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要這樣說,能自主覺醒的人,都是很有天賦的人,和後天的修行者有所不同,你們這樣的天生的比別人起步高,所以你還是算是主角之一,不過慢慢的覺醒者會越來越多,到時就不知道了。」

對啊!如果真是和天地之力恢復有關,那覺醒的人,會越來越多,那就、、、宮宇不敢想下去,於是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算了,現在成不成主角的都不重要,我還是想讓我父親醒過來,說完這話,整個車內都沉寂了下來。

凡宅到了,我們下去吧!

「這裏就是傳說中的凡宅,我有在網上看過,這和我想的有些不一樣啊!山裏我可以理解,可是這宅子為什麼我看不透啊!」

小傢伙,你看不透就對了,就你那點能力想看透凡宅,還差得太遠,你就是那覺醒的孩子吧!你們進來吧!小主人在裏面等着你們,說完狗子就向宅子裏走去。

「那個陳隊,我剛才聽到一隻狗在說話,我沒有出現幻覺吧!」

你有沒有出現幻覺我不知道,因為我也聽到了,不過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今天我還聽他家貓說話了呢!見怪不怪了,別這樣大驚小怪的,我們跟上吧!我讓司機在這裏等著。

「那我父親留着外面,還是抬進去。」

聽到這話,陳鐵軍也有些不好回答,這個叫他如何回答,抬一個死人進別人家,不管如何說,都感覺有些不太好,就算是停在別人宅子外面,都有些不太好了,這抬進去,就有些說不過去了,但是他們又是為這人而來的,讓他有些兩難了。

「你們還在外面磨嘰到什麼時候,還不快進來,對了那差點忘記將他帶進來了,於是宮宇和陳鐵軍就看到,宮宇父親的屍體從車裏飛了出來,然後慢慢的從他們眼前消失在了凡宅。」

看到這裏,二人趕緊跟了上去,不過他們不得不承認宅子主人實力的強大,這樣的都能做到,要知道這算是隔空取物了吧!要是很快他們能理解,可是這樣慢慢的漂著進去,那就不一樣了,這得要強的按制力才行啊!

進了凡宅的院子,不管是宮宇還是陳鐵軍都有一些不適,到不是覺得有什麼壓力,而是感覺這裏的東西好像都很貴,自己隨便碰一下好像都賠不起的樣子。

「看到他們進來后,凡楊沒有多客套直接說道:好了,來者是客你們先坐一下,我看一下還有沒有可能還魂,最後確定一下,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得儘快還魂,魂體離人身太久了,融合後會一時適應不了。」

那個,我想問一下,機率有多大,我想知道我父親恢復后,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吧!

「你是宮宇吧!不錯覺醒了透視的能力,真不錯,雖然對戰力來說沒有什麼用,但是可以作為偵查類的人才培養。」

你提的問題我得進行檢查后,才能給你結論,你要知道任何一點,看似不大的問題,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現在必需得查過後才能得出結論。

「不過你運氣不錯,或者說你父親運氣不錯,靈魂還沒來得急被對方消化,我們就將對方拿下了,如果要是晚一點,很可能靈魂就不存在了。」

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可能、、、、、、

「我說這些不是想聽你感謝我,我是想說雖然我還沒有做最後的檢查,但是機率還是很大的,只要靈魂完整,還有肉身相對的完整,應該就沒有什麼事,主要是當時以為沒有救了,所以沒有注意查看這肉身,所以現在還不太清楚。」

聽到凡楊這樣說,宮宇急忙道:肉身完整性,應該沒有什麼大的問題,我才看了一下的。

「還是我自己來看,你雖然有透視的能力,但是有些東西,你是看不出來的,不過等你以後能力增強后,到是有可能做到,說完凡楊不在說話,一隻手按在死者的身上,仔細感應起來。」

仔細的感應了下,凡楊突然說道:噫!你們家是修行者世家嗎!

聽到凡楊的話宮宇有些奇怪,不過還是說道:「為什麼這樣說,我們家就是普通家族啊!我從小到大都沒有修行過,難道我父親修行過,這不可能啊!要是他修行過,不可能會成這樣吧!」

凡楊沒有解釋直接說道:你將手伸出來,我查看一下你,我如果沒有查錯的話,你們家以前是修行世家,我要在你身上確認一下,有些東西在傳承在血脈和骨子裏的,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

宮宇伸出手,凡楊輕按在宮宇的手上,宮宇感覺一股熱流從手上快速的竄遍全身,讓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然後就凡楊就結束了探查。

然後有些古怪的說道:「還真沒有想到,我們還真有緣,你父親的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這邊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會讓他活過來的,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問他。」

小主人他們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什麼不對,只是覺得這個世界有些小啊!不知道是安排好的,還是緣份,不過眼前這人,我們得下點功夫了,必需得救活才行。宮宇是吧!現在正試認識一下,我叫凡楊,凡宅的主人,很高興認識你。 這次。

老天爺可能是要動真格的了。

飛機行駛到了無名海域處。

忽然遭遇了空中氣流,飛機飄飄欲墜,好像下一秒就會掉下去。

「砰的一聲!」

飛機上的擋風玻璃被強氣流衝破,人們見此紛紛嚇得緊緊抓住座椅,有的人就算繫上了安全帶都被強風刮跑了。

「啊,救命啊,怎麼辦,我還不想死啊,嗚嗚,媽媽……」

一時間哭喊聲遍佈……

空姐們見情況不對,先慌忙找出了飛機降落傘,然後一個一個跟跳水似的跳了下去。

走之前還不忘提醒道:「各位,有緣再見!」

(因為本書是虛構的,並沒有以上這種情況,各位不要當真)

這下見空姐們一走,飛機上的人更加絕望了,他們可不知道降落傘在哪,再說飛機上這麼多人怎麼找。

紛紛怒罵:「我*你**」

………………

特等艙內。

本是乾淨無異味的房間變成了一片狼藉。

葉子凌兩人聽到前面的喊聲已經知道飛機要墜毀了。

林梓寒就算是集團總裁現在也有些慌,她可不會用降落傘,就算跳下來了,她也不會游泳。

抱住了葉子凌有些傷感的說:「老公,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要不是……」

「好了!」

葉子凌被強氣流吹得皺起眉頭,冷靜打斷她要說的話:「快找找有備用降落傘沒?我們都能活着,你放心。」

林梓寒也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身為一個大女人要做到遇事不慌處變不驚才行。

她也開始陪着葉子凌找了起來。

終於。

在一處角落裏發現了備用降落傘背包。

飛機這時已經要爆炸了。

葉子凌見此一把背上降落傘,林梓寒還以為他是要丟下自己,不過一個降落傘怎麼可能兩個人用。

這麼一想她就站在那裏不動,模樣有些獃滯。

突然,一道溫軟如玉的聲音響起!

「別愣著了?抱緊我,把繩子拴在咱們身上!」

把她從混亂的自我思緒中拉了回來。

只見葉子凌猶如天神下凡,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緊緊抱住。

這一刻,林梓寒只覺得死也無憾了。

她最愛的人沒有放棄她,真好!

葉子凌好似知道了她的想法,沒好氣的彈了她一下腦門:「傻瓜,我怎麼可能丟下你呢!」

林梓寒感動的要哭。

這一刻,千言萬語也訴說不了她對心上人的愛意。

林梓寒點了點頭,立刻用繩子緊緊纏住他和自己。

葉子凌心裏把握了一下,然後看向她問道:「怕嗎?」

林梓寒搖了搖頭,又成了昔日霸氣的女總裁,緊了緊身子,看着他眼裏的情慾快要溢出來了。

「不怕,有你陪着我幹什麼也不怕的!」

下一刻。

兩人跳了下去……

……

雲城日報

《今日,從雲城飛往西西里地的飛機遭遇大型氣流疑似墜機……》

……

葉婉上午送走了兒子兒媳婦就無聊的喝起了下午茶。。。

「夫人,夫人,少爺出事了。」

管家着急忙慌的跑來說道。

「子凌出事了?」

葉婉頓時聯想到了什麼,臉色豁然一沉。

她想都不用想就急忙問道:「安排搜救隊了嗎?」

管家氣喘吁吁的點了點頭:「嗯,收到消息我就安排了。」

葉婉冷靜的點了點頭。

現在就算她在擔心兩人也沒有辦法,只能幹等著。

「他們大概是在哪一片海域失事的?」

管家聞言輕輕搖了搖頭:「現在航空公司還沒有接收到飛機的信息,我已經聯繫他們了。」

「嗯,你去通知梓寒的母親!」

葉婉又接着道。

……管家走後,葉婉心裏就忍不住祈禱:「子凌梓寒你們可一定要平安回來啊!」

一想到她的兒子兒媳經歷了這樣的遭遇,她就忍不住想哭出聲來。

「明明…上午還好好的,怎麼發生了這樣的事。」

…………

高空中。

林梓寒閉上眼睛捂住鼻子緊緊的抱住葉子凌。

葉子凌是有過跳傘經歷的。

計算好了高度他就拉開了背包。

因為如果一旦開始就打開降落傘,兩人會因為在高空極速下墜缺氧而死。

他一把打開了降落傘。

身旁抱着他像一個樹懶的林梓寒。

見下面是一片汪洋大海,害怕的摟住葉子凌:「老公~我不會游泳,咱們是不是要被淹死啊?」

葉子凌一聽她又說喪氣話,有些生氣,不過一想到她只是一個女人,就釋然了。

就算在這個世界表現的在強硬,骨子裏還是一個女人,需要男人寵愛的女人。

他想到這裏緊緊拉着降落傘繩柔聲安慰道:「老婆,你老公我會游泳,不會丟下你的。」

然後湊近親了她一口,調笑道:「看,蓋了章你就是我的人了,只要我不同意,你就別想離開我。」

林梓寒感動的要哭。

葉子凌思緒在心裏轉了一圈對身旁眼睛泛著小愛心的林梓寒道:「老婆,你看一下周圍有島嶼什麼的嗎?我控制一下降落傘朝那裏飛。」

林梓寒聞言眼睛向下面害怕的看了一眼連忙又抬起了頭:「西南方向有一處小島,看着還有一點綠色,別的地方沒有了。」

葉子凌感覺了一下,就向林梓寒說的地方飛去。

降落傘已經目測離地面有八百米了,葉子凌就說道:「老婆,我們先跳進海里,這樣能起一個緩衝作用,否則直接掉進地面我們會摔成肉泥。」

林梓寒緊緊依偎着他那小鳥依人的樣子看的讓人嘴唇發乾:「老公,我聽你的!」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轟!」

兩人定眼一看,是飛機爆炸了。

不過因為沒有波及到他們就沒有理會。

突然,飛機的一小節后尾被炸到了林梓寒說的那處小島上。

葉子凌心中就是一喜。

因為飛機后尾都是放行李物品什麼的,肯定對他們有用。

……

三百米。

……兩百米。

…………一百米。

xiejiajia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