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1 日

「算了,我也懶得和你說什麼,你愛怎麼就怎麼吧。」

劉經理聽到張曉的話,氣的一哆嗦,「張曉,你什麼態度?」

「我沒什麼態度,我就是覺得,你要是看我不順眼,趕緊的別耽誤我的時間。」

張曉一臉無所謂的態度,讓劉經理臉上越來越掛不住了。

最後的結果,和張曉預期的差不了多少,被開除而已。

補償了這個月的工資,只是沒有賠償金。

在離開公司之時,同事們紛紛目送。

在這公司工作了兩年,張曉倒是沒有什麼不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便離開了。

拍完電影之後,重新開始找工作,根據他手上擁有的資源,到什麼公司都能混。

絲毫不存在那種被開除了,就一輩子也不能抬頭的情節出現。

畢竟一個劉經理,還沒有大的能力,可以影響到所有同行,然後對張曉進行封殺。

別說是區區一個劉經理,就算是公司總經理也不太可能。

回到出租屋,張曉躺在沙發上,軟軟的沙髮帶來的觸感。

一個字。爽!!

一想到明天能夠好好的睡一覺,他就忍不住的激動。

「咦,你怎麼沒有去上班?」

穿著睡衣,睡眼朦朧的周悅彤聽到客廳有了動靜,疑惑的走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葛優躺,癱在沙發上的張曉。

「你別告訴我,你現在才起床?」

張曉一臉的黑線。

「是啊,今天總覺得是一個睡覺的好日子。」

周悅彤一臉愉悅的點著頭。

「對了,你昨天不是說要找你同行嗎?你有沒有去確認別人會不會來拍攝?」

張曉從沙發上坐起來,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

「。。。」

周悅彤一臉心虛的低著頭,她這才剛剛睡醒過來。

「算了,我也懶得說你,我要出門了。」

張曉向著門口走去,他現在要去確定拍攝地點,還有一些重要道具。 全場震驚。

誰都沒有想到,葉秋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抽了李老一巴掌。

完了,要出事了!

白冰臉色大變。

郭大怒先是吃驚,接着心中狂喜,葉秋這是在找死啊!

眾所周知,李局長是個孝子,現在當着他的面葉秋抽了李老一巴掌,李局長肯定不會放過葉秋。

果不其然。

李局長憤怒至極,沖葉秋厲聲吼道:「敢打我父親,我跟你拼了!」

說完就要衝上去找葉秋拚命。

郭大怒眼疾手快,雙手死死地拽住李局長,勸道:「李局長您別生氣,他就是個試用期醫生,犯不着跟他一般見識。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解決吧!」

「你放開我,我要親自解決!」李局長怒不可歇,別說他是一局之長,就算是個普通人,看到別人打自己的父親也忍不了。

李局長越是生氣,郭大怒就越是開心,因為這代表着葉秋的下場越慘。

「李局長,這件事情還是交給我來辦吧,您放心,我保證讓您滿意!」

緊跟着,郭大怒沖葉秋吼道:「你被開除了!」

「郭副院長,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呢?」葉秋平靜的說道。

「葉秋,你少跟我裝蒜,身為一名醫生,你竟然敢打病人,這已經嚴重違反行醫準則和醫院的規章制度,從現在開始,你被開除了。」

郭大怒滿臉冷笑。

開除葉秋只是第一步,接下來,他要藉助李局長的手,一步一步的整死葉秋。

葉秋廢了郭少聰,這個仇,郭大怒一定要報。

他之前還擔心,動了葉秋會引起趙雲的不滿,可現在他不怕了,就算到時候趙雲真的替葉秋出面,他也可以把這些事情推到李局長的頭上。

郭大怒不擔心趙雲會找李局長的麻煩。因為自古以來,民不與官斗。何況趙雲還是地下勢力的人,如果敢找李局長麻煩,那就是自尋死路。

而且郭大怒覺得,等他整死葉秋之後,趙雲也不會替葉秋出面,畢竟,一個死人是沒有價值的。

不過,在整死葉秋之前,必須問出郭少聰的下落。

然而,在聽到郭大怒說出你被開除了這句話之後,葉秋不僅沒有絲毫的驚慌,臉上反而浮現出了微笑,淡淡的說道:「郭副院長,你好大的官威啊!你真的以為江洲醫院是你家開的嗎?想開除誰就開除誰!」

郭大怒在看到葉秋臉上的笑容時,心中一緊,暗道,難道這小子還有什麼底牌?

就算有底牌,我也不用怕他,他抽李老的臉,這件事李局長親眼所見。

想到這裏,郭大怒底氣十足,喝道:「葉秋,你嚴重違反了行醫準則和醫院的規章制度,身為常務副院長,我有權開除你。」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違反的醫院的規章制度?」葉秋反問。

「葉秋,你打李老,我和李局長親眼目睹,你還想抵賴嗎?」郭大怒冷笑不已。

「我是打他了,怎麼了?」

「你居然還有臉問我怎麼了?你打人還有理是吧……」

「等等!」葉秋打斷郭大怒的話,說道:「我是打了人,這不假。但你憑什麼說我嚴重違反了醫院的規章制服?就憑你是常務副院長嗎?」

郭大怒也被葉秋搞生氣了,沉着臉喝道:「葉秋,你休想耍無賴,我決定了,不僅要開除你,還要向有關部門反映你的行為,吊銷你的醫師資格。你這樣的人,不配當醫生。」

「我若不配當醫生,那你更不配。」

葉秋懟了郭大怒一句,然後看着李局長說道:「我之所以打李老,是為了救醒他,我想,你應該不想看到自己的父親,餘生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吧!」

郭大怒臉色一變:「葉秋,你什麼意思?」

「郭副院長,你是聽不懂人話呢,還是耳朵不好使?」葉秋道:「我剛才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之所以打李老,是想救醒他,所以並不存在違反醫院的規章制度,更談不上違反行醫準則。」

「一派胡言!」郭大怒氣極反笑:「我從醫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見到把打人說成救人,若非我也是醫生,就差點就被你忽悠了。」

「你不信?」葉秋笑道:「你若是不信我的話,就自己看一眼吧,李老快醒了。」

郭大怒確實不信,一個昏迷五年的植物人,怎麼可能被一巴掌抽醒?

如果用這種辦法就能治好植物人,那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植物人了。

可是他盯着葉秋瞧了一會兒,發現葉秋神色鎮定,不像是在說假話,心中不禁嘀咕道,莫非這小子真能把李老救醒?

不可能!

郭大怒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李老昏迷了五年,這期間李局長找了很多醫學專家,用盡了辦法,試圖救醒李老,可最後都以失敗而告終,而葉秋只是一個試用期醫生,都還沒有轉正,怎麼可能救醒李老?

這小子一定是在騙我。

想到這裏,郭大怒冷笑道:「事到如今,葉秋,你就不要再裝了。」

「裝?我裝什麼?」葉秋感到莫名其妙。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段時間你遇到了不少煩心事,心中鬱悶,卻又無處發泄,所以你只好通過打李老來發泄自己的鬱悶。」

「卻沒想到,被李局長和我撞見,因此你就裝作是在給李老治病,想以此矇混過關,不想被開除,繼續留在醫院工作,對不對?」

郭大怒自以為猜中了葉秋的心思,一臉得意。

對個幾把!

葉秋差點爆粗口了。

「郭副院長,你的推理能力實在是了得,在下佩服。」葉秋話音一轉,道:「與其說這麼多廢話,何不自己看一眼呢?李老真的快醒了。」

郭大怒自然還是不信,不過看葉秋一臉篤定,決定還是上前看一眼。

走到病床面前。

郭大怒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李老還是跟之前一樣,昏迷不醒,神色安詳,並沒有什麼異常。

「葉秋,這就是你說的要醒了?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騙誰呢……」

噗!

話未說完,病床上的李老突然張口,一口濃痰吐在郭大怒的臉上。

。 哪……哪吒?!

被綁架了?

韓湘子、何仙姑還有廖明媚都圍了上來,看著被趙信扔在地面,爛醉如泥的小哪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再看看我,我再看看……

「仙尊!!!」

韓湘子第一個嚷了出來,指著倒在地上的哪吒咽著口水。

「你怎麼把他給綁架了?」

哪吒在仙域那是出了名的小霸王。

不!

混世魔王!

有實力、有背景,在仙域里可以說是橫著走。

在仙域當中,韓湘子鮮有不敢懟的。就算是玉皇大帝,他也敢上去說道兩句,可是哪吒三太子,他確實是不太敢懟。

「這小兔崽子,跑到凡塵堵我去了。」

趙信拍了拍手,坐到石椅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哪吒去凡域了?」韓湘子心頭一驚,「仙尊在的凡域不是早就跟仙域永隔了么,他怎麼還能過去?」

「剛才他跑咱們那去了?」廖明媚也瞪眼道。

「他怎麼過去的?」何仙姑也一臉驚容。

???

趙信凝眸看著韓湘子他們幾人。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的是哪片凡域?」趙信輕聲低語,而後又歪頭看了一眼廖明媚,「你怎麼也在這?」

剛才他一直都沒注意,廖明媚這小拖油瓶也在八仙府。

「我早就來了啊。」廖明媚聳肩,「我幾乎天天都在這面啊,鐵拐李的姻緣你不管,不就得我幫你弄么?」

「你都說出去了?」趙信皺眉。

「我可什麼都沒說,你別賴我。」廖明媚趕忙擺手撇清自己的關係,道,「我就是安分守己的做我自己的事情。」

「那……」

「仙尊,您是天道之徒的消息,都已經在仙域傳開了。」韓湘子苦笑道,「玉皇大帝好像想替你隱瞞來著,可是架不住這群仙嘴雜,都知道了。現在仙域中有兩種說法,其一是說你是天道之子,乃應劫而生。還有一種說法是您是天道的徒弟,也是應劫而生,反正不管您是徒弟還是子嗣,你是劫運之子這件事,可以確定了。」

劫運子子?!

坐在石椅上的趙信凝眸不語。

這消息……

他竟然頭一回聽到。

朝著何仙姑看了一眼,何仙姑也是確實如此的模樣點頭。

「還有這說法。」

趙信嘀咕了一句。

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