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9 日

「你是想去過癮么?」趙信目光柔和的笑道,「你要是想過癮,你就每次加個十億的喊一下,要是不想的話就不用管,不用咱們搶也會有很多人跟他搶的。這價格,自然而然的會被抬上去。」

幾乎就在趙信話音落下的瞬間,樓上的包廂就有人喊價。

「兩百一!」

此價一出,台下嘩然一片。

沒有人想到兩百億的價格竟然都站不住腳,就連半分鐘都沒有站住,然而喊價並沒有停止。

「兩百二!」

「兩百三!」

「兩百四十億!」

「兩百七十億!」

競拍的價格一路飆升,幾乎都是樓上的包廂在喊,當然拍賣席中也有人在參與,就是喊的已經不像是之前人那麼多了。

兩百七十億的價格已是天文數字。

在包廂中的貴客喊出此價格時,拍賣會上一陣沉默久久都沒有再有人出來喊價。

「嚯,看來兩百七是極限了。」

「未必吧?」

「誰說的未必,誰說的?兩百七十億還不是極限,這都已經到了什麼價格了,你還想多高?」

「22號包廂出價兩百七十億,還有更高的么?」

眼看着場內半晌沒有人再喊價,海兒也輕聲開口。

「這份仙緣,可是千百年難遇,如果沒有再出價,那海兒就開始倒數了,兩百七十億,一次。」

「兩百七十億,兩次!」

……

「黃哥,兩百七了。」

傅思恆在旁低語,黃德才也深深的吐了口氣這回自己站了起來,高高的舉着手。

「三百億!」

這聲音就宛如驚雷般炸響,所有人也都將目光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我去,三百億!!!」

拍賣席的觀眾們都瘋狂了。

「你們看,那個人……不就是一直跟16號包廂搶拍品的,眼看着16號包廂都點燈,最後還得噁心16號包廂一下的那個,真沒想到深藏不漏啊,竟然能喊出三百億。」

「是不是亂喊啊?」

「夥計,你是第一天來萬寶樓么,在萬寶樓的拍賣會上誰能亂喊,來的時候早就都驗資了,如果沒有那些資金亂喊的話萬寶樓會知道的,還會將你驅逐出去,列入黑名單。他既然敢喊三百億,就說明他手上確實有三百億的資金。」

「什麼背景啊,竟然這麼有錢?」

「這跟背景有什麼關係啊,他如果背景真的雄厚就不會在萬寶樓被羞辱成那樣。不出意外,應該是把家族的老本都拿了出來吧,說不定為了這一回的拍賣會,族內都典當、抵押了不少商鋪什麼的。」

「那真是豁出去了啊。」

「你們說16號包廂會不會出手啊。」

「如果是我,我就噁心一下他,就算是不為了拍,純粹為了惡意抬價,我也肯定得還擊,要不然不就是啞巴虧了。」

「說的對,就是得還擊啊。」

「你們都這麼說,問題是16號包廂還能不能有那麼多錢?三百億不是小數目,之前他都已經花了六十多億了。」

「也是啊!」

拍賣席的賓客們,到了現在這種程度絕大多數都只能變成個吃瓜群眾,他們已經沒有再參與這場資本的較量。

三百億!

天文數字。

哪怕是樓上包廂的那些貴客,也未必能夠拿出這麼多的流動資金出來。手裏有這麼多的資金,要麼是真的富可敵國,要麼就是變賣典當了家族資產。

黃德才就是後者!

他家族為了這一搏,幾乎把族內能賣的都賣了,家裏的店鋪也抵押出去一小半,這才湊出了這麼一大筆的巨款。

此時的黃德才也確實是在孤注一擲。

眼下,三百億雖然說不能算是他的極限,卻也相差無幾。

喊出這個數字后他就一直緊握著拳頭,眼睛盯着樓上的那些包廂,他覺得這個數字喊出,能夠跟他抗衡的可能就只有那個些包廂。

「三百億,看來這位兄台是對此勢在必得,三百億……我們公孫家放了。」

樓上的包廂開始有人放棄,接着越來越多的包廂退出競爭。

「三百億,沒聲音了。」

趙胤輕笑着低語道,「李二,你還記得你賭的吧,五百億,我賭六百億,如果在三百億停下來,咱們倆可誰都沒贏啊。」

「我離最後價格更近,我贏了啊。」李二道。

「哪兒有你這麼算的,你這不是玩賴么?」趙胤大惱,李二卻是哈哈大笑道,「放心吧,我在賭上從不耍手段,五百億就是五百億,多一枚靈石少一枚靈石都算我李二輸。」

「你說的!」

「我說的。」

李二的眼中儘是自信的光,與此同時斯琴也蹙眉看着站在拍賣席中的黃德才。

「怎麼是他?」斯琴皺着眉眼,虎二突然湊了上來,「公子,咱們要不要壓他一手,他之前那麼故意挑釁趙公子,讓趙公子多花了二十多億,咱們也抬他一手怎麼樣?」

「好主意。」

斯琴眼中露出笑容,旋即又抱住肩膀。

「我又不想喊。」

「為什麼呀?」虎二一臉不解,斯琴深吐了口氣道,「如果就現在三百億成了,那也就破了李二的不敗神話,我倒是挺想看到他能打賭失敗的。可李二他確實從來沒輸過,但我又擔心會不會是我喊的,使得他賭贏了。我不喊吧,又感覺會有其他人喊,白白丟了個送人情的機會。」

「公子,那咱們到底是喊還是不喊啊。」虎二低語。

「你讓我想想。」

靠着椅背的斯琴單手托腮,腦袋裏一直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趁此加上一手,偏偏她又會想,她是不是成了讓李二賭贏的一枚棋子。

她不喜歡做棋子,也不想做棋子。

一時間,場內的氣氛變得有些凝重,樓上的包廂已經退的都差不多,之前參與過競拍還沒有表態的就只還有16號包廂和25號包廂。

「我到底要不要喊啊!」

斯琴抓着自己的頭感覺都快要人格分裂了。

「看來16號包廂也準備放棄了。」

「唉,估計錢不夠吧!」

「那可真是太憋氣了,被噁心了兩回多畫了二十多億,還不能報仇,這絕對是夠憋屈的。」

拍賣席的顧客們又是議論紛紛,所有人都覺得黃德才要得手了。

「三百一十億!」

一聲嬌嫩的呼聲響徹整個拍賣會,所有人也都瞬間回頭。

16號包廂!

這個被萬眾期待的包廂出手了! 「該死,這些狗東西的鼻子怎麼這麼靈,就不能讓我休息休息!」

看着已經再次出現在遠方的霜葉狼人,韓麟咬斷繃帶綁在肩膀上。

三天沒有怎麼休息。

不是在逃亡,就是在逃亡的路上。

哪怕他這個三序武道家,也要到了崩潰的極限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的別墅就在眼前。

只要躲進去。

他就能得到休息的機會。

到時等他休息好了,就是沙漠神親自出手,他也有拖延到回歸的把握!

「還有兩天,狗子們,爺爺記住你們了!」

眼見狼人們已經循着味兒圍過來了。

韓麟一咬牙。

直接向那還在涌動的黑潮沖了進去。

靠着自己的體魄,在黑潮中『踏浪』而行!

韓麟跑進黑潮。

負責追擊的霜葉狼人卻止步在了黑潮之前。

望着土城範圍內涌動的黑潮,狗子們的眼中顯露出三焦急、七分恐懼。

狼人們怕蛇!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

但輪到個體上時。

又的確出現了這樣的局面。

曾經的狼人一族,在狼王們的帶領下,推翻了黑蛇帝國的統治。

現在的狼人一族,已經是埃姆勒神沙漠上,霸主級的存在。

可是在面對潮水一般的黑蛇時,這些狼人體內的基因記憶,依舊讓它們喚醒了記憶碎片中那發自內心的恐懼。

恐懼黑蛇。

恐懼黑蛇這種曾經代表黑蛇帝國。

狼人們在恐懼中猶豫着是否追擊。

而這種恐懼,在體型龐大的死亡君主出現后,直接達到了巔峰!

「嗷嗚嗚嗚!!!」

代表撤退的狼嚎聲響起。

狼人們開始退卻。

它們沒走遠。

而是在距離土城範圍十裏外的一處沙丘處等待着。

等待白袍祭司帶來的援軍。

也等待或許會降臨的神明。

這一次的戰鬥對霜葉一族來講,不單單是族群內狼王反叛的問題,還關乎著霜葉一族能否成功整合整個狼人一族,進而成為整個埃姆勒神沙漠所有種族的王,成立一個屬於狼人的帝國。

關乎這樣的大事,站在霜葉狼族身後的神明會來的吧?

追擊隊伍的狼人們這般想着。

至於那位反叛的『王』會不會死在黑潮之下。

它們真的沒有想過。

畢竟『王』是自己選擇沖入黑蛇聖潮的。

王不會自尋死路的。

可事情。

真的像它們想像的那樣簡單么?

黑蛇潮內。

韓麟已經不知自己被咬了幾十還是幾百口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