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過幾天吧!我這個樣子,怕嚇到她。」想到十幾年沒見的妹妹,林岩一直掛著笑意的臉上難得的顯出一抹鄭重。

他知道林夏在做什麼,也清楚她的身份,只是林夏不知道他啊,這個時候他也沒準備攤開來說,時局所限,為了安全,很多時候他們都是單線聯繫的。而他若不是因為特殊原因也不會知道林夏的身份。

「隨便你,傷口不要沾水,三天後我給你換藥,你先在這裡養著吧!我會找個人過來伺候你。」示意他別亂動,雲溪領著李謙出了房間,不管怎樣,總不能讓他一直躺在桌子上。

還有他現在行動不便,至少身邊得有個能使喚的人,而她和李謙都不是這個人選。

雲溪估計現在他還不知道林夏受傷已近離開大帥府的事情,都在一個園子里,都行動不便,在傷好之前能碰到的幾率幾乎為零,雲溪提了一嘴也就不在意了。

「大小姐真的要摻和進去嗎?」看著走在前面,脊背挺得筆直的雲溪,李謙有些猶豫的問道,雖然對於這一天的到來早就預料到了,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暫時不用,至少明面上不可以,你看著跟他交涉,這個度你自己把握好。」

「那十七號監獄的事情?」想著前一陣子大小姐突然交付給小九他們的任務,李謙有些心塞塞,甚至懷疑雲溪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林岩要來救人的事情,所以才讓人去摸底。

「我帶著他去,小九他們任務完成了就召回吧,年前抓緊訓練,估計之後就沒清閑的日子了。」這個時候各地大軍閥已經將全部力量都集中在反共反人民上面了,想要生存也愈發的艱難,同樣的他們這些擁共的人也有得忙。 封彥菲見勸說程苒無果,也不再勸,反正公司里的人也不知道程苒是她嫂子,應該不會丟她的臉。

不過這事兒要不要跟大哥說呢,還是算了吧,到時候程苒要是輸了,大哥估計臉上也會覺得沒面子。

程苒這會兒壓根就不知道封彥菲腦子裏在盤算著這些,其實就算知道,她也無所謂。

到了公司,封彥菲將程苒放在門口,便自己去停車了。

程苒走進去,很專註的在想要怎麼把之前搶走封墨燁的那個項目計劃書怎麼篡改才能變成自己的東西,至於由那個子公司發表,她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為了防止自己的身份暴露,她從來沒有在公司的法人代表寫過自己的名字,這也是防止被別人查出來到時候說不清。

剛走進電梯,賀川的電話又打了進來,她直接給掛斷了。

裏面沒信號。

等她出了電梯,走到陽台上去,才給他回撥了過去。

「老大,聽說今天晚上有你的表演哦。」

聽這語氣,都能想像出此刻賀川是多麼的幸災樂禍。

程苒擰眉:「你一天不知道忙公司的事,就知道在私底下調查我的行蹤是吧,連我晚上有表演你都知道。」

「嘿嘿,我手底下有個同事的女朋友恰巧就在你們公司,他聽她女朋友說的,說你在封氏集團簡直就是小霸王,霹靂無敵小霸王,不管男女都不敢惹你。」

賀川聽了,那叫一個自豪,這才是他認識的老大,不像外面那些妖嬈嫵媚的女人,但是可以A到爆。

程苒隨意撥了撥頭髮:「你這話我怎麼聽着是在損我?」

「我哪裏敢,晚上我們可以來看看老大的表演嗎?不過老大,你好像不會什麼才藝吧,難道你準備給他們公司的人表演一段如何在三分鐘之內把他們公司的系統整癱瘓?不過我估計你老公會氣的吐血,眾里尋他千百度,沒想到敵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賀川自顧自的笑着:「我現在越來越想看看你老公的表情了。」

「你要是閑得慌,就去給我查一下上次說要給我田京資料的人。」

「那個人不是放你鴿子了嗎?八成是個騙子。」

「不是騙子,根據他告訴我的訊息,後來我去證實了一下,的確是真的,而且這些秘密都不是誰能夠知道的。」

程苒之所以到現在都還呆在封家,也是為了小心,田京不是普通人。

「還有,我最近研發出了一個吐真丸,不過放在一個很機密的地方,你要是有時間幫我取一下。」

「吐真丸!你該不會是要給封墨燁……」

「嗯,如果有效果的話,我可以順利從他嘴裏聽到田京的消息,別廢話,趕緊去弄,我得進去打卡了。」

再遲到,她這個月全勤都要沒了,雖然錢不多,但好歹也能吃幾頓飯呀。

「行行行,知道了,真啰嗦,也就你那個老公受的了你。」

掛斷電話,程苒便進去了。

到了快六點過,她才看到凌相君一等人朝她走過來,一個個仰著下巴,傲嬌的不行,讓程苒不禁想起大學時候的黃琪也是這個德行,以為自己吊炸天,結果不過是虛張聲勢。

她們幾個現在的模樣就跟小太妹沒什麼區別。

站在她旁邊的戴詩怡莫名緊張起來,想要去抓程苒的手臂,又想起程苒不太喜歡別人碰她,她又只能硬著頭皮把手給收了回來。

她緊張害怕的看着程苒:「怎麼辦,他們肯定是來找你麻煩的,要不我們去跟封總說吧。」

說着,戴詩怡就準備去找封墨燁,封總肯定要管這事兒的。

程苒將人一把給扯了回來。

「着什麼急,她難不成還能動手?」

動手她更不怕了,就這幾個,一塊兒上也不是她對手,想跟她來職場規則這一套,沒用。

凌相君高傲的挑着眉看向程苒:「你今天準備給我們展示什麼才藝呀,可別讓大家辣眼睛才是。」

旁邊的吳晴跟着嘲諷道:「那可說不準,程苒不過空有一張皮囊,再好看,也只是花瓶而已。」

程苒眉眼冷凝,一雙眸子淡然的掃過去,看的吳晴心裏只發杵。

「花瓶也不是人人都能當的,得有姿色才行,不過我看你這個樣子,也只能當花瓶的陪襯。」

旁邊的戴詩憶沒忍住笑了出來,被吳晴狠狠瞪了一眼,立馬就不敢再笑了。

凌相君也不打算在這裏跟程苒耗下去,她還得為等會兒的表演做好準備,才好看程苒的笑話。

她咬着牙對程苒說:「咱們走着瞧!」

程苒不屑的勾唇,壓根就沒把她們放在眼裏。

戴詩憶都不禁為程苒捏了一把汗:「程苒,要不你去跟凌相君她們認個錯吧,我聽說,為了看你出醜,凌相君她們還特地請了公司別的部門同事來,到時候你要是什麼都不會,那以後豈不是成了公司的笑柄。」

程苒眼尾微微上挑,紅唇抿著,已經有了小小的氣勢。

「誰是笑話還不一定。」

晚上七點,程苒已經在後台準備好,裙子是最普通的,沒有過多的修飾,也不名貴,她隨便選的,畢竟一個公司周年慶,難不成還指望她拿出看家本領嗎?

周年慶開始以後,凌相君抽到了第一,而程苒是戴詩憶幫她抽的,在第二。

凌相君沒看到程苒,以為她想要落荒而逃,心裏越發得意。

「看來是知道自己的斤兩,什麼都不會,趕緊躲起來了。」

「就是,連抽個號就叫別人,可見是個縮頭烏龜。」

吳晴也洋洋得意,之前程苒在那麼多同事面前讓她丟了臉,今天藉著凌相君的手,必定要讓她丟臉。

戴詩憶不敢跟這些人為敵,拿了號就跑了,身後又傳來凌相君她們的嘲笑。

等開始后,凌相君落落大方的上台,表演了一個性感的爵士舞,她的身材本就火辣,再加上穿的性感,惹的下面的男同事尖叫連連。

程苒不得不承認,凌相君還是有舞台功底的,但是這舞跳的未免有些低俗,也就男的喜歡,下面那些女同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不過凌相君這會兒覺得自己已經是冠軍了,拎裙擺的時候那叫一個傲氣十足,掠過程苒時,還不忘挑釁她。

「穿這樣的裙子上台,你是來搞笑的嗎?」

程苒澄澈的眸子淬著狡黠的笑意:「別着急,好戲才剛剛開始。」 正想着,湯慶瞥了眼數據,自己一頭紅毛殺馬特的形象,後面LV2的數字非常顯眼。

好吧,史上最強LV2。

沒有貿然開始跑圖,湯慶回到了酒館,他覺得這個任務有些貓膩。

「烏卡先生,我想知道以往你們是怎麼互相聯繫的,有比較簡單的方式嗎?」湯慶想了想,補充道:「我沒有交通工具,就靠兩條腿的話,三天應該到不了麥稈鎮。」

是的,太遠了。

正搬酒桶的烏卡抽出來手來,略感無奈的撓撓頭:「很抱歉,其實我們也很少聯繫,基本就是每個月固定時間,麥稈鎮的酒館來人送一次貨,平常都是夠賣的。」

說着,他看向酒館里滿滿當當的客人,半是高興半是憂慮道:「沒想到泣母鎮突然出現這麼多的異鄉人,酒館少有這麼熱鬧的時候,不過一下子存酒就不太夠了,唉。」

湯慶摩挲著下巴,心想也是。

虛擬世界的感官和現實沒有太大區別,喝酒自然也一樣,而且泣母鎮的酒價還相對便宜一些。

無語的看着酒館內打着嗝、東倒西歪的玩家,湯慶心說酒鬼這種生物真是到處都有。

「那有沒有什麼類似傳送門?或者什麼主城傳送卷的東西?」湯慶問道。

「你網遊玩多了吧,現實哪來的傳送卷?」酒館老闆無語,忽然想到什麼:「不過傳送門這種東西似乎真有,明奇老頭的實驗室你知道嗎?就是那個天天怎麼想着把肉電熟的瘋老頭子,他邊上的屋子裏就有台奇怪的設備,據說以前能傳送。」

「不過傳說歸傳說,誰也沒用過。」酒館老闆說着拍拍腦門,不好意思道:「說偏了抱歉,這樣吧,我多給你兩天時間,反正存酒還能撐一陣子。」

叮!

「任務更新:泣母的」酒館主需要你去一趟麥稈,幫忙通知艾斯卡先生關於存酒不足的事情,是否接下任務:『運酒者』(評級:F+),任務期限:4天19小時。

「接受!」湯慶果斷同意。

等等,為什麼任務評級上升了?

這倒不完全是壞事,評級上升意味着任務中的難度會提升一些,但是獎勵也會相對豐厚。

付出就有回報,而且最重要的是老闆讓步了,多出兩天時間,湯慶爬也能爬到麥稈。

轉運了轉運了!

湯慶超開心。

剛出門,酒館的招牌正好掉下來,哐當砸在他頭上!

-3!

「….」某人慾哭無淚。

….

在門口的油桶邊上坐了會,湯慶琢磨著論壇里的自制地圖,簡單的規劃了北上路線。

廢土的特點在於基礎信息的散亂和缺失,所以官方地圖這種東西是不可能在新手期出現的,哪怕是98%迷霧的地圖也不可能。

呼了口氣,湯慶出發。

希望這次不會迷路。

….

一路上,似乎是蒼蠅聞到….像鬣狗聞到腐肉一樣,怪物成堆成堆的向他聚集攻擊,種類奇葩的讓湯某人大開眼界。

巨蟻,一隻有半身人大的螞蟻,最普遍但也最難纏的新手怪,經驗和價值都很低,但莫名其妙的喜歡集群行動。

玫瑰鑽花,比人高兩個頭的大花,建國之後堅持成精的物種,自己跑了不說,還帶着花盆。

浪蕩油桶,長着腳的奇葩怪物,如果不是因為會噴油帶火,湯慶以為那個「油」其實是個「游」字,噴完火后跑的賊快,差點抓不著。

還有蚱蜢炮,四條腿背着一桿發綠的炮管,外形像個蚱蜢,跳兩下打個炮就走人,根本不考慮命中率和炮擊效果,完全就是為了自己打的爽。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