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8 日

「我拿不出!」

周正說完就離開了。

他這一舉動讓八字鬍和吳天明的表情都呆愣住。

事情,好像哪裡不太對?

劇本,不應該這麼演吧?

在兩人獃滯的瞬間,周正已經快步下樓。

周正是真的討厭這個貪得無厭的傢伙,他那副高不可攀,鼻孔朝天的模樣,簡直令人作嘔。

讓人不禁想起前世單位里,那個可惡的上司,同事們口中的:胖豬玀,擁有豬八戒所有特質的傢伙。

周正想著自己以後還要跟他打交道,心底里就一萬個不願意,所以他乾脆打X,拒絕。

這個錢,爺不掙。

絕對的按照喜好做事,他現在沒這個資本,不過卻可以選擇,賺錢的機會還有無數,不能給重生者的榮耀丟臉抹黑。

「吳天明也是傻,合同里竟然留有那麼大的漏洞,不知道憑藉這一點人家就能玩死他嗎?」

周正感覺以八字鬍的貪婪程度,吳天明生意做不安穩。

可是想想,吳天明這初中沒畢業的文化水平,要能列出個縝密的租賃合同就怪了,再加上他本身還被八字鬍拿捏著,恐怕有這種「不合理」的條款,也會被強求修改。

恐怕,上輩子的事情會再次重演……

這兩天趕緊把玉成證券拿下,等事到臨頭自己也可以高枕無憂,進退可度。

午飯時間到了。

周正想著隨便找個餐館吃了碗面就算完事。

等飯的時候,他無意間瞥見有人看的報紙背面有「四川長虹」四個大字。

長虹!

老想著賣報紙時見到的那些個名字富有特色的股,考慮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具體開始漲還想等等再入股.市,可是卻忘了這些逆天神股。

當真是失策,差點丟掉西瓜撿了芝麻。

四川長虹,在今明兩年可謂是出盡了風頭,股價一路飆升。

除了長虹,還有什麼?

周正手指快速敲動著桌面,腦筋飛速轉動,當時他雖然在賣報紙,但是對這些還真不太關注,一天忙不停歇,誰有功夫關心這些。

過去十幾年的時間,那些塵封的記憶哪能容易就想起來,知道他要的面被送上來的時候他才陡然間又想起來兩個名字。

深科技!深發展!

由此延伸,直到面都快涼了他才又想到深萬科,由於時間實在太久遠,再想不到更多。

從懷裡掏出一個小本本,認真記錄。

等明天二姐夫的報紙到了,他也能藉此挖掘出更多的優質股。

今年的優股太多,這個「優」,只是說它的漲幅,並不是相應股票的背後真的都是優質企業。

要知道今年的滬深兩個交易所一共也就五百多支股,漲幅達到五倍以上的好像都超過了上百種。

而且當時滬深交易所日成交額比港股最高成交額還要高出很多,要知道滬深兩市的流通股總市值也只是相當於港股的十分之一,投機交易十分明顯。

這是在十二月份后的一次巨坑暴跌后,他看到的專家解析。

由於那段時間波動著實嚇人,不少人哭天喊地,就連他都跟著關注了幾天的評論報,所以印象極為深刻。

想到這兒。

周正趕緊再次祭出小本本記下來,以免自己到時候忘記。 而且,看毒針刺穿的方向,是從里朝外刺穿的,這意思是說,這個冒牌的蘇國華體內,在很早之前就被動手術,將毒針埋置在體內?

毒針還能主動激發,體內應該是存在一種類似心臟起搏器的東西,給毒針提供動力吧!

夠狠!

燕北眼神朝舞台下的蘇博天和蘇博雲等人看去,他們的老爺子死了,那麼可能知道消息的,或許只有蘇博天和蘇博雲等人了。

蘇博天和蘇博雲看到父親就這樣死了,心中頓時明白了。當燕北眼神朝他們看來的時候,根本不用燕北說話,蘇博天和蘇博雲快速朝燕北這邊奔跑而來,「燕少,救命!」

「是源武世界一個強大家族,他們是什麼姓氏,什麼來歷,我們真的不知道啊,我們只知道,他們身上的徽章是類似一個眼鏡蛇的圖標……」

蘇博天和蘇博雲此時算是明白了,他們的老闆已經知道了他們行動失敗。很顯然他們並不打算留下冒牌的蘇國華和蘇博天等人,直接啟動了父親體內的毒針。

父親死了,那麼下一波肯定會輪到他們。

只可惜的是,蘇博天和蘇博雲反應雖然足夠迅速。但對於埋置在體內的毒針,他們身上波動的氣勁根本無法對抗。

嘭!嘭!

兩聲沉悶的響聲,蘇博天和蘇博雲兩人在距離舞台還有五米的時候,胸前陡然發出一陣輕微的響聲,身體猛然停頓,下一刻直勾勾的朝地上倒下而去。

嘴裡,鼻腔中,瞬間流出了濃烈的黑血。

兩人終究還是難逃一死,被毒針當場斃命。

但蘇博天和蘇博雲在臨死之前,至少還是給燕北提供了一點有意義的信息。他們背後的老闆,身上的徽章是眼鏡蛇。

還是源武層面的家族,這樣燕北調查的目標至少要縮小不少。

這些王八蛋,動用手段將蘇家殺的乾乾淨淨,若不是燕北命大,蘇若晴命大,只怕整個蘇家,真的被滅門了。

燕北眼神中閃過一抹陰沉,眼神深邃的掃了一眼在場的上千賓客,冷冷的道,「我知道你們就隱藏在人群之中,別讓我逮住你們,否則,本少會踏平你的家族,血債血償!」

天殺的成員,還有一部分守夜人高手聯合,若是將所有賓客挨著逐一調查,或許能查出什麼端倪出來。

但今天,畢竟是燕北和蘇若晴的大婚之日。因為這個冒牌的蘇國華,現場都已經死了三個人。雖然他們都是死有餘辜,可在這樣的場合之下,畢竟還是有些不合適。

舞台之下的蘇瑤和蘇峰,蘇城等人,看著爺爺和父親眨眼間便在原地暴斃,臉色瞬間一片蒼白。

作為冒牌貨這邊的第三代,他們的確沒有被提前埋置毒針,因為他們對於幕後的那些高手知道很少,不至於泄露秘密。

「龍主,其他這批人?」崑崙走到燕北身邊,眼睛掃了一眼下面的蘇瑤和蘇峰等人,眼神中閃過一抹陰沉,手掌悄悄比劃了一下,問是否要斬。

燕北皺眉在原地思考了幾秒,看著倒在地上的冒牌貨蘇國華,還有蘇博天,蘇博雲兩人。冒充爺爺的這一家人,爺爺輩,父輩已經都死了,剩下的第三代中,蘇瑤和蘇峰之前雖然跳竄的厲害,但都是無足輕重的角色。

「把他們交給官方吧,手裡那些關於他們違法犯罪的證據,順便一起交給官方吧!」燕北臉上的肌肉跳動了幾下,最後還是沒有下死手殺了他們。

之前,崑崙手裡就掌握有這群人的黑料。不管是蘇瑤,蘇峰等人,一個都跑不掉。

崑崙手裡的這些東西,雖然不至於讓蘇瑤等人致死,但至少讓他們在監獄里呆一輩子,這已經差不多了。

死罪免了,但活罪難逃啊!

金宏和何金水等人今天雖然是前來參加婚禮了,但兩人的身份特殊,主要負責蘇城和整個天南省的治安問題。天殺龍主的大婚之日,他們自然不敢掉以輕心。在婚禮現場,他們也暗中埋伏了自己的人。

聽到燕北的話,不用燕北招呼,何金水和金宏立馬帶隊上前,直接押送著蘇峰和蘇城,蘇瑤等人離開。

蘇瑤一臉怨恨的看著燕北和蘇若晴,滿臉的不甘心,「燕北,我恨你!」整個蘇家,若是沒有燕北出現,一切都已經定型,蘇若晴就算沒死,也在明海市那邊,要被陸家大少欺負的死去。整個蘇家,豈不是完全落入到了蘇瑤等人手裡。

一旦時候到了,從蘇國華嘴裡真的搞清楚了蘇氏祖陵的秘密,那蘇瑤等人後面的日子完全可以說是快活似神仙。

「蘇若晴,我詛咒你……」

蘇瑤沒完沒了,在金宏和何金水幾個手下手裡不斷的掙扎,叫喚著。

何金水在旁邊臉色一沉,既然蘇瑤根本不是蘇家的人,也是冒牌貨,何金水也沒什麼好客氣的,直接脫掉自己腳上的襪子,狠狠塞進蘇瑤的嘴裡,將蘇瑤後面的話語硬生生堵住。

天殺成員早就派人上來,將假冒的蘇國華,蘇博天,蘇博雲三人的屍體帶走,現場眨眼間便被清理的乾乾淨淨。

接下來,便是迎賓客的階段。

「蘇城首富吳德發祝福燕少天長地久,花好月圓!」

「江南指揮使沈鐵,前來祝賀燕少新婚!」

「兵部二閣老天策駕臨,祝福燕少和若晴小姐百年好合!」

「魏武陽祝賀燕少早生貴子!」

……

門童一聲接著一聲的念著禮單,眾人聽著這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心中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不管是商界,還是官方界,境內還是境外,武道層面還是源武層面……這麼多大佬齊聚一堂,給燕北恭賀新婚!

這樣的盛況,前所未有啊!

燕北這一次,怕是古往今來第一人吧?

燕北和蘇若晴站在迎賓席位上,一臉微笑的招待著魚貫進入的各位來賓。

燕北對這些人的名字早就習慣了,但蘇若晴聽到這一個個大佬的名字,眼珠子震驚的都快要掉出來了!

這可都是只有在電視上見到的大佬啊,還有那麼多國外的高官巨擘,他們在燕北面前,居然溫順的如同一隻貓一樣。

燕北的威力有這麼大么?

現場一片歡聲笑語,似乎剛才根本沒發生任何事一樣。

突然,一個聽起來有些陰沉的聲音在房間門口獨自響起,「源武安家大少,安少翔前來恭賀陳少新婚快樂!」

。 常采冰的反應,在陳玄的意料之中。

系統之偉力,簡直能所不能。

他將蘊雷槍遞給常采冰:「看吧。」

反正蘊雷槍遲早要面世的,沒有保密的必要。

而自己的免費小勞工想觀摩一下而已,這種合理要求他怎麼能拒絕呢。

常采冰小心的結果蘊雷槍,彷彿在抱著一個聖物一般,直接席地而坐,人剛一坐下,她的目光彷彿被定住了一般牢牢的印刻在陣法上。

她看的入神,眼神逐漸驚呆化,這一看就是一個小時。

以陳玄的眼光來看,改良后的轟雷陣法跟之前的比起來,不過是多了一些陣紋,看上去密密麻麻的一團,根本分不清那一條連著那一條,仔細看上去也好似更立體了一般。

簡單來說,就好比繁體字比簡體字,除了筆劃,其他差不太多。

而對於陣法領域的天才常采冰來說,就只有震撼這一種感受了。

以她的專業眼光來看,這枚改良的轟雷陣法確實是增加了不少的陣紋,但是整體的二十八處陣法樞結的數量和作用並沒有改變,每個陣法樞結所起的作用仍同之前一般,但每個陣法樞結又都同之前不一樣,可以說想必之前的更為繁雜,其中的陣紋刻畫不但數量大大增加,其形態也完全不同。

她任選其中一處樞結,仔細觀摩,竟然就發現了至少七種陣紋形態是完全陌生的。

這是開創性的,每種形態的陣紋都有其具體作用,出現陌生的陣紋,說明這陣法擁有之前不曾有過的詳實作用,等她掃視其他陣法樞結,視線中出現了更多的陌生陣紋。

全新的陣紋,組建出全新的陣法樞結。

這或許就是一枚陣法能產生二十九道神雷的關鍵所在。

這需要多麼深厚的陣法底蘊,多麼富有創造性的大腦和創發,再經歷過無數年的反覆試驗,才能做出的成熟陣法模板。

「陳玄大師,您真是一個陣法天才。」

常采冰突然抬頭感嘆道。

陳玄一怔,道:「我要說其實我對陣法不太懂,真是突發奇想才改良的,你信嗎?」

常采冰滿眼小星星:「我說我信,你會信我說的話嗎?陳玄大師,您太謙虛了。」

陳玄道:「你稱呼我的時候,能不能別帶大師兩個字?」

「好的,陳玄大師。」

常采冰繼續低頭研究蘊雷槍。

這時她才來得及去檢視箴文的刻畫標準度。

「嘖嘖,陳玄大師,不得不說,這枚陣法是我見過雕刻的最完美的陣法,每一筆都恰到好處,簡直是教科書般的存在。」

常采冰由衷的讚歎道。

「…還好吧。」

陳玄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總不能說是系統畫的吧。

話又說話來,系統出品,必然精品啊。

常采冰繼續驚嘆。

「這枚轟雷陣的很多地方,我都看不懂,很多全新的陣紋的作用我不懂其具體含義,好在陣法樞結並的數量和作用沒有變化,只要潛心研究,或許能琢磨出其具體內涵。」

「只要能將這枚陣法的所有樞結和這些全新陣紋的作用全部剖析清楚,再熟練新陣紋的刻畫手法,我就能複製改良版的轟雷陣法。」

「僅僅是改良版的蘊雷槍這件寶器,就能轟動整個煉器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