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4 日

司徒修這個時候也已經來到了護衛統領的身旁,拱了拱手道,「想必周賀已經死了吧!我見到林天成了!」

在知道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護衛統領有了新的打算。

既然那些強大的靈獸都被異象吸引了過去,那何不趕快逼著公主交出天機盒,儘快將實力突破到渡劫期境界!

其實他的實力早就已經達到了大乘期巔峰境界,並且與渡劫期只有一步之遙。

如果能夠藉助天機盒內伽羅王留下的那部分力量成功突破到渡劫期初期境界,便有實力和妖月王一戰。

「護衛統領所言極是,屬下已經查明,林天成那小子已經離開九幽境!」

護衛統領冷聲說道,「哼,你以為我也怕區區一個人族小子嗎?

真不知道你怎麼會敗在他的手上!」

司徒修連連點頭,「是,是,是,屬下無能,給統領大人丟臉了!」

林天成的實力究竟有多麼的恐怖,恐怕只有真正和他較量過的人才知道。

司徒修說了這麼多,其實也是為護衛統領著想。

護衛統領親自帶著小部分人馬趕去了古苑。

這一次護衛統領也不擔心被扣上篡權奪位,謀害忠良的罪名。

在整個封月族生死存亡之際,當然是先想辦法挽救封月族才是最重要的。

護衛統領相信,等他成功擊殺了妖月王之後,封月族的子民自然會擁護他為族長,為迷離之域的百獸之王。

當林天成靠近雷池附近之後,才驚訝的意識到,九天之上被雷霆之力轟擊的正是他要找的南玄大師。

「誰?給我出來!」

院長的真氣力量蓄積於掌心,以極為渾厚的力道轟擊在了一棵參天古樹之上。

林天成輕鬆化解,輕巧的落在了院長的身旁,畢恭畢敬的朝著他拱了拱手,「院長!」

院長感到萬分詫異,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林天成,有些激動的說道,「好小子,這才一個月不到,你的實力竟然……」

林天成摸了摸鼻樑,笑著說道,「僥倖,僥倖……」

院長一邊環視著四方,一邊催促林天成道,「好小子,快和我說說,這段時間你遇都遇到了什麼?為何實力進展如此之神速?」

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秋獵試煉開始的時候,林天成的實力只有金丹期中期。

可這才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都不到,林天成的實力竟然已經突破到了大乘期中期境界,與諸葛荀處於同一層次。

如此一來,林天成就是憑藉他自己的實力也能夠和寧仇天一戰了。

寧欺白須公,莫欺少年窮。

恐怕寧仇天就是做夢也沒有想到,林天成的實力會進展如此之神速。

林天成將他這些日子在迷離之域所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述給了院長聽。

當然,關於藉助農場主應用種植天地靈材來提升實力的這件事情自然是隱瞞了。

最後林天成提到了九幽境,還有院長手中的那個天機盒。

「原來如此,難怪說這天機盒是進入到渡劫期境界的一大法寶?」院長沒有多想,直接將天機盒放到了林天成的手中。

「天成,你和秋月都是我中都學院的驕傲,我不希望你們出了任何事情!」 從空間門邁出,

趙信重新回到城邦管理局局長辦。

如門神似的郭泰愣頭愣腦的瞪着大眼睛,看着又憑空出現的局長就如他消失時一般,默不作聲。

「呀,看啥呢?」

趙信伸手在郭泰的眼前晃了晃。

「局長,你剛才……是隱身了么?」郭泰愣愣的瞪着眼睛,盯着坐在座椅上的趙信,「我在這堵了你半個小時,你竟然都不動。」

「……」

這?!

竟然能夠想到隱身?

還真是個好同志。

沉吟了半晌,趙信長吐了口氣,大手重重的拍在郭泰的肩膀。

「沒錯,剛才我隱身了,噓,不要告訴其他人。」趙信一副這是秘密的模樣,郭泰聽后頓時挺胸瞪大雙手敬禮,「放心吧局長,我剛才絕對沒有向安全區打電話,彙報您會隱身這件事情。」

「嗯!」趙信用力的點頭,而後驟然心神一凜,「嗯?」

這話聽上去怎麼總感覺是反話?!

「你確定?」

趙信眉頭輕鎖,郭泰依舊是那信誓旦旦的模樣。

「屬下不說說謊,如果說謊的話就會掉頭髮,別人一看就能看出來。」

「是嘛,你還有這特性?」

趙信有些驚訝的挑眉,縱身一躍從辦公桌跳了出去,坐在寬敞的沙發上,就在他準備將郭泰也喊過來時,看到了他光禿禿的後腦勺。

「……郭泰同志。」

「局長!」

郭泰轉身立正敬禮。

「你……後面的頭禿了。」趙信抬手指了指,郭泰聞言咧嘴一笑,「沒關係,屬下有買假髮!」

旋即,他就真當着趙信的面將假髮取出來,套了自己的頭頂。

看到這一幕的趙信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這也行?!

心頭一嘆,趙信也不想跟郭泰多糾結這件事,朝着他招了招手,將剛才從嫦娥仙子那帶回來的一部分佈料扔到桌上。

「你來試試這布料的韌性。」

「是。」

郭泰一絲不苟的走上前,抓住布料用力一扯。

紋絲不動!

嗯?!

頓時,郭泰就低頭看了一眼,而後微微皺眉用力。布料好似稍微被扯開了一些,卻依舊沒有撕裂開。

「我……嗯!!!」

這回郭泰可以說是用出了全力,憋的臉都有些發紅。

撕拉。

一縷聲響從辦公室中出現。

郭泰頓時露出一縷笑意,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我!!!啊!!!!」

撕……

一塊大概半米長寬的布算是被徹底撕開。

旋即,就看到郭泰輕輕將布料朝着桌上一扔。

「不怎麼樣。」

???

沙發上的趙信人都傻了。

夥計?!

你為了撕開這塊兒布,恨不得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了。剛才趙信都擔心郭泰用力,把自己的奧利都給躥出來。

然鵝……

郭隊長,將布料撕開后,竟然用着稍有不屑的口吻。

不怎樣?!

我呸!

要臉不要。

「老郭,你跟我說實話,你這不要臉的功夫到底是從哪兒學來的?」趙信一臉無語苦笑。

「都是局長教的好。」郭泰正色道。

「那你還真是學出精髓了啊。」趙信笑着搖頭,而後臉色驟然一僵,又猛地歪了下頭,「嗯?!」

……

在這之後,趙信又讓郭泰嘗試了一下其他的布料。

相對布料……

絲綢的韌性竟然會更好一些。

純粹以拉扯力,郭泰竟是無法將其裂開。

「郭泰,你那有精鋼劍么?」

「局長稍等!」

旋即,郭泰就匆匆跑出辦公室門外,大概五分鐘左右的時間才又重新跑了回來,手中拿着一柄鋒利的精鋼劍。

「你幹嘛去了?」

「取劍。」

「我問你有沒有,你如果沒有,我這有現成的……我讓你跑出去了么?」趙信從萬物空間中取出一把精鋼劍拍在桌上,郭泰臉色一僵神情有些幽怨,「那你幹嘛不早點拿出來?」

「……」

劍刃測試。

憑藉精鋼劍,郭泰全力之下能才能斬斷此布料,在用凡塵的其他布料相比,仙域的布料韌性是凡塵的百倍以上。

「郭泰。」

「局長,我在!」

「你說,如果用這種布料,來做咱們戰士們的作戰服,效果會如何?」

「傷亡率會減少許多。」郭泰的回答一絲不苟,「這布料的韌性雖然一般,但確實也比其他的布料好上許多。」

???

這郭泰,都這時候了還在這死犟嘴,覺得這布料一般。

還挺要面子。

趙信抬頭看了他半晌,微微點頭。

「你覺得這布料韌性一般?」

「是!」

「如果給你,你能很輕鬆的撕開?」

「相當輕鬆。」

「行,來……你把這一堆布都給我撕了。」趙信翻手差不多取出一米規格的布料能有幾十塊的樣子,郭泰看了一眼瞬間向後退了一步,「屬下草率了。」

「好好當個人吧,行么?」趙信一臉無語。

「不是,局長,你這不是在打擊我么?」郭泰也逐漸恢復正常,在沙發上坐下,拎着手中的布料低語,「我好歹也是個武王巔峰,我也是有尊嚴的。我撕布都撕不開,這話要是傳出去不是打我的臉么?」

「這是一般的布么?」

「別管一般不一般,它不還是個布么?」郭泰蹙眉,長嘆一聲,「不過這布料確實韌性很高,局長你從哪兒弄的,用這種布倒是能做上一套作戰服,給您穿也好。」

「我有很多。」

「很多?那……能不能給屬下來一套?」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