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養生息,倒是不錯的方法。】

【至於太陽星?撤掉太陽星之上的陣法就行了,太陽星熾熱,除了金烏血脈之外,其他的種族,上來根本就是吃苦,實力得不到提升,也就算了,說不定還得受傷。】

【至於師尊說的,妖族不善海戰,善陸戰,那巫族也是如此,大家都這樣,怕啥?】

【何況,蓬萊和瀛洲島之上,可以讓妖族,修鍊速度更快啊。】

帝俊得知李默心中所想,眉開眼笑。

自己來到默皇宮,果然沒有來錯地方,這個五弟,一如既往的可以給他驚喜。

他當即大手一揮,力排眾議道:「此事就這麼定下來了,現在立刻通知所有妖族,離開太陽星,遷往瀛洲、蓬萊二島。本皇將在他們離開之後,撤去太陽星之上的陣法。」

聞言,李默嘴角一抽抽。

【俊哥啊!俊哥,你真的要這麼做啊?】

東皇、女媧、伏羲等,只能搖頭,一臉的無語之色道:「不可,萬萬不可啊!」

他們也覺得此事,十分的不妥。

不過,帝俊只是抬頭說道:「這樣吧,我們舉手錶決,贊成的舉手。」

此話一出,除了李默連舉了手。

見此一幕,眾人直接不爽了。

「天帝,默皇根本不懂形勢,他的表決,沒有任何的參考性!」

「不錯,本皇也覺得,默皇的意見,不重要,他日日享樂,根本不關注妖族大事,這事情的決策,怎麼可以讓默皇參與呢?我建議,我們以後議事,不讓默皇參與。」伏羲一臉嚴肅的說道。

此話一出,得到了眾人的一致認同。

就連師尊白澤,也不由得點了點頭,同時傳音李默道:「你不懂你別瞎摻和,好好的聽曲子看舞蹈就行了。」

不過,這邊商羊更狠道:「天帝,默皇雖然是身懷大氣運的者,當初也帶來了那麼大的天地異象,但是商羊還是認為,他不適合做妖族的領導者,求天帝,直接摘了默皇妖皇的頭銜。」

說完,商羊砰的一聲,跪了下來。

任誰也沒有想到,商羊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商羊啊!商羊!你他奶奶的,真的是懂我啊!】

【換到以後,我肯定是超級大昏君。】

【我這一招棋子,落得妙啊!就知道你們會提出反對意見。】

李默也一臉喜色,開心的跟個二百斤的胖子一般說道:「天帝!我認為占星師說的太好了,我根本配不上妖族皇者的名頭,求求你直接就讓我做回小兵吧!」

不過,天帝只是怒道:「商羊,此事休要再提,默皇永遠都是默皇,再敢提出此事,本皇送你上斬妖台,砍了你的腦袋。」

聞言,商羊身子一顫,只能低頭嘆息。

其他幾個,見帝俊如此決絕,也不再說什麼。

至於白澤,對於自己這個徒弟,嫉妒的牙痒痒。

他究竟是給天帝灌了什麼迷魂湯?都這般了,還不處罰他?

【俊哥啊!俊哥!求求你,扒了我妖皇的帽子吧!】

李默欲哭無淚。

很快,要遷往東海的命令,被傳了下去。

許多的妖族,都十分的不解。

「開什麼玩笑?去東海?我們這些妖族到了東海之上,豈不是戰力大打折扣?」

「這不是讓我們往死路逼嗎?」

「聽說,這個主意,是默皇提出來的!」

「什麼默皇提出來的?他懂洪荒局勢嗎?」

「他懂個屁!他整日在默皇宮,夜夜笙歌,耽於女色,怎麼可能懂洪荒局勢!」

「我妖族危險了,沒有想到,就要毀在了默皇的手裏!」

「啊啊~~當初天降異象,認為他是大氣運者,現在看來,他是要將我們妖族,送進墳墓之中啊。」

一時間,關於對於默皇的不良言論,很快的就傳到了李默的耳中。 「雷凌受傷了?!」

……

劍霆一劍劃破雷凌後背,雷凌背部飛濺出鮮血。

圍觀的眾人皆是忍不住驚呼。

剛才雷凌與劍霆還旗鼓相當,這麼一會功夫,劍霆又佔了上峰。

「雷凌這小子在玩什麼呢?」

「以他的手段,足以快速解決這場戰鬥,為什麼還不動用全力?」

青冥費解了。

不了解雷凌的,自然會認為已經窮途末路。

可了解雷凌的青冥清楚,雷凌還沒有動用真本事。

雷凌的九世魔魂,可是恐怖到極點,加上雷凌劍術驚人,完全可以碾壓劍霆的。

這一點,禪德也知道的。

只是,武場上的雷凌明顯有些反常,貌似故意在隱藏真正實力,也並沒有動用自身魔力。

納蘭詩雨神情緊繃,看到受傷的雷凌,自己完全控制不住內心的緊張,她雙手緊皺,咬著嘴唇在為雷凌祈禱。

看到納蘭詩雨的樣子,一旁的鐵墨反而狠狠咬了咬牙,他雙目閃過一道寒光,在此刻他到希望劍霆殺了雷凌。

只有這樣,他的大師姐,才能死了對雷凌的心。

武場上。

雷凌受傷倒退,冷目微眯看著對面氣勢洶洶的劍霆。

「哼!」

「雷凌,今日你必死無疑!」

劍霆得意,看雷凌中了自己一劍,他認為雷凌已經是山窮水盡。

「來啊?」

「我到想看看你是怎麼殺我的!」

雷凌不屑,嘴角上揚之時,體內劍意砰然暴發,殺氣騰騰,壓制內心的戰火終於被他釋放出來。

看到雷凌才開始認真,這讓劍霆感到天大的羞辱。

嗖!

劍霆出擊,劍影無雙,逼人的劍氣瞬息逼近雷凌。

「劍瀑!」

認真起來的雷凌,驀然一劍橫空,萬道劍光如同瀑布一般,洶湧澎湃,暴發恐怖的衝擊力量。

噗……!

劍霆不敵,瞬間被萬道劍氣力量震的吐血倒退。

唰!

雷凌一個健步,剎那間出現劍霆近前,不給劍霆還手機會,直接動用萬劍歸宗,將劍霆吞沒在萬劍之中。

嘭嘭!

劍霆亂了陣腳,被萬道劍青圍攻,讓他已經招架不住,哪怕他修為再高,這難以抵擋萬道劍氣同時向他無死角的進攻。

噗噗……!

頃刻間,劍霆已經是遍體鱗傷,但還是憑藉一己之力,衝破了雷凌的萬劍歸宗。

「這個雷凌一直在隱藏實力?」白鶴道人觀戰許久,看到雷凌之前故意示弱,再看現在變得如此強勢,明眼人自然看得出,這是雷凌故意在尋找殺人的借口。

帝靈,見到武場上的雷凌,將劍二十三運用的如此嫻熟,威力超出同階,他很好奇雷凌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他隱藏了修為?」

帝靈喃喃自語,后又搖了搖頭,雷凌如果隱藏修為,根本瞞不過他的眼睛才對。

「人劍合一!」

就在雷凌,利用劍二十三的終極招數,將劍霆重創之時,突然施展了劍道至聖一招,人劍合一!

轟!

亂了陣腳的劍霆,看到雷凌以身化劍,迎頭向自己斬來,這讓他瞳孔睜大,急忙動用全力揮劍迎上。

咣當……!

劍霆手中的劍,瞬間被雷凌劈開兩段,而他劍霆面如死灰,口吐鮮血橫飛出去。

噗通!

劍霆掉落圍觀人群近前,趴在地上的他,全身是血,全身經脈皆被雷凌一劍之威震斷。

雷凌一連串的攻擊方式,玄境者沒有點真本事,根本就招架不住。

況且,劍霆只是剛剛踏入玄境,一劍沒要了他的命,以算是他福大命大。

「劍霆他敗了?」

「師父他老人家居然敗了?」

……

看到劍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無論是長老,還是劍霆門下弟子,在此時都震驚的愣了神。

白鶴道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雷凌之強讓他汗顏。

劍青微微點頭,對這種結果到沒有意外。

跟雷凌接觸這麼久,自然知道雷凌不打無把握的仗。

武場上,雷凌不動聲色,站在那裡倍受萬眾矚目。

他沒有殺了劍霆,是不想在劍宗大開殺戒,也是給人家帝靈一個面子。

不過,劍霆就算不死,此生跟一個廢人沒什麼區別了。

「雷凌這小子,到底玩的什麼把戲?」

「沒動全力,就把劍霆給廢了?他到底強大到怎樣的境界?」

青冥有些納了悶,自己居然摸不清雷凌實力到底有多強了。

禪德到很欣慰,手捋鬍鬚笑而不語。

納蘭詩雨也笑了,看到雷凌平安無事,自己內心也變得舒服多了。

「太帥了!」

「就算咱們全宗的師兄,恐怕都不如他一個雷凌。」

小青犯花痴了。

看到雷凌霸氣側漏,劍劈玄境劍霆,如此驚人的戰績,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師尊。」

「劍霆他已經受傷昏迷,勝敗已經結束。」

白鶴道人眉頭緊皺,這次劍宗損失一位玄境弟子,他心裡也不好受。

可勝敗乃是兵家常事。

劍霆自作自受,事到如今自然要公正處理。

「嗯。」

「讓人,把劍霆送回他的道場。」

帝靈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向白鶴吩咐一聲。

「是。」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