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1 日

「那個拓跋浚他……」

宮玉從拓跋浚開始說起,先說拓跋浚將魂魄與元神分離之事,再說拓跋浚將分離出去的三魂三魄投生,最後說拓跋浚所代表的金凰一族要找藍凰家族報仇的事。

夏文樺聽得懵懂,愕然地愣著消化了好一陣子,才道:「玉兒,既然拓跋浚要找藍凰一族報仇,那你身為藍凰的族人,避開他不就得了?咱們打不過,躲起來總該行了吧?」

宮玉的目光落在他傾城俊美的臉上,苦惱道:「可是,你也是金凰的族人啊!」

換言之,她該離開他嗎?

。 「曹操奸賊,我家陛下早已知曉你進攻,受死吧!」

隨着袁軍騎兵愈發接近,為首的龍翼將軍張遼手持大槍低吼起來。

夏侯惇聽到這話,也是懊惱不已:「放肆,爾等不過區區四千騎兵,我們這一萬虎豹騎便能夠碾壓爾等了!」

說罷,夏侯惇便要帶一萬虎豹騎去迎戰張遼太史慈。

然而曹操卻制止了他,低聲叫道:「夠了元讓,快給吾回來,咱們要撤退也。」

聞言,夏侯惇瞪大了他那唯一的眼睛,難以置信叫道:「什麼?丞相,咱們何必懼怕這兩個傢伙?末將……末將只需要帶領一萬虎豹騎,便能夠將他們所滅掉。」

帶領一萬虎豹騎滅掉人家四千騎兵,卻說得如此這般豪情壯志,這個夏侯惇,真是夠不要臉啊!

連曹操都忍不住無語搖搖頭,解釋道:「吾豈會懼怕這兩人,只是他們來了,袁術必然過不了多久也會率領大軍趕來,倘若糾纏在一起開戰的話,我軍定然會損失慘重。」

上次陳城之戰,袁術給曹操留下深刻陰影,使其再也不敢輕視這位兒時玩伴了。

「原來如此,丞相英明!」夏侯惇恍然大悟,指揮起虎豹騎撤兵。

與此同時,曹操也指揮五萬步兵撤離,曹軍全軍便是飛快離去……

待曹軍撤去后沒多久,袁術便帶後續大軍趕到了。

吱呀呀~

陳城城門打開,周泰和蔣欽出城迎接,且跪倒在地上:「感謝陛下前來援救我等於危難,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袁術立刻將他們二人攙扶起來,寬慰道:「兩位將軍這是那裏話,你們為朕鎮守陳城,多次擊退來犯曹軍,實乃大功,朕要好好感謝犒賞兩位將軍也。」

如此誇讚話語,使周泰和蔣欽都甚位激動抱拳道:「陛下過獎了,我等承蒙您的天恩浩蕩,即使為您赴湯蹈火亦在所不辭也。」

安撫過後,袁術便進入陳城,設宴犒勞諸位將士。

三日後,袁術返回壽春,準備好好歇息一下再說。

但,次日清晨,仲氏朝堂上,丞相魯肅編向他彙報了一條至關重要的消息:「啟奏陛下,宛城張綉派人發來急件,說是他受到劉備進攻不敵,請求陛下能夠援助於他。」

「倘若陛下能夠伸出援手的話,則張綉願意率領宛城全體軍民歸順陛下也。」

聽到這個消息,袁術笑了:「有意思,張綉那傢伙能夠做出這樣的保證,看樣子也是走投無路了哦!」

皇弟袁胤尷尬咳嗽一聲:「皇兄,當初我是奉您的命令前往南陽隆中去請諸葛孔明,雖未見到孔明,卻在回來的路上跟那張綉承諾過,說他若是有事的話大可來找皇兄,所以就……」

「……」

袁術無語至極:「唉,胤弟啊,汝怎能輕易替朕許諾呢?」

袁胤當場被嚇得冷汗直流,跪倒在地上:「是臣弟疏忽,還請皇兄贖罪。」

經過之前種種是事情,袁胤知道袁術早就跟以前不同,連廢太子袁耀都能囚禁,又有什麼是他做不出來的呢?

跪倒在地上的袁胤被嚇得瑟瑟發抖,似乎都快要昏厥過去了。

見袁胤被嚇成這副德行,袁術也是哭笑不得道:「好了好了,胤弟啊,汝大可不必如此,快快起來吧。」

「汝雖然未得朕意許諾給張綉,但也是因為汝的許諾,張綉才會在被劉備擊敗后選擇投靠朕,而不是劉表、馬騰之流。」

「這點兒,汝是有功的,朕便賜汝在壽春豪宅一棟。」

「多謝皇兄!多謝皇兄!」

袁胤一邊千恩萬謝著,一邊顫顫巍巍站了起來,真的,這種從地獄到天堂來迴轉換感覺,實在是太刺激也! 「你這孩子,你師弟第一次上門也不知道敬一下人家,就知道吃吃吃!」丁母故作責怪道。

「哦…那個,師弟我敬你一杯!感謝你幫我解決難題。」丁秋楠給自己倒上一杯,羞怯地舉起酒杯道。

「師姐我敬你,一家人不必說謝,往後還邀請師姐多多指教!」楊平安客氣回敬道。

丁秋楠喝得太猛嗆到了,「師姐看來不善飲酒,咱們一家人,無須講究這些虛禮!」楊平安將身上手絹遞給丁秋楠關心道。

「師姐,這是剛在百貨商店買的,沒用過!」

丁秋楠其實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楊平安面前心裏總是慌慌的,這才在酒桌上出洋相。

「謝謝!」

丁秋楠接過楊平安的手絹慌忙擦乾盡身上酒漬后,羞得不敢抬頭看楊平安。

「師弟,這手絹我洗好后再還你!」

「不用,一條手絹而已,師姐自便就是。」

「平安,你幫着秋楠解決了什麼麻煩?」丁母好奇問道。

「沒事,就是他們廠里卡着她不讓她考上京醫學院。我準備將師姐調到上京總廠,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那敢情好,我聽說總廠待遇可比分廠好多了,上京可是首都這比咱紅山口市繁華多了!在那上班,時間長了以後就是上京戶口了。」許母十分高興道。

「都是我不好,連累秋楠了!平安能把你師姐調到上京總廠,花費不少功夫吧?」許父自責道。

「也不是什麼大事,正好總廠有一個醫生想來這邊體驗地方生活,我作為總廠技術科科長向王廠長提議相互交換一下,問題不大!」

「平安是總廠科長啊,那不是和他們分廠廠長平級。你這丫頭也真是的,剛介紹也不說全。害得我跟你爹一直以為你師弟只是分廠科長呢!」

許母嘴上責怪臉上卻是笑意十足,看着年輕俊朗的楊平安更是十分滿意。許母認為楊平安學習中醫來拜師是假,八成是沖着自己女兒來的,自己這女兒性子太冷,估計平安吃了不少癟,這不直接走父母路線來了。

這線路走對了小夥子,老娘我現在對你這個女婿非常滿意,一定幫你在我女兒面前狠狠滴敲邊鼓。

「平安你真有本事,誰要是能嫁給你鐵定日子過得幸福!」丁母誇讚道。

「師母謬讚了!」

「不謬讚,恕師母多嘴,平安你家裏還有什麼人啊?」

楊平安一愣,見丁母神色,這不是丈母娘看女婿嘛,故作感傷道:「家母三年前走後,便剩下平安獨自一人!」

「平安不要難過,以後你就把師娘當媽!」丁母立馬感性道

「對對對,以後師傅家就是你家,咱們是一家人!」丁父配合道。

「這…這樣可以嗎?」楊平安故作欣喜道。

「怎麼不可以,我既然答應你傾囊相授,自然把你當做衣缽傳人。雖然是新華夏了,但是老一輩的傳統美德還是要保持的。輪親密程度自家兒子都比不上衣缽傳人!」許父正色道。

「師傅您放心,以後我一定把您和師母當親生父母孝敬!把師姐當做親姐看。」

「這就對了!可師母不希望你把師姐當親姐看,而是當做媳婦看!」

楊平安聞言一愣,這許母生猛啊,這才第一次見面就送女兒,不過這感覺倍爽!

「媽!您胡說什麼呢,丟不丟人啊!」丁秋楠羞得掩面而逃進自己的閨房。

惹得許父許母哈哈大笑,「女大不中留啊!平安你給師傅說句實話,今天拜師是真心學習中醫還是為了秋楠?」許父笑臉一收立馬嚴肅道。

「師傅,我這人比較貪心,兩個都想要,成不?」楊平安調皮笑道。

「哈哈哈,貪心好!貪心的人才有大前途!」

之後席面上賓主盡歡,離開時許父把很多中醫書都給了楊平安,導致副車位裝得滿滿當當,丁秋楠只能坐在楊平安後面,她沒有緊靠楊平安,小手捏著楊平安衣角。

「師姐,你這樣做不安全,靠近點抱着我的腰坐!」

「沒關係,我覺得這樣坐挺好的。」

楊平安發動三蹦子,車子緩緩啟動,這年頭道路可沒現代都是水泥馬路這麼平整,大都是坑坑窪窪的土路。

三蹦子的減震系統也是一般,速度一快不亞於坐海盜船。楊平安都不用刻意加速,丁秋楠嚇得慌忙間便抱住楊平安的公狗腰。

兩團柔軟便撞上楊平安的後背,丁秋楠羞得又慌忙放手坐直,剛放手三蹦子又顛了起來,嚇得丁秋楠使勁抱住楊平安。

「早就說了,師姐你抱緊我腰!這樣坐才安全!」

丁秋楠聞言又羞又氣,小手在楊平安腰間軟肉用力一掐道:「師弟,你是不是故意使壞?」

「我哪有啊,這完全都是土路惹的禍,坑太多了!師姐,輕點。」楊平安故作告饒道。

「你最好不要有其他想法,不然我就拿銀針扎你!」

「其他想法?我怎麼不知道啊?師姐你能告訴我其他想法是什麼?」

「我的意思是不要把我媽在桌上的話當真!」丁秋楠咬着嘴唇低聲說道

「師姐這般漂亮我要是沒點想法還是男人嘛?」

「貧嘴,那也不許想,我只能是你師姐!」丁秋楠嘴上拒絕,眼睛裏的笑意卻是把她自己出賣得乾淨,也許此刻她也不知道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

「那可要老命了,於千萬人中我一眼就看中師姐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別人走在路上,而你走在我心上!」

「呀,師弟你說什麼啊,羞死人了!不許這麼說!」

丁秋楠抽出一隻手嬌羞滴打了楊平安背部一下。

「師姐你這是思想專政,作為無產階級鬥士的我決定反抗到底,我不僅要說,我還要唱!」

你聽着:

難以忘記初次見你

一雙迷人的眼睛

在我腦海里你的身影

揮散不去

握你的雙手感覺你的溫柔

真的有點透不過氣

你的天真我想珍惜

看到你受委屈我會傷心哦

只怕我自己會愛上你

不敢讓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沒什麼能夠給你

愛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氣

只怕我自己會愛上你

也許有天會情不自禁

想念只讓自己苦了自己

愛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

(各位大佬看得爽了,毋忘投票、收藏!需要數據支撐啊!) 第一百六十三章抵達華威(第四更)

鵬城

這一個曾經的小漁村,因爲一位老人在這裡畫了一個圈,正式開啓了改革開放序幕,發展無比迅猛,‘鵬城速度’就是形容鵬城的的建設速度,而鵬城的發展也是堪稱世界奇蹟,僅僅不到30年,鵬城就位列國際大都市,是華夏四大一線城市中的一員。

當然,整個粵省,也是全國唯一一個省份擁有2大一線城市的。鵬城與羊城的GDP佔了整個粵省GDP一半。

鵬城,也擁有着大量大公司,華威、騰訊、華夏平安、招商銀行、正威國際等等都在深圳,說是科技之都,那是一點也不爲過。

秦元清剛下飛機,就看到了華威的人,然後就前往了華威總部。

“歡迎,歡迎秦元清來到華威!”任總無比熱情地帶着一衆高層出來迎接。

說實在的,去年他拍板答應合作,是冒着風險的,但是從現在來看,這個風險是冒的值,單單現在已經確定的,價值就超過了投入,更何況現在操作系統也已經完成。

操作系統,哪怕只是手機操作系統,那價值也是難以估計的,看看微軟,不就是以微軟操作系統爲核心,建立起了科技帝國,常年位列科技行業第一市值,比爾蓋茨更是藉此長達十餘年成爲世界首富。

智能手機操作系統都搞出來了,那麼轉爲電腦操作系統,還會難麼?

任總很清楚,能這麼快研發出來,秦元清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是無比重要的。要是沒有秦元清,華威就是投入十倍的人力物力財力,也很難研發出來。

而這也讓任總見識到,一位頂尖人才所起到的作用,對於人才愈加的重視。

“這位是我們華威董事長,孫雅芳!”任總首先介紹的是一箇中年女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