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1 日

如今,這世上,只有合歡宗門下弟子——無歡。」

無歡?

顧微羽嘴裡喃喃念著這兩個字,心裡一痛,「九姐,難道你忘了我們的曾經嗎?」

忘了?

顧微歡定定地站在遠處一動不動,心底卻澀然,她怎會忘記?

這些年來,曾經的年少時光是她心中念念不忘的唯一暖色,是她能夠堅持到如今的原因。

「九姐,你難道忘了那年花燈節,我們一起猜燈謎逛夜市?

你瞧這盞兔子花燈,昨晚我無意間瞧見了,心想你定然會喜歡的!

九姐,這花燈我送你可好?」

說罷顧微羽上前一步,滿心歡喜地將手裡的花燈遞到顧微歡面前。

走動間,她瞬間用火球術將燈籠點燃了。

橘色的光芒在晨間的山谷里亮起,像是一顆小太陽照耀在兩人的心間。

顧微歡低頭瞥了眼燈籠,很快便重又抬起頭來,一臉漠然地看著前方。

她的聲音清冷決絕,無情的像是寒冰冷玉,沒有任何起伏地在合歡谷內響起:

「我們都這般大了,誰還稀罕如此幼稚的東西?」

言罷,顧微歡長袖一揮,燈籠掉落在地,燭火忽閃幾下突地便熄滅了。

顧微羽一臉難以置信得看著顧微歡,「九姐?」

顧微歡扭過頭去,不再理會顧微羽。

顧微羽怔怔地立在邊上,默默從儲物袋裡掏出幾碟子點心,擺在一旁心形樹樁形態的小桌上。

「九姐,這些點心都是從前你愛吃的古越齋點心,我放這兒了。」

顧微羽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走出合歡谷后,她才給綠猗發出傳音符去告知她要離去。

待顧微羽的腳步聲漸行漸遠,身影消失在谷內,一直靜靜佇立的顧微歡才轉過身來。

她默默蹲下身,將熄滅的燈籠小心翼翼地拾起,點亮,橘色的暖光再次在山谷亮起。

顧微歡定定看了許久,又將目光落在身畔的點心上。

靈食的清香撲鼻,她伸出纖纖玉手捻起一塊點心塞到嘴裡。

記憶中熟悉的味道在味蕾上跳動,顧微歡將點心細細咀嚼著吞咽下,淚,無聲無息地滑落……

十一妹妹,不是九姐不願離開,只是……

千機峰,神識密切關注顧微歡一舉一動的千機真人收回神識,臉上露出玩味之色。

歡兒這反應他還算是滿意,不枉他這些年來的精心調教。

綠猗接到傳音符后,不過片刻便回到了合歡谷內。

「怎樣,我們回雲郡嗎?」綠猗望了眼顧微羽道。

顧微羽神色落寞,悶不吭聲地點了點頭。

綠猗有些詫異,來之前這小丫頭還是笑嘻嘻的,一口一個姐姐長姐姐短的。

不過她想起無歡師姐的「冷玉」之名,又很快釋然了。

她就說嘛,無歡師姐向來便是如此,這小丫頭滿懷期待而來,如今怕是心裡失望透頂了吧?

兩人一前一後出了合歡谷,綠猗想了想安撫道:

「顧家妹妹,無歡師姐性格向來便如此,你別往心裡去,她其實人很好的!」

原來,九姐這些年來一直如此么?顧微羽心裡一陣刺痛。

紫筆文學 彼時,宮玉的藍戒空間還只是像幾個大型的倉庫一樣,而倉庫盡頭的那扇門還未打開。

進了空間,宮玉便直接走到那扇門的前面,伸手去拉。

異能提升了的緣故,她沒費多大的勁就把那扇門輕而易舉地拉開了。

那扇門的外面,一片乳白色的雲霧縈繞,形如仙界一般。

宮玉張望了一會,隨後憑着上一世的記憶朝大門的東南方向走去。

前行二十來米,在迷霧之中她便看到了那根造型奇特的柱子和柱子前面的半圓形拱門。

此時的半圓形拱門內黑漆漆的,與黑洞毫無差別。

宮玉知道那根柱子的作用,左右觀察了一陣,便將水晶石拿來放到上面。

當水晶石和柱子完美地契合在一起,水晶石就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霎時,這周圍的迷霧都被那耀眼的光芒給驅散開來。

這反應與上一世不太一樣,宮玉驚訝地看着,心跳都快了幾分。

猶記得師伯黎瑾之說過要在這時候往水晶石上滴血,才能讓水晶石認主,並從此以後為她所用。

宮玉以神魂進來,而神魂是沒有血液的,她愣了愣,趕緊用意識把之前盛血的袋子取來。

那袋子內的血已經輸到了夏文樺的體內,瞧著是滴不出血來了,但她用匕首將袋子割開,再將袋子覆蓋到水晶石的上面,那袋子內沾染著的血液就全都被水晶石吸收進去。

於是,耀眼的光芒內摻和著一點紅光,美得更是炫目。

待水晶石歸於平靜后,宮玉把血袋子拿下來,順便撫摸一下水晶石,明顯地感覺到其內部的能量涌動。

那能量很純凈,沒有一點戾氣,全都歸功於那片海中的靈石砂礫。

柱子下面還有一個按鈕,受不住好奇心的驅使,宮玉趕緊彎腰去按一下。

宛如通電了似的,她還沒立起身來,那水晶石就猛地發出更耀眼的光芒來。

但這次,那光芒不是四處發散,而是集中成一束,直接投射進前面的半圓形黑洞內。

黑洞被照亮,這景象有點像上一世看到的那樣。

宮玉遲疑着不敢往裏去。

不料,盞茶之後,那黑洞的入口處就罩上了一塊由藍色光暈組成的幕布。

宮玉看着看着,忍不住好奇那幕布的後面是什麼。

到底是想要試試這水晶石有沒有穿越時空的功用,宮玉猶豫了一陣,還是走進幕布裏面去。

幕布的後面全是光,很柔和的光。

宮玉試探著往裏走,並隨時注意自己走的方向,好在迷路時能夠原路返回。

但這條由光組成的道路挺奇怪的,她明明是一直往前走,卻是感覺像是走了一條U形的隧道一樣。

而隧道的盡頭同樣有一塊由藍色光暈組成的幕布。

這到底是轉了一圈,還是半圈呢?

宮玉想不通地從幕布裏面出來。

幕布的前面,抬眸就能看見半人高的柱子和水晶石。

宮玉更是想不通了,盯着那水晶石愣了愣,她又鑽進幕布裏面,沿着那條光路走。

她這次更加關注裏面的形狀,的確是U形的,並非轉了一圈,也不是轉了半圈。

然而奇怪的是她每次從幕布裏面出來都能夠看到一樣的景象。

如此往複循環了幾次,把她都搞暈了,說好的穿越時空呢?怎麼跟玩一樣?

宮玉苦逼地扶了扶額,玩得不想玩了后就想回去了。

嚴格來說,這裏已經超出了她藍戒空間的範圍,而是藍戒空間與某個三維時空相連的地方。

因而她在這裏,神魂回不到身體,需得原路返回進入之前的那扇大門后,才能用意識控制着回歸體內。

走時,她小心翼翼地把水晶石取下來放到倉庫裏面,這才將神魂與身體合二為一。

料想現在是半夜,她沒有在房間裏面點燈,醒來的話絕對不會有光芒刺眼。

不曾想,她的神魂才與身體合二為一,刺眼的光芒就從上方射下來。

宮玉詫異地睜開眼。

霎時,入目的景象就叫她驚得呆住。

這是什麼地方?

白色的牆壁,許多很有規律地運轉的機器……

覺得鼻子挺難受的,她下意識地抬手去摸,卻發現手背上插著輸液的針頭。

盯着那針頭看了看,她再一抹鼻子,乖乖不得了,鼻子內插著的是幫助她呼吸的氧氣頭。

咦!這是……

陡然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宮玉不禁抽了一口涼氣。

她這是忘了穿越的次數,一不小心就穿到現代,借用她在現代的身體醒來了,而不是讓神魂回歸到她在古代的那具身體里。

宮玉驚呆了,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

機器發出了驚人的聲音,不一會兒,就有醫師和護士匆匆忙忙地趕來。

看樣,她在ICU躺着,隨時都有人監護著。

「醒了!天啦!她當真醒了……」

「沉睡了兩年多的植物人還能夠醒來,這真的是奇迹啊……」

看到她滴溜溜地轉動的眼睛,醫師和護士都驚喜得不能自己,同時慶幸他們的監護有了收穫。

隨即,他們拿出一系列的工具就要給宮玉檢查身體。

宮玉看一個年輕的男醫師揭開被子要將聽診器貼到她的心口上,趕緊拒絕道:「你幹什麼,別碰我。」

在古代生活了幾年,她已經逐漸被那邊的人潛移默化,下意識地就不想被陌生男人觸碰了。

那男醫師眸含喜悅地看着她,解釋道:「我是要給你檢查身體。」

宮玉瞥見手背上插著的針頭,將手臂遞過去,「給我把針拔了。」

那男醫師一看,「還有半瓶葯啊!等一會再拔吧!」

另一個男醫師問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宮玉轉動目光看向另一邊的醫師,「我挺好的,不用輸液,不用打針,也不用氧氣。」

那男醫師微微一笑,「看你說話如此有邏輯,看來是真的好了。」

宮玉用另一隻手把鼻子上的氧氣頭扯掉,問道:「我在這裏躺兩年多了嗎?」

這時間是她剛剛聽一個女護士說的。

那男醫師點頭道:「是啊!都兩年多了。」

宮玉:「……」

她有些懵,她在那個時空生活的時間,是要將兩世的加起來,還是只算這一世的?

不好意思,今天去醫院,所以更新晚了。

。 「你們快看看!」

韓湘子捧着手機,給鐵拐李、呂洞賓和藍采和看趙信發來的消息。

「多狂!」

「不就是個幸運兒么,咱們八仙成仙的時候,他還不知道在哪個村口和稀泥呢!」

「對咱八仙就這態度!」

三仙沉默。

看着幾位同僚都默不作聲,韓湘子瞪着眼睛點了點頭。

「行,你們可真行啊,胳膊肘往外拐,不如我別做八仙了,讓他來做八仙吧。」

「老韓,我們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鐵拐李苦笑道,「好歹咱也都是成名已久的神仙了,咱得講理吧。」

「你們是說我不講理么?」韓湘子蹙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