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3 日

姚窕將牛扒放進口中時,餘光看見他的手正要觸碰她的耳朵——

「姚秘書如果再躲,可就真要吃上人排飯了。」姚窕拿着餐刀的手驟然一頓,她咽下一口氣,眸子垂著,難道再忍忍這個變態?

余光中,穆勛的手已經在伸向她的耳垂。

「咚!咚!咚!」

空氣戛然而止時,三聲劇烈的敲擊聲從前方傳來!

「鬼啊!」姚窕尖叫着攥住穆勛伸過來的手,她整個身體都靠在穆勛身側微微顫抖,雙眼緊閉:「鬼鬼鬼鬼!!1.9的大鬼!」

穆勛眯著眸子抬頭一看,看見前方玻璃窗外,月亮之下,甲板之上站着一個長相俊美的高大男人,頭上纏着白色繃帶,正窮凶極惡地用指關節敲玻璃。

他全身的黑西裝緊貼肌膚,皺皺巴巴,看着像是剛從海里游過來,爬上了郵輪,邪俊如鬼魅。

「去看看這人是怎麼回事。」穆勛側頭看向身側的侍吩咐著,並且重新看向前方的男人,眸底冷仄。

姚窕緊緊依偎著穆勛,腦子裏浮現著剛才那個鬼的畫面,緊閉的眸子小心翼翼睜開眼睛。

然後她自閉了……

那雙正緊貼著玻璃的鬼魅雙眸,黑壓壓地瞪着她和穆勛。

那雙陰秘的眸子惡狠狠的瞪過來,像是一頭要吃人的野狼,比身旁的穆勛還要嚇人。

「我我我——」看見一個應該死在海里的人,現在緊貼玻璃站在窗外,姚窕此刻結巴地說不出話來了要。

窗外的人還在喊着什麼,因為玻璃有些隔音,所以聽不太清。

但是那神態,那囂張的氣焰和口型,基本都能看出來,就是在問:你們兩個在幹什麼,離那混蛋遠點!姚窕你聽沒聽見!

姚窕蹙眉,立即擺正了自己的身子,鬆開了自己握住穆勛的那兩隻爪子。

她肯定是喝多了,出現幻覺了。

「穆穆穆總,我喝多了,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我想我還是回房間睡會兒吧。我我我我先走了,我怕鬼!」

她確實覺得自己喝多了,要不然不可能看見自己害怕碰見的人,臨走時,還順走了穆勛留下指紋的紅酒瓶子。

這紅酒瓶子可是她的命根子。

抱着紅酒瓶子飛快的轉動着輪椅,姚窕一飛衝天一樣的將酒瓶子帶到了卧室里。

又找出膠帶在酒瓶子上面提取指紋。

只要摩瑪從國外一回來,就可以直接修改指令了。

至於剛才看見的那隻一米九的大鬼是真是假,她到現在也是瑟瑟發抖,總不能做鬼也要跟她睡一張床上吧…… 安桐心中着實疑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許只有等到了墟府才能解釋。

她昨日剛趕到梓牧城,想來今日再休息一晚,明日便可以接着趕路了。

回到客棧里,大廳中所有人都在議論那張告示的事情。她因此也在大廳用餐,企圖聽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畢竟這裏不似煙沙城,天高地遠,並沒有什麼可靠消息。如今臨近夜城,想必是可以打聽到一些的。

「聽說這位貴人可十分得霄王寵愛,據說是在祁富節那晚,出去之後便發病了!」

「沒錯沒錯,我宮裏的親戚也說過,霄王將宮中醫者全部找去給她診治。但是醫者們束手無策,霄王差點殺了他們。」

「哎!真不知道是誰?雪妃娘娘身子上好,璃妃娘娘也安康,還有誰會這麼得霄王器重?」

說到這裏,其中一名男子立即道:「好像因為這位貴人,雪妃娘娘還被斥責了!想必來頭不小。」

安桐沉了口氣,心中無奈。若那人真是冶伽,那她可算是成了後宮的出頭鳥,眾矢之的了。不過她應該自己還不知道,不然怎麼可能繼續待在王宮?

吃完午飯,安桐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將窗戶打開,然後走到桌前坐下來:「國師啊國師,你一向聰明,怎麼會陷入這樣的境地?現在霄王的那些妃子,恐怕巴不得你死啊!」

聽了樓下那些百姓說的話,安桐也顧不得自己休息了。只能收拾好包袱,便立即動身前往夜城。

她很懷疑,冶伽的病根本就不是病,而是霄王故意為之。很可能來源於她師父的復活術,讓冶伽與霄王有了聯繫。

出了梓牧城,她再一次走進山林。四周的大樹枝繁葉茂,烈日刺眼的光芒只能透過樹葉的間隙落下來。

四周很安靜,沒有一點妖獸的聲音,它們此時似乎都在洞穴中安然沉睡,到了夜晚才出來覓食,或是相殘。

趁著這個時候,她的腳步加快,想趁著天黑走出樹林。

到了臨近黃昏時,安桐站在樹林外,抬眼望着天際橘紅色的一片,還有天際下方呈現黑色輪廓的城池。

她已經很累了,轉頭坐在一顆大樹旁,喘著粗氣。

可能是天色暗下來了,林中的妖獸也都從洞穴中出來,發出陣陣聲響。不過她已經走出樹林,前面就是官道,因此她並不害怕。

正在她休息時,一陣震耳欲聾的腳步聲越來越大。安桐猛地轉過頭看向自己身後的林子,整顆心都提了起來,身子也不自覺的往官道方向挪。

隨着腳步聲的越來越大,安桐的額頭不斷的冒出汗珠來。可突然間,那腳步聲漸漸小了,好像正在漸漸走遠。

聽到這個變化,安桐一下子鬆了口氣,抬起手拍拍胸口:「我怎麼忘記了,妖獸在平常是絕不會離開林子的。」

虛驚一場,倒是提醒了安桐,在這樣的地方休息可不是明智之舉。

她趕忙站起身,背着包袱走上官道。

……

這些日子以來,傾皇一直在忙着處理政務,伏淵與辛古合併,無需與他人分割土地,這是他曾經的目的。可如今他到達了這個目的,卻開心不起來。

幾乎日日夜夜,他的腦子裏都出現那些殺戮的場面,還有冶伽臨死時望着他的模樣。即使他是傾皇,承受這樣的折磨也做不到無動於衷。

伏淵帝宮經過翻修,給傾皇新建了一座寢宮,一切並不是以他的喜好,而是按照冶伽的喜好造就。他此時正獨自躺在寢宮內,將辛古大營中冶伽的所有東西都轉移到了這裏。那衣櫃中掛着的一件件衣裳,她的鞋子,腰帶等等。還有她的首飾,完好無損,全部放在一張長桌上,傾皇的四周,一直都是冶伽的影子。

他不怕睹物思人,不怕冶伽的影子折磨他,他只怕自己永遠都見不到冶伽。

窗外的月光照射進來,光珠也滅了,幽暗的房間里只剩下他的呼吸。他睜着眼睛,目光直視着上方。

可他看到的不是白色的床頂,而是從被淚模糊的視線中,看到了從前的自己和冶伽。

他不可否認,這一生他最快樂的是冶伽還是靈魄時那段日子,他們形影不離,冶伽也十分活潑。第一次,他後悔了。或許他當初就不應該幫冶伽恢復肉身,因為傾皇很清楚,就算冶伽只是一縷靈魄,他也會愛着她。

「影兒……影兒……影兒……」

淚從眼角滑落,滴在枕頭上。

。我看著此時彪悍的珍姐,彷彿就看到看到了劉慧的影子。

只是幾個月前的我保護不了她,也真的不敢帶她冒險,所以才想辦法把她趕走了。

不知為何,現在竟然萌生了一股想去找她的衝動。

「珍珍,你聽話,這件事是我引起的,要扛我來扛。和你本來就沒……

《陰屍帝命》326章郭神婆?(五更) 「用的是辛寶娥開的藥方。」

褚臨沉又幽幽地補充了一句:「跟你剛才說的藥方一模一樣。」

說完,他輕哼了聲,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秦舒把他的神情看在眼裏,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認為辛寶娥拿走了自己的藥方,而且還據為己有么?

她幾乎不假思索地搖頭,無奈笑道:「也許是巧合吧,這毒又不止我一個人能解,解毒的方法也大同小異。而且辛小姐一心鑽研中藥,在這方面的能力不比我差。」

褚臨沉聽得直皺眉頭。

不用腦子都能想清楚的事兒,怎麼到秦舒這裏,就犯糊塗了?

「你就這麼相信她?」

「她對我有救命之恩。」秦舒淡然地說道,纖長的睫毛微垂,「我當初跟她素不相識,如果不是她善意相救,我早就沒命活着了,又何必追究一份藥方……」

褚臨沉眉梢一挑,菲薄的唇抿了抿,沒再說什麼。

「你陪巍巍玩吧,我還要回房間收拾東西。」

首發網址et

秦舒留下一句話,轉身進了屋子。

她現在可沒心思想別的事情,眼看即將要跟寶貝兒子分別,她心裏除了不舍,就是難受。

反手關上房門,她吸了吸酸澀的鼻尖,走向衣櫥。

她東西很少,少到一個背包就能裝下。

看着打包好的背包,她卻糾結起來。

就這麼離開……是不是太隨意了?巍巍能接受嗎?出去之後,她又在哪裏安身落腳?

秦舒想着,目光不經意瞥見了擱在桌上的日曆,目光卻驟然一亮。

原來,今天已經是農曆八月十二了,再有三天,就是中秋……

她心裏動了動,最終把背包放進了柜子裏。

「就陪孩子再過一個中秋節吧。」她輕嘆著低喃道,唇角淡淡抿起。

確定了日子,秦舒心裏也平靜下來。

……

浩瀚無垠的海洋深處,大小不一的島嶼屹然而立,組成一片海島群。

這裏位於兩個國家的交界地帶,因為地勢複雜,海底暗礁兇險,使得此地成為了一個「三不管」的地方,各路海盜、頂尖犯罪團體、國際頂尖罪犯,成為了這個地方的常客,並建立起他們的專屬基地——在海島群最中央,那最大的一座島嶼上,佇立着一棟龐然的的灰色建築物。

冰冷陰暗的色澤,為它增添了陰森的氣息,而建築物的上方,一個深淵巨口般凹陷進去的「x」形狀,既是它的名字,也充分展現出它的神秘。

這是全球灰色經濟交易地,也是吸引所有富商趨之若鶩的天堂之地!

因為,這是一個超級拍賣場!

x,代表無限可能。

只要是你想要的,在這裏,幾乎都能找到……

此刻正是夕陽西下時分,海面被染成血紅之色,暮色漸漸吞沒了太陽的光輝,黑暗籠罩天空。

那棟佇立在海島上的灰色巨獸,從沉睡中蘇醒過來,點亮了漆黑的夜色。

登陸海島的碼頭設有嚴格關卡,沒有通行證,一概不得上島。

在港口聚集的眾多船隻中,一艘普通的海盜船,找了個位置停靠。

幾名海盜從船上下來,為首的男人肩上扛着一個麻袋。

跟在身後的手下一臉遲疑,有些不確定地問道:「莫里,這個女人真能賣高價?」 銀塵立刻擋在了顧知鳶和秋水的手中,抬起劍指著衝上壯漢冷聲說道:「找死。」

壯漢雙手握拳,沖向了銀塵,隨後他一邊和銀塵打鬥,一邊往旁邊移動,兩個人你來我往,打的十分離開。

突然壯漢一個假的招數引得銀塵攻擊右邊,隨後,他從腰間抽出一把小巧的匕首,猛地刺向了顧知鳶。

頓時,所有人都驚呆了,顧知鳶的瞳孔微微一縮,做出了防備,關鍵時刻保命要緊,顧知鳶能夠很輕易的避開這匕首。

銀塵大喊了一聲:「王妃小心。」

連宋含雪也嚇壞了連忙喊道:「住手,住手,讓你的人住手!」

「他,他不是我的人。」王城躲在宋含雪的身後說道。

秋水一看,猛地攔在了顧知鳶的面前,準備用自己的肉身擋住刺過來的刀子,她緊緊閉上了眼睛,一雙眉頭皺了起來,心中暗想,死了就死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影子從天而降,挑落了壯漢手中的匕首,隨後一腳將人踹翻在了地上。

「放肆!」冷風捏著拳頭冷呵了一聲,銀塵猛地抬頭看去,只見冷風立在壯漢面前,壯漢嘔出了一口鮮血。

宗政景曜穿着黑色的華服站在院子的門口,冷着眼睛看着這一切。

冷風一臉冰冷的看着王城說道:「這是昭王府,豈容你撒野,還不快滾。」

「王爺。」王城一聽,立刻跪了下去,身子抖動的如同篩子一般,輕聲說道:「王爺,小人,小人那日在雲樓被王妃的丫鬟無故毆打了一頓,今日來討個公道,請王爺做主,王爺向來公正,一定不會讓小人受委屈的。」

「滾。」宗政景曜連解釋的話都不想聽了,薄唇輕輕,淡漠的眼神之中閃爍著寒光,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涼涼的一個字,讓王城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整個人匍匐在地上不敢動彈,半響之後再次開口說道:「王爺……」

「走吧。」宋含雪拉起王城,十分禮貌地對宗政景曜說道:「王爺家中弟弟不懂事,驚擾王爺了,我帶他走。」

「我不。」王城掙脫了宋含雪:「王爺,您一定要為小人做主,不能讓外人覺得王府仗勢欺人了。」

「冷風。」宗政景曜眼神一冷。

「是。」冷風一聽,直接將王城抗在肩上往外面走,那壯漢一看,連忙追了出去。

「王爺饒命。」宋含雪立刻求情道。

但是宗政景曜不為所動,宋含雪害怕出事情,嘆了一口氣,連忙追了上去。

王城在冷風寬厚的背上完全不敢動,輕聲喊道:「放開我,放開我!」 李子孝的手還放在秦曦倩的鼻子上,聽到從二樓傳來的聲音他和秦曦倩同時愣了一下。

拖鞋踩在地板上發出悶悶的聲音,一步接着一步聲音越來越近李子孝悄悄瞄了一眼,只看見一條裹着黑色si襪的美腿在扶梯上晃來晃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