電話,接還是不接?」

沈虞臣深邃的視線落在手機上面,道:「接吧。」

接著電話接通,點開外放后,一聲招呼就來了:「沈虞臣,你好。」

一聽聲音就是處理過的,光憑聲音不知道對方是誰。

沈虞臣問:「你是?」

「半金先生。」

沈虞臣:「……」

步淮和路易斯互看一眼,都很激動!

這號神秘的大人物真的出現了,而這一次,還可能見到真面目。

「怎麼,很驚訝么沈半城?」

沈虞臣自然是很驚訝的,他確實是沒有想到,莉茲集團的真正老大會突然聯繫他。

「驚訝。」沈虞臣一頓,道:「很期待這一次合作。」

「作為老對手了,我會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

「是么?」沈虞臣問:「能提前透露么?」

「提前透露了,還叫驚喜么?沈先生應該懂這個道理的。」

沈虞臣輕笑道:「我就看看閣下能給我什麼驚喜。」

「放心,讓你終身難忘。」

。由於巴拉克王國有大面積星斗大森林的存在,所以第二天白亦非就順路到達了巴拉克城。

看着眼前的這座宏偉的城關,白亦非心如鐵石的內心也同樣有一絲感慨,這裏是他崛起的開始,正是憑藉此戰,白亦非一舉進入斗羅大陸權力的中心,屹立在金字塔塔尖至今。

可以說,巴拉克城對他有不一樣的意義。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一百四十八章再臨巴拉克 「可惡,臭蛇,都怪你!」

島國遺跡上,姚靈曦不滿的踢著八岐大蛇。

「你為什麼游得那麼慢!」

力氣不是很大,就如同尋常小女孩發泄怒火一樣。

但八岐大蛇是動都不敢動,僅剩的六個蛇頭纏繞在一起,瑟瑟發抖。

他可沒忘記,就是這個小女孩,剛剛在瞬間吧整個島國銷毀殆盡。

「靈曦,不是讓你儘力剋制嗎?萬一波及周邊的海洋生態就不好了。」林燁從海面上走了過來,無奈的道。

「略!」然而小靈曦根本就不賣林燁面子,做了個鬼臉就跑了。

「這熊孩子。」

林燁撓了撓頭,尷尬又無奈。

估計整個炎國就靈曦一個人不會給他面子。

「這也沒什麼不好,反正都要推倒重建,小靈曦出手正好省的我發動大海嘯了。」崔淼走過來,笑道。

「從今以後這裏將成為我國最大的島嶼了。」汐芷沅微微一笑。

「也多虧島國自己作死,讓我們都省下攻佔的理由了。」

「這算白撿個芝麻嗎?」崔淼笑道。

「上面已經知道現在的事了,崔淼,你留下來交接工程,我們還要趕回所屬的地區。」林燁對着崔淼道。

炎國官方已經派了地質考察人員過來,准隊對島國進行重建,從而將其變成炎國的超凡武器研究之地。

「知道了。」崔淼點頭。

「之後你注意看看周圍還有沒有殘留的島國人。」

「好。」

林燁朝着汐芷沅看了一眼,後者點頭,對着跑到遠處坐在沙灘上發獃的姚靈曦喊道:「靈曦,回去了。」

「來了~」

聽到呼喚的靈曦一腳將一顆小石頭踢進海水裏,轉過身,朝着眾人的方向小跑過去。

。。。

眨眼間

時間就過去了三日

這段時間裏,凌淵將崩壞3的草本遊戲交給了韓厲。

並且得知B站也已經籌備好了,等到下個星期五的時候會將原本的頁面進行全方位替換。

現在正在做前期的預熱。

得到這個消息的凌淵自然是心滿意足的回去了。

不過在回去之後就發生了一點小插曲。

不是韓雨柔突然上門捉姦,而是……夏苒苒搬過來了。

在之前凌淵答應過要告訴夏苒苒關於他的事情。

但有些事能說有些事是不能說的。

凌淵只將關於自己契約獸貝拉的事情以及偶然間穿越其他世界的事情告訴了夏苒苒。

當然,群聊和系統的事沒說,只是告訴對方他有能穿越世界的能力。

並且坦白了他是從其他世界撿到琪亞娜和姬子的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