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婚約?」阿琰倒吸了一口冷氣,「為什麼?」

陸攀冷笑:「禮笑言這個笨蛋還在信里說可以遵照顧羨君的意思與她先訂婚。」

「禮大人要與顧大小姐訂婚?」阿琰愣了一下。他不自覺地往秋綰的背影瞅去,他再傻也清楚秋綰跟禮笑言之間的那種說不清楚的關係。

「是啊,」陸攀搖頭道,「不過是假的。」

「假的?」阿琰長吁一氣,剛才還在為秋綰擔心,此刻卻是重歸平靜,「怎麼訂婚也能是假的?」

陸攀冷笑:「很多事你不知道,都是顧羨君這個瘋丫頭搞出來的。我是不知道她怎麼能夠說服禮笑言那個蠢蛋給她寫這麼一封信。信里還信誓旦旦的保證明年就會與顧羨君解除婚約,然後與表妹重新完婚。這傢伙還說今年比較忙,沒有辦法回家,所以早晚都是要明年開年後才能回家,結婚的事只能往後推。」

「原來禮大人今年是要回家結婚的。」阿琰點了點頭,又看了一眼秋綰,不禁又為老闆娘捏了一把汗。

「嗯,原本是有這個打算的,」陸攀點點頭,「不過現在他來這裡了,就算再快,回京也是到了年關了,再回家也來不及在年前結婚了。不過我看得出,笑言這傢伙跟我一樣,還想再自由自在幾年,不打算這麼早結婚。估摸著明年又會找什麼借口不回去了,反正他也不大喜歡他那個貪婪的舅舅。只是可憐我那位堂妹,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遂其所願。」

「原來如此。」阿琰嘆了口氣,「先訂婚,再接觸婚約。顧大小姐是打算欺騙家裡人嗎?」

「哈哈,」陸攀笑的彎下了腰,「你也是這麼想的嗎?果然跟禮笑言一樣,都被這丫頭騙了。」

「怎麼,不是這樣的嗎?」阿琰皺眉道。

陸攀立起身收起笑容:「你覺得豪門大戶的婚約可是你想訂立就訂立,你想反悔就能反悔的?」

「照你這麼說,」阿琰十分驚訝,「禮大人與顧大小姐豈不是定不了婚?」

「不,」陸攀搖搖頭:「顧羨君肯定有辦法搞定訂婚的事,但是明年禮笑言想接觸與她的婚約,哼,怕是白日做夢了。」

。 在魏道人絕望的眼神中,兩道紫雷相繼落下,直接絕滅了他最後一絲生機。

看到曾經自己畢恭畢敬侍奉的魏道人身死道消,一旁的獨孤燕臉上露出茫然之色,隨即就變成了深深的惶恐和驚懼之色。

她偷偷看了晏紫陽一眼,乖乖的站在了原地,沒有任何動作。

吳澤對着晏紫陽一拱手,鄭重道:「晏師侄,多謝救命之恩。」

晏紫陽側過了身子,擺了擺手,溫聲道:「小師叔言重了。」

吳澤身後的魏柏言、韓雲怡和盧植也跟着道謝。

不過此刻魏柏言的臉色有些尷尬,他心虛的看了吳澤一眼,略帶歉意地道:「小師叔,剛才柏言以為這次要交代在這裏了,說了一些冒犯小師叔的話,還請小師叔原諒柏言這一回。」

吳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罵道:「你這小子就這麼信不過我。」

魏柏言眉眼低垂,小聲嘟囔道:「你要早說晏師兄跟着我們,我也不至於如此擔驚受怕。」

「這麼說來是我的錯了?」吳澤臉一黑,冷哼道。

一旁的晏紫陽也不由冷冷地看了魏柏言一眼,淡淡的道:「魏師弟,你身為晚輩,竟敢公然辱罵師叔。四師姑要是知道了此事,你這記名弟子轉正之日卻是要變得遙遙無期了。」

魏柏言臉色一變,當即對着晏紫陽鄭重一禮,誠懇道:「晏師兄,還請原諒師弟這一回。」

晏紫陽淡然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魏柏言臉色變了數變,求助的看着吳澤,臉上滿是忐忑與期待之色。

吳澤目光閃了閃,對着晏紫陽說道:「紫陽,這次說來也有我的錯,就姑且饒了柏言這一回吧。」

聞言,晏紫陽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小師叔發話了,這次晏某就不和你一般計較。如有下次,晏某絕不姑息。」

魏柏言當即誠惶誠恐的連連點頭,心裏卻是有些哀怨,暗暗道,這記名弟子與記名弟子的差別咋就這麼大呢。

看了趙謙的遺骸一眼,吳澤嘆了口氣,略顯自責地道:「還是我託大了,應該早些讓紫陽出手的。」

晏紫陽卻是搖了搖頭,毫不在意的道:「降妖誅邪除魔是太乙劍宗弟子的使命,為守衛人族而死,死得其所。」

之後,吳澤徑直走向魏道人的遺骸,拾起了那把千鬼幡,並取下了魏道人的儲物戒指。

片刻后,吳澤憑藉強大的神識之力消磨掉了儲物戒指上魏道人的印記。

之前聽芊芊說,魏道人屠戮過黑水府和天幽府的幾個小型宗門,積累了不少的財富。吳澤往儲物戒指里一掃,裏面赫然有一千兩百多枚中品靈石,以及幾千枚下品靈石。

吳澤思索了一下,從其中取出了六千枚中品靈石,收入到乾坤梭之中。戒指中其他的靈物他則沒有取分毫。

接着,他將這類儲物戒指和千鬼幡遞給晏紫陽,誠懇說道:「紫陽,魏道人的儲物戒指之中我厚顏取了一些靈石。此役能夠絞殺魏道人,都是紫陽的功勞,這枚戒指和千鬼幡理應歸你。」

晏紫陽遲疑了一下,還是伸手接過了千鬼幡。千鬼幡這種法寶級別的鬼道法寶,上交太乙劍宗能夠換取一筆不菲的貢獻點。

「小師叔,這把千鬼幡我收下了。儲物戒指就不用了。」晏紫陽說道。

吳澤輕輕一笑,說道:「你先看看裏面的東西再說。」

晏紫陽一愣,隨即神識滲入到儲物戒指中,待發現了那六百多枚中品靈石和幾千枚下品靈石后,也不由一驚。

六萬下品靈石對於晏紫陽這位金丹前期的修士來說,也是一筆豐厚的財富。

修仙四要素,財侶法地,財永遠是排在第一位的。

晏紫陽臉上露出一絲難為情之色,說道:「師侄最近正好急缺靈石,小師叔盛情,那師侄就卻之不恭了,多謝小師叔。」

「紫陽,那魏道人的遺骸師叔我就帶走了。」吳澤說道。

這具鬼道修士的遺骸是吳澤誅邪的憑證,憑此可以上交執法堂,換取貢獻點,並獲得太乙點的獎勵。

晏紫陽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

隨後,吳澤走到獨孤燕身邊,收起了她的百鬼幡后,向晏紫陽問道:「紫陽,這個邪修怎麼處理?」

「小師叔若嫌麻煩,打殺了就是。」晏紫陽淡淡地道。

獨孤燕頓時滿臉惶恐,不過卻沒有貿然行動,生怕惹得晏紫陽不快。

此時,獨孤燕一張妖艷的臉可憐兮兮的看着吳澤,內心緊張至極。

吳澤目光閃爍了一下,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獨孤燕似是想起了什麼,急忙說道:「妾身知道一處傳承之地,就位於這處地下空間。」

「哦?」吳澤摸了摸下巴,說道:「是何傳承?」

「是一種靈目神通,就是之前魏師兄使用過的。魏師兄獲得了這處傳承之後,就將此地開闢成了臨時洞府。」

吳澤深深的看了獨孤燕一眼,隨即取出七星鎖靈鏈,將之套在了獨孤燕身上。

獨孤燕扭了扭身子,略顯委屈的看着吳澤。

之後,吳澤取下了獨孤燕的儲物戒指,將之拋給了韓雲怡,並說道:「韓道友,這枚儲物戒中的東西和其他練氣期修士的儲物袋,你估量著和盧植分了吧。」

至於魏柏言,剛才對自己出言不遜,吳澤雖然不跟他計較,但是也不會讓他痛快,這次的戰利品就沒有他的份了。

魏柏言也只能幹瞪眼。

「紫陽,能否陪師叔走一趟。」吳澤對着晏紫陽問道。

晏紫陽點了點頭。

接着,吳澤又對着獨孤燕道,「在前面帶路。」

……

地火岩漿里側,有一條洞口通往更深處。

獨孤燕領着吳澤和晏紫陽往洞口中走去。約過了半盞茶的時間,洞口出現了三條分岔路,獨孤燕選擇了左側的岔路。

不多時,前方又出現了兩條分岔路。這處地下空間宛若迷宮一樣,不過獨孤燕對這裏很是熟悉,帶着兩人沒有絲毫停留的一直往下走去。

約莫半個時辰后,吳澤三人出現在了一處寬敞的地下洞府之中。洞府之中有一些倒塌的石柱,看着有些年代了。

「這處洞府的防禦法陣由於年代久遠,變弱了很多,之前已經被魏師兄清除了。」獨孤燕說道。

洞府里側的石壁下,有一座圓形祭台。祭台上有一座白玉石柱,石柱上方刻着一個巨大的青色玉石眼睛。

「那座祭台就是傳承之地。」獨孤燕看着那隻青色玉眼,神色有些複雜的說道。

吳澤同樣是愣愣地看着這隻青色玉眼。

一旁的晏紫陽看着這座傳承之柱,眼中則是露出一絲異色。林漢的出現無外乎讓一部分人緊繃的情緒得到了釋放。

同樣的,也有一部分人因為他的出現變得面色發黑。

楊頂天怒視著一旁的管家,厲聲質問「你不是說不會出現意外嗎?!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管家心底的驚恐不比楊頂天少多少,……

《帶著系統去修魔》第十六章高考(中下)。蘇小萌也感覺到奇怪,剛才自己怎麼就多打了個也字呢,難道自己也希望嫁給葉秋,同時也希望一倩姐姐嫁給葉秋。

她的腦中立刻就浮現出了一個畫面。

兩女伺候一男。

咦,噁心!

這畫面不忍直視。

羞羞臉!

艾一倩正在梳妝台前,敷著面膜,夠過鏡子看到在那裏

《重生神豪,校花女友太萌了》第152章一進門就脫衣服,這幾個意思哦(求訂閱,求票票) 在獸人國使團離開的第三天,范迪爾大長老與聖女一起走出了太陽神殿,只是與平日里偷偷摸摸的不同,這一次二人的裝束極其華麗,身邊還有兩個鷹身人侍女拿著象徵著權利的弓箭和長槍,緊緊的跟隨在身後。

此刻在太陽神殿門口的廣場聚集了大量的鷹身人,他們見大長老和聖女出來,紛紛下跪喊道。

「讚美偉大的母神,願母神保佑著鷹身人族。」

當眾人的喊聲漸漸平靜,范迪爾大長老說道。

「經過一夜的祈禱,聖女殿下已經接到了母神的旨意,她同意鷹身人全族加入獸人國。」

范迪爾的話音剛落,在場的鷹身人頓時爆發出了一陣議論之聲,大家紛紛的看向彼此,似乎是在確認著剛才大長老的話。

鷹身人族是一個崇尚自由的種族,他們敬畏著天空,擁抱著自由,所以他們並不喜歡依附於其他種族,因為在他們的理念中,成為別人的附屬種族,那就相當於失去了自由,所以這些年來即便族內困難重重,他們依舊沒有歸附任何種族的心思。

此刻大長老突然說母神同意加入獸人國,這就讓在場的鷹身人紛紛奇怪了起來。

那站在高台的范迪爾自然看出了眾人的奇怪之色,僅僅是伸手壓下了眾人的議論聲后,說道。

「母神在降下神諭的同時,也說明了此次加入獸人國的原因,母神斷定再過十年人類將會再次入侵這片領地,到時候單憑我們鷹身人族無法與之對抗,所以母神為了我們所有鷹身人的安全,不得已讓我加入獸人國,其目的就是為了對抗邪惡的人類,讓我族能夠長久繁衍下去。」

聽了范迪爾的說明,台下鷹身人臉上的疑惑之色雖未完全消失,但得知母神是為了自己子民的安全著想才加入獸人國,感激的眾人紛紛作出了祈禱的姿勢,說道。

「讚美偉大的母神,感謝您的仁慈。」

可就在這時,一道很突兀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

「大長老,我有異議。」

祈禱被打斷眾人紛紛看向了聲音的出處,見一個鷹身人老者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大多數人臉上都出現了疑惑之色,而那站在高台上的范迪爾,在看清老頭的模樣后,眼神之中明顯出現了一絲的不爽。

鷹身人老者緩緩的來帶高台下,抬頭說道。

「大長老、聖女,母神的旨意我們鷹身人都會遵循,但是加入獸人國這種事情,畢竟有悖於我族的傳統,我們也不是不相信大長老和聖女的話,只是想確認一下母神的神諭,還請大長老拿出神殿中的傳音書,讓我們親眼看看母神的旨意。」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