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傾沫搖頭說:「不知道,弟子還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剛說完,孤傾沫愣了一下,隨後抬頭驚訝地看着君期,表情疑惑地問道:「長老,你的眼睛…」

眾人看向君期,表情都變得有些古怪。

這不禁讓君期愣了愣,問道:「怎麼了?」

孔矜說:「長老,你的眼睛變成豎瞳了,就像是…龍的眼睛。」

「什麼?!」君期傻了,但是這裏又沒有鏡子,又沒有水的,他根本不看見自己的模樣。

唐仲信看着君期,若有所思地說:「原來你是人與妖結合所生,難怪到了金丹期,卻還是那麼弱,並且完全沒有一點長進。」

「人與妖?」君期開始沉思:『難怪,楊君期身上有那麼多奇怪的地方。無法修鍊、對昭晗的血有種致命的渴望,原來是因為他是人和龍生下來的孩子?!』

孤傾沫問道:「是人與龍族嗎?可是以長老這樣的歲數,惠靈宗宗主不應該能在修仙界裏看見龍才對。」

唐仲信手環於胸前,像是看熱鬧似的,笑問道:「要是修仙界的人知道了,楊君期你是龍與人生下來的異類,會不會團結一致要求殺了你?」

「…」『臭小子!』君期被唐仲信這樣一說,心裏頓時也有些慌。

孔矜突然說:「我更好奇的是,為什麼長老會在現在出現異常?」

君期猜測道:「是不是因為剛才遇到了那條龍?」

孤傾沫說:「可是剛才在洞穴里,長老並沒有什麼異常。」

孔矜沉思道:「從我們出來后,湘簟昏迷,長老外貌出現異常。這些不尋常的事情串聯到一起,讓我不禁懷疑一件事。」

「什麼?」

孔矜抬頭看着一望無際的大荒地,說:「我們真的逃出來了嗎?」

孔矜的猜測讓在場的人都冒了一身冷汗,如果他們沒有從結界裏逃出來,那麼他們現在又在哪裏呢?

梁語映和馬烔照百無聊賴地在木屋裏等著君期他們出來,梁語映拿着一根爛木棍,在地上下意識地寫出了馬烔照的名字。

「你在幹嗎?」馬烔照看見坐在沙漏旁寫着什麼的梁語映,好奇地走了過去。

看見馬烔照過來,梁語映立馬用腳胡亂擦掉地上的字,神情飄忽地說:「沒幹嘛。」

馬烔照看梁語映做賊心虛的模樣,問道:「你不會是在寫字罵我吧?」

梁語映被馬烔照的猜測氣得不行,賭氣道:「對,我就是在寫字罵你,罵你是個大白痴!」

馬烔照不知道自己哪句話又惹梁語映生氣了,他不知所措地說:「那你繼續寫,罵我什麼都行,我跟你一起寫,別生氣了。」

梁語映被馬烔照不知所措的神情逗笑了,笑道:「真是個傻子。」

梁語映坐在一邊,百無聊賴地轉着手裏的爛木棍,嘆氣道:「唉,他們怎麼還沒出來啊,都過了一天了。」

馬烔照猜測道:「應該是那裏比較大,還在找路吧。」

梁語映停下了轉動木棍,生氣道:「長老真是的,每次有好玩的事情,都讓我留在外面。我也想進去看看,氣死了!」

馬烔照沉默了幾秒,突然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要不然…我們也進去看看?」

梁語映愣了愣,有些心虛地說:「不好吧。」

馬烔照說:「那好吧,我們繼續在這裏等。」

梁語映看馬烔照那麼爽快,本來他再勸勸她,她就答應進去了。結果這傢伙,看來也只是說說而已,梁語映獨自低頭生悶氣。

沒過多會兒,馬烔照突然用手肘碰了碰梁語映。

梁語映不耐煩地問道:「幹嘛?」

馬烔照望着前方,指著一點點朝他們走來的黑點,問道:「前面那個人,是葛福六嗎?」

「哪裏?!」梁語映聞言立馬抬頭看去,果然遠遠地就看到了一個黑點,她眯着眼睛望過去,發現那人懷裏還抱着一個人。

隨着那人越走越近,梁語映說:「好像還真是葛福六,走,我們過去看看!」

。 諾諾把手機放好以後,對著李方問道:「方子,我是不是也應該去學學做菜啊。」

「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問?」

「你看小離現在在家天天跟著秦銘他媽學做菜打發時間,就連琦琦都知道去學做菜。等以後,她們都會做菜了,就我不會,那不太好吧。」

「這樣什麼,你只要知道你有一個很會做菜的男朋友就行了,以後做菜這些事還是教給我就行了。你的是是用來畫設計圖的,可不能浪費在這些地方上面。」

「那你說梅姨他們以後會不會對我有意見啊,畢竟你們家都是梅姨和奶奶炒菜做飯的啊。」

「這有什麼,我在家的時候,她們還不是讓我做的。這就是我爸和我爺爺不會做菜,要不然我們家指不定誰炒菜做飯呢。」

「我不學做菜真的沒事嗎?」

「你放心吧,沒事。好了,你閉上眼睛再休息一下吧,離跳傘基地還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呢。你昨晚那麼晚才睡,先休息一下。」

聽李方這麼說,諾諾給力李方一個白眼:「還不是怪你,我都說不要了,你還非的鬧,害得我睡的那麼晚。」

「後來你不是也挺喜歡的嗎,怎麼能就怪我嗎。」

「你還說,不害臊啊。」

「這車上就我們倆個人,有什麼好害臊的。行了,你快休息一下吧,等快到了我叫你。」

「恩,那我眯一會,有事你叫我。」

「好。」

等李方叫醒諾諾的時候,車子已經開到跳傘基地的門口了。

「你不是說快到的時候叫我嗎,怎麼到了才叫我啊。」

「看你睡的那麼香,就沒忍心叫你。到地方了,你收拾一下我們就下車吧。」

諾諾點了點頭,稍微補了一下妝,背起隨身的小包就跟著李方一起下了車。

雖然李方在這個基地只待了一天半的時間,但是做為一個大主播,還是很容易讓人認識的。

在李方帶著諾諾從基地大門走進去的時候,前台小姐姐一眼就把他給認出來了。

「方哥回來了啊!C證考過了嗎?」

「不考過能好意思回來嗎,當然是過了啊。高教練呢,他現在在哪,有沒有帶飛?」

「剛送完人出去,現在估計再樓上辦公室呢。你身後是誰啊,你女朋友嗎?」

「恩,這是我女朋友諾諾。諾諾,這是這個基地的前台小姐姐,你叫她叮噹就行。」

「諾諾姐好,我叫叮噹,歡迎你。」叮噹笑著向諾諾自我介紹道。

「叮噹,你好。」諾諾也禮貌的笑著回道。

「叮噹,我們先上去了,回頭聊。」

「要我幫你叫一下高哥嗎?」

「不用,我自己上去就行,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辦公室。」

「行吧,那你自己上去找他吧。」

李方帶著諾諾往上樓的樓梯走去,諾諾好奇的問道:「叮噹應該不是她的真名吧?」

「恩,不是。因為她背的書包上面有個鈴鐺,走起路來叮叮噹噹的,所以這裡的人就叫她叮噹了。」

「你知道的很清楚嗎,是不是對人家有意思啊。」

「你說什麼呢,我有你就夠了。當時我也和你一樣對她的名字好奇,就隨口問了問小飛,這才知道的。」

「放你一馬,如果讓我知道你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話,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放心吧,我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嗎。走吧,我們先去找高教練,讓他給你去拿一套飛行服來。既然要練了,必要的東西還是要有的。」

倆人來到三樓,找到了正在休息的高增書。

「高哥,我回來了。」

「方子回來了啊,恭喜你,順利拿下C證,這樣一來你就可以進行翼裝飛行了。」

「是啊,我都已經準備好了。對了,基地里還有飛行服嗎,女孩子穿的。」

「是給你身邊這位小姐吧,你們稍等,我這就去拿。」

「高哥,有新的嗎,就是別人沒穿過的那種,我可以直接買下來。我女朋友也想學跳傘,反正要買,你這邊有的話,直接從你這邊買也行。」

「這是你女朋友啊,你也不介紹一下,我還以為是你的助理呢。新的飛行服當然有拉,基地怎麼會沒有這東西呢。有些人也不喜歡用別人穿過的,都會選擇買新的,所以我們也會備一些。那我就把整套東西都拿過來了,傘包之類的到時候你幫她疊唄。」

「可以,順便可以教教她。」

「那行,你們在這坐會,我現在去拿。」

說完,高增書就出去了,沒一會,就抱著一堆東西回來了。

「你之前那個單人更衣室就別用了,我給你們倆申請了一個雙人的,等下你去把更衣室里的東西拿了,跟著我一起去新的更衣室吧。」

「好,謝謝高哥。」

「謝謝高哥。」

「這是我應該做的,不用客氣。」

跟著高增書去更衣室把自己的東西拿上,來到了新的雙人更衣室。

李方先自己換好了衣服,然後幫著諾諾把飛行服也給穿好了。

「你確定等會就要跟著我一起跳嗎?」

「怎麼,你不願意嗎?」

「怎麼會,我求之不得呢。就是你從來沒有跳過傘,我先在地面上用輔助器材,教你一些簡單的吧。」

「聽你的,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過你這飛行服穿起來以後,是真的很顯身材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剛認識那會,你才4塊腹肌吧,現在都有6塊了,你瞞著我偷偷練了多少啊。最近量體重,我都發現我自己長胖了,一定是在你家吃的太好的原因。」

「胖點好,以前的你太瘦了,現在有點肉肉的,抱起來才舒服。」

「好了,快出去吧,等下高教練等急了。」

「恩。」

接下去的一個星期,李方跟著高增書帶著諾諾練習了各種跳傘。在諾諾休息的時候,李方和高增書又進行著翼裝飛行的訓練。

一個星期下來,高增書看著前面正在飛行的李方感嘆不已。

他們倆人現在正在2000多米的高空上,往基地的方向飛去。倆人距離基地已經很近了,不到500米,就要開始下降了。

。。。。。。。 「再過十年二十年,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商海,還能不能順利起來就不一定了,沒有競爭力的企業肯定會被淘汰。」

言下之意,但凡趙青葵幾年後才開始做生意,也不一定能如此順風順水。

又或者趙青葵如果乖乖在工廠上班,他們父女這輩子說不定沒有相遇的可能。

總之每一個選擇都關乎到了未來,說起來平平淡淡實則也是驚心動魄。

趙青葵也感慨不已。

她只是想努力地活着,以此方式向遙遠未來的老爹致敬,沒曾想會把老爹敬到這裏來。

「話說老爹你為什麼不做老本行?」

她也就算了,只不過佔了天時地利人和才富貴。

但老爹不一樣,他是正經去MBA渡過金的。

老爹來了這裏15年,若正兒八經的搞商業,說不定已經成為富可敵國沈萬三了。

趙俱復瞥了自家閨女一眼,忍不住在她的臉上掐了一把:「所以說你沒文化吧。我來的時候正是多事之秋,沒有下放到鄉下已經很厲害了,還經商呢,真經商你就見不着我了。」

這不,國家一恢復經濟發展他就立刻推動改革試點城市項目,而後又馬不停蹄地出國考察,邀請專業人才回來培養人才。

也正是這樣連軸轉才錯過了國內的博覽會,不然他們父女倆說不定還能提早見面。

「說起來,我前段時間接到司寧的電話讓我幫查一個偷衣服的人,該不會幫的就是你吧??」

趙俱復思及此就是一陣懊惱,當時以為司寧在幫外頭的小妖精查人,他交給秘書後沒怎麼上心,後來白雲那邊回復沒有找到,他也沒再麻煩人家繼續調查,沒想到無形中坑了閨女一把。

早說是他閨女要查,那他一定會動用所有人脈追查到底啊。

趙青葵聞言白了土豪爹一眼:「看吧,分別心差點害了你閨女,不過後來兇手也抓到了。」

只不過讓他在外頭逍遙了兩個月而已。

聽到兇手落網,趙俱復總算欣慰了許多,幸虧落網了不然他得自責死。

父女倆已經太久沒見,在辦公室呆了兩個多小時,不停地給對方彙報最近這些天的境況。

雖然老趙換了一個軀殼還換了一副模樣。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