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6 日

「咻!」

「咻!」

飛矢如蝗,遮天蔽日,岳飛下令關隘上眾將士,啟動床弩,連弓弩,投石機瘋狂反擊。

「轟隆!」

「轟隆!」

巨蟒擺尾,強悍的攻擊下,直接將關隘上守城器械摧毀,百名士兵從高空墜落下去。

「岳元帥,按照機會而行,馬上帶領眾將士撤退。」

諸葛亮將書信收入衣袖中,拂袖快速沿著關隘通道撤走,岳飛手握瀝泉槍,縱聲大吼。

「撤,眾將士全部撤到關內左側山峰上,葬天江決堤東瀛敵軍必將全部陣亡!」 見此,蘇葉不由的向一旁的商販打聽道:「這位老闆,請問這裏沒有賣馬的人嗎?我怎麼沒看到有賣馬的呢。」

「這位姑娘一看就是第一次來我們市場的吧,我們市場有賣馬的,只不過這七天才開放一天,而且也不在這位置。你還要往裏面走去呢,裏面有一個專門賣馬的市場,你想要買馬就得往裏面去。說來你運氣不錯,今天正是馬市開門的時間,你再往裏走去就可以看到了。」那商販很是耐心的給蘇葉解釋道,一看就是面善的人。

蘇葉再看這商販攤前,是個賣羊崽的,只是生意好像並不怎麼好,因為從看到這個攤位到現在,這人來人往的都沒有人停留在這攤位前,這也是蘇葉為什麼會向她諮詢的原因了。

「老闆,你這羊崽怎麼賣啊。」蘇葉問了一句后,就看到那老闆的眼神瞬間亮了,那樣子就好像是渴了好久終於見到了水一樣。

「這位小娘子,你要買羊崽嗎?這是我自家生產的羊崽,價格也優惠,三百文錢一頭。」那老闆聲音有些激動的說道。

看這樣子,這老闆的生意的確不好做了,而且看這羊崽品質也不差,怎麼就會沒人過問呢。

蘇葉又環視了一圈,發現這市場里好像就只有這一家買羊崽。「老闆,這羊崽是只有你家賣的嗎。」如果只有一家賣的話,沒理由生意不好啊,難道說這裏的人都不知道羊肉的好?

「哎,是啊。」那老闆聽到蘇葉這麼一問,不由的嘆了口氣說道。

「老闆為何嘆氣,要說這羊崽只有你一家賣,那生意應該很好啊。」蘇葉一臉不解的說道。

那老闆一聽,臉上不由的浮上了苦澀之意。「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我這五頭羊崽,都擺在這裏好幾天了,這每天路過的人很多,就是沒人過問。人們都說羊肉味膻,還不好樣,都不願意買。」

「既然沒人願意買也沒人願意養,那你們怎麼還會養羊呢。」蘇葉不解了。

「其實我並不是本地人士,還是後來來到這鎮上定居在這鎮上的,我們家世代都是養羊的,所以來到這鎮上之後我們也是以養羊為生,可是卻不想,這裏的人好像不怎麼能接受羊肉和羊奶,這麼幾年過去,家中的積蓄也是一點一點的被花光,我也是無奈的才把家中剛生下不久的羊崽拉出來賣。」那老闆說起這事,神情就滿是悲傷。

他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今天見到這姑娘,竟是不由自主的把苦水給倒了出來,這說完后那攤主才驚覺,臉上也不由的有些不好意思出來了。

聽着這攤主這麼說,蘇葉倒是有些驚訝了起來,想不到這裏的人竟然還沒對羊肉有個喜歡的認知。

要知道羊肉不僅營養價值高,這藥用價值也不差的。「那你這幾年做的羊肉生意沒人願意買嗎?」

「有是有,不過不多,而且賣出去的價格也不高。」攤主嘆了口氣說道,那樣子就是一副認命的樣子。

聽這攤主這麼一說,蘇葉只能說,是這裏的人還不會吃羊肉。想到現代吃的烤全羊,烤羊腿,羊肉火鍋等這種羊肉菜色,蘇葉是忍不住的口水直流啊。。「周朗,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我是費了很大的功夫,好不容易才把你體內的魔氣給封印住的。這封印一旦解開,就再也不可能重新封印上。你會一步步地淪陷。到最後,成為一個大魔頭。只要你選擇了開始,就回不了頭了。所以,我雖然希望你能幫忙對付共工,但這畢竟是件大事,我希望你真的能想好。當然,不……

《少年摸骨師》第387章你太自私了 在那個錯綜複雜的圖案裏面,王帽看出了一個人的形狀。那人似乎是個老者,有兩條又濃又長的眉毛。頭髮蓬蓬鬆鬆像團亂草,身上瘦的皮包骨頭,幾乎看不到一丁點兒肉。

王帽從未見過像他這麼瘦的人。即便是皇都城外面那些餓死的乞丐,也沒有瘦到那種程度。或者說,沒人在瘦到那種程度的時候還能活着

那些紅線錯綜複雜的連在一起,從那老者的身體裏面穿過。從高處往下一看,就像是有個人被縫在了地上。

那八個人紫衣人口中念念有詞,繼續結印。八個獸首不斷吐出血線,連在那老者身上,像是在織一件衣物一樣,讓那老者的形象漸漸清晰。

這時,王帽忽然心中一驚,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血線變成血脈,血脈生出肌肉骨骼,地上很快出現了一個瘦骨嶙峋的黃眉老者!

是一個真實存在的活人!

那老者盤膝坐在地上,向前耷拉着腦袋,黃眉垂腮,身上見不到一丁點兒肉,兩條胳膊像是被人折斷了一樣垂在身在兩側,看不出是活人還是死人。

那些紅線從他體內穿過,被八個獸首牢牢咬住,彷彿生怕被他逃脫。

數息之後,那老者緩緩抬起頭,有氣無力的睜開一隻眼看了看周圍,接着又低下頭去恢復了死人的樣子。

須臾之後,從客棧裏面走出一個身穿華服的俊美公子。雖然隔了很遠,無法看清正面,但從他側臉顯露出的輪廓來看,依舊能感受到那是一張俊美無雙的臉。

那俊美公子走到老者身前,伸出食指在他眉眼正中輕輕一點。接着,就見那些紅線一起湧進老者體內,在其眉眼正中的地方留下了一個指甲大小的紅亮印記,猶如把一顆紅寶石鑲進了裏面。

「帶進來吧。」

那俊美公子輕輕說道。

有人走到老者身後,拽住一根從他脊背上伸出來的紅線,毫不費力的將他提了起來。

所有人都進了客棧,但沒有亮燈。

王帽伏在樓頂想了一會兒,看看天色不早,又不敢貿然下去探個究竟,最後記下那客棧的位置,回到了街上。

街上還是人聲鼎沸,還是燈火通明。甚至比起剛才,人聲更大了些。

酒樓門口已經有喝得酩酊大醉之人躺在地上,旁邊有個乞丐見周圍沒人,從屁股底下抽出一根樹枝,輕輕的捅了捅那喝醉之人。但不巧的是,剛好有個賊眉鼠眼的小賊路過,張口朝那乞丐啐了一口,然後從那喝醉之人的身上摸出一些錢財,大搖大擺的去了。

點着紅色燈籠的茶館迎來了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三五個穿着顯露、濃妝艷抹的女子站在紅燈底下,見着過路的男子就嗲聲嗲氣的喊上幾聲。有人走上前去扒開那女子胸前的衣襟看了一眼,發出嘖嘖之聲,然後摟着那個女子進了茶館。有人則像見了瘟神一樣躲得遠遠的,生怕被那些妖里妖氣的女子纏上。

街角打鐵的漢子從爐灶里找了塊泛紅的炭,點燃最後一袋煙,蹲在門口吸了一口,但由於用力太大,一口煙卡在了嗓子眼兒,嗆得鼻涕眼淚一塊流了出來。

裁縫鋪里身上沾滿線頭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活計,從爐子上面取下水壺倒了碗水,然後從懷裏摸出一個紙包,打開來取出一塊硬邦邦的玉米餅,泡在了熱水碗中。

……

王帽心裏記掛着剛才那件事情,一路走馬觀花,匆匆而行,很快便回到了鎮北軍大營。

遠處城樓上那位六品境的箭神低頭看了他一眼,心想這位可真是隨了大統領的本性,連神皇親自頒佈的「易水令」都敢視為兒戲,就知道到處亂跑,尋歡作樂。想到這裏,禁不住朝王帽多看了幾眼,心想也沒那麼像啊,大統領不會被人給蒙了吧?

金先生作為通天城第一任城主,兼鎮北軍總統領,兼神皇在北地的發言人,經過快兩個時辰的講解,終於傳達完了神皇的旨意。

通天城城樓共有九層,御鼎山眾人被安排在了最高的一層。把兩位御神境中期的長老安排在最高處,可以看見飲馬河最遠的地方。即便是停在半空中的那片雲霞,如果林逾靜看膩了的話,應該也有辦法將其趕走。

這是神皇既定的安排,在眾人來到北地之前便已經計劃好了一切。

芥子寺眾人與金先生一起居於中間一層。既能上協下調,又能隨時控制金身羅漢大陣,讓城門固若金湯,牢不可摧。

其餘門派按照大小、實力從上到下依次排列,分別監視一塊地方,統一聽從金先生的調遣。

至於那四位六品境的武神,有兩位被安排在了城樓頂上,有一位被安排在了金先生身邊,負責保護鎮北將軍的安全。還有一位,一來到通天城便去了城裏,除金先生以外,沒人知道他的行蹤,也沒人知道他去城裏面做什麼。

眾人各自回房以後,有幾名兵士很快端上酒菜。大家聽金先生絮絮叨叨了大半夜,早就餓的肚子咕咕直叫。尤其是那些第一次出遠門的年輕弟子,雖說能夠辟穀,但到了北地以後見什麼都覺的好奇。現在見端上來一整隻烤羊,大半頭烤豬,還有一些只有在北地才能吃到的奇珍異果,頓時胃口大開,熱熱鬧鬧的吃了起來。

熊嘯林雖說是御鼎山上的長老,卻絲毫不顧及自己「師叔」的身份。就像他名字裏面的那個「熊」字一樣,鍾愛食肉,而且食量大的驚人,很快便與眾弟子打成一片,領着大家推杯換盞,一邊吃,一邊給大家講述起年輕時外出歷練的事情。

眾弟子聽得心馳神往,漸漸入迷,待到回過神來的時候,這才發現桌子上的東西已經被這位熊師叔掃了大半。

萬仞峰執掌軍機,峰上弟子憨厚直爽,最喜歡這種吃肉喝酒的熱鬧場面。

林逾靜作為涿光峰上的讀書人,自來喜歡清靜,而且有些清高,平時最頭疼的便是參加這種亂鬨哄的場面。因此,只和大家簡單說了幾句,便一個人走了出來。

那片雲霞還在,天空有些渾濁。

他盯着數十裏外的那堵冰牆看了一會兒,把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回憶了一遍。

通天城裏的局勢從表面看起來很簡單,無非是妖王復活以後想要奪回失去的領地,進而對人族有些想法。但透過這表面,裏面的局勢卻錯綜複雜,遠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妖族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之輩,但人族不是。人族在這場兩族相爭裏面扮演的角色,要遠遠重於妖族。

屋子裏面眾人喧嘩的聲音終於落下,大家酒飽飯足以後,很快進入了夢鄉。

王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倒騰了大半個時辰,每次一閉上眼,腦子裏面便會浮現出客棧後院中的那個黃眉老者。

那八個紫衣人肯定是修行者。從他們當時的舉動來看,應該是合力啟動了一個陣法。至於那個黃眉老者,應該是藉助那個陣法出現在了院子裏面。

他把以前學過的關於符籙陣法方面的東西仔細想了一遍。但書到用時方恨少,以前修行時弔兒郎當,現在到了用的時候,腦子裏一片空白,只模模糊糊的感覺像是學過,至於學的那些內容,卻連一點兒都記不起來。

隔壁屋子裏傳來絕智長老打呼嚕的聲音,這讓他更加難以入睡。

他坐起來看了眼窗外,夜色正濃,萬籟無聲。抓了件衣服披在身上,推門走了出去。

林逾靜還在圍欄邊上凝神思考。剛才,他在數十裏外的那堵冰牆上看見了一個身影,那身影氣息很強,像塊木頭一樣杵在那裏一動不動,盯着通天城裏的燈火看了好大一會兒。

他是御神境中境的修為,要想看清數十裏外的東西並不算難。但那人似乎並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容貌,散出氣息擋在身前,只讓他看見了一個身影。

在他望向那個身影的時候,那身影忽然轉了轉頭,朝他站着的地方看了一眼。他心中一動,立刻散出氣息遮住面孔。但那人只看了一眼,便若無其事的轉過頭去,似乎對他完全不感興趣,又繼續望向了通天城裏的燈火。

「林師叔,你也睡不着啊!」

他身後傳來王帽的聲音,轉頭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那片雲霞真是奇怪,都這麼晚了,還不回去休息。」

王帽生平第一次在半夜看見雲霞,頓覺有些詭異,不由自主的裹了裹衣服。

林逾靜抬頭看了一眼,說道:「那是紫睛山王,是妖王麾下的八大山王之一。」

王帽心中一驚,心想這大半夜的怎麼莫名其妙的跑出來一個八大山王?想起以前和石青峰在大雪原腹地遇見白猿山王時的情景,頓時渾身一個激靈,戰戰兢兢的說道:「這大半夜的,他跑到天上去做什麼?該不會是——」

林逾靜打斷他道:「你要是覺得害怕,我可以叫他滾遠點兒。」頓了頓,又道:「我看他也很不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飛機上,李天虎臉色陰冷。

看雷凌目光不善看着自己,他咬了咬牙沒有敢在出聲。

雖然他對雷凌心存記恨,但他現在有任務在身,必須要天黑之前,將物資安全送到巫山縣。

考慮路程較長,他選擇了隱忍,索性一下子坐在一旁,看着乾嘔的花小蕊。

雷凌見花小蕊暈機比較厲害,受罪的樣子讓他心疼。

他趁著花小蕊不注意,在花小蕊背後的右手出現一根金針,直接刺入花小蕊的後背上。

只見,趴在他懷裏的花小蕊,竟然緩緩閉上眼睛,進入熟睡狀態。

「這?」李天虎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親眼目睹雷凌中針刺在花小蕊身上,所以花小蕊才昏睡過去。

「怎麼?用不用我替你扎一針?」雷凌抬頭,似笑非笑看着驚愕的李天虎,不懷好意的問了句。

「少跟我這一套。」

「你當着我的面,跟這個女人在一起,我很想知道,你心裏到底有沒有我妹妹李珊珊?!」

李天虎咬了咬牙,根本不懼雷凌威脅,他也不相信雷凌敢對他動手。所以,趁著還有一段路程,問起雷凌幾個問題。

「你這問題問道有點腦殘?」

「珊珊是我孩子的母親,你說我心裏有沒有她?」

雷凌微微一笑,諷刺李天虎不會動腦子,竟然問起這種話來。

「我可沒看出來。」

「那你喜不喜歡柳惠子?」

李天虎搖頭,目光忽然變得陰鷙,咬着牙又問道了自己女朋友柳惠子身上。

「我看你應該去精神病院看一看。」

「這種無稽之談你都能問的出來,你還算是男人嘛?」

柳惠子?

雷凌冷笑覺得可笑。

李天虎是認為,自己喜歡柳惠子,所以柳惠子才要離開李天虎嗎?

「雷凌!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柳惠子一直對你獻殷勤,每次都主動跟你搭訕,不是因為你,她為什麼突然變了心?」

李天虎猛然站起身,一副要跟雷凌拚命的樣子。

貌似,柳惠子對他很重要,是因為柳惠子讓他沒了面子,而這一切罪魁禍首,都是出現在雷凌身上。

「你問錯人了。」

「是你父親不喜歡柳惠子是東洋人。」

「還有,她柳惠子接近你,無非就是想要利用罷了。」

「別揣著明白裝糊塗,你們的事不合就怪在我的頭上。」

雷凌皺眉,看李天虎那副衝動樣,做事根本不經過大腦,明明知道柳惠子跟他不可能,還在怪這個怪那個。

聽雷凌戳破,李天虎狠狠咬了咬牙。

他知道,柳惠子跟他在一起,就是因為自己能夠幫到柳氏集團。

他也沒想過,柳惠子會跟他走到最後,但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氣,為什麼雷凌什麼都不做,就可以讓柳惠子主動投懷送抱?

他在嫉妒!

也是因為自己妹妹李珊珊事情,牽扯他對雷凌太多不好的反感,所以每次見到雷凌都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嘀嘀……!

就在李天虎怒視雷凌時,突然飛機警報響了起來。

「長官氣流太強,飛機受到嚴重阻礙,電路已經出現異常……。」

飛行員,在控制飛機同時,迅速向李天虎彙報飛機與外面天氣狀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