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麼好奇怪的,你們上來的時候應該坐的是雙層梯,單層不停,她們公司在十七樓,所有她只有在十六樓下……」楚玉萱沒有再逗劉黎明,緊挨著他徐徐的說了起來。

劉黎明想把她推開,但楚玉萱硬是死死的拉著他的手。

「哦,原來是這樣的,拿著女人可真真不簡單啊!」

原來這個黃鶯是上面國葯堂連鎖葯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楚玉萱的重要客戶之一,父母都在國外,離婚後一個人打理公司.

「這麼,是不是對人家感興趣了?」

看劉黎明驚訝的樣子,楚玉萱痴痴一笑,又沖劉黎明挑了挑眉頭,笑道:「現在也是單身,你可以努力,努力哦!」

「你說的是什麼話,我現在哪有這閑情雅緻!"劉黎明一陣尷尬。

「口是心非!」

楚玉萱蔥白的小手,輕輕的拍著劉黎明的胸口,調笑道:「你就嘴硬吧,沒有什麼心思,我說著你幹嘛聽的這麼認真!」

「……」不能在女人面前談論女人的話題,劉黎明慌忙轉移說別的。

「楚總,我現在有集團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一年能分多少啊?」

「劉黎明!"

楚玉萱敲了敲劉黎明幾下,嗔白道:「你小子可別光想著錢不出力,我給你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可是有要求的……」

楚玉萱就喜歡逗劉黎明這個小男人,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兩人的關係突飛猛進,他看劉黎明和其他男人沒什麼不一樣,都是貪財好色,但有底線,而且重情重義。

兩人談了談公司下一季度新產品生產計劃,及劉黎明的分紅,劉黎明沒有在多逗留就離開了楚氏集團。

下午下班好久沒有見玉蓮,估計著那丫頭還在生自己的氣。

玉蓮的服裝店營業的很晚,劉黎明便準備給他給驚喜,於是就到海鮮市場買點魚蝦,晚上來個爛漫的燭光晚餐。

剛買完東西到地下停車場,在一個很暗的角落裡,兩個光男,身上紋著紋身,一前一後,把一個姑娘死死圍在其中。

姑娘看上去二十齣頭的樣子,身穿一件青色碎花長裙,長得如花似玉,雙手背在身後,臉上滿是驚恐。

「大哥,我的錢和手機都給了你們,你們還想幹什麼?」

「妹子,哥哥知道你身上的錢財都掏出來了!」

男子色眯眯,貪婪的盯著姑娘漂亮的臉蛋和誘人的身段,邪火縱橫,,磨了磨掌,口水幾乎就要流出來了,哈哈一笑說道:「我們兄弟兩個,今晚不僅要劫財,而且還要劫色!」

「妹妹,你這身段太誘人,我們兄弟兩人好久沒有開過葷,你要滿足了我們,錢可以不要,哥哥還可以倒貼你幾個!」

「是啊,從了我們吧!」另一名小混混說著口水現在就流了一地。

姑娘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全身不由的顫抖了起來,「不要過來,你們幹什麼!」

「幹什麼,這還不明白嗎?」

「小妹妹,我看你還是個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啊,沒事的,我們兩兄弟都是久經沙場出來的,絕對不會讓你感到有一絲痛楚,一定讓你神魂顛倒,終身難忘!」「是啊,妹子,等會兒不僅不會讓你有一絲疼痛,而且哥哥還會讓你很是舒服,那種感覺絕對讓你回味無窮!」兩名小混混朝姑娘步步逼近。 這些書籍珍貴無比,南域極少見到,一品軒應該沒少花費心思,才購買到這些書籍,柳無邪豈能佔為己有。

說完緩緩轉過身子。

在他身後三米外,站着一名絕世少女,看起來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跟徐凌雪的年紀差不多。

這一次,慕容儀沒有用面紗遮擋。

換上一套橘紅色的長裙,將完美的玲瓏之體,徹底暴露在柳無邪面前。

眼眸如星,青絲如瀑,身材高低勻稱,多一分則長,少一分則短,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靜靜的看着柳無邪。

至於她的五官,更是精緻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櫻桃小嘴,瓊鼻微微隆起,柳葉眉,如同星辰一般的眼睛,宛如渾然天成。

柳無邪微微失神,僅僅是失神了一下。

臉上很快恢復過來,讓慕容儀很是驚訝。

這些年她也見過不少天才之輩,每個人見到她,眼眸深處都會流露出一絲強烈的佔有慾,會失神很長一段時間。

柳無邪僅僅是愣了一下,很快恢復正常,臉上沒看到任何錶情,眼神更是清澈到底。

慕容儀暗暗吃驚,她從不懷疑自己的容貌,放眼天下,能超越她的人屈指可數。

她震驚是柳無邪的表現,不像是一個少年該有的樣子,太成熟了。

「柳公子請坐!」

慕容儀每一個動作,優雅大方,做出請的姿勢。

沒有施展極樂音經,聲音並無魅惑之意。

兩人相繼落座,慕容儀親自替柳無邪斟酒。

「柳公子一定有很多話想要問小女子,只要不涉及秘密,我知無不言。」

說完,慕容儀端起酒杯,敬了柳無邪一杯酒。

有神秘古樹在,柳無邪倒不是很擔心,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奇怪的是,這一次沒有那股神秘的力量,也就是說,這次的酒水,完全是正常的。

「一品軒為何三番五次的幫助我。」

放下酒杯,柳無邪問出心中第一個疑惑。

他初到寧海城,跟一品軒從未有任何接觸,為何無緣無故的幫助自己,這個問題,困擾柳無邪一天時間了。

「因為我有求於你!」

慕容儀放下手裏的酒杯,目光看向柳無邪,宛如星辰一般的眼眸,沒有一絲雜質。

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柳無邪,換成一般人,真的吃不消。

「有求於我?」

柳無邪更是吃驚了。

一品軒高手如雲,甚至有真玄老祖坐鎮,他不過小小的天象境。

「沒錯,我有求於你。」

慕容儀一臉鄭重的說道,眼眸中帶着一絲央求,不像是在撒謊。

「慕容姑娘請說,如果我能做到,當不會拒絕。」

柳無邪沉吟了一下,只要不是太為難的事情,他倒是願意幫助一下一品軒。

畢竟一品軒幫助他在先。

「現在還不行。」

慕容儀露出一絲苦笑。

這讓柳無邪更加困惑了,現在還不行,那什麼時候行。

「我實力太低?」

柳無邪試探性的問道,只有這種可能性了。

慕容儀點了點頭,主要是怕打擊到柳無邪。

「柳公子不用擔心,有我們在,可以在短時間內,讓你的實力突飛猛進。」

慕容儀怕柳無邪生氣,連忙解釋。

主動說一個人境界太低,有些傷人。

柳無邪臉上沒有任何怒氣,反而感謝慕容儀實話實說,並未隱瞞他什麼。

「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吧,就算讓我幫你,先要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

柳無邪不喜歡欠太多的人情,更不會用一品軒的資源。

等還完這個人情,以後再無瓜葛。

「幫我救人!」

慕容儀已經看出來,柳無邪有意跟一品軒疏遠,念在幫助他幾次的面子上,才留下來跟她談話。

如果是其他人,恨不能留在畫舫,跟她促膝談心。

從柳無邪臉上,看不到一絲留戀。

「救誰?」

柳無邪眉頭微皺,一品軒實力如此之強,就算是闖入十大宗門,都能來去自如吧。

「我的父母還有祖父祖母。」

慕容儀眼眸深處,流露出一絲哀傷。

「他們被關押在何處?」

柳無邪追問一句。

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囚禁一品軒主人的父母。

「神芒山!」

慕容儀沒有隱瞞,說出父母被關押之地。

柳無邪眉頭微皺,南域大部分地方,雖然沒去過,地理志早已牢記在心,沒聽過神芒山這個地方。

「這是哪裏?」

還是問了一嘴,難道是某個偏僻之地,他暫且還不知道。

「西荒一處絕地!」

慕容儀連忙解釋,神芒山並非在南域。

「西荒?」

真武大陸分為東域、南域、西荒、北城、中神州。

東域因為跟中神州交界,中間沒有山脈格擋,東域的發展速度,遠要比南域強大。

西荒那邊居住的人族較少,大多都是妖族,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種族。

北城常年冰天雪地,只有一座超級大城能生存,居住的人族,遠不如南域跟東域。

「沒錯,我的父母還有祖父祖母,被關押在西荒的神芒山。」

慕容儀點頭,臉上表情有些落寞。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