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4 日

「古體字,齋與齊很像,稍不注意便會弄錯,而能犯這種低級錯誤的,肯定是個不識字的傢伙!」

齋,古體字為齋。齊,古體字為齊。在崔安平指的這個位置,應該是修身齊家,而不是修身齋家! 且說,李存真剛剛召開完會議,正打算去見芳芳。忽然得到前線消息:「第二跳」已經完成,馬進寶的荊襄軍已經攻克漢陽。

「太好了!」李存真大聲說道,「我還讓攻打湖廣的人馬便宜行事,現在看來不用了。他們早就已經了解我的意圖了。我無憂矣。」

陳顯祖笑著說道:「如今漢陽攻克,很快敵軍就會被牢牢吸引在武昌和漢陽。不久之後,湖廣目前仍然掌握在清廷手中的地盤就會得到武昌和漢陽被圍攻的消息。當然,吳三桂的人馬也會得到這個消息。清軍所有的注意力都會被此吸引,到時候只要淮西軍和近衛軍大軍出動,不用太費周章就可以佔據岳州。這正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李存真說道:「岳州一下,再和長沙連成一體,湖廣便為我所有了。」

二人正談論著,保羅突然要求覲見李存真。

「還說什麼覲見?快請。」李存真說著就讓侍從官傳保羅進了廳中。

保羅與李存真見禮,看到陳顯祖也在一旁,竟然半晌說不出話來。陳顯祖自然識趣,便告退出去。

原來,保羅奉李存真之命正在研製武器並且訓練軍隊,這全都是秘密的,任何人都不可知曉。

李存真之所以將馬三奇「趕出」侍從室,不僅僅是因為他默認常琨、陳顯祖和張煌言等人闖宮,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馬三奇守不住秘密。

但是,馬三奇畢竟是馬得功的兒子,此時馬得功率領神策軍一個師正在長沙前線與清軍對峙,如果直接趕走當然是不好的,便將馬三奇調入南京講武堂做一個學員,美其名曰「進修」以後重用,其實是將其趕出核心部門。

如今,保羅和李存真所做的事情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幾乎再無人知曉,即便是常琨也不知道。李存真情形這些日子自己沒有去秘密基地,不然帶著馬三奇那傢伙,用不了多久,整個明李都知道秘密基地所在了。

保羅說道:「殿下,你要我研製的東西已經弄好了,還請殿下親自過目。」

「這麼快?」李存真聽說已經研究好了,大喜過望,「這才幾天啊?坐天山大戰你負傷了,好了之後我給你說了想法,讓你慢慢弄,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弄好了?」

保羅說道:「托殿下洪福,我本來傷得就不重,身體沒有大礙,工作起來自然順暢。而且,殿下和我說的東西並不難造,基本器件早就有了,況且殿下又提供了最重要的東西,自然事半功倍。」

「好,好,好!」李存真說道,「我這就隨你去看!」

李存真的秘密基地建在明孝陵和玄武湖之間。這裡是明朝皇家墓地,因此很少有人來。李存真打起明朝旗號也並不是要真的復興明朝。畢竟,李存真是二十一世紀穿越過來的人,嚮往的是公平正義的社會。如今打起明朝旗號不過是要爭取更多人的支持而已。

所以,在這裡設立秘密基地,根本也不怕擾亂洪武皇爺的安寧。想要做什麼試驗和革新便儘管去做。

其實,大明南京城內就有軍營。鐘鼓樓以北,神策門以南,定淮門以東的廣大地區便是軍營。

當年,國姓爺朱成功北伐南京,梁化鳳便是扒開神策門偷襲明鄭大軍的。

但是,李存真並沒有把秘密基地安置在這裡,畢竟是秘密基地,軍營人多嘴雜。目前,南京軍營駐紮的是關盛年率領的神策軍第一師一萬多人,新成立的第三師兩千多人,長林軍第一師的兩個千總部,也就是王輔臣、武世權和花果、喬四千總部兩千多人。此外,還有一部分預備兵,總數在五千左右。這些人是根本不可能守得住秘密的,因此李存真反而讓秘密基地遠離軍營。

「開始吧!」李存真說道。經過半個多小時的的路程,李存真來到秘密基地。一道便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成果。

「是!」傳令兵大聲應答。

原來,李存真這個秘密基地試驗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火箭。準確的說是後世的黑爾火箭,又稱作霍爾火箭。

按照原本歷史發展的軌跡,到了十九世紀黑爾火箭在康格里夫火箭的基礎之上方才設計製造完成。

黑爾火箭最為關鍵的設計就是去掉了康格里夫火箭用一根長竹竿做平衡翼,針對火箭基部,改用三隻傾斜的穩定螺旋板,每一片旋轉板上有一個小孔,讓排出的氣體使火箭旋轉,從而達到筆直飛行的目的。

這種旋轉類似後世的橄欖球旋轉。這使黑爾火箭擺脫了長長的固定尾翼,也就是「指導小棍」,比康格里夫火箭更加精確。

但是沒有事情是十全十美的,黑爾火箭雖然更加準確,但是射程比康格里夫火箭少了整整一點五千米。

康格里夫火箭其實就已經很成功了,但是缺點就是有時候會亂飛,十分危險。而黑爾火箭則基本解決了這個問題。

經過保羅的多次試驗,這種新式樣的火箭準確率和安全性都極大地提高了。基本上能夠做到指哪打哪。而且,黑爾火箭使用鐵皮製作,能夠使用開花彈,可以說到目前為止是一種帶有極大殺傷性的武器。

在原本的歷史上,黑爾火箭又叫做「霍爾火箭」,是由英國人威廉·霍爾發明的。這種火箭使用了半個世紀,從美國南北戰爭一直使用到西元1898年的美西戰爭。

如今,保羅設計的黑爾火箭,重十四點五千克,全長一點零六米,直徑零點一米,使用旋轉板平衡,射程可達二點七千米。從外形來看,真的就如同縮小版的導彈,通體黑乎乎的,看上去冰冷而毫無憐憫的特性。

隨著火箭炮長的一聲令下,炮手點燃了引信。隨著呲呲地燃燒的聲音,引信逐漸縮短。突然之間一聲急促的呼嘯聲,就像後世火箭升空發射時尾部噴出火焰時的聲音一樣。在鐵管中發射的時候,聲音還悶悶的,火箭從發射管裡面飛出來之後,呼嘯聲便變得更大了。

伴隨著滾滾濃煙和向後猛烈噴射的火焰,黑色的鐵皮黑爾火箭,騰空而起,很快便擊中了目標,傳來一聲猛烈的爆炸聲。

「好啊!」眾人一陣歡呼。

李存真也跟著大聲叫好,他對保羅說:「好啊,不愧是炮神,果然厲害!」

。 「喔嚯。」

「不得了,不得了。」

手裡拎著金箍棒的大聖望著從血泊中復生的羅斯,微微張著嘴,眼中涌動著難以置信的震驚之色。

他斬妖除魔這麼多年,從未碰到這般情景。

滅殺!

不到半分鐘,就能再重新復生。

二郎真君此時手中也握著兵器,跟大聖並肩站著,凝望著那顆緩緩凝聚的頭顱,沉吟片刻咔嚓就捅了下去。

砰!

瞬間爆開。

軀體都還沒有凝聚的羅斯,又再度跟這個世界說再見。可沒有懷疑他這就是永別,用不了多久他的軀體還會重新再長出來。

此時——

洞府中的魔仙們都忍不住瑟瑟發抖,根本就沒有人知道他們剛才到底看到了怎樣血腥的一幕。

羅斯,他們的首領。

就在大聖和二郎真君的手裡,跟一個待宰的小雞仔似的,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握住兵器就是滅殺。

在他們印象中,這幾十回里,羅斯好似從來就沒有撐到過第二下。

咕咚。

咕咚。

魔仙們都瘋狂的吞咽著口水,望著那一灘血泊瑟瑟發抖。當大聖和二郎真君側目向他們看過來時,他們都嚇的直接跪在了地上匍匐。

他們確實是不會死,可是這樣一直被虐殺。

對心靈創傷很嚴重的。

好在,大聖他們也就是看了他們一眼,並沒有多去理睬他們,扭頭從洞府中離開。也在他們走出封印沒多久,被滅殺的羅斯也重新在血泊中凝聚。

憤怒!

此時的羅斯心中只有無止盡的憤怒,從他出生到現在,從未遭遇過這種奇恥大辱。不管是那個猴子還是長著三隻眼的傢伙,他們根本就沒有把他當成——一種生靈。

哪怕面對任何生靈,他們也未必會如此殘忍。

一遍遍的虐殺。

從肉體到靈魂折磨著他。

雖然心中憤怒,可是在重新凝聚時他的心中還是忐忑的,他懼怕還沒等看清眼前的一切,就又被滅殺重凝。

好在,這一回他凝聚出了完整的軀體。

在凝聚好軀體后,他保持著匍匐的狀態,許久沒有迎來死亡,讓他不由得緩緩的抬頭。

這才發現,趙信他們早就已經不再洞府。

這時,他才忍不住鬆了口氣,輕輕吞咽了下唾沫,朝著四周望去時看到那些跪倒在地的魔仙頓時心中氣不打一處來。

「你們在做什麼!?」

羅斯凝聲怒斥,幾步來到魔仙面前一腳將他們踹翻。

「你們還有沒有一個魔仙該有的尊嚴,匍匐在地的樣子真是難看極了。你們的心中,難道就沒有一絲一毫的羞恥之心么,啊?!」

面對著匍匐在地的魔仙,羅斯瘋狂的發著脾氣。

好似想要將剛才所受的屈辱,都發泄到那些魔仙們的身上。而被毆打的魔仙都敢怒不敢言,他們畏懼大聖和二郎真君,可他們也同樣懼怕羅斯,這是他們的頂頭上司,不管如何打罵他們,他們也不敢反抗。

「真是丟臉,丟臉至極!」

「堂堂魔族的魔仙,卻是要對一個猴子跪拜,你們——」

就在這時,還未曾等到羅斯的話音落下,他就突然感覺腳下一空,被懸在半空中的他扭了下脖子。

才看到自己被巨猿拎著衣領。

咕咚。

剎那間,他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而還沒等他開口迎接他的就是如沙包大的拳頭。

砰!!!

瞬間,頭顱炸裂。

紫色的鮮血濺落在那些魔仙們的身上,讓他們趕忙將頭埋的更低。而羅斯也沒想到,才剛剛復甦沒多久的他,都已經脫離了大聖和二郎真君的魔爪,卻不想迎接他的竟是更為慘痛的毆打和滅殺。

洞府外——

二郎真君、大聖和趙信三人圍聚在一起,微微抬眉看著巨猿滅殺著羅斯的場景。

「如何,現在相信了吧?」看到羅斯被滅殺后,趙信將目光收斂朝著他們攤手,「這些魔仙就是能夠不停的復活的。」

「邪門!」

大聖不禁蹙眉,毛茸茸的手不停的抓著自己的臉。

「俺斬妖除魔這麼多年,還真沒碰到這種事。這要是出現在取經之路上,俺還取什麼經啊,直接回花果山當大王了。」

從此話,不難聽出,大聖對這些魔仙所感覺到的棘手。

他都懶得去想解決的辦法。

怎麼想?!

根本就打不死,打死了還能不停復活。他剛才有懷疑會不會復活有次數,就特意羅斯一復活他就來一棒子,復活就是一棒子。

足足打了幾十棍。

復活后的羅斯依舊如最開始那般,境界沒有任何變化,氣血上也未曾減弱絲毫。

「確實,這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二郎真君也不禁蹙眉,「怎麼可能會這樣呢,如果魔族擁有這種秘法,那仙域根本就無法戰勝。剛剛我以天眼查探了一番,這些魔仙之間好似是存在著某種聯繫。」

「對!」

趙信聞言應和。

到底是二郎真君,一眼就看出端倪。

「這些魔仙們其實是存在著聯繫的。」趙信凝聲低語道,「我聽我的幾位摯友跟我提及,他們這些魔仙好似是某種巫術,在他們的體內種下巫蟲,而讓他們血脈相連。只要有一個還活著,那麼其他人就都能不停的復生。」

「還有此等巫術?」大聖大驚。

顯然,大聖對此巫術是全然不知的。

倒是二郎真君,在聽到趙信的話后若有所思的皺眉。沉吟片刻后,他眯了眯眼凝聲低語。

「好似,確實是存在這種巫術的。」

「喔?」大聖面露驚訝,「你知道,真是想不到,你這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還會知道這些。」

「滾!」

二郎真君面色不善的怒斥一聲,道。

「老子乃是仙域統帥之一,你才頭腦簡單,如果老子真頭腦簡單,能坐在統帥的位置上?」

「你不是走後門么,玉帝的寶貝外甥。」

「滾你大爺!」

「好了好了,你們倆就別鬥嘴了。」眼看著這哥倆又要吵鬧起來,趙信趕忙站到他們倆重甲,將他們拉開旋即凝眸看向二郎真君,「真君,你剛才說巫族確實有著這種巫術。」

「我,好似確實是有聽說。」

二郎真君想了想低語,「這都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和猴子都還沒成仙,我也是從其他老一代的仙人那裡聽來。聽說是咱們仙域跟巫族曾經有過大戰,那時候天兵還是不死不滅的,巫族為了能夠跟仙域分廳抗衡,就研發出了一種巫術,讓族人也擁有了不死不滅的軀體。」

「巫族,跟仙域還打起來過?」大聖驚訝道。

「你以為?」二郎真君冷嗤一聲,道,「巫族跟咱們仙域打了可不止一回,現在你看巫族很老實,當時巫族十二祖巫都還處在巔峰期時,看咱們仙域可是相當不順眼了。稍微有點摩擦,就直接舉兵打上來。」

「那還真是難以置信。」

大聖的眼中儘是驚訝之色,道。

「俺瞅著那巫族窩窩囊囊的,想不到他們還有如此硬氣的一面。那既然你知道這巫術,可知如何破解?」

「我哪兒知道!」

頓時,二郎真君就撇嘴道。

「那都是上古時期的事情了,我也是聽說,具體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根本就不清楚。也許,我回去查閱一下古籍,能夠有所發現。」

「去查啊!」大聖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