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長達一百多米的地龍,急向海邊衝來,每一步落下,都會踩得大地猛烈震動。

地龍的背上,站着三道人影。

其中,站在最前方的那道身軀挺拔的人影,手持一根黑色長矛,站得筆直,身上穿着十聖血鎧,正是不死神殿的死亡騎士。

……

(待會還有一章,較遲。)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趁著徐奶奶沉思的時候,李星星麻溜兒地上樓,撥一下火盆里灰燼中未燃盡的炭,再加幾塊新炭,火苗竄上來,屋裏很快就暖和起來,不再那麼潮濕。

火盆是夏明星從外面帶回的,清代的,掐絲琺琅福壽錦紋,三隻獅首足。

很漂亮,很實用。

一共兩個,一個白天放在廳里,晚上拿回自己卧室,另一個是四足方鼎形,一直放在陳念恩和陳向陽的卧室,比較靠近陳向陽的床位。

誰叫他年紀一大把呢!

李星星到他們卧室弄好火盆任其燃燒,方才到廚房抽掉爐門,燒開水。

以防中毒,各處門窗都開寸寬的一道縫。

水燒開,依次灌進熱水瓶、熱水袋,再把熱水袋塞進各個被窩裏,吃完飯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進去,睡前再重新灌一袋新開水,晚上可以睡得很暖和。

夏明星進屋脫掉羊皮大衣和里帽子,「怎麼不等我回來做?」

他見李星星正在煮臘肉。

李星星笑道:「我就是燒燒水,把臘肉刷刷洗洗,晚上可以吃臘肉飯嗎?中午吃得很隨便,現在已甚感飢餓。」

「你想吃我就做,再炒兩個菜。」夏明星套上圍裙和套袖。

「我幫你!」李星星湊到他身邊,「小夏哥,你明天休息嗎?如果休息的話,我們到古玩市場轉一轉?為了我們的美好晚年。」

夏明星側頭笑道:「老婆有命,不敢不從!」

就是休息了。

李星星開心,小雞啄米似的在他臉上親個不停。

相比小夫妻倆的開心,林嵐則是憤怒。

她下了火車,沒敢耽誤,千辛萬苦地找到那條老弄堂,找到姓王的老太婆,提出以二十斤軍用糧票換購她家的花瓶時,老太婆竟說送給別人了!

送給別人了!

老太太脾氣很好,軟軟地道:「你要是早一個小時來,我就換給你了。」

林嵐警覺地道:「我就晚了一個小時?」

「是啊!」老太太點頭,瘦巴巴的臉上露出燦爛笑容,「有幾個大學生來訪問我們老百姓的生活做報告,說如果我們生活得普遍困難,就爭取向上面給我們申請一定的救助。真是好人吶,見我家吃不上飯了,臨走前給我二十斤糧票,我沒有東西作為感謝,就把家裏的花瓶送給他們了,是資本家裏的花瓶,插花很好看。」

林嵐氣死了:「給你二十斤糧票,你就把花瓶給人家?」

知不知道,花瓶值一千萬啊!

老太太看她像看傻子,「當然換了,二十斤糧票多珍貴啊,你不也給二十斤糧票嗎?」

「我拿出來的可是軍用糧票!」林嵐道。

老太太卻道:「軍用糧票又如何?你來晚了是事實啊,反正我給出去了。我說你,你想買的話,我給你問問街坊鄰居,誰家沒兩件老東西,肯定願意換糧票。拿到文物商店賣掉,貴的幾塊錢,便宜的塊把錢,又不是文物級別可能貴一點。」

林嵐皺眉:「不是文物級別是什麼意思?」

「你一個外地人想來搞不懂規矩,就是乾隆皇帝以後的東西都不是文物,可以出口賣到國外,所以價格可便宜了。」老太太早去文物商店問過價格,她又不傻。 葉曉行動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就抵達南通。

王柏川開車來到機場接葉曉。

「葉哥,你可算是來了,我實在是撐不住了。

好幾個客戶突然說要延遲給我結算尾款,這一下子可真是要了我的老命,我公司的資金都周轉不過來了。

那幾個客戶在我的百般追問之下,很難為情的跟我說了一個包字。

我都想不明白什麼時候招惹到包氏了。他們那麼大的企業,來打壓我一個小公司,像話嗎?」

說到包氏,王柏川就極為氣憤!

資產數十億的包氏打壓他一個資產連幾百萬都沒有的小公司像話嗎?

就跟世界拳擊冠軍毆打一個殘疾人一樣,完全不講道理。

「他們整你是整給我看的,你以為只是單純為了整你嗎?

說句實話,你的那個公司挺爛的,趁著這次機會關門算了吧。

你到魔都那邊跟著姚賓混,都比你自己開個公司強。」

葉曉吐槽了王柏川一把。

王柏川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他的公司爛這一點他承認。

他乾的都是一些小生意,得放下尊嚴,滿足客戶的一切要求,讓客戶爽了,才能賺幾個錢。

真的不如去魔都跟姚賓混,姚賓在家裡的公司給他安排一個經理,都比他自己打工創業強十倍。

能力方面,王柏川是有的,足以勝任一個經理的職位。

「那……那我就聽葉哥你的吧,等我出完了最後兩批貨,我就不幹了。」

王柏川同意了葉曉的建議。

包氏都打壓他了,對於一個坑風險極差的公司來說,也經營不下去了。

聽葉曉的話,把公司關了,去魔都投奔姚賓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他還年輕,今年才三十齣頭,現在把公司關了,又不是沒有再次創業的機會了。

在姚賓的公司干幾年,積累一些人脈和經驗,再攢點錢,幾年後照樣可以再次創業。

而且下次創業有了更方面的積累,一定會比今天更容易。

葉曉上車后,王柏川問道:「葉哥,我幫你找個酒店定個房間吧!你剛到南通,也沒個住的地方,這可不行。」

「暫時不用,跟我去一個地方,我要先跟那個人見一面。」

葉曉提供了一個地址給王柏川,讓王柏川去那個地方。

二十分鐘后,葉曉和王柏川就來到了南通的某個別墅小區,保安不讓進。

葉曉給包和正打了一個電話,說自己已經到了。

包和正是包奕凡堂兄弟。

包氏是一個家族型的企業,起初包氏的創業資金就是兄弟叔侄親戚一起湊出來的,甚至連一開始的員工都是家族成員和親戚。

現在包氏內部的情況是很多兄弟叔侄的手裡都持有股份,要不然譚宗明怎麼會說包氏內部情況複雜,不穩定因素大呢?

包奕凡父子兩人手裡的股份也占不了大頭,加起來只有百分之十幾。

所以包奕凡想從他爸那裡繼承掌門人的位置,就得干出一些大事情,讓家族裡持股的人信服,相信他是一個有能力的人,可以帶大家賺大錢。

跟譚宗明的晟煊聯手收購紅星就是包奕凡的父親在給包奕凡鋪路。

包父讓包奕凡代表包氏跟譚宗明合作,聯合收購紅星。

晟煊套紅星的殼子在a股上市的時候,藉機撈一筆,讓家族裡持股的人嘗到甜頭。

包奕凡接下來走得穩一些,不要犯錯誤,包氏下一任掌門人就肯定是他了。

可是,惦記著掌門人那個位置的又哪裡止他包奕凡一個人呢?

年輕的一輩最有能力的人也不是他包奕凡。

葉曉的思路很清晰,包奕凡不是要跟譚宗明聯手收購紅星嗎?

好啊!葉曉直接來一招釜底抽薪,從包氏的內部下手,聯合包氏內部另外一個有實力的人包和正,把包奕凡打壓下去,讓包和正成為包氏新的掌門人。

到時候包奕凡的權都沒有了,還怎麼跟譚宗明合作呢?譚宗明又成了一支孤軍。

包和正得知葉曉已經到達的消息,立馬跑到小區的門口迎接葉曉。

「葉兄弟,你怎麼來了也不通知我一聲呢?我好親自去機場接你,盡一份地主之誼。」

包和正是一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但他從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所以沒有像曲筱綃那種養廢的富二代一樣飛揚跋扈,為人低調沉穩!

早兩個月前,葉曉在魔都就已經跟他見過面了。

當時包和正在魔都出差,葉曉剛剛從國外回來,進入宇航上班。

也就是說,從國外回來的那一天起,葉曉就已經在布局了。

作為一個看過歡樂頌兩部電視劇的人,葉曉知道後面包奕凡會跟譚宗明達成合作,聯手收購紅星。

有了先知視角,葉曉又怎麼會對他們放任不管呢?

晟煊內部目前來說比較穩,從晟煊內部下手不現實,不穩定的包氏就成了葉曉的第一選項。

「我來南通事發突然,沒來得及通知你。我的這位朋友在南通被人欺負了,我不得不來一趟,替他討一個公道。」

說著,葉曉望了一眼跟著旁邊的王柏川。

「葉兄弟,到我家裡說,這邊請。」

包和正邀請葉曉和王柏川來到他的家裡,親自泡了茶請葉曉和王柏川喝。

王柏川是一頭霧水,他都有些搞不清楚楚現在的情況了。

他那幾位客戶說了一個包字,就是暗示包氏對他們施加壓力了,讓他們暫時不要給他結算尾款,讓他的生意做不下去。

明明是包氏在打壓他,這個包和正也是包氏的人,看樣子在包氏的地位還不低。

為什麼包和正對他這麼友善呢?

這也不能怪王柏川,葉曉沒有把很多事情告訴他,他並不知道包氏的內部是混亂的。

「葉兄弟,你剛剛說的你的朋友在南通被人欺負了,誰的膽子那麼大啊!

我包和正不才,但在南通這一畝三分地還算說得上幾句話。

把那些人的名字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們討個說法。」

包和正很仗義,說話鏗鏘有力。

「欺負我朋友的人叫包奕凡。」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