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7 日

「老男人!你要跟我溝通??」沐白裔眉頭一挑,微揚起頭看着魏萬。

「我……」魏萬看着她那副『天真爛漫』的樣子,頓時想起來剛才的事,將即將出口的話又噎了下去。

這貨要是能正常溝通,他能找上別人嗎?

。 「不是你說的嗎,小貞剛才不讓我們上車,她根本就是故意跟著我們,她現在就是不想讓你忘了她,不想讓我好過!」

「我們回去好不好,我答應你以後不提小貞了,你放過她吧,難道你真要害得她魂飛魄散你才滿意不成!」

衝動過後,米娜也放棄了打電話給特調處的主意。

米娜不是傻瓜,她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堅持叫特調處的人來抓走小貞,小貞顧然不會有好下場,她和阿倫的感情也會走到盡頭。

阿倫會認為她是一個心思惡毒對人趕盡殺絕的女人,肯定不會再和她在一起了。

「這可是你說的,你答應我以後不提小貞,就不許再提了。」米娜最終還是妥脅了。

眼見米娜終於肯放過小貞,阿倫是真的鬆了口氣

要是因為他和米娜而魂飛魄散,他這一輩子都不會願諒自己。

二人合好之後,終於等來了一部計程車,這次她又看到小貞站在對面,搖是指著計程車對他搖頭,讓他不要上車。

阿倫站在原地,看著伸手拉她的米娜,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要是他再提小貞,米娜這次可能真的會叫來特調處的人,到時候小貞就危險了。

可是上了車,很可能會有未知的危險,阿倫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怎麼又愣住了,好不容才等到這麼一輛計程車,還不快點上車!」說著硬拉著阿倫把人拉上了車。

關上車門,告訴了司機目的地,米娜開始向往常一樣,說一些學校和同學之間的八卦,而可倫卻心神不寧

突然車子開過一個公交站台,小貞又出現了,這次小貞似乎在對他說話

明明離得很遠,他卻清晰的聽到了下車二字。

小貞在讓他下車!

阿倫的心中,突然湧上一股不安。

「停車!」他突然出聲。

司機把車靠邊停了下來。

「你叫停車幹嘛,還沒有到呢,再說了這裡很難打到車的!」米娜不解的問。

「快下車,小貞剛才又出現了,她讓我們下車啊。」阿倫始終相信小貞不會害他。

「又是小貞,又是小貞,你要下車你自己下,我不會下車的。」米娜不耐煩的說。

「米娜啊,現在不是使上性子的時候,可能真的會出事的!」阿倫拉著米娜的手,一臉急切。

「小貞隨便說一句你就當成了聖旨,我現在讓你陪我回去,你又聽不聽呢?」米娜賭氣的說。

「米娜,現在不是你使性子的時候!」可倫急著想拉米娜下車。

「你要走自己走,我不會下車的,你自己下去吧。」說完一腳把阿倫踢出了車外,阿輪沒想到米娜會踢他,一個踉蹌差點撲倒在地。

等他穩住身形站穩想再去拉米娜,米娜已經叫司機開車走了。

「米娜!米娜!」阿倫追了一段路,最後還是只能看著計程車消失在了自己眼前。

阿倫目光四處游移,想要找到小貞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可小貞卻沒有再出現,就好像他剛才看到的小貞只是一個幻覺。

好不容易阿倫終於打到了車,延著路回家的時候,卻發現前方不遠處發生了特大車禍。

一輛公交車和一輛油罐車相撞,引起車輛側翻,壓到了一輛計程車上。

看著那輛被壓得不成形的計程車,阿倫的腦海中一片空白。

「米娜!」

他瘋了一般衝過去,想要救出米娜,可是不行,油罐車太重了,而且隨時有爆炸的風險。

阿倫想救人,旁邊一堆人拉著他不讓他去送死。

現在衝過去要是遇到油罐車爆炸,那可就真的死定了。

「小夥子,你別急,我們已經報警了,現在過去太危險了!」

「就是啊小夥子,這車壓成這樣,裡面的人哪可能還活著,你就算現在衝過去也救不了人的!」

周圍的行人對著阿倫勸說,可倫聽到那句車壓成這樣,人不可能還活著,已經完全懵了。

他無力的跌坐在地,抱著頭絕望哭泣。

米娜確實已經死了,此刻她的魂魄還不相信自己已經死了。

「為什麼會這樣的!不應該的!我明明應該和阿倫在一起一生一世的,為什麼我會死為什麼我會死?」米娜實在是接受不了自己已經死去的事實。

她無助的站在車旁,站在她旁邊的還有同樣無法接受自己已經死去的司機。

周圍的人都在忙著救公交車內那些受傷的人,油罐車司機滿頭是血的從駕駛座爬了出來,看著受傷不輕,可是卻還活著。

公交車內,除了一些輕傷的,還有一些運氣不好當場死亡或是受重傷的乘客。

周圍鬧轟轟的,有人在哭有人在求救,還有人在指揮著救人。

沒有人看得見她,就好像她不存在一樣。

米娜看到人群中的阿倫,一時間哭得泣不成聲。

「我不該任性的,我應該跟你一起下車的,是我沒有相信小貞……」

米娜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因為一時的任性,而付出生命的待價。

「就算你和他一起下了車,你們兩個中也一定會死一個,這個劫你們避不過的。」一個聲音突然米娜身後響起。

等米娜回過神,他所在的位置已經遠離了人群,到了一處無人注意的角落。

現在所有人都在看出事的三輛車,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個位置。

米娜回過頭,發現剛才說話的竟然是幫她和阿倫算姻緣的那個玄院學生。

米娜記得,這個人叫風清宴,在風清宴旁邊站在一個女生,這個女生同樣也是那天出現過的玄院學生,她好像是叫喬安。

「為什麼會這樣?你不是說過我和阿倫會在一起一生一世的嗎?為什麼我會死?」米娜實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她一臉崩潰的對著風清宴大吼。

「你這個騙子!騙子!」

「你先冷靜一點。」喬安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難怪風清宴一直說這不是什麼好籤。

她本以為最壞的結果就是這二人分手,做夢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死人這麼嚴重。

就在一個小時前,風清宴突然說帶她去看簽文的最終結果。

在出車禍之前,他們兩個就已經站在這裡了。

當時看到兩輛車相撞,喬安本想用精神力救下這些人。

可風清宴攔下了她。。 「我聽說華少君與杜天明這幾日也會去那裏,或許你會遇到。」紫慕萱說道。

秦楓點了點頭,天靈眾天驕如今大多都在浩靈大陸上闖蕩,雖然浩靈大陸極為浩瀚,但基本都會選擇那些知名的修鍊聖地、洞天福地,故而相遇的機會也是不小。

翌日清晨,一行人分別,秦楓獨自出發,前往道藏山。

道藏山位於西方區域的中央地帶偏東處,高聳入雲,巍峨壯闊,在浩靈大陸上享有盛名。

此山並非隨時開放,每年只有兩次,而今日午時便是開放之時。

這幾日,浩炎殿將派人前來登山悟道,已是傳出消息,吸引了不少人來圍觀,同時,也有着想要登山之人。

山腳下,從遠處走來一名藍衣男子,正是秦楓,遙遙望着巍峨大山,從中竟是感受到了一股煌煌天威,不由心潮澎湃。

「道藏山……果然不凡。」秦楓輕語。

在山腳附近已是聚集了近千人,修為不等,但至少有着三分之一達到了靈宗之上。

秦楓進入人群之中,向前走去,散出一絲劍尊氣息,頓時令得四周之人紛紛讓道,一路來到了相對靠前的位置。

離得近了,越發感受到山上傳來的浩蕩天威,更是發覺有着一層光幕阻隔,而在大山一側卻是有着一條極為寬敞的石階山道,欲要悟道登山,便可從那石階山道上走。

四周傳來嘈雜之聲,人頭涌動,紛紛避讓,卻是浩炎殿的人到了。

秦楓向那望去,發現浩炎殿一行人足有三十餘人,而那鍾麒等人赫然在其中,甚至,秦楓還看到了保羅鳳舞與費吒二人。

他沒有前去與費吒相見,依舊在人群中,而在另一邊,有着兩名男子同樣望着保羅鳳舞二人,神色略顯激動。

秦楓發現了他們,向著他們走去。

「華少君、杜天明,這邊。」秦楓低呼。

他的呼聲引起了那二人的注意,一同向其望來,隨即便是一怔。

「秦楓?」

那兩名男子正是原華夏的兩大天驕華少君以及杜天明,紫慕萱對秦楓提起過,他才會特意尋找。

三人聚在一處,天靈故人相見,終究是有些激動。

他們曾經都在天宗府修鍊,有過些交集,並不陌生。

秦楓打量着他們二人,發現他們如今的修為都已不俗,華少君擁有着風雷靈體,如今已是九重天靈宗,而杜天明擁有着杜靈體,如今為七重天巔峰靈宗。

前者三年後正滿60,後者則比秦楓只大四歲。

他們也端詳著秦楓,臉上露出一絲駭然,他們感覺秦楓深不可測,而且想到了天靈大陸傳來的事迹,令其心驚不已。

「秦楓,十多年未見,你更可怕了。」杜天明感慨道。

華少君在一旁頷首,深感認同。

三人簡單地互述了近幾年的經歷,隨即便是望向道藏山,等待着開放之時的到來。

午時轉眼而至,道藏山上釋放出一陣炫目的華光,那層阻隔的光幕散去,露出那石階山道的入口。 《魔尊與神尊夫婦的偽裝日常》by杏遙未晚

文案

魔尊大人每天最關心的事qíng,除了一統三界,就是要用什麼樣的姿勢調戲自家親親夫君。

神尊大人每天最關心的事qíng,除了收復魔界,就是晚上回家要怎樣跟娘子解釋自己白天去了哪裡。

【女主女流氓,男主傻白甜(???)】

兩個身份很厲害的人相互隱瞞自己的身份假裝是普通人一起談戀愛的故事。

內容標籤:仙俠修真qíng有獨鍾靈異神怪

———————————————————————————————————————————————————————

有陰謀,有詭計,用的來說是甜文。男主不傻白甜,只是在情愛方面有些被動,其實是個很值得依靠的。 「現在霍家亂成一團,這個時候插一腳進去,對我來說,應該是百害而無一利。」江遠彥嘴角含着笑,眼裏卻沒有笑意,一字一句的說道:「你若是真的想找我合作,那就拿出你的價值來,不要忘了,你們這一代,還有個霍玄。」

霍玄二字,如同猛劍,狠狠的刺進霍離的心中。

霍離握緊的手鬆了又緊,緊了又送。

江遠彥只靜靜的看着他,像是在等待着什麼。

過了好一會,霍離深深吸了口氣,冷硬的臉上浮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江總說得對,既然你已經提出條件,我自然是全心全意的做到,只是希望到時候江總不要食言。」

江遠彥眨了眨眼睛,笑問:「我說過什麼嗎?」

霍離笑而不語,轉身離開。

一場鬧劇就這麼解決了。

顧南靈看着那人離開的身影,奇怪道:「你們江家和霍家不是死敵嗎?怎麼這霍大少還要找你合作?」

「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江遠彥勾了勾顧南靈的下巴,笑得格外狡黠。

顧南靈推開他的手,嫌棄的看着他,「你們生意人果然都是人精,一個比一個狡猾!」

江遠彥本想笑,又像是想起了什麼,收斂了笑容,牽着顧南靈的手,「不鬧了,找找小雅。」

想起小雅,顧南靈不禁頭疼。

她記得下午那會是老師給她打的電話,顧南靈拿出手機,找到那個陌生電話,撥了過去。

好一會,老師那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

顧南靈好笑道:「老師,你和小雅這茶也泡得太久了吧?」

那邊沉默了一會,電話被掛斷。

顧南靈正奇怪這人怎麼隨便掛家長的電話,就聽見開門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