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遠山說:「叫孫晉,他後來就離開夜家,回老家娶媳婦去了。」

孫晉?

夜靜軒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一怔,心口有些發緊。

這時,劉敏華被推出來了。

她的左小腿打了石膏,一動也不能動,但是,她的人還算是清醒的。

她看到夜遠山,立刻就嗚嗚地哭了起來。

她一邊哭一邊怨恨地說:「來幹什麼?你走,我不要見到你!」

夜遠山多天不見劉敏華,此刻看她蓬頭垢面的,非常狼狽,哪裏還有,在夜家養尊處優時的樣子?他心裏忍不住有些難過。

他連忙說道:「你出了這事,我怎麼能不來呢?放心,等你出院了,我就把你接家裏去!」

劉敏華氣道:「我不去,那裏已經不是我的家!」

夜遠山連忙哄道:「怎麼不是?我們又沒離婚,那裏就還是你的家!聽話,先好好養著!」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嗷嗚嗚!

青狼王尊不愧是青血魔界的第一王尊,就算折損了兩尊法則化身,也一樣是不失勇武之氣,身形一閃,速度快到極致,如光似電,覆蓋鱗片的猙獰狼爪直接出現在張無忌的身前,連四周的虛空都被撕裂開來。

「沒了兩尊法則化身,你還敢在本座面前放肆,真是不知死活。」黑金神光流轉,鯤鵬神翼浮現,輕輕一震,張無忌瞬間消失在青狼王尊的視線中,探出狼爪自然也就落了個空,狂暴的力量轟的一下,將前方數百米的空間撕碎,讓一道道漆黑的虛空裂縫在蒼穹之上顯化。

張無忌震動鯤鵬神翼,輕鬆劃開東玄界的空間壁壘,在虛空中隨意穿梭,當他再次出現時,直接就是在青狼王尊的身後,右手呈爪,縈繞金烏神炎,一把抓住青狼王尊的狼尾,嘭的一下,將他從高空砸落到地上。

「嘭嘭嘭…」

大地上,金光閃耀,張無忌就跟甩破布一樣的抓着青狼王尊四處亂砸,隨着一聲聲巨響的是狼影不斷閃現,所過之處、高山崩碎,長河斷流,大地上煙塵滾滾。

堂堂青狼魔庭之主,就這麼被張無忌砸來砸去,簡直就是顏面盡失。

「混帳東西,你敢羞辱本王尊。」青狼王尊極力掙扎,卻發現怎麼也掙脫不了張無忌的掌控,這可把他嚇得不輕。

「都死到臨頭了,還敢這麼囂張,看本座不一拳轟死你。」右手用力將青狼王尊甩飛到半空,握拳悍然對空轟出。

太陽神拳之旭日東升化為一輪金色太陽將青狼王尊籠罩進去,至陽至陽,無比熾熱的太陽火焰要將他生生煉化。

「想殺本王尊,你是在痴心妄想。」死亡的氣息讓青狼王尊恐懼不已,驚慌中的他急忙動用了隱藏許久的保命底牌。

「嗷嗚嗚!」

一尊通體青黑的九重魔塔在太陽中浮現,魔塔一共九層,是極為罕見的青黑魔金玉,經過青血魔界本源法則數萬年的孕育才最終成形的本源重寶。

魔塔懸空,有滾滾魔氣衍生,鋪蓋地一般的遮蔽四方山河,魔氣異常冰冷,一道道青黑魔光帶着無數的詭異魔紋,從塔身上向外延伸開來,魔紋扭曲著融合在一起,化為一隻千丈高的魔狼之影。

青狼王尊在九重魔塔的守護下仰怒吼,千丈魔狼之影也隨之發出震狼嚎,刺耳的聲波讓金色太陽泛起陣陣漣漪。

南方界域,青血軻金的眼眸中閃過一道貪婪之光,「是青狼魔庭的九重魔塔,這可是青血魔界孕育的第一防禦重寶。」

「鏘!」

旭日東升之拳跟九重魔塔撞在一起,就如同是不滅玄金在對撞一樣,九重魔塔橫貫蒼穹,一動不動,張無忌右手微麻,背上鯤鵬神翼一震,閃身避開魔塔中迸發的一道青黑魔光。

只見那道青黑魔光勢如破竹,徑直將數十里的空擊穿,給蒼穹帶去了一道道漆黑而又猙獰的空間裂縫,讓遼闊的空看起來就像是破碎的鏡子一樣。

「哈哈哈…本王尊了,就憑你,還殺不了本王尊。」青狼王尊狂笑着發起了反擊,「接下來,就該輪到本王尊了。」

「魔塔開,吞萬靈。」九層魔塔橫亘於蒼穹,綻放萬千道青黑魔光,千丈高的魔狼之影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高達千丈的魔塔。

一層層的塔門開啟,頓時有一個又一個的黑青漩渦浮現,漩渦轉動起來,吞噬八方元氣,就如同是有一個個黑洞要吞噬一牽

「呼呼…」

漩渦掀起了狂風怒號,巨大的吞噬之力將周圍的空間都影響了,滿雲霧、四方元氣盡數被魔塔吞噬了進去。

這是九重魔塔的本源神通,可將強敵吞進塔內煉化,塔內有青血魔界本源法則所化的無數魔狼之魂。

在塔內,只要九重魔塔不開,魔狼之魂就會源源不斷的衍生出來,一般的元神尊者一入塔就會化為膿血,法則王者若是不慎被困在塔中,也會在群狼的撕咬下慢慢力竭而亡。

張無忌神情凝重,周身絢爛霞光環繞,背上金烏神翼、鯤鵬神翼、仙凰神翅一一浮現,「想吞本座,你胃口有點大呀。」

鯤鵬神翼封鎖虛空、隔絕魔塔的吞噬之力,金烏神翼湮滅魔氣,仙凰神翅維持自身狀態,讓九重魔塔難以影響到張無忌。

「九重魔塔吞萬靈,群狼可噬法則王,只要進了魔塔,你張無忌就必死無疑。」青狼王尊面目猙獰,渾身散發滔殺氣。

「反派都是死於話多,你這頭魔狼也一樣,太陽神光,誅魔。」張無忌雙手結神秘法印,輕喝一聲。

「嗡嗡…」

璀璨的黃金神光從張無忌體內飛出,貫穿虛空,牽引來了高懸於東玄界外的獨屬於太陽世界的本源力量。

熾熱的金色火焰從而降,無物不焚,可怕的毀滅氣息蔓延開來,至剛至陽的太陽之火將虛空都點燃,讓滾滾魔氣迅速消失,九重魔塔都在輕輕顫動。

「不好,魔塔護體,狼魂。」感受着太陽之火所帶來的死亡威脅,青狼王尊不敢大意,真身一閃,第一時間就進入了魔塔之中,並召喚魔塔之靈化為一隻只狼魂守護己身。

「哧!」

可惜這一切都是徒勞,太陽世界的本源力量凝聚成一道至陽神光,如同滅世之光一般,瞬間擊穿九重魔塔,將他洞穿而過。

「啊…」

太陽之光穿身而過,緊接着就是太陽火焰在傷口上燃燒,青狼王尊當場就受到重創。

只見金光閃過,他的半邊身軀直接就消失了,另半邊身軀則是被至剛至陽的金色火焰覆蓋,劇痛讓他不由自主的慘叫連連。

「這…這怎麼可能?」在遠方窺視的青尾王尊大吃一驚,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語了起來,「好可怕的光,竟能擊穿我界孕育的九重魔塔。」

青血軻金臉色陰沉,太陽神光所爆發的恐怖威力,讓他也感到了久違的驚懼,「那道光,蘊含了太陽世界的世界之力。」

戰場上,青狼王尊點燃了本源魔血,一邊重組魔軀、一邊不顧一切的跨界召喚青狼魔庭氣運。

「張無忌,你這該死的混蛋是真的激怒本王尊了,魔庭氣運加持,法則化身重聚。」

嗷嗚嗚!!

濃郁的青黑魔氣從遙遠的青血魔界湧來,給人一種無窮無盡之感,玄妙的魔庭氣運跨界瀰漫而來。

屬於青血魔界的地法則,順着青狼魔庭的氣運之力延伸到了東玄界的東方界域。

魔界法則融合滔魔氣,不僅治癒了青狼王尊的傷勢,還讓他隕滅的撕裂、屠戮兩尊法則化身也重新顯化而出。

兩大法則化身的凝聚,使得青狼魔庭數千年來積累的地氣運直接就消耗殆盡,可發瘋的青狼王尊根本就不去管這些,此時的他只想要張無忌去死。

很顯然,青狼王尊這是真的要拚命了,不惜耗盡魔庭氣運也要張無忌付出代價。

「哦,犧牲魔庭數千年的氣運之力來重新凝聚法則化身,你倒是狠得下心來。」張無忌的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青狼王尊,雙手法印在不斷變換。

「本王尊今…」青狼王尊怒視張無忌,托著九重魔塔厲聲怒喝。

「可惜你還是要死,虛空禁錮。」

話未完,張無忌先下手了,手中法印推出,一道道古老符文如同一顆顆太陽般憑空浮現,體內一座散發世界本源氣息的石橋飛出。

這是東玄界孕育的本源重寶虛空跨界橋,在東玄界內,虛空跨界橋的威力能發揮到極致。

石橋橫亘蒼穹,迸發萬縷靈光,無數的虛空符文顯化,貫穿重重空間,無視九重魔塔的封鎖,徑直殺入塔內,一股無比強大的空間禁錮之力爆發開來,讓青狼王尊本體和撕裂、屠戮兩大法則化身都動彈不得了。

魔軀不能動,青狼王尊終於感到恐懼了,狼眸死死盯着石橋,失聲驚呼,「原來,東玄界北方界域孕育的那件本源重寶在你手上。」

「本座這就送你去死。」張無忌駕馭一枚枚太陽符文飛入九重魔塔,牽引太陽世界的本源之力演化滅魔之光。

這一刻,青尾王尊忍不住了,「劍木王尊,在沒有攻佔東玄界之前,青狼王尊還不能死。」

「本王尊知道,想不到又要跟他對上了。」青血軻金神情凝重,張無忌的強大實力,讓他也是感嘆不已。

同時,青血軻金心中也在權衡得失,「這個張無忌很詭異,他是如何悄無聲息踏入法則境的,東玄界外的那座太陽世界又是怎麼來的?」

「不過這些都可以慢慢尋找答案,當務之急是要先救下青狼王尊,他還不能死。」

「另外,接下來我們對人族的態度,需要重新調整了。」

最後,他嘆了口氣,不太情願的對青尾王尊道,「唉…張無忌可不是好話的主,想想都覺得頭疼呢。」

青尾王尊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要繼續糾結下去,青狼王尊就真要被打死了。」

「放心,有本王尊在,他死不了。」青血軻金一邊以青血魔戟破開空間,一邊信誓旦旦的做出了承諾。

「犯我人族者,當誅。」話音剛落,就聽到在空間另一賭張無忌輕喝一聲,接着就看到無比熾烈的光芒完全籠罩了九重魔塔。 北冥昊天不僅僅權位處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更是手握重兵,整個西南方向的防務,都是由他掌控。

由於他的強悍,他手下的那些將領們,連年向西進部落聯盟,以及南向國發動進攻。所以,中洲的地盤面積是逐年增加。

反而是人皇的防區,不但沒有向前推進,還在與北聯和東融的拉鋸戰之中,被蠶食了不少的土地。

從這兩方面一比較,導致了北冥昊天越發的狂妄自大,感覺整個中洲都是由他在支撐,這才目空一切,根本就沒把任何人給放在眼裡。

眼下,既然北冥昊天已經把事情做到了這個份上,那麼對殺與不殺的選擇,實際上就不是單純的殺衛風這麼簡單了,而是變成了支不支持,他北冥昊天主張的問題。

因此,人皇北冥昊揮揮手,示意黃龍吩咐道:「還愣在那裡幹什麼?就由你親自負責,將衛風押送誅戮台,當著帝都百姓的面斬了他,以儆效尤!」

「這~」黃龍一下子懵了,為什麼就這麼輕易地,將衛風給輕易斬殺?他不是一直都在矜矜業業地,為中洲辦差嗎,像他這麼個小人物,並肩王為什麼一定要殺他呢?

然而,就在他站在那裡發愣的時候,突然間聽到了人皇的一聲怒吼:「黃龍,你站在那裡幹嘛?還不趕緊去執行!」

這一連串的反應都來得太快,導致黃龍還沒想出怎麼來回答的時候,便被人皇給催著去執行,致使他是左右為難。

正在這個時候,萱雨終於開口制止道:「慢著!」

隨後,便對人皇說道:「陛下莫名其妙地殺人,而且還是當著帝都百姓的面殺,你這是在製造更大的恐慌呢,還是在展示你以莫須有的罪名,來隨意殺人?」

「雨神仙子,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人皇反問道。

「你作為中洲堂堂的人皇,在百姓們的心目中,是有著崇高威望的。而現在,你不兌現承諾,就失信殺人,這會有損你的聲譽,還望陛下三思而後行。」

「喲,沒想到,小小年紀的雨神,嘴巴倒是挺會說話的嘛!」並肩王瞥見人皇有點猶豫,趕忙插嘴接著說道:「人皇乃是一國之君,既然開了金口,豈有隨便收回來的道理?說斬就斬,能夠當機立斷,方能樹立威信,怎麼可以在乎幾個小老百姓的看法呢?」

「老百姓就好比是汪洋大海裡面的水,有了水才能成就汪洋大海,而中洲就好比是汪洋大海,一旦失去了老百姓的信任,什麼情況都會出現,望人皇還是多考慮一下為好!」萱雨連正眼都沒看並肩王一眼,依舊在開導著人皇。

此時的人皇也才意識到,眼下帝都的百姓們,還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呢,現在急著殺衛風,好像是有點為時過早。於是,他醞釀了一下過後,說道:「既然是雨神仙子發話了,豈有不聽之理!好吧,那就先將衛風押往誅戮台,等到三日期限一到,再斬他也不遲。」

見萱雨還想要開口再說什麼,衛風開口說話道:「多謝仙子替我求情,衛風在這裡表示感謝啦!至於我先前許下的承諾,那是必須要兌現的,就讓我去誅戮台等著去吧,相信很快就會有奇迹的出現。」

聽了他的一番話,萱雨氣得是牙都痒痒,恨不得衝上去,將他拳打腳踢一頓。心想:你這個死鬼,只要你不吭聲,我就會以神境特使的身份,幫助你免於死罪。真沒想到的是,你還不知道死活,非要往刀口上撞。既然如此,那就隨了你的意吧。

因此,萱雨翻了翻白眼,表示再也無話可說,你們大家愛怎麼玩就怎麼玩,我就當是在看戲了。大不了到最後關頭,實在是看不下去,我再強行出手,來救救你的小命吧!

衛風這是因為心裡有底,所以才故意玩弄一下眾人,以至於要堅持完成三日之約。更重要的是,只有這樣做才能向人皇發出示警,他的兄弟並肩王,不但是霸道,而且還是有企圖的。

同時,也是給人皇一個緩衝,一貫說一不二高高在上的他,怎麼可能輕易地放過衛風呢?因為在他們的眼裡,衛風簡直就是微不足道,一個沒有多大價值的人,他的生死是沒人在乎的。

可黃龍還是於心不忍,卻又不敢違抗命令,只是在押送衛風的途中,派出了一個手下,悄悄地跑去通知若茗。在他看來,眼下也許只有這個任性的傢伙,才能出面拯救衛風了。

然而,很快他就後悔了!向來脾氣火爆的若茗,一聽說要斬衛風,當即「哎喲」的一嗓子,便駕馭光盾飛身來到了誅戮台。

見衛風被鎖在兩根立柱中間,經過風的那麼一吹,顯得無比的悲壯,若茗頓時勃然大怒。她不由分說,直接劈頭蓋臉地,將黃龍給臭美了一頓。

然後就要強行去解開,鎖住衛風手腳的鐵鏈,卻被黃龍給阻止了。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