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臉絕倒,有幾分氣急敗壞,然後別開頭,低聲罵了句,「又是個沒長眼的。」

娃娃臉旁邊站着的公子,看起來比娃娃臉年長兩三歲,氣質溫和內斂許多。

他沖葉湛一抱拳,輕聲道:「我叫孟子堂,這位是我表弟程漠,昨日和你同屋住,昨日見你在睡覺,便沒有打擾,敢問兄台大名。」

「葉湛。」

孟子堂笑得眉眼彎彎:「葉兄弟好,阿漠一向脾氣不好,念在以後或許會成為師兄弟,還望葉兄不要同他一般見識。」

「大哥,你和這窮鬼客套什麼!別理他!」程漠惡狠狠地剜了葉湛一眼,「就他這樣的,怎麼可能入門!」

孟子堂還想說什麼,就在這時,摘星樓上傳來一道清亮但內力深厚的聲音。

「拜入驚戈長老門下的獲勝修士請上演武台。」

孟子堂扯了一下程漠,道:「阿漠,該我們了。」

程漠又驕橫地看了眼葉湛,趾高氣揚地跟着孟子堂上了演武台。

葉湛看着那兩個天之驕子的背影,自嘲一哂。

那程漠嘴巴雖然討人厭,但是話卻說得不錯。

他這樣的,要通過試煉,怕是難於登天吧。

他低頭看了眼手中用布條纏裹得密密實實的劍,這把劍無疑是一把寶器,離傾仙君是否以為他擁有了此劍,便能獲得勝利。

但她顯然高估自己了。

這把劍在誰手裏,都會助修士一臂之力,達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但是在他一個靈核都修不成的廢物手中,再厲害劍的命運也不過是一把普通劍矢罷了。

所以,他才用布將劍層層纏繞,就是怕到時候出醜,恐辱沒了離傾仙君的聲名。

這是他深思熟慮了一晚,做下的決定。

葉湛仰頭朝着雲霧繚繞的摘星樓上望去。

他知道離傾就在那瓊樓之上,說不定那雙清冷如煙的眼睛,此刻正在俯視他。

葉湛再也不堪重負地低下頭。

「離傾仙君,對不起了。」

他也想成為離傾仙君麾下弟子,但是憑藉他的實力,不得不逼迫他向現實低頭。

。 她自信滿滿,結果霍錚卻給她潑了冷水:

「你不能去那種地方的,那個國家很窮,只有首都才有一個飛機場。而且,可能連五星級酒店都沒有,你不能洗熱水澡,喝不到你喜歡的豆漿……」

傅清寧認真的聽他說完,道:「可是我想去啊!」

她一向是個固執的人,尤其是此時,跟霍錚好得蜜裏調油,根本不可能選擇跟他分開。

別說是半個月,就連一個星期也不行!

「你還是在家裏好好獃著吧」,霍錚說:「等我回來,我給你帶禮物!」

讓她一個人在美國,跟自己租房子住,霍錚就覺得很委屈她了,怎麼可能讓她跟自己去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國家?

況且,此行異常兇險,所以,他希望她能夠留在波士頓,等自己回來。

傅清寧不高興:「你是不是嫌棄我拿不出手,所以不肯帶我出去?」

霍錚:「……」

這可是天大的冤枉!

他就算是嫌棄這個世界,也不可能去嫌棄她的。

他只是想把她留在波士頓——

就像是一個勇敢的騎士,希望把自己的公主留在古堡里,終生守護一樣!

他從未嫌棄過她,他只會以她為榮!

傅清寧哼唧了聲,向後靠在沙發墊上:「我不想跟你分開這麼久,霍錚……」

她又伸腳踢了踢他:「再說,你就不怕你去那麼久,我變了心,跟別人跑了?」

姑且不說有華森這麼個虎視眈眈的人,在這些異國人眼中,黑眼睛黃皮膚的華人女子,一向很受歡迎。

就別說是傅清寧這種膚白貌美的了。

霍錚卻笑了笑,伸手掐她的臉頰:「你敢跑,我就把你抓回來,一輩子鎖在我身邊!」

嘴上這麼說,但實際上,霍錚卻再也不會做這種事兒了。

不管以任何理由的禁錮,都是一種傷害!

如果,在他不在波士頓的這段日子,她真的跑了,霍錚或許會追,死皮賴臉的磨,但卻不會直接把人抓回來,鎖在自己身邊。

兩人吵了大半夜,最終還是以傅清寧的失敗而告終。

霍錚說了:他要去的那個國家,不但很窮很窮,而且民風彪悍,尚未開化,甚至還有什麼搶親習俗。

也就是說,如果傅清寧在大街上被人看上眼兒的話,就極有可能會被黑人給搶回家當老婆——

如此聳人聽聞,當然是假的!

傅清寧有些不高興了,一整個晚上都背着他睡。

到了出發那天,霍錚也早早收拾好了行李。

傅清寧還在跟他賭氣,抿著嘴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根本不肯理會他!

他拖着行李從卧室里出來,硬生生的將她抱過來親了親:「連個告別吻都這麼吝嗇,唔……」

她像一隻張牙舞爪的小龍蝦,趁着他吻她的時候,在他的唇上狠狠咬了口:「出差不帶我,就不許吻我!」

霍錚無奈的笑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然後推門離開了。

樓下,他的助理開了車子,正在等着他。

車子開向機場的方向,霍錚也打開了自己的文件夾,重新檢查一下,是否有遺漏下來的文件。

此行,無論是對霍氏,還是對他和阿寧,都很重要,所以不能出一點紕漏。

文件檢查完畢,霍錚抬起頭,看着車窗外熟悉的街景,忽然想:

他可能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他是母親唯一的兒子,是阿寧唯一的愛人,不應該以身涉險的。

要是他真的死在了那個窮鄉僻壤里,大概母親和阿寧就要傷心死了!

可是,如果不去,就意味着他要面對華森一個又一個的陷阱,說不準什麼時候,還是要掉進去的!

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所以,霍錚想在這次,徹底做一個了斷!

霍錚走之後,傅清寧的日子過得混沌而無聊。

她每天晚睡晚起,餓了也懶得做飯,直接從樓下叫外賣吃。

可是波士頓這邊的外賣,比起國內的外賣來,堪比歸宿,她常常因此而挨餓!

等到霍錚離開第五天的時候,傅清寧索性自己在網上訂了機票,也飛去了霍錚所在的那個小國家。

她打算先斬後奏,到了再給霍錚打電話,他總不至於豪氣到打飛機給自己送回來!

想到這個,傅清寧簡單的收拾了幾件行李,也開車去了機場。

漫長的十幾小時飛行后,飛機終於在當地首都曼卡的機場落下。

霍錚倒是沒有騙她,這裏真的是一個很貧瘠,很落後的小國家。

就連首都的機場,里裏外外也都灰撲撲的,人數寥寥,嫌少有現代化的痕迹。

傅清寧跟着眾人走出機場,有些茫然的看着異國他鄉的黑夜,和滿大街棕色人種,以及嘰里咕嚕的,她從未接觸過的外國語言,竟莫名感到了恐懼。

嬌生慣養的小姑娘,這二十多年來,最大的挫折,似乎也就是被霍錚騙過一次,費盡心機離了婚,然後揣著錢和身份證,滿世界的去遊玩兒!

茫然無措的時候,傅清寧很快拿出手機來,打給了霍錚:「喂,阿錚……」

霍錚:「阿寧,怎麼了?」

「我……我在卡曼機場,這裏沒有計程車……」

霍錚:「……」

這個小祖宗,他千叮嚀萬囑咐的,她還是不遠萬里的從波士頓過來了。

「站在那裏別動,我去接你!」

說完,電話掛斷了。

曼卡的氣候要比波士頓冷很多,尤其是到了晚上。

傅清寧身上只穿着件長款高腰連衣裙,胳膊腿都露在外面,凍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想起自己的行李箱裏還有衣服,便蹲下來放倒箱子打開,從裏面拿了件厚外套穿起來。

身上總算是暖和一些了,傅清寧蓋好了箱子,找了個比較顯眼的地方,坐在自己的箱子上,等著霍錚到來。

幾分鐘后,一輛車子終於在傅清寧跟前停下來。

車門打開,霍錚朝她走過來:「阿寧……」

傅清寧看着他,有種喜出望外的感覺,立即朝着他飛奔而去,雙手緊緊抱着他的腰,甚至還微笑起來:「嘻嘻,我還是來了吧……」

霍錚看着她風塵僕僕的樣子,沒忍心責備她,俯下頭在她的臉頰上輕吻了下。

而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有一個人沖了出來,沒有奔向霍錚和傅清寧,而是直接奔向傅清寧放在原地,沒來得及拎過來的行李箱。

夜幕下,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見他拎起傅清寧的行李箱,速度極快的消失在人群里……

。 等到天色打亮,雨才漸漸地變小,不過今天他們如果繼續趕路可能不太安全。

千鶴道長和黃老闆商量著要不要暫時先歇一天,但是被黃老闆嚴詞拒絕了。

無奈,他們只好繼續趕路,但對本來就下了半晚上的雨,到現在都沒停,這路上泥濘不堪,趕路的速度不但慢,還很耗費力氣。

而此時,山中的刈族還好,本來就是植物人,下雨對她們來說,也算不上什麼壞事。

另外一波人就比較煎熬了,雖然有山洞避雨,但是要時刻防備着山洪,這一夜他們不太好過。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雨也小了,可是由於大雨,道路難走,千鶴道長他們的速度變慢,他們可能還要在山裏多待幾天。

九叔和四目道長這時候則是在冒雨趕路,兩人身上都很狼狽,而且面容比較疲憊。

「師兄,沒想到你這麼多年,還是沒有學會騎馬,看來第一次騎馬,就被踹了之後,你應該就沒在學過了吧。」四目揶揄道。

「騎馬這麼簡單的事情還要學嗎?我只是沒有時間,不然怎麼可能修為比你高一個小境界。」九叔噎了四目一句。

說起來,兩個大男人共乘一騎這件事,讓好面子的九叔很難接受,要不是擔心自己師弟和弟子的安危,他是絕對不可能做出這麼羞恥的事情的。

時間到了中午,大太陽終於出現在天空,不過剛下過雨,現在又是太陽暴晒,空氣中充滿著潮濕的意味。

「天終於晴了,這秋天的天氣就這樣,變化無常。」千鶴看到太陽出來后,對着胡小飛說了一句。

胡小飛咧了咧嘴,沒有笑出來。

看來千鶴師叔也是被這大雨搞出心裏陰影了。

這時那黃老闆也是一臉笑容的走來,看那腿上的泥水,在趕來的路上,走的還挺快。

「千鶴道長,現在天氣放晴,您看咱們是不是要加快速度了。」

胡小飛這天幾天了黃老闆幾次,可是人家一直不理他他,隔天對他還是笑臉相迎,這讓胡小飛都不好意再給人家什麼臉色了。

事可一可二,不能再三再四,即使他現在對這位還有防備之心,但總要維持一個表面上的和氣,畢竟人家也是給了錢的。

千鶴道長倒是好說話,既然人家這個金主開口了,那就速度快點就快點吧。

山裏的路都是表面一層土,下面全是石子,所以水分滲的非常快,不然也不能下雨的時候還能趕路。

要知道那銅棺的重量,要是全是黃泥地,估計車輪子都要陷進泥里書不來了。

黃老闆見到千鶴道長沒有反對自己的意見,就連經常和他唱對台戲的小子也沒有反駁,當下就喜笑顏開,往回走的時候,感覺路上的泥水都格外的順眼。

千鶴道長倒是一臉欣慰,看來自己這個師侄也是長大了啊。

加快了趕路步伐的夥計車夫們,這時候也沒時間聊天打屁抱怨了。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