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什麼氣味兒?」

剛準備推門而入,誰料身後突然傳來一股刺鼻的惡臭。

這是一股常人難以聞到的氣味兒,只因李庶「御氣中階」巔峰的緣故。

所以,在五步之內李庶精準的嗅到了。

當李庶轉過身子看去身後,只見兩名女子雙手抱着一個水瓶。

二人一見李庶,立馬露出了不屑的目光:「看什麼看?」

懟完后,捂著水瓶行色匆匆的走進了休息室。

「有病吧,這兩個人!」

被莫名其妙的懟了一句,搞得李庶很是蒙圈。

不過現在可不是同她們置氣的時候,李庶火速走了進去。

最終,在一處角落內見到了正在準備的楊煜瑤。

今天的她身穿了一身淺藍色單肩晚禮服。

畢竟身材擺在那裏,所以穿什麼都顯得非常精緻美麗。

「煜瑤,這是我跟傲雪給你準備的幸運福袋。」

李庶快速上前,將一金色福袋拿了出來:「帶上它,希望能給你帶來好運。」

「謝謝!」楊煜瑤起身後,雙手接過了福袋。

本想此刻就帶在身上的,奈何今天自己穿的是淺藍色晚禮服。

福袋雖好,但顏色是金色的,跟自己今天的穿搭不配。

所以,只能暫時放進隨身攜帶的包包內。

「第一組參賽選手,準備!」

這時候,陸勇走了進來,開始預備第一場比賽。

參賽的二人紛紛點了點頭,開始做最後的準備。

一分鐘過後,二人同時上了預備台。

「我的水瓶呢?」

隨着第一場比賽正式開始,楊煜瑤也得準備開始潤喉了。

利用溫水開始為喉嚨預熱,這樣在比賽的時候,嗓子能更好的提音。

然而,當楊煜瑤看去自己的櫃枱,卻是發現自己的水瓶居然不見了。

「哦!不好意思,是我拿了你的水瓶,我現在還給你。」

這時候,一名女子走了上來,將那紅色水瓶遞了過來。

「沒事兒!」楊煜瑤接過水瓶后,微微一笑。

「嗯?」

可就在此時,李庶猛然發現這女子不是剛才的女子嗎?

李庶再看去楊煜瑤手中的水瓶,根本不需要特意去嗅。

一股濃烈的惡臭便撲向了李庶的鼻子。

「這第一場,楊煜瑤就會輸!」

不知道為什麼,李庶突然間想起了洪英在車內說的這句話來。

再看去此刻那個遞給楊煜瑤水瓶的女子。

不經意之間,這女子居然露出了一抹冷笑。

雖然很隱蔽,但李庶還是看的清清楚楚。

「難道……」

這時候,在李庶的腦海中,突然崩出一個瘋狂的猜測來。

。 聽着陸子楚的話,陸安安嘴角微微抽了抽。

她不是減肥,她只是想擁有更加健康的身體,怎麼能說是減肥呢?

太胖了始終不是件好事,即便哥哥們不嫌棄,但還是有人會嫌棄她,會排擠她。

這個世界有着畸形的審美。

流言蜚語太多。

她之前已經體會過。

「嗯。」陸安安含糊的答應了。

減不了肥是她自己的事情。

陸子楚的話她聽進去,但並不一定會執行。

陸安安感覺到肩膀上的重量了,有點沉。

隱隱約約感覺陸子楚的呼吸有些灼熱,她不禁握着陸子楚的手,發現陸子楚的手是那麼的熱。

像是燃燒起來似的。

抬手貼在陸子楚的臉頰,額頭,都很滾燙。

「大哥。」

「哥哥。」

「陸子楚……」

連續幾聲呼喊,陸子楚都沒有半點反應。

陸安安頓時就着急了,想去找其他哥哥,可是又不放心將陸子楚一個人丟在這裏。

萬一大哥醒來看不到她在身邊可怎麼辦?

陸安安想到了什麼,在陸子楚身上找手機。

找到手機解鎖屏幕,陸子楚的手機屏幕沒有設置密碼。

這年頭,有幾個人的手機不會設置密碼呢?

解開屏幕之後,手機的桌面竟然是她的照片。

圍着圍巾,戴着帽子,是在孤兒院拍的。

猶如藝術照一般那麼好看。

但她沒多想這些,趕緊找到陸子深的電話。

遊樂園很大,陸子深和陸子淺兩人買了雪糕,正打算去找陸安安匯合。

忽然,手機響了起來。

「誰啊?」陸子淺不禁問了一句,眼睛巴巴的盯着陸子深的手機。

只不過從他這個角度並不能看到陸子深的手機屏幕。

陸子深看了眼手機,抬頭看了眼陸子淺,回應道:「是大哥。」

說着,將電話接了起來。

「四哥,你快過來,大哥好像昏迷了。」

電話裏面響起了陸安安的聲音,聲音中充滿了焦慮。

陸子深一聽,臉色一緊,道:「什麼?你在哪裏,告訴哥哥,哥哥馬上過來。「

陸安安趕緊報了自己的位置。

「好的,哥哥馬上過來,你別着急。」

陸子深臉色一緊,趕緊說道。

大哥怎麼會昏迷呢?

只能過去看看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掛了電話,陸子楚趕緊朝着陸安安報的位置跑過去。

陸子淺不明所以,只能跟上陸子深的步伐。

看四哥着急的模樣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情。

他邊跑邊問,「四哥,怎麼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安安說大哥昏迷不醒,不知道怎麼回事。」

「什麼!」

陸子淺眼底閃過一抹震驚,大哥身強體壯,怎麼會昏迷不醒呢?

「哎,我也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是先過去看看再說吧。」

電話裏面根本說不清楚,等找到安安和大哥就知道了。

兩人沒有多說,直接往陸安安那邊趕過去。

陸安安剛掛下電話,耳邊便傳來一陣粗重的聲音。

聲音里還帶着一絲絲沙啞。

「安安,大哥,沒事……」

他只是頭昏腦漲,渾身無力罷了。

能夠聽到陸安安的聲音,只是他陷入夢魘一樣,不能發聲。。 聽到宗政景曜的話,銀塵整個人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閉上了嘴巴一句話都不敢說,她答應過顧知鳶不能說出去,但是面前的人是宗政景曜呀……

銀塵相當的害怕宗政景曜,低著頭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連呼吸都變得輕了起來。

「說!」宗政景曜又呵斥了一聲。

「大概,大概。」銀塵的腦子轉的飛快,輕聲說道:「大概是顧將軍給的吧。」

「顧將軍是一個武將,哪裡來的那麼多錢修將軍府啊。」這個時候,冷風又不咸不淡的補刀說道。

銀塵一聽,狠狠的瞪了一眼冷風,這人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他不說話沒有人當他是啞巴,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冷風被瞪的莫名其妙的:「你瞪著我幹嘛呀?」

「是不是沈毅給的?」宗政景曜突然開口,聲音愈發的冷了,一雙眼眸深邃,讓人看不出來他心中的想法。

銀塵輕輕的點頭,沒敢說話,自己這不算是出賣顧知鳶吧,是宗政景曜已經猜到了啊!

「哼。」宗政景曜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銀塵背上全是冷汗,這一刻,她的呼吸才慢慢的變得正常了起來。

「去找王妃,找王妃!」銀塵的心中害怕極了,連忙出門去了。

此時顧知鳶剛剛找到了銀塵說的建房子的工匠。

「您看看,很多款式的都有,六個院子的,八個院子的,十個院子的都有。您想要建府啊,還需要先買地。」那工匠笑呵呵的說道:「現在的地也很貴,你想要建在什麼地方啊?」

「離昭王府近一點的。」顧知鳶一邊看著那些圖紙,一邊說道。

「靠近昭王府,那裡的地都很貴哦。」工匠的眉頭微微的走了起來。

「沒關係。」顧知鳶說:「我有錢。」

「既然如何,姑娘若是看好了,我給姑娘安排,這邊還要請姑娘交個定金呢。」工匠笑了起來說道。

「好。」顧知鳶指著十個院子的圖紙說道:「你就按照這個給我建,就可以了。」

「王妃。」這個時候,銀塵從外面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說道:「不好了,不好了,王爺知道了。」

「知道什麼呀?」顧知鳶摸出一袋銀子放在工匠的桌子上說道:「你去幫我找地方,找好了之後就去找沈毅,沈毅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大名鼎鼎的沈毅。」

「好。」

「哎呀。」銀塵見顧知鳶什麼都不著急的模樣,整個人都有一種火燒眉毛的感覺,她狠狠皺了皺眉頭說道:「東窗事發了,王妃,您趕緊回王府去吧,王爺知道了。」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