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 日

就因為這家人如此喪心病狂地寵著那討厭鬼,才更讓人不安。

他家妹妹跟這傢伙在一起,也不知有沒有吃虧,要是妹妹有什麼委屈了,他一定要讓討厭鬼好看。

趙青霆直接要走,但司禹仍舊扯着他的衣服,限制了他的行動。

趙青霆無比嫌棄地回頭看他一眼:「放手。」

「你怎麼去棉花村?」司禹問了一個比較實際的問題:「我的車司寧開走了。」

「走路。」趙青霆認真的說。

「你懂路嗎?」司禹又問了一個更為實際的問題。

「……」趙青霆沉默了一下:「我可以問人。」

「可是你不是要上班嘛?」司禹繼續問,每一個問題都扎中要害。

「我請假。」趙青霆咬着牙回答,現在滿心滿腦只有一個想法,把趙青葵給接回來。

妹妹一夜未歸,他作為哥哥的竟然完全不知道,這是他的失職。

饒是司禹神經大條也看出了趙青霆的不悅和懊惱:「我非常理解你的感受,剛才我也跟你一樣想直接下鄉去找他們,不過很明顯這個決定並不明智。」

「首先咱們交通工具不同,不管我們用自行車還是公交車,都跟小車不一樣。」

「其次,他們明顯是被大雨困了一晚,說不定現在就在回來的路上呢?」

「所以你想說什麼?」趙青霆挑眉問。

「我就想表達我們下去很可能會錯過回程的他們。」司禹認真地分析:「以我當偵察兵多年的經驗我敢打包票,十點前他們肯定會回來。你與其請假去找她,不如在家等她。」

「可我坐不住。」趙青霆實誠地回答。

「那你去上班吧,我跟你妹說讓她今晚等你回來跟你報平安再睡。」

……

就這樣,司禹繼續在家等了起來。

可沒想到十點過去了,十一點過去了,轉眼下午六點了……

仍舊是沒見司寧和趙青葵的影子。

偵察兵的面子碎了一地。

早上還在安撫趙青霆的司禹現在也不安起來。

該不會……這倆真的私奔了吧?

。 不過,眾人的興緻顯然不高,這剛剛進入森林便接二連三發生了這麼多事,大家都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根本無心想其他東西。

「都給我振作起來,你們是我蒼穹學院最優秀的學員,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就要做好隨時赴死的準備。」

「人生沒有重新選擇的機會,做出了選擇,哪怕是危險的錯誤的,也要咬牙給我挺過去,如今我們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言了,害怕死不成?」

林玄這憤怒的大喊,將眾人從低沉的情緒中拉了出來。

「不怕死,來這裡是我自己的決定,我一定會堅持到最後!」

「沒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沒有走到最後一步,說什麼都不會後退的。」

「死並不可怕,老子十幾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絕不後悔!」

眾人的鬥志被重新點燃,眼神中不再有一絲的懼怕。

「放心,有我林玄在,就算是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都能夠將你們從鬼門關拉回來。」

林玄安慰地說道。

對於眾人來說,林玄不光是精神支柱,更加是後勤與實力的保障,如果沒有林玄,他們根本堅持不了這麼長時間。

恢復了鬥志的眾人,開始了生火烤電鰻,大家都是頭一次吃電鰻,不禁有些好奇。

林玄滿意的點點頭,轉身來到了蘇沽的身邊坐下,「現在感覺怎麼樣,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我已經好了,除了四肢比較僵硬。」

蘇沽有些緊張的說道,想到自己的上身被林玄看光了,她臉色通紅的彷彿能滴血一般。

然而,就在這時,

「沒有想到在這深山老林中,還有碰到如此絕色的美女,老天都在可憐我啊。」

一道憨厚的淫笑聲從深林中響起,隨著話音落下,十幾個人出現在蒼穹學院眾人的視線中。

「老大,這個小隊中竟然有兩個女人,兄弟們已經幾個月沒有嘗猩了,這會可算是能給兄弟們分享一個了吧!」

「沒錯,兄弟們不挑食,只要是女人能夠爽一下就可以了。」

「漂亮的自然是老大的,剩下的那個有些病態的女人,兄弟們也是不介意的。」

突然衝過來的十幾人污言穢語地討論起來,他們囂張的根本沒有將林玄等人放在眼裡。

林玄臉色微寒,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剛經歷過生死危機的眾人,竟然又遇到了傭兵,這些人怕是專門干殺人越貨的。

每個人的身上都充滿了濃重的血腥氣息,而且實力強大,最弱的也是辟海境巔峰的實力,這樣的一隻傭兵,算是絕對的強大了。

尤其是他們稱之老大的黑髯大漢,身高足有兩米體型寬碩,極具壓迫感。

蒼穹學院的眾人與他一比,簡直就是弱雞,這些人怕是不夠他一隻手拍的。

「竟敢打我學員的主意,看來你們活膩味了。」

林玄聲音冰冷的說道,緩緩的從原地站起來,毫不畏懼地擋在眾人的身前。

「小子,我給你個立功的機會,只要你親手將身後的兩個女人送上來,我可以給你留一條生路。」

傭兵頭領死死地盯著林玄,手中的巨型狼牙棒在空中來回揮動。

眾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狼牙棒恐怖的重量,這樣的一種武器砸在身上,怕是會直接將人砸成血沫。

「這句話同樣送給你們,現在跪在地上認錯,我可以考慮給你留下全屍。」

林玄不屑地撇撇嘴。

「找死!」

傭兵頭領怒吼一聲,手提著巨型狼牙棒,向著林玄爆沖了過來,巨大的體型邁動之間,彷彿大地都跟著顫抖起來。

「殺!」

林玄也懶得廢話,眼看著對方衝上來,黑羽劍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中。

電光火石之間,傭兵首領便與林玄碰撞在了一起,狼牙棒在空中呼嘯不已。

離得近了,林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那狼牙棒上明顯的濃重血氣,顯然是常年獵殺侵染了。

這個大漢的實力應該不弱,不過,在林玄的面前卻根本不夠看。

人仙境以下無敵的話可不是他在吹牛的,兩者在碰撞的一瞬間,林玄直接出現在了大漢的身後。

而手持狼牙棒的大漢,詭異的停在了原地,眼神之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老大,將這個瘦猴子砸成肉餅!」

「老大威武,兄弟們還等著品嘗小妞的滋味呢,速戰速決啊。」

「老大,你怎麼不動了?」

傭兵團還在為大漢加油助威,可是片刻之後他們突然感覺到了不對勁。

在眾人的眼中,兩米高的壯漢竟然直接一分兩半倒在了地上,血流滿地極為的震撼!

「怎麼可能?」

「老大可是破空境的超級強者,更是力量覺醒者,怎麼會被一擊必殺?」

「這少年究竟是什麼境界的強者?」

眾傭兵心中充滿了驚駭,眼神中更是滿是不敢置信,不過他們清晰的知道,這一次他們踢到鐵板了。

「跑!」

不知道是誰吼了一聲,十幾人頓時大叫著向來的方向狂奔,那狀態與之前完全相反,就像是背後有噬人的野獸一般,生怕跑的慢了就會被一口吞噬。

「現在想跑,晚了。」

林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手中的黑羽劍不斷的揮舞,一道道恐怖的劍芒一閃而沒。

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劍光所過之處,鮮血拋灑,殘肢斷骸飛的到處都是。

幾個呼吸間,剛剛還鮮活的十幾個傭兵,已經變成了冰冷的屍體。

這裡,就是如此的殘酷,只有一個生存法則,那就是你要比所有的生物都要更狠,只有別的生物死了,你才有可能活下去。

身為傭兵,他們更清楚適應這樣的生存法則,所以直到死,也沒有人開口求饒,因為他們知道,就算是求饒也不會活下去,換做是他們也會趕盡殺絕的。

傭兵隊全軍覆沒,而蒼穹學院的學員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這就是絕對實力的壓制。

「你們要記住,在這裡不允許你們有任何的憐憫之心,不然只能害人害己,你們需要做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將敵人殺死!」

林玄開口說道。

。 弄醒曹祐的是那一陣烤鴨的香味?不,是一些奇怪的液體,外加一條黏糊糊的怪物什。

緩緩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曹祐看到了一個小美女的俏臉蛋,他想要伸手去摸一摸,又怕這一切只是個夢。

待他要伸出手時,才意識到自己的手腳都被禁錮了住,很難有個大的動作。

多緩了緩,他才認出那小美女算是個熟人。

呸,用口氣啐開了這條黏糊糊的東西,曹祐想死的心都有了。

太難了,早知道這樣子,從天上掉下來那會兒,便該多祈禱能夠一了百了,也就不用來遭這種罪了。

「嘿,曹祐呀曹祐!沒想到你會有這一天吧?落在我的手裏,讓你嘗一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讓你拿刀來欺負我,來呀,本小姐保證給你個公平的較量機會,哈哈哈……」

玩死人不償命的李端蓉,依舊讓她的這條淚牛蟲,黏在了曹祐的臉上。

許是此時的她真在記恨曹祐,那淚牛蟲受了她的影響,開始從曹祐的身上吸食起了靈力。

「你……」

重傷未愈的曹祐,哪有多餘的氣力,來甩開這條黏着能力相當強的淚牛蟲。

他想要反抗,又覺得自己的靈泉,處於某個空底的狀態。

再加上他的手腳沒個自由,他也就只能這樣子眼睜睜的,看着這條噁心死人的淚牛蟲,在吞噬着他僅剩不多的氣力。

「怎麼了?還想打我不成!就准你欺負人,不準別人欺負你呀?讓你裝死,讓你裝死……」

看到曹祐暈了過去,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好事的李端蓉,站起身來抬腳,就往曹祐的腿上踹了幾下。

踹著踹著,她真沒見到曹祐醒過來,反而見得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轉悠了一下雙眼,李端蓉機智地逃遠了去,還不忘將那長大了些的淚牛蟲也給帶走。

「發生什麼事了?」

往這邊走了來的這人,尚不知李端蓉這小丫頭,背着他偷了什麼好東西。

四目相對間,他只覺得這徒弟有些慌張,真像偷偷做了些見不得人的事情。身為師傅的他,不免有些好奇。

「沒……沒什麼呀,師傅你沒嘗嘗我給你帶來的烤鴨嘛?那味道可香了,我可是跑了好遠的路,好不容易才給你帶來的。」

做賊心虛般的李端蓉,想要摟過來撒撒嬌,進而掩蓋掉她跑去曹祐那邊的事兒,怎料她師傅一指輕點而來,點在了她的眉心。

暗嘆不妙的她,只得乖乖地承認道,

「是那傢伙先欺負我的,我可沒怎麼了他……」

「害人之心不可有!你做什麼事情得有個分寸,別當自己年紀小,就能假裝什麼都不用負責。」

縮回了手來的伊葛,懶得多說些話,出來訓導李端蓉。

加快了些腳步,往曹祐這邊走了來,他想曹祐生命力那麼頑強,不至於被李端蓉的淚牛蟲,給吸光了靈力吧。

「哦,知道啦……」

低垂下腦袋來的李端蓉,瞄見師傅要走遠了,一甩臉上的小正經,也往這邊跟了來。

嘿,有她師傅在,就算曹祐真有個好歹,也是能夠起死回生的。

至於說,她師傅有沒有那種,能夠讓人起死回生的能力,她是真沒見識過啦。

「吼!」

這些個因為爬縮在地上,沒有被震飛多遠的屍骸,不知好歹地席捲向了季敖和曹天。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