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3 日

在村長兒子催動陣法后,我拿出長劍直接就向著外面沖了出去。

從船艙裏面出來的時候,諸葛命他們伸手想要攔住我,不過我的速度還是比一般的高級道士快很多,他們攔不住。

當我出現在甲板上的時候,砍柴漢子並沒有什麼臉色變化,朱八的情緒波動就比較大。

「少門主!」朱八氣憤的吼道。

我知道朱八為什麼生氣,也能夠理解朱八的心情,說道:「詩秋還在上面,我不可能離開。」

說話間,我越過朱八,趁著船還沒有離開岸邊,直接向著陸地上的跑去。

我剛跑了兩步,就感覺到朱八跟了過來。接下來的事情很危險,我可不想讓朱八陪着我。對着朱八的舉動我早就料到了,在朱八跟上的時候,我轉身就是一掌。

本來我以為這一掌能夠將朱八送回船上去,但是朱八的戰鬥經驗遠遠的超出了我的預料,竟然輕易的就避開了我這一掌。

朱八扣住我的手腕,順勢一拉準備將我丟到船上去。

剛才是我沒有準備才讓朱八推進船艙的,這次我自然不會輕易就讓他把我推進船艙當中。

這次就沒有剛才那麼容易了,雖然還是被朱八拉了一下,不過在這個時候,我並沒有上船,只是順勢向著旁邊的鬼魂和骷髏砍了過來。

一劍下去,兩個骷髏被重創。

不過在我揮劍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最開始進入這個通道時的那種感覺,好像有很多鬼在我的耳邊哭泣,只是沒有一開始那種頭疼欲裂的感覺。

在我走神的時候,有幾個骷髏和鬼魂向著我打了過來,看着他們的攻擊快要落到我的身上,我突然發現竟然沒有時間躲避了。

不過有兩道黃符及時飛了過來,幫我擋住了攻擊。

「小心。」朱八囑咐道。

「謝了。」若不是朱八出手,我剛才怕是要重傷。

面對大量鬼魂和骷髏的攻擊,我直接就迎了上去,只是在我揮舞長劍的時候,心中突然就會出現一種詭異的感覺,眼前會閃現一些畫面。

我所看到的那些畫面不是別的,就是這個地方曾經發生的戰爭,一些精怪道士還有鬼魂在這裏發生了混戰。

隨着我揮舞長劍的次數越多,在我腦海中出現的畫面也就越多,而且在這個時候,長劍似乎也開始發生變化。

長劍在不斷的吸收陰氣,整個劍身上也出現了一些奇特的花紋,根本就看不出來這花紋是什麼。

不過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骷髏和鬼魂對我的攻擊減弱了。

朱八也發現了這個情況,他丟出鈴鐺用力的搖晃,鈴鐺聲將他們擋在五步之外。

此時那些鬼魂和骷髏都停止了攻擊,他們一動不動的站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像是在確定我的身份一樣。

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長劍上突然傳來一陣感覺,悲涼。

長劍在我的手中微微震動,我感覺到了長劍的情緒,很激動,像是見到了很久未曾見過的朋友。

或許是受到了長劍情緒的感染,我眼眶有些紅了,似乎有什麼東西從長劍流入到我的身體中。

我忽然不受控制的舉起長劍大喊:「殺!」

「殺!」所有的鬼魂和骷髏也舉起了他們手中的兵器跟着我大聲呼喊。

這呼喊的陣勢,如同一個英勇的將軍帶着百萬大軍呼喊。

「殺!」我再次呼喊,骷髏和鬼魂也跟隨着我。

就這樣重複了三次,我整個人忽然就徹底清醒了過來,剛才我做了什麼?我為什麼要接連呼喊三次殺?

迷糊了片刻,我反應了過來。

是手中的長劍,剛才我被手中的長劍感染,受到長劍的影響,所以才開始呼喊。

在呼喊過後,我拿着長劍突然就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我好像能夠憑藉長劍命令這些鬼魂和骷髏。

「少門主?」朱八緊張的看着我。

「我沒事,剛才只是受到了長劍的影響。」我看向朱八笑了笑,讓他放心下來。

「那這是怎麼回事?」朱八掃了一眼站着不動的鬼兵和骷髏,他心中顯然在發虛。

我看了看這裏的鬼魂和骷髏,心中突然動了一個命令的念頭,命令這些鬼魂和骷髏給我讓出一條路。林鹿鳴還想著,妹妹進自己家怎麼還要敲門。一開門卻看見了個陌生男人站在外面。

不等林鹿鳴說話,就聽那人開口道:

「你就是呦呦的哥哥吧?我是秦拾深,她的男朋友。」

秦拾深從林鹿呦那,也知道了自己未來大舅子有多麼妹控。不過他現在提起自己的身份可半點不漏怯。自己這男友的身份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336章雞蛋裡挑骨頭 「那估計是去錦龍尊上處了,錦龍尊上守護錦玉湖,距離這裡大概有著一千多公里。這路途之中很是兇險,如果羅軒真的去找錦龍尊上的話,多半也是有去無回。即便你去,也有很大幾率不能夠達到。你身下的這一隻大傢伙在那個地方只是只小傢伙而已。」

這是,一邊的一位氣質沉穩的中年男人朗聲說道。

「多謝!」江龍道。他從那名男子身上感受不到惡意。

「羅軒屢次針對於你,你要殺他也是情理之中,不過這控獸異能很是罕見。尊上也憑藉這個異能屢次立下戰功,那一頭王級十境的白老虎多次將戰局扭轉。江龍你若能夠成長起來,尊上定然會幫助你得到一隻王級十境的異獸。在戰鬥之中的作用定然不會亞於尊上座下的白老虎。這樣一來,潼關的壓力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大了,你沒必要因為一個羅軒冒險!」

那中年男人看著江龍繼續說道。

「居然是劍亭主!看來劍亭主對江龍很是看好了。讓我說,去錦玉湖那麼危險,別說是附近了,即便是路上也難保要碰見很多大傢伙,而且那可都是上位王級別的,江龍當真不值得為了一個羅軒冒這麼大的風險,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

「我也覺得,這劍亭主可是個上位王,肯站出來說話一定是起了惜才之心。」

周圍進化者的議論聲讓江龍明白了個大概。

這中年男人正是劍亭之主!

有著上位王的實力。

對他當真是是好言相勸。

「那錦玉湖,是位於東方的那大面積很大的湖泊嗎?」

江龍問道

劍亭主聽到這龍這般問,心道他莫非還是執意要去嗎?

他先前說的很是委婉,說那羅軒很可能有去無回,而江龍即便有著王級五境的實力,也有不小的幾率在路上就直接沒了。

他一個上位王者,都打心裡不願意去那錦玉湖一帶。

「是的。」

但劍亭主還是回了江龍這個問題。

江龍聽罷就對著他拱手道:「多謝劍亭主的提醒,我已經決定了的事定然不會再變了,那羅軒三番五次置我於死地,我如果不親自斬殺他,我心中定起心魔,意難平,實力難以寸進。」

說罷,江龍又拱了拱手,就拍了拍小狼的脖頸。

小狼嗷嗚一聲,接到命令立刻就朝著潼關之外奔跑而去。

它跑出幾十米之後,便縱身一躍,從高山之上直接跳下去。

「這是個狠人,真就去了!」

後面的進化者紛紛驚呼起來,也跟著來到了山崖邊上,就見到小狼已經跳下了崖壁,正繼續向下奔跑,他雖然體型龐大,但速度並不慢,又有著風系異能的加持,一時四爪如飛,在喪屍潮中撞出了一條道路來。

「當真是頭鐵啊,這屍潮還沒退散,就這樣沖了進去!」

有進化者感嘆道。

「只憑藉這一隻王級五境的異獸狼可走不遠,別說到那錦玉湖附近了,在路上都要直接交代。而且那羅軒保不住已經沒了!身負這麼好的異能,居然不懂得保護好自己,非要去作死。」

又有人惋惜得道。

高山之上,劍亭主也不禁擰起了眉頭。他看到江龍指揮那異獸狼衝過去的路徑之上,正有著一隻大傢伙。

在潼關之中,中位王就可以稱為大傢伙了,但是到了劍亭主這個級別的,能讓他叫大傢伙的那隻會是上位王以上的了。

那些突破了層層防線闖進潼關之中的大傢伙,不過是些中位王而已,而且是尊上有意放進來讓潼關之中的進化者拿資源的。

「看啊!江龍被一隻大傢伙看到了!」

不單是劍亭主,很多進化者也看了出來。

「這可完了那是一隻劍齒猛獁!從它的牙齒就能夠看出來,那可是上位王級別的啊!江龍很可能要喪命了!」

「看,那是尊上的黑紋白老虎,但是距離實在是太遠了!憑藉著白老虎的速度也很難迅速趕過去。」

進化者大聲說道。

他們看到,那一隻劍齒猛獁已經盯上了江龍,而且已經朝著他發足狂奔起來,而黑紋白老虎還在幾十公里之外,根本來不及趕過去。

「那江龍可真是傻得很,白瞎了這麼好的異能了!」

進化者們紛紛嘆息道,不過他們可不會像普通人一樣不敢盯著看,反而一個個睜大眼睛,想看看面對這樣的情況江龍要如何應對。

那劍齒猛獁的速度也很快,在距離江龍不足十米的地方,發起了衝鋒。

「徹底完了。」

這是很多在場進化者的想法。

劍齒猛獁的急速衝鋒簡直太快了,即便是有著風系異能的王級五境變異狼也沒辦法躲開。

但是很快的,更大的驚呼聲響了起來。

因為那隻劍齒猛獁竟然憑空飛了起來,砸在了幾十米外的地方,砸死了幾隻普通喪屍后,再也不動了。

「發生了什麼?」

進化者們好多都沒看明白。

繼而他們就看到江龍騎在小狼身上跑到了劍齒猛獁身側,江龍對著那小山一般的猛獁揮了揮手,一顆滴溜溜閃著光的東西就從猛獁象軀體之中飛了出來,徐徐落進了江龍的手中。

眼力好的進化者看得一清二楚,那正是劍齒猛獁的異獸源晶。

「天啊!劍齒猛獁被江龍一招斬殺了!」

高山之上的進化者們紛紛瞪大了眼睛,被震驚的無以復加。

他們雖然聽見了驚呼,但依舊有很多進化者不相信這是真的,依舊盯著那一隻猛獁象,一分鐘過去了,那只有著王級七境實力的猛獁象依舊沒有再動彈一下。

越來越多的人不得不相信。

「真的直接殺死了!」

「那可是一頭上位王異獸!那是王級猛獁象啊!王級七境的猛獁象一招秒殺,江龍莫非是個上位王?那也應該有著王級第八境界的實力了!」

「真就是看走了眼!江龍竟然是上位王!不過,他並沒有來過潼關,怎麼會晉陞到上位王呢?就算他一個人把潼關裡面的資源全部吃掉,這也不可能啊!」

有部分進化者很是困惑。

「他可能是從別的雄關過來的。」

又有人猜測道。

「其他那些關口地處偏僻,即便是屍潮也不是潼關可以比擬的。哪裡有更多的資源供他成為中位王,你看這些潼關之中的王級多久才能夠升上一級。」

有進化者如此說道。

「不可置信!」

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大,劍亭主也看著那一處面上流露出一絲驚駭來。

這一回,他竟然看走了眼。

江龍可不止王級五境,很可能是在王級七境之上。

甚至比他的等級還要再高上些許。

那可是上位王!即便是在潼關之中,也是數得著的存在,潼關之中的上位王滿打滿算不過才十多個而已。

和周圍的進化者不一樣,劍亭主一點不關心江龍是如何成就上位王的,他只關心這個結果。

因為有很多強者之路是不可複製的,他已經晉陞,過程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如今看來,即便那羅軒冒險跑到錦玉湖,也躲不過了。希望當時候錦龍尊者不要插手才好。應該也不會插手,錦龍尊者有著數量不少的記名弟子,而正式弟子只有那麼一個。他也從來不關心記名弟子的死活,羅軒不過是記名弟子而已,錦龍尊者想來不會給他太多特別關照。」

劍亭主想到。

潼關一處被大河一分兩半。

一邊是一眾勢力的聚集地,而另一邊則專屬於一個人,那就是潼關之中的那一位尊上。

北部是諸勢力的區域山勢陡峭,很少有喪屍或是異獸能夠越過天然關卡,逆勢而上,幾乎都會選擇從河谷平原對潼關發起衝鋒。南側的高山走勢則相對平緩,也有不少喪屍和異獸會打這一處的主意,更有著大傢伙鋌而走險,試圖從這裡突破潼關。

南側的高山之上的高塔邊,正立著一道枯瘦的身影,她目光所及正是異獸狼遠去的身影。

「莫長老,你說的可是那個人?」。 陸晚初看著褪下的禮服陷入了沉思。這可是林夢借給她的高定,這下變成了這樣,不知道乾洗還救不救的回來。

想到這件衣服的價格,陸晚初倒吸了一口涼氣,就是把自己賣了也賠不起啊。陸晚初剛剛還瘋狂跳動的心此刻因為這個現實的問題又憂傷了起來。

陸晚初洗漱完之後躡手躡腳地走出浴室,四下回顧,沒有人。然後她發現浴室的旁邊還有一間浴室,裡面的燈光亮著,能聽到嘩嘩的水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