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8 日

在那座不知名的小島之上,絕對發生了什麼足以震驚世界的大事件!

「嘩——!!」

巨金怪極快的速度瞬間劃過海面,帶起陣陣海浪!

在短短的幾秒,他們就已然看清的小島的全貌!

「終於到了嗎?」

大吾望着快要沉沒的小島,眼中的冰冷之色溢出言表!

不管這座島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都會將造成芳緣如此慘狀的罪魁禍首,盡數拿下!

可當他的腳下還沒有踩到這座小島的土地時。

米可利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等一下!你看……那是什麼?」

大吾驚訝於米可利震驚的神色。

究竟有什麼能讓這位水系冠軍都露出這幅表情?

順着米可利的手指的方向看去。

在小島中央的位置!

一顆不算高大的樹木頂端!

三隻巨型精靈正盤旋在樹木之上!

在其中央!

一團詭異扭曲的能量在不停變幻著!

「那是……裂空座!」大吾震驚的回頭看向米可利。

現在才知道,在天空之柱的那個女孩沒有騙他們!

芳緣的天空神!

裂空座竟然真的在這!

「不止……還有神奧的時空雙神也在這!」

米可利嘴角微張,緩緩的吐出幾個字。

三位傳說一起出現,絕對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而且傳說在普通民眾眼裏,可能只是一些家常故事。

但作為聯盟冠軍,聯盟的最高職務!

又豈會不知道傳說的恐怖!

「大吾!這次我們可能真的會和傳說……」米可利沒有繼續向下說。

而作為米可利多年好友的大吾,也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看來這一次……

真的凶多吉少!

「走吧!米可利!」大吾神情異常堅定朝世界樹走去,腳步不曾有半點遲疑:「就算是傳說,我也要為芳緣討一個公道!」

在這一刻!

大吾收起了身上所有的玩弄之心!

看着好友如此的姿態,米可利也是宛若一笑。

稍微擺弄了一下自己兩邊的鬢髮,笑着說道:「大吾!我們很久沒有這樣一起戰鬥過了!」

聽到米可利的話,大吾也罕見的愣住,看着不遠處氣勢磅礴的傳說。

「是啊!希望這次不會是我們的最後一次共同戰鬥吧!」

話音剛落!

兩位冠軍徑直奔赴世界樹!

其決絕的身影讓眾多看到這場直播的人群!

疑惑不解!

「芳緣冠軍……嗎?」

「在這種時候去那裏做什麼?」

「難道是因為這場災難……是因為這幾隻傳說引起的?」

眾說紛紜的猜測在人們的心底留下不解。

「終於開始了嗎?」

「芳緣冠軍對陣傳說的戰鬥!」

「我可是期待已久了啊!」

關都地區常磐市。

坂木的聲音回蕩在整個房間。

而一隻巨大無比的巨型精靈像機械人一般,站在他的背後一動不動。

芳緣地區。

「老大!大吾和米可利都跑去那個小島了!」

「嗯!看來計劃很成功啊!」

海底的潛水艇之中,水梧桐看着直播里大吾和米可利兩人的身影,嘴角上揚。

「吩咐下去,不惜一切甩掉四天王!」

「加快尋找蓋歐卡的下落!」

「這一刻!我們已經等待很久了!」

神奧地區睿智湖!

「奶奶!時空雙神出現在芳緣地區!」希羅娜一臉焦急的朝芥子蘭說道。

作為神奧冠軍,自家地區上的傳說跑到別的地區。

雖說人類無法干預傳說的行蹤,但是心底善良的她看見芳緣地區受到的影響,心中還是有些自責。

「湖之精靈沒有回應!」

「看來預言真的重現了!」

芥子蘭凝重的看着湖中央不斷升起的紅光,蒼老的面容顯得更加憔悴。

「預言……難道是……」希羅娜像是想起什麼、

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奶奶。

……

此刻無名小島之上!

「大吾,動手嗎?」米可利將精靈球緊緊握在手中。

面對這世界樹上空的三隻傳說,他感覺到了久違的壓力。

甚至完全不能承受這股壓迫感,徹底暈死過去的聯盟成員都已被他暫時忽略。

「先等等!把這些人先救出去吧!」

大吾朝巨金怪命令道。

「嗯!」

米可利點頭答應,同樣喚出美納斯,將這些人全都搬到了小島邊緣。

「電話打不出去,看來信號是被屏蔽了!」

米可利放下手中的圖鑑,深深嘆口氣。

本想着讓聯盟派人來將這些人全都救回去,看來是沒有希望了。

「我們先進去……」

轟——!!!

大吾的話還沒說完。

整座島像是發生十八級地震一樣,發生著劇烈的晃動。

「這是……怎麼回事!」

米可利努力的維持平衡,滿臉驚疑的說道。

這種足以讓整座島都發生震動的力量,絕對不是尋常冠軍能夠做到的。

就算是神奧的那位冠軍的烈咬陸鯊,全力的地震也不可能造成這種規模的震動。

「難道說……?」

大吾看着到中央已經消失不見的三位傳說,臉色異常難看。

心中的警惕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大吾!小心!」

米可利混亂之中對大吾喊道。

「什麼?」大吾心頭一陣不詳閃過,條件反射的吼道:「巨金怪!瞬間移動!」

砰——!!!

眨眼間轉換位置的大吾和米可利回頭望去。

在他們剛剛所站的位置……

此刻已經全然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

周邊收到波及的海水,正瘋狂倒灌!

兩人不由得抬起頭!

天空中!

三隻傳說正虎視眈眈的盯着下面的兩人!

眼神中的暴虐情緒甚至連收看直播的人,都不由得一陣心悸! 再度被吵醒的穀苗兒在翠煙的伺候下起了身,抬腳出了房門走到了圍欄邊上。

房門打開的聲音讓樓下的人下意識的張望了過來。

穀苗兒:「既然都來了,就將人都抓起來吧,一會順便的把那個什麼劉府的當家人也抓了,等明日再審問,時間不早了,我們此行來的目的又不是為了審案,飛鴿傳書回去讓陛下再派人前來接手就行,人先關到大牢里。」

只一眼,穀苗兒就確定唐政這個人有問題,不過卻懶得插手,直接下了命令。

大司農對此有些詫異,但是見侍衛長等人已經動手,也就沒再說什麼。

唐政聞言一下站了起來。

唐政:「不知姑娘是何人,但是就這樣無緣無故就抓人,還是朝廷命官,哪怕是御前侍衛沒有旨意也不能輕易行事。」

穀苗兒一看唐政將手背到了身後,面上一臉的肅然,說著大義凜然的話,卻悄悄做小動作,很是不屑。

穀苗兒:「將他抓住,小心他會武功。」

原本還有些大意的侍衛長立即抽出了刀,正好看到一片刀光閃過,抬手擋擱。

唐政一擊不成,再次迅速出手,只是這一次依舊沒有佔到便宜。

原本跪著的衙役們此時也暴起,拿著武器沖了過來,若不是侍衛隊的人反應迅速,只怕大司農等人就要受罪了,哪怕如此也受到了驚嚇。

原本還有的睡意一下就給嚇得不見了蹤影。

侍衛長與唐政一連過了十幾招卻都不能將人拿下,隱隱還有要被壓著的感覺。

侍衛長:「你不是大夏人。」

再次擋開短刀,侍衛長十分的肯定的說道,於此同時,其他的侍衛們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不過被人纏住,根本沒辦法抽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