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6 日

「你自己想好了就行。」宋媽張了張嘴,最後什麼也沒有說,心裡想著其實這樣也好,老二一家子做出來的事情太煩了,以後家裡的東西傳給兩個女兒沒什麼不好的。

宋家大房很安靜,二房就有些吵鬧,特別是許秋菊,恨不能現在就跑到大房那邊鬧一鬧,可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他們不對,不佔理的情況下,她男人根本就不會讓她去。

「宋二,你來說,你來說要怎麼辦?慧慧的婚事本來就不太順,鬧了這麼一出,讓慧慧以後怎麼嫁人?咱們家慧慧都已經二十二歲了,再不嫁人人家就要開始說是個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許秋菊要強了一輩子,當初分家他們這一房得到的東西只有五分之一,她都沒有上門去鬧過,這次怎麼都不願意了。

她是真的憋著一口氣,想要去大房鬧上一鬧,至少讓對方知道,他們一房不是好欺負的,明明他們生了兩個兒子,大房連個帶把的都沒有,他們怎麼還能被壓著這麼些年,想想就覺得氣得不行。

「行了,這件事情是咱們做得不對,別想著鬧出什麼來。」宋二警告的看了一眼自家老婆子,還有老二,家裡也就這兩個最能鬧事,那怕心裡憋著一口氣,也不能鬧出什麼事情來。

宋二一個人進了屋子裡,躺在那裡開始回想爸在的時候,時不時沒有那件事情,爸也不會就那麼去了,他現在的日子也會好過一些,可是他怎麼可能咽得下那口氣,明明是慧慧的男人,那芸丫頭憑什麼鬧了去,既然想要搶了去,那就做好被報復的準備。

只是沒有想到,那吳家那麼沒用,不過幾年時間,就讓綿綿那丫頭跑了回來,他這個做二叔的,要不要再給她找一個好對象了?這件事情還得落在他家婆娘身上,只是這個時候兩家的關係鬧得有點僵,這個時候過去,根本就不會成事,還會引起老大一家的警覺,這件事情還可以往後面放放。

反而是慧慧這件事情,以前慧慧不是不喜歡陸秦,怎麼現在又像是喜歡上了,看起來還非對方不嫁,這個時候要是名聲傳出去了,可不是什麼好了,要不然想想辦法,讓女兒放棄得了,女兒才二十二歲,也不是多大的年紀,他去找找爸的那些老朋友,還是可以給女兒找一個不錯的人家。

「老頭子,你想什麼了,我讓老二將慧慧送去娘家了,這幾天你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給慧慧訂下一個好人家?那陸秦一個離婚的,怎麼可能配得上咱們慧慧。」許秋菊本來對陸秦很滿意,能從大房那裡搶到東西,她就覺得特別高興,可這會她是十萬個不願意了。

。等到宮凌飢腸轆轆的下來,桌子已經空了。

被迫睡了一整晚的木地板,又餓著肚子想飽餐一頓的宮凌看著桌上的光碟陷入了沉思,他在反思自己當初是怎麼腦袋進水撿了這麼個女人來合作的,當初圖這個女人無父無母又缺錢好掌控,現在反而因為無父無母連個把柄都捏不住。

司修優雅的打著飽嗝,笑眯眯的一點歉意都沒有的看著宮凌說:「不好意思,一不小心都被吃光光了耶!」

宮凌看著她都要凸起來的肚子,你丫的那叫不小心吃光光?

懶得理這個女……

《快穿之黑月光雄起》第156章念經 聽到女子這麼說,胡天明白了。

她剛才之所以往她身上打一掌,讓傷勢看上去嚴重,就是為了嫁禍給自己。

果然,這位九長老聽到女子的話后,他眼裡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你竟然打傷了小琪?」

老人將目光看向了胡天,露出了仇視的神情。

胡天不卑不亢的說道:「如果我說,是她自己把自己打傷的,你信嗎?」

「不是,九長老,是他無理強闖,然後還對我出手!」旁邊的那位叫小琪的女子有些怨恨的說道。

九長老對小七點了點頭,然後對胡天淡淡的說道:「小輩,你好大的膽子!」

「你是藥王谷的長老是吧?」胡天說道:「我才偽仙五層中期,她都有偽仙五層巔峰。」

「她的境界比我要高,我就算想打傷她,也沒有這個能力吧?」

雖然九長老也有些懷疑,但是他是不會順著胡天的話說的。

畢竟這關乎到整個藥王谷的臉面,要是真像胡天說的那樣,小琪自己把自己打傷了,這要是傳出去,那豈不是一種蒙羞!

所以九長老冷冷看著胡天,說道:「自斷一臂,然後速速離去,我可以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我為什麼要自斷一臂?」胡天平靜的說道。

像到了胡天這樣的境界,就算把自己的手弄斷,也可以很快就恢復如初的。

但是如果胡天真這麼做了,不就是變相的承認,自己剛才強闖藥王谷了嗎?

「機會已經給你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的。」九長老臉上閃過一絲惱怒。

緊接著,他整個人散發出了一股非常強大的氣勢!

只是一瞬間,胡天的身子就忍不住的弓著了。

可想而知,這位九長老的修為有多麼恐怖!

胡天在心裡也很驚訝,這位長老絕對超過之前的那位準仙王了!

也就是說,他是一位真正的仙王!

不愧是偽仙第七層,竟然強到了這等地步!

「跪下!」

隨著九長老的話音落下,一股更加恐怖的氣息,朝胡天壓了過來。

但胡天強撐著,沒有讓自己跪下。

胡天長這麼大,除了自己的父母和師傅,還從來沒有向別人下過跪。

這是作為男人的尊嚴,絕對不能跪!

看到胡天竟然不跪下,九長老眼裡閃過了一絲詫異。

因為他這股威嚴非常強大,就算是偽仙第六層的強者,也會匍匐在地,瑟瑟發抖的!

這位年輕人是什麼來頭,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忍耐力?

一旁那位叫做小琪的女子出聲道:「九長老,這人指不定是從哪裡過來的姦細,我們直接把他殺了吧。」

九長老點了點頭,打算出手將胡天抹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胡天艱難的從懷裡,拿出了姬瑤月送自己的那塊玉佩。

「等,等一下!」胡天語氣嘶吼的說道。

九長老稍微收回了一絲威壓,他對胡天說道:「你還有什麼話想說?」

隨著這股壓力變輕,胡天也終於感覺好受了一些。

「是這樣的,我來找秦清前輩有事商量。」

胡天將玉佩舉起來,說道:「這個是信物。」

聽到胡天這麼說,小琪有些不屑的說道:「就這麼一塊破玉佩,算什麼狗屁信物。」

說完后,小琪又對九長老說道:「九長老,您不要聽信他的胡言亂語,他這是在變相的向您求饒呢。」

九長老眼裡有些猶豫,畢竟他也不確定,胡天手上的那塊玉佩是什麼來頭。

他盯著胡天手上的玉佩看了很久,但是無論怎麼看,這塊玉佩都很平平無奇。

「你跟我們谷主是什麼關係?」九長老說道。

胡天回答道:「嚴格來說,沒有什麼關係,這塊玉佩是我一個好朋友送給我的。」

「既然這樣,那你來找我們谷主做什麼?」九長老有些惱怒的說道:「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我們谷主有遺留信物在外!」

說著,九長老就朝前邁出了一步,直接到了胡天身前。

他盯著胡天,說道:「說吧,你究竟是何居心?」

「我真的找秦清前輩有事情商量。」胡天硬著頭皮回答道。

「大膽!」九長老冷冷的說道:「你一個無名之輩也敢直呼我們谷主的名諱!」

他說完后,直接一掌向著胡天拍了過來,打算直接將胡天拍死。

但就在這個時候,九長老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掌竟然僵在了半空之中。

與此同時,一道非常動聽的聲音傳了過來。

「退下。」

九長老聽到這個聲音,眼裡浮現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他臉上露出了尷尬,趕緊點了點頭,悻悻的退到了一旁。

只見一位白衣女子,從山谷之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她一襲白衣,初看之下,給人的感覺像是一位很普通的女子。

但如果仔細觀察,她彷彿融入了這周圍的一草一木。

雖然她是走出來的,但是幾步過後,竟然玄妙的來到了胡天面前,讓人感覺一點都不突兀,彷彿她來了很久一般。

看到這位白衣女子,一旁的小琪直接跪在了地上。

而九長老則是低著頭,一臉恭敬的說道:「谷主。」

白衣女子沒有理會旁邊的九長老和小琪,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胡天。

「你找我?」白衣女子微笑著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胡天看到這位白衣女子,竟然有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彷彿讓人忘記了煩惱。

看來這位白衣女子,就是傳說中的藥王穀穀主——秦清!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是的,秦清前輩,我找你有點事。」

「這塊玉佩你是從哪裡拿的?」白衣女子摩挲著手上的玉佩,眼裡露出了追憶的神情。

這個時候,胡天才突然發現,自己手上的玉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秦清手裡。

「這塊玉佩,是姬家的後輩姬瑤月送給我的,我跟她是很好的朋友……」胡天解釋道。

白衣女子點了點頭,對旁邊的小琪說道:「面壁思過十年。」

聽到白衣女子這麼說,小琪心裡泛起了不可思議。

她沒有想到,這位年輕人,竟然真的跟谷主大人有淵源。

如果早知道這樣,那她剛才的態度絕對不會那麼惡劣了。

雖然秦清只讓她去面壁思過十年,但這跟打入冷宮沒什麼差別。

。「現在已經是深夜,雖然老陸的事情處理好了,但是李艷梅的事還沒有解決,村子裏依舊還是十分危險,其實你們不應該出來的,不過既然出來了,也還請你們速速回去,切勿在這裏多呆。」

說着,我便就讓眾人回家了,至於我則是為了防止不測,繼續選擇留在了停屍房。

……

《茅山詭婿》第二十八章下葬。 葉昭明下定決心要學習煉丹后,葉聖何就將自己這些年來的煉丹手札還有上次在秘境中獲得的煉丹師傳承交給了他。

以葉昭明的記憶力和悟性,他在數天內將從大長老手上獲得的煉丹心得翻看了數遍,熟記於心后,他便有了開爐煉丹的想法。

一天清晨,葉昭明就做好了準備,開始煉丹。

他先是從儲物袋中將赤陽爐取了出來。這個煉丹爐是他在家族藏寶閣中兌換的,據大長老說藏寶閣中有一個二階中品的煉丹爐,不過他並沒有選擇二階煉丹爐,而是選擇了一個一階上品層次的煉丹爐。

對初學煉丹的他來說,一階上品的煉丹爐剛好,品質更高的只會適得其反。

煉丹爐造型古樸,表面上刻畫著許多紋路。其上還刻畫著幾種形似各類神獸的圖像,一看就給人感覺不是普通的煉丹爐。

將煉丹爐安放在地上后,他屈指一彈,一道火焰出現在赤陽爐正下方,開始了煉丹的第一步溫養丹爐。

一般來說,鍊氣修士初學煉丹最好在專門的地火室中。地火室中刻畫有控火陣法,能夠穩定調節陣法的溫度,不會使得修士因火焰溫度過高或者過低而導致煉丹失敗。

不過也只有紫府以上修士才能夠打通地脈開闢火眼,同時還要請三階以上陣法師出手布陣,鎮壓狂暴的地火,將地火噴髮帶來的各種火毒煞氣凈化成純粹穩定的地火。在葉聖林這位紫府修士和三階陣法師幫助下,前些年葉家也在紫陽峰上開闢了幾個火眼,供家族煉丹師和煉器師使用。

除了整個最佳選擇外,一些小家族鍊氣修士或者鍊氣散修都是選擇使用青陽木煉丹或者煉器。青陽木是一種半靈木,蘊含的靈氣極少。燃燒起來火焰的溫度不及地火室,但是價格便宜,一枚靈石便能夠買到一大捆,用來煉製低階靈丹也足夠了。

不過對於葉昭明來說他有更好的選擇,他可以利用築基真火來煉丹。每位修士修鍊的功法都有所不同,每一門功法附帶的神通法術也有所不同。葉昭明修鍊的是在秘境中獲取的頂尖功法水火混元一氣感應真經,不過可惜並沒有紫府及以上的功法。

不過這門功法同修水火,附帶有兩門神通,一門水屬性的星河天水神通和一門火屬性的火焱昆崗神通。按照功法記載,這兩門神通修成后不僅能夠煉化靈水或者靈火提升神通威力,修鍊到後期還能水火相融化為一門威力更大的神通。可惜水火相融的法門並未在築基卷的功法里。

……

溫養煉丹爐的同時葉昭明取出一個個裝滿煉製聚靈丹所需靈藥的盒子,瞬間整整齊齊的擺放在自己旁邊。片刻后,待煉丹爐溫養好完成,葉昭明手一揮,所有靈藥盒子打開,煉丹爐上的蓋子也飛起。

他用靈力一攝,將一株靈藥投入煉丹爐中,一掐法訣,丹爐蓋子又蓋上。他的神識觀察著煉丹爐內部靈藥,神識不斷的調控著底部真火的溫度,提煉著靈草的精華。

提煉出第一株靈藥的精華后,葉昭明按照大長老煉丹手札上煉製聚靈丹的步驟,不斷的將一株株靈藥投入煉丹爐中,等到靈藥的精華全部提煉出來后,葉昭明神識慢慢的控制著一團團靈藥精華融合,等到這些靈藥精華在真火的燃燒下匯聚成團,逐漸凝結成丹藥的形狀。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濃郁的丹藥香味從煉丹爐中散發出來,讓人感覺精神一振。葉昭明不慌不忙,穩定的控制著真火的溫度,待丹藥成型后,他一掐法訣,一道白光打向煉丹爐,爐蓋緩緩飛起,五枚聚靈丹從煉丹爐里飛了出來。

雖然這是葉昭明第一次嘗試煉製丹藥,不過他還是成功將聚靈丹煉製出來。煉丹主要考驗煉丹師對於煉丹火焰溫度的調控,靈藥精華提取以及丹藥出爐時間的把控。剛開始學習煉丹的修士對於這些煉丹要訣的把控程度不夠,因此很容易失敗。

不過葉昭明與他們有所不同,以他如今築基中期的修為和強大的神識,這些細節方面對於他來說不過是輕而易舉罷了。若是連一階下品的丹藥都不能一次性成功,那他也不適合繼續煉丹了。

不過話雖如此,但是他第一次煉製聚靈丹就能夠有五成的成丹率,也能夠體現出了他在煉丹上面有著不俗的天賦。

聚靈丹在坊市中標價一枚靈石一粒,這次煉丹他成丹五枚,去除掉煉製聚靈丹的材料花費的三枚靈石,此次他煉丹的利潤也有兩枚靈石。

當然了,他也不能按照常理來計算,畢竟他是築基期的修為,以他的修為耗費大量時間煉製一階丹藥不說利潤能夠有多少,單單是耗費的時間都不是這些靈石可以比擬的。

那些大門派和家族的高階煉丹師也不會耗費大量時間去煉製低階丹藥,這會極大的浪費他們的修鍊時間,也會壓縮門派那些低階煉丹師的資源,使得他們練手的資源減少,晉級的速度也會減慢,不利於對他們的培養。

當然,一些珍貴的丹藥還是由高階煉丹師出手煉製的。比如說築基丹雖然是三階下品靈丹,一般的三階煉丹師成功率不過兩三成,而高階煉丹師出手煉製的成功率能夠在八成以上。由他們煉製能夠多出五六枚築基丹,對門派的發展也有更大的好處。

葉昭明學習煉丹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日後晉陞高階煉丹師后,能夠煉製加快自己修鍊速度的丹藥,而不是單純的想要通過煉製丹藥來賺取靈石。不說每三年靈桃樹所結的靈桃能夠給他帶來數千枚靈石,就是他不斷煉製各種二階符籙也能夠賺取大量的靈石。

煉製聚靈丹成功后,葉昭明又煉製了幾次,保證成丹率能夠在八層以上后,他又開始煉製其他丹藥,煉製的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偶爾他也會因為過於死板的照搬葉聖何的煉丹經驗,並未考慮到二人之間的差異從而導致煉丹失敗。

不過經過大量煉製丹藥后,他也逐漸觸摸到了二階煉丹師的瓶頸。 大概是被郁時盛的真情打動,聞卿這一次放在心上了。

「可是,你不是還給我安裝了定位器嗎?你可以看啊!」那麼高科技的玩意兒,聞卿都自嘆不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